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71.輕吻  
   
71.輕吻

72.瑤華宮火起

站在巍峨宏偉的宮殿前面,葉璃心中輕歎,這是她第三次進宮了.鑒于前兩次不怎麼愉快的經驗,這一次被皇帝宣召進宮更讓她心里多了幾分警惕和心.她這個定國王妃總算是個女眷,正常況下就算真的是皇帝要見她也該以皇後或者葉昭儀的名義宣召才對.

"定王妃,皇上就在里面.您請進去吧."領路的太監略帶點諂媚的低聲道.葉璃側首看了他一眼,還有些微印象是當初到葉府傳賜婚詔書的那個太監.

葉璃點點頭,青鸞青玉都被留在了外面暗衛在皇宮里自然也不可能那麼行動自如,葉璃只能孤身一人走進那座金碧輝煌象征著權力和富貴的宮殿.

"定國王妃葉氏見過皇上,皇上萬安."寬敞的宮殿里顯得因為缺少人氣而顯得冰冷而空曠,墨景祁高高的坐在殿上低頭俯視著殿中屈膝行禮的女子.好半晌才道:"定國王妃,平身吧."葉璃起身道:"多謝皇上."

墨景祁指了指一邊的椅子示意葉璃坐下,含笑問道:"自從入冬以後定王的身體一直就欠佳,不知現在是否好些了."

葉璃垂眸輕聲道:"有勞皇上關心,如今天氣漸暖,王爺的身體雖然依舊欠安,不過倒是比嚴冬的時候好多了."墨景祁眼睛微眯,仔細的打量著殿下女子的神態.平靜安甯的仿佛只是一個普通的閨中少婦,但是這種安甯和淡定出現在一國之君面前那就會顯得不那麼普通了.何況,據他所得到的消息,定王可是相當在意這位王妃的.沒有半點本能的人能讓定王在意麼?看來…當初果然是看走眼了.就連他那個眼高于頂的王弟也在她手里吃了好幾次的虧,想起每次在墨景黎面前提到葉璃的時候對方那張跟塗了墨汁一樣黑的臉,墨景祁開始真正的開始懷疑將這麼一個女子嫁給墨修堯到底是在侮辱對方還是給對方添了一個助力了.不過沒關系…很快他就會解決掉這些問題的.

"既要打理定國王府,又要照顧定王.王妃真是辛苦了."墨景祁笑道.

"皇上謬贊了,這些都是葉璃應該做的."葉璃淡淡答道.

兩人你來我往的寒暄了半天,墨景祁看著底下從容淡定的女子心中越發的煩躁起來.似乎自從給定王指了婚之後什麼都開始不順了.原本來只是暗地里做些動作的墨景黎在太後的動作越來越大,就差被直接在明面上和自己對上了.因為太後和黎王的原因,朝堂上也隱隱有些人心惶惶.之前被派往駐守碎雪關的心腹關珽卻莫名其妙的被馬踢斷了腿而導致碎雪關必須更換守將.他將自己的心腹派到碎雪關一方面是為了防備墨景黎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防備南詔的.如今換上的慕容慎雖然雖然是個能打仗的,卻並沒有關珽那麼能讓他信任.碎雪關那麼重要的地方交給一個不是自己心腹的人手里,這讓墨景祁非常的不安.但是…回頭巴拉了一遍,墨景祁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心腹里面有本事的人並不太多.至少他真的找不出一個足以讓人信服的人選取代慕容慎.

想到剛剛收到的消息,墨景黎竟然敢暗中勾結南疆聖女又讓墨景祁更是胸中怒火千丈.但是他只能忍著,墨景黎是他的親兄弟,而且他根本沒有證據證明墨景黎和南疆聖女有什麼關系.無論是太後還是朝堂上跟墨景黎有關的大臣都不會同意他處置黎王的.他是皇帝,但是很多時候他發現自己並沒有曾經想象中的那麼唯吾獨尊,甚至很多時候做個簡單的決定都要被各方掣肘.

"定王妃,朕當初將你賜婚給定王,你心中可有怨?"沉默了片刻,墨景祁盯著葉璃有些突兀的問道.

葉璃一愣,心中飛快的思索著墨景祁到底是什麼意思,面上卻是平靜的道:"皇上賜婚是對葉璃的恩典,葉璃豈會有怨?"

"哦?"墨景祁饒有興致的低頭俯視著她,笑道:"你原本是先皇親自賜婚的黎王妃,朕的王弟一表人才文武雙全,堪稱京城俊傑之翹楚.而你卻因為一紙詔書就從黎王妃變成了人人憐憫的定王妃,你心中真的沒有半點怨懟麼?"葉璃眼眸微閃,淡笑道:"黎王退婚在前,皇上指婚在後.皇上的指婚正好解了葉璃的窘境.葉璃怎麼會心生怨懟?"

"不怨朕…那麼,是怨恨黎王了?也是,據朕所知朕的王弟在定王妃手里吃的虧可不止一次啊."

葉璃心中一跳,淡笑道:"皇上笑了.葉璃何德何能敢讓黎王吃虧.不知…皇上今天特意召見葉璃有何吩咐."在這樣扯下去,大概直到中午她還出不了皇宮.一個命婦在沒有宮妃的陪伴的況下和皇帝相處的太久並不是什麼好事.

墨景祁看著她笑道:"很好,朕喜歡聰明人.既然如此朕也不和王妃繞彎子了.定王妃,墨景黎與南疆聖女勾結之事定王可知?"葉璃垂眸,恭聲道:"回皇上,葉璃愚鈍…黎王和什麼南疆聖女的事葉璃並不太明白."

"不明白?"墨景祁挑眉,似笑非笑的看著葉璃道:"定王對王妃可是信任非常啊.據朕所知定王病重期間定國王府許多事務都是王妃親自料理的.王妃現在跟朕不知?王妃可知道…欺君何罪?"葉璃半斂的眸中劃過一絲寒芒,垂首注視著地面道:"欺君死罪.只是…皇上若是肯定定國王府知道黎王的事何不直接詢問王爺?葉璃不過是一介女流,即使掌管定國王府也是不會過問這些朝堂上的事的."

"放肆!"墨景祁怒叱,盯著葉璃的眼中綻出一絲陰狠和殺氣.若是尋常命婦,或許會被這可以釋放出來的殺氣嚇到.但是對于葉璃來這點威脅和恐嚇還遠遠不夠.

起身淡淡的一福,"葉璃放肆了,請皇上恕罪."

墨景祁輕哼一聲,盯著葉璃道:"定國王府消息靈通朕知道的比你更清楚.葉璃,墨修堯護不了你一輩子,景黎的性子你你或許不清楚但是墨修堯肯定是清楚地.你不妨回去問問他在考慮朕的問題."葉璃心中莞爾,皇帝這是在威脅自己麼?

"多謝皇上提點.葉璃會好好考慮的."葉璃道.

見葉璃居然如此不識趣,墨景祁眼中的怒意更甚.但是他也知道,他不可能在皇宮里對定王妃如何的.只是盯著葉璃看了許久才哼了一聲讓人帶葉璃出去了.

"皇上."看著葉璃離去,墨景祁眼中神色閃爍變幻莫測.一個容貌平平毫不起眼的青年男子從後殿走了出來,恭敬地看著墨景祁.墨景祁平息了一下胸中的怒氣,看著男子道:"當初把葉璃指給墨修堯看來真是走錯了一步.葉文華是怎麼搞的?這個葉璃比他那四個女兒加起來還不好對付!有了她徐家難保不會支持墨修堯."青年男子低聲道:"徐家並未與定國王府有過多的聯系.何況,現在實在不宜再惹怒徐家."青年人心里歎息,皇上什麼都好,就是實在太過多疑了.而在他們正暗中跟黎王和太後對壘的時候實在不宜再多樹敵.若是因為帝王的猜忌而將徐家推到了黎王或者定王那邊,那才是得不償失.

青年的勸諫墨景祁何嘗不知道,只是不能全權掌控局勢讓他感到無比的焦急.揮揮手,墨景祁皺眉問道:"早朝的時候華國公啟奏大楚協助南詔王室平亂,你怎麼看?"

青年沉思了片刻,點頭道:"華國公一心為國,他的提議對咱們確實有益無害.只是咱們倒也不必急著替他們平定叛亂,就讓南詔王和南疆聖女自相殘殺便是.只要咱們在需要的時候給予一定的助力,相比南詔王會謹記皇上的恩德的."墨景祁皺著眉想了想道:"你的有道理,朕倒要看看朕的好弟弟想要干什麼.他想要幫南疆聖女不是麼,朕偏要幫著南詔王室.朕倒要看看最後贏得是誰!"青年皺了皺眉,看著墨景祁冷笑的容顏,終究還是壓下了心中的擔憂.希望皇上不要投注太多的精力在南疆才好.

"見過定王妃,葉昭儀有請."

剛從殿里出來,就碰到早已等候在一旁的葉玥宮里的掌事太監.葉璃微微皺眉,十月的時候葉玥平安生下了一個皇子,這是皇帝的第六個皇子了.但是葉玥在宮里的地位卻並沒有如原本預料的那樣上升,依然是昭儀.同時,她也成為了所有生個皇子的後妃中唯一一個不是妃位的.這讓上半年很有些如日中天味道的葉玥的地位立刻變得有些尷尬起來了.即使有兩個身為親王嫡妃的妹妹,在宮中沒有足夠的身份地位還是讓葉玥的日子有些艱難.葉璃心中明白,這只怕是墨景祁對葉家的警告.

想了想,葉璃道:"本妃身體有些不適,想要回府休息了,還請葉昭儀見諒."

"王妃……"那掌事太監顯然也沒想到葉璃會如此干脆的拒絕,有些驚惶無措的道:"王妃,葉昭儀請求王妃看在姐妹之的份上,去見她一面."葉璃皺眉,墨景祁既然已經盯上了她,想必太後那邊也不會太遠了.現在去見葉玥無論對她還是對葉玥本人並沒有什麼好處.去年她就過,葉玥若是想要在這深宮中平安的活下去最好不要再摻和那些事.現在看來,葉玥還是摻和進去了.也是,既然葉家都已經淌進了這趟渾水,葉玥即使身在深宮只怕也是避不開的,"罷了,帶路吧."

"多謝王妃."聽她應允,掌事太監歡喜的謝道,連忙在前面引路往葉玥的瑤華宮而去.

比起葉璃第一次到瑤華宮看到的雖然懷著身孕卻依然容光煥發的葉玥比起來,現在的葉玥顯然黯然失色了很多.抱著還在繈褓中的皇子坐在軟榻上,美麗的容顏上寫滿了憂愁和暗淡.看到葉璃進來連忙想要起身,葉璃搖搖頭道:"二姐姐不必客氣了."

葉玥揮退了身邊時候的人,看著葉璃雖然淡然卻顯然比前幾個月更加幽雅雍容的模樣,有些苦澀的一笑道:"我以為三妹不會來見我了."葉璃垂眸輕聲道:"二姐姐應該知道,現在見面對你和皇子並沒有什麼好處."葉玥一怔,低頭看著自己懷里還什麼都不懂的孩子,苦笑道:"我怎麼會不知道呢,只是…我如今的處境三妹也看到了.三妹覺得我還能怎麼辦?"葉璃皺眉道:"二姐如今有了皇子不妨安心的照顧孩子吧.皇上再狠心也不會對自己的親骨肉如何的.父親那些事兒…二姐就不要再摻和了."其他的事,就算葉玥有心也沒有那個能力.皇帝和黎王太後之間的博弈她幫不上任何忙.反而會因為葉尚書的腳踩兩只船而受到連累.若是最後墨景祁贏了,她有一個皇子護身總不至于有殺身之禍.若是墨景黎贏了,她一介女流也沒有回天之力.

葉玥抱著孩子,怔怔的望著葉璃半晌才幽幽道:"祖母錯了,父親也錯了.瑩兒那性子我知道,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無論黎王是輸是贏,四妹不會為葉家帶來任何輝煌.而皇上…等到皇上能乾綱獨斷的一天,父親今天的行為只怕會為葉家惹來滅頂之災."

"皇上果然是因為父親的事,才一直沒有為二姐晉升位份麼?"葉璃道.

"不然還能是為什麼?"葉玥笑道,笑容里蘊含著點點悲哀.初入宮的時候她也曾意氣奮發,志比天高.但是漸漸的她才發現皇宮里從來就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麼美好.皇上最寵愛的是姿容絕代才藝無雙的柳貴妃,皇上最敬重的是出身名門雍容大氣的皇後.自己自詡才貌出眾,到了這美人紮堆的皇宮里卻什麼都不是.就連最初的寵愛也不過是看著父親的忠心罷了.一旦發現父親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忠心,狠心的帝王就連半點顏面也懶得再給她留了.

帝王無,不管葉玥是自己願意還是被迫走這條路,葉璃都無法給予她太多的同,"二姐讓人找我來可是有什麼事要?"

葉玥看著她清冷平淡的神色,終究還是搖了搖頭,道:"是我癡心妄想了.就算我現在求三妹幫我們母子三妹也不會答應吧."葉璃道:"我幫不了二姐,現在…只怕誰也幫不了誰.二姐既然知道皇上和黎王之間的事,那就應該也知道定王府的處境.並未比二姐現在好不是麼?"

葉玥歎息,道:"從前我總是自詡聰明,現在才知道其實三妹才是我們姐妹中的聰明人."

葉璃微微皺眉,道:"既然二姐沒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

葉玥安靜的抱著孩子坐在軟榻上,望著葉璃的眼神帶著淡淡的歉疚,葉璃突然心生警惕猛地起身,卻只感到一陣頭暈目眩,眼前一黑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葉玥默默看著跌倒在地上的葉璃,輕聲道:"抱歉三妹,我是個孩子的母親.總要替我的兒子打算的."

大楚平帝十二年春,瑤華宮失火.昭儀葉氏與六皇子喪生火海,當時在瑤華宮探望葉昭儀的定國王妃葉璃失蹤.

"王爺…王爺!不好了……"定國王府里,一向以沉著穩重著稱的墨總管腳步凌亂的奔向設置在主院偏殿里的書房.

鳳之遙一臉看好戲的模樣歪在書房一角的椅子里,懶洋洋地笑道:"阿堯,能讓墨總管嚇成這樣,看來是真的不好……"他話音未落,墨總管已經到了書房門口,臉色慘白的對墨修堯道:"王爺,王妃…王妃在宮里失蹤了!"鳳之遙一愣,立刻跳了起來叫道:"這怎麼可能?好端端的怎麼會在宮里失蹤?"兩人齊齊的轉頭望向坐在一邊的墨修堯,墨修堯似乎愣了愣神,等到兩人看過去時才慢慢的將手里的書卷放回桌上.沉聲問道:"怎麼回事?"墨總管顫聲道:"王妃覲見過皇上出來之後瑤華宮的葉昭儀便派人請王妃過去,是有事相求.等到在宮中的暗衛趕到的時候整個瑤華宮已經燃起來了.葉昭儀和六皇子喪生火海,王妃…王妃失蹤了."

墨修堯靠在輪椅上,閉了閉眼沉聲問道:"青鸞和青玉去哪兒了?"

"青鸞和青玉也不知所蹤了."墨總管沉聲道,"青鸞和青玉沒有隨王妃進瑤華宮,但是…宮中的暗衛沒有找到她們."

"很好."墨修堯的聲音低沉似乎並不帶怒氣,卻讓人覺得如寒冰凜冽.整個書房仿佛在一瞬間被凍上了一層寒霜一般陰冷徹骨,"王妃失蹤,兩個丫頭不見蹤影.宮中的暗衛卻一無所知.好得很……本王該稱贊這些年暗衛果然盡忠職守麼?"

"王爺請息怒."鳳之遙和墨總管臉色皆是一變,雙雙跪地請罪.

墨修堯並沒有看兩人,淡淡揮手道:"去准備一下,本王要立刻進宮.鳳之遙,暗中封鎖所有離京的出路,本王不想看到任何一個可疑的人離開京城."鳳之遙起身道:"屬下遵命."墨總管猶豫了一下,道:"王爺,你的身體現在只怕不宜……"話未完,墨修堯淡淡的一眼撇過來,那銳利如刀鋒的眼神讓墨總管心中一顫,剩下的話便哽在了喉嚨中.鳳之遙①3看網拉著墨總管就往外走去,墨總管憂慮的皺起了眉頭道:"王爺的身體現在根本就折騰不起啊…這…"王妃失蹤了他也著急,但是如果王爺也倒下了那定國王府也不用別人再來算計,馬上就該完了.鳳之遙搖頭道:"王爺的性子你知道,現在什麼都沒用.快去請沈先生過來,最好讓沈先生跟著一起進宮."

墨總管也直達鳳之遙所有理,只得長歎一聲快步往沈揚暫住的客院而去.鳳之遙回頭擔憂的看了一眼寂靜無聲的書房,也只得在心中歎息希望葉璃平安無事了.

書房里,墨修堯沉默的低頭盯著放在扶手上的雙手.因為長時間的病痛而顯得過分蒼白的手背上不知何時已經結上了一層單薄的寒霜.墨修堯面無表的看著仿佛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雙手的異常.漸漸地,寒霜開始化成細細的水珠,最終化作淡淡暖煙蒸騰著融入書房的中消息無蹤.一絲暗的血色從墨修堯唇邊慢慢滑落,墨修堯低頭看了一眼滴落在淡青色衣衫上的血跡,慢條斯理的從中取出雪色手帕慢慢抹去唇邊的血跡,"墨景祁…你,找,死!"

皇宮里此時早已亂成一片,墨景祁臉色陰沉,盯著在場的每一個人眼中瘋狂的閃爍著懷疑和猙獰之色.葉玥和剛出生沒多久的皇子被燒死了他可以不在意,但是如果其中還有一個定國王妃的話那麼他就不能不在意了.墨景祁怎麼也沒想到,在自己的皇宮里居然會被人鑽了空子.沒錯,事發生的第一時間墨景祁就警覺到這絕不是普通的意外走水,這是一件針對自己的陰謀.定國王妃死在了宮里,並且還是自己宣召進來的……墨景祁簡直不敢想象如果墨家軍和黑云騎因為這件事鬧了起來,將會掀起多大的波瀾.雖然事發的第一時間他就派了自己的親信警戒京城守衛,但是心里卻依然是七上八下的無法安定.

目光落到坐在一邊的太後身上,墨景祁的目光更加複雜難辨.如果要問墨景祁懷疑誰,第一個讓他懷疑的就是自己的這位母後.從在太後身邊長大,他自然明白自己這位母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性格.而從時候的崇拜敬佩到現在的難以忍受,墨景祁不想承認他始終還是有些畏懼太後的.

再看看坐在一邊事不關己的墨景黎,墨景祁眼中的憤怒漸漸地退去.他現在不能自己亂了方寸,後面還有更難應付的人.而他…是皇帝,他不能退縮.

"定王到!"

在場的眾人,最近一次見到墨修堯也是在去年六月了.當時看墨修堯除了不良于行以外已經于正常人無異,還讓不少人心里或多或少的擔憂了那麼一下.但是沒過幾個月又傳來定王病重的消息,定國王府也和往年一樣閉門謝客.這讓許多人提著的心又慢慢的放了下來.現在正值初春,楚京的氣候依舊帶著一些冷洌的寒意.墨修堯坐在輪椅上被阿謹推著進來,身上披著一件淡青色銀絲云紋披風,領口處露出里面白色繡銀龍的親王朝服.即使被面具掩蓋了半邊容顏,但是依然能看得出來墨修堯的臉色並不好.有些異于常人的蒼白膚色顯示出他確實還在病中.

"臣定王墨修堯見過皇上,皇後.見過太後."墨修堯坐在輪椅上淡淡道.

大殿里一片肅然,墨景祁收斂了心神,朗聲道:"定王免禮."

墨修堯道:"多謝皇上.恕臣無禮,請問皇上拙荊何在?"

大殿里眾人面面相覷,墨景祁掃了一眼完全無動于衷的太後和墨景黎眼神一沉,側首看向皇後.皇後淡淡的看了墨景祁一眼,心中輕歎一聲,開口道:"定王,當時定王妃也在瑤華宮中.只怕是已經…還請定王節哀."

"節哀?"墨修堯淡然的掃過殿中的眾人,沉聲問道:"本王的王妃奉詔入宮覲見,現在人不見了你們告訴本王節哀?"

"瑤華宮失火,葉昭儀六皇子以及瑤華宮的宮人都已經找到了.唯獨少了定國王妃.定王的是,或許定國王妃幸免于難也未可知."太後坐起身,正色道,"只是現在…定國王妃生不見人,死不見尸.這瑤華宮大火…實在是古怪的很."

葉瑩坐在墨景黎旁邊,早就哭了眼.她確實有些嫉妒葉玥,也確實討厭葉璃,但是卻沒想到突然之間兩個姐姐就這麼沒了.而且葉玥還在娘家的時候對她確實是很好,這半年多她和葉璃的關系也緩和了不少.黎王府的王妃生活讓她懂得了許多王氏不曾教過她的東西.所以她心里清楚葉玥和葉璃的離世對她絕對沒有好處,"太後,皇上,我二姐的瑤華宮怎麼會突然失火,怎麼會那麼巧三姐也在里面?求太後和皇上為兩位姐姐做主啊."

墨景黎瞥了葉瑩一眼,輕哼一聲道:"要怪就怪葉璃命不好,好端端的不在王府帶著到處亂跑,可不剛好跟葉昭儀和六皇子陪葬了麼?"

柳貴妃坐在墨景祁身邊,聽了墨景黎的話才抬起頭來冷聲問道:"黎王的意思是有人要害葉昭儀和六皇子,定王妃只是意外被牽連的?"墨景黎冷笑道:"這不是很自然的麼?誰有那麼大的膽子又有那個能耐在皇宮里放火殺人?而且還剛好把葉昭儀和六皇子給燒死了?誰知道葉璃是不是看到了什麼被人給滅口了呢?就算還沒被燒死現在人總應該還在皇宮里吧."

墨景祁眯眼,盯著墨景黎道:"黎王有什麼意見?"

墨景黎笑道:"臣弟沒有什麼意見,只是既然定王妃現在生不見人死不見尸,咱們總要給朝臣和百姓們一個交代.總不能定王妃就這麼在宮里失蹤了吧.若是這樣,以後朝廷命婦們還有誰敢進宮?"皇後皺眉道:"那黎王的意思是?"

"回皇嫂,臣弟的意思是最好在宮里搜一搜.如果定王妃真的還活著肯定還在宮里,不定連放火的凶手也能找到呢.咱們這麼多人在這里干坐著那凶手也不會就這麼跑到咱們面前來不是麼?想必定王也和本王是一個意思.墨修堯你是不是?"

墨景祁當然不想搜自己的後宮,但是面對黎王一臉正直的提議和定王神淡漠的附和他卻不能不同意.幾乎可以想見不用等到明天這件事就會成為笑話流傳到大楚的每一個角落.墨景祁心中暗恨,他這個從寵愛的王弟現在是不放過每一個機會往他的臉上抹黑.

墨修堯沒有去參與那浩浩蕩蕩的搜查,而是以身體不適為由留在了偏殿休息.他心里清楚,墨景黎所謂的搜查根本不可能搜出任何有用的線索.倒是很有可能搜出一堆墨景祁後宮里的亂七八糟的事.若是平時他也不介意跟著去看看,但是現在他的心非常不好,強忍著心平氣和的在大殿上跟那些人上幾句話已經是極限了.

"王爺,你的身體……"沈揚和墨總管一左一右站在墨修堯身後,擔心的問道.

墨修堯抬手阻止了他,搖頭道:"本王沒事.告訴鳳之遙放棄皇宮,阿璃不在宮里."

沈揚挑眉問道:"王爺這麼肯定王妃還活著?"

"阿璃既然去探望葉昭儀的,當時就應該和葉昭儀在一起.就連六皇子的尸骨都找到了,阿璃卻不見了…以阿璃的身手絕不至于逃不出瑤華宮,那麼…"墨修堯皺眉思索著,瑤華宮一場大火燒的干乾淨淨,現在想要找什麼線索也不可能了.暗衛在起火的第一時間就感到了瑤華宮外,卻沒有看到阿璃出來.而且,瑤華宮的火燒的太快了…

"來人."

"王爺."偏殿一處不起眼的側門口出現了一個外表平凡無奇的老太監,恭敬的等候墨修堯的吩咐.

墨修堯淡然道:"去看看,瑤華宮里有沒有什麼密道或者機關密室.還有,葉昭儀生前經常接觸什麼人.最後…派個懂醫術的去看看葉昭儀和六皇子的尸體."

老太監絲毫不奇怪墨修堯的吩咐的事,滿是皺紋的老臉依然是一片平靜,恭敬地道:"屬下遵命,定不負王爺所命."

墨修堯輕哼一聲,淡淡道:"這次的事本王不在追究,如果剩下的事還是辦不好.你們都不必再來見本王了."

"多謝王爺,屬下告退."

阿璃,本王知道你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

上篇:70.書房議事     下篇:73.悠然的軟禁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