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73.悠然的軟禁生涯  
   
73.悠然的軟禁生涯

葉璃從黑暗中醒來,只覺得腦門一陣一陣的抽疼葉璃不由得苦笑,到底還是大意了即使知道墨景祁忌憚定國王府,但是依然篤定他絕對不敢在皇宮里動定國王妃但是卻沒想到葉玥會

對自己下手葉璃並沒有立刻睜開眼睛起來,安靜的在床上躺了好一會兒,確定自己所在的周圍並沒有人才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況似乎比葉璃原本預計的好得多,至少她不是被囚禁在某處暗無天日的牢房里,而是在一個看上去布置的還不錯的房間里房間是按照京城閨秀們最喜歡的模樣布置的,房間里的陳設都

是矜貴而華麗的就連窗戶上糊的都是京城閨秀們最喜愛的煙羅紗葉璃坐起身來,靠著床柱有些無奈的苦笑身體軟綿綿的,看來葉玥確實下了一些了不得的毒也難怪對方敢把她放在這

樣一個毫無防備的房間里連個看守的人都沒有了是篤定了她現在這渾身無力的身體只怕連自己走到門口去都困難

吱呀一聲屏風外面的們被人推開,一個綠衣少女端著東西走了進來看到葉璃坐在床邊驚喜的笑道:"姑娘,你終于行了"

葉璃看著她,淡淡皺眉,"這是什麼地方?我睡了多久了?"

綠衣少女將手上的東西放到一邊的桌子上,笑道:"姑娘來這里已經睡了兩天多了姑娘兩天沒有進食一定餓了,曉云准備了一些粥姑娘要不要先用一些?"葉璃平靜的看著少女伶俐的盛

了一碗帶著淡淡清香的米粥送到葉璃跟前葉璃抬了抬手,揚眉道:"我這樣要怎麼吃?"她現在還能坐得起來完全是因為靠著床頭的柱子,就連舉起手都感到十分費力氣,要怎麼一邊端著

自己的碗一邊用飯?綠衣少女歉疚的對葉璃一笑道:"是曉云忘了,曉云喂姑娘吃"

葉璃垂眸,輕聲道:"如此有勞姑娘了"

"曉云只是一個使喚丫頭罷了,姑娘不必如此客氣"叫曉云的丫頭笑得恬靜可人,端著粥坐在葉璃的床邊細心的喂起粥來對于被當成重病號伺候葉璃有些不爽,但是她卻不是會虐待自

己的人餓了兩天還為了所謂的骨氣面子不吃飯是自己給自己找罪受至于這個自稱是使喚丫頭的丫頭,她如果只是個普通的使喚丫頭她就是個白癡

用過了飯,葉璃的力氣還是沒有恢複曉云喚了一個丫頭進來將碗筷收拾出去了,自己卻留下來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的忙碌著葉璃注視著她看似忙碌其實什麼也沒干的模樣,淡淡道:"你

要是沒事可以自己找個地兒坐下來,晃來晃去我頭暈"曉云一點也沒有被拆穿了的尷尬,嘻嘻笑道:"我們公子怕姑娘一個人呆著悶,要曉云陪著姑娘"葉璃淺笑道:"你們公子有心了

替我謝謝他"曉云點點頭,俏皮的眨眨眼睛道:"聽到姑娘這麼,公子一定會很高興的"

葉璃淡笑不語,安靜的靠在床頭聽著曉云東拉西扯的一些閑事請不插嘴多問這個叫曉云的丫頭絕對是訓練有素的,想要從她嘴里套出什麼話來並不容易反而會讓她心生警惕既然現在

還無力行動,葉璃也就不費那個心了

老老實實的在房里待了兩天,曉云姑娘看葉璃的眼光里的隱藏的警惕和防備終于散去了一些早上吃過飯,葉璃漫不經心的問道:"我想出去走走,行麼?躺了兩天我覺得快要僵硬了"

曉云猶豫了片刻便答應了下來,喚來兩個丫頭扶著葉璃到園子里去轉轉

時隔兩天,葉璃終于踏出了房門不由得深深熟悉了一口鮮空氣,原本有些沉悶的心頓時也好了許多任由兩個丫頭攙扶著走在花園里,葉璃不經意的打量著這座院子這座院子

並不大,看著牆頭上露出的樹梢上剛剛抽出的一點嫩芽的,葉璃淺笑,"扶我到花園里去坐一會兒你們公子現在不在麼?"葉璃指了指前面的石桌椅,兩個丫頭顯然事先被叮囑過的,

順從的接受葉璃的指示將她扶到石桌邊坐下,卻不肯開口回答她的問題對此葉璃也不在意,心頗好的靠著桌子打量起花園里的花草來了

現在剛到初春,還沒有百花爭豔的勝景北方較南方加寒冷一些,許多花草是剛剛抽搐芽葉璃似乎有些好奇的注視著離自己最近的花圃里綻放著一簇不起眼的黃色花兒俯下身

剛要伸手去摘,一直微涼的素手抓住了她的手葉璃抬起頭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曉云,疑惑的挑了挑眉

曉云微笑道:"姑娘,這花兒看著好看,但是卻是有毒的所以,你最好還是不要碰它的好"

葉璃皺眉,看著那一串兒花苞道:"我看這整個花園里只有這一朵開花了雖然不起眼看著倒也清秀,沒想到竟然是有毒的"

曉云略帶些驕傲的笑道:"有時候越是不起眼的花兒越是有劇毒比起那些鮮豔奪目一看就讓人心生提防的,這種不起眼的花兒才是真正的好寶貝"葉璃含笑搖搖頭道:"有毒的花草算

什麼寶貝曉云姑娘要是喜歡花兒的話我府上養了幾盆極品的蘭花,這段日子正是開花的時候,可以送給曉云一盆"曉云眼中流過一絲異樣的光彩,對葉璃笑道:"曉云都忘了,姑娘身份

尊貴,自然看不上這些不起眼的東西不過這院子里的花草都有些危險,姑娘若是喜歡明天曉云就讓人將這院子里的花草都換上姑娘喜歡的"

葉璃含笑搖頭道:"那倒不必了奇花異草有他們的獨特的美麗,普通的花草也獨有一番風"而且我可沒打算在這里長住下去,所以就不勞煩你整治花園了

曉云笑道:"公子吩咐奴婢們好好照顧姑娘,姑娘喜歡什麼盡管告訴曉云就是萬一讓公子知道姑娘過的不舒心,奴婢可是會吃不了兜著走的"

葉璃美眸請轉,淺笑道:"雖然我還沒見過你家公子,但是還是要謝謝他既然如此…原本和我…夫君約了今年一起去看桃花的,現在這樣恐怕去不成能否麻煩姑娘等到桃花盛開的時

候為我折幾枝回來?"曉云顯然沒有想到葉璃提得要求竟然如此簡單,大方的笑道:"當然可以,曉云保證一定讓姑娘看到今年最早開的桃花姑娘還需要什麼曉云讓人一起帶回來?"見曉

云答應自己的要求,葉璃臉上的笑容似乎也真誠了許多,微笑道:"如果可以的話再幫我帶一些脂粉回來我要京城最好脂粉店的脂粉,就要茉莉香味的"

"茉莉?"曉云一怔,葉璃略帶歉意的笑道:"這種是比較普通,不過我很喜歡這種味道麻煩曉云姑娘了"

曉云搖搖頭,道:"不,姑娘想要的曉云一定替姑娘辦到"

葉璃笑道:"那麼有勞姑娘了"

目送曉云離去,葉璃悠閑的靠著石桌呼吸著鮮空氣含笑的目光淡淡的落在花圃中還顯得有些蕭條的花草上,眼中的笑意加愉悅起來

定國王府書房里

墨修堯神色淡然的望著攤開在面前的卷宗,抬頭問站在一邊的鳳之遙,"宮里有什麼消息?"

鳳之遙正色道:"宮里的人已經探過瑤華宮了,瑤華宮是先帝時候建的宮殿,並沒有什麼密道但是瑤華宮內的荷花池並不是人工挖掘的,與宮中的河道相同暗衛懷疑王妃是被人從水里帶走的而且…應該是在瑤華宮起火之前"

"還有?"

"還有葉昭儀和六皇子的尸體,雖然已經燒得面目全非不過暗中檢查的暗衛肯定那具女尸不是葉昭儀至于六皇子…如果葉昭儀是假的,那麼六皇子多半也還活著"

墨修堯冷笑一聲,"很好,宮里兩個人死了,包括葉昭儀和六皇子在內五個人失蹤了而我定國王府的暗衛卻什麼都不知道"

鳳之遙無奈的在心里歎息,自從王妃失蹤了王爺的氣息就越來越嚇人了只是淡淡的幾句話就連半絲怒氣也不見,但是聽的人就是忍不住感覺渾身發冷難怪其他人都不肯進來推著他進來受死,"京城里那些人有什麼動靜?"

"墨景祁正派人暗中四處尋找,想來他也不知道王妃的下落墨景黎什麼都沒做,那天出了皇宮之後就直接回府了,這幾天和往常一樣該干嘛干嘛其他的人也沒什麼動靜,京城內外最近也沒有什麼可疑的人進出"葉璃就仿佛憑空消息了一樣不見半點蹤影鳳之遙也無奈,誰也想不到居然有人膽敢放火燒宮中宮殿,劫持定國王妃事發生的太突然他們想要尋找線索的時候所有有用的線索都已經消失了

"葉玥如果還沒死,一定還在皇宮里三天之內本王要見到她,皇宮里藏一個大人或許不難,但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嬰兒沒那麼容易藏"墨修堯沉聲道

"遵命"鳳之遙恭敬地領命,遲疑了一下才道:"還有一件事…王妃身邊的暗衛,暗一暗二暗三暗四都失蹤了"

墨修堯一怔,"失蹤?"

鳳之遙點頭道:"這兩天的是,王妃失蹤之後他們向暗衛統領領罰,因為王妃還沒找到,此時先按下了但是今天一早發現他們四個全部失蹤了"墨修堯低眉沉思了片刻道:"先不用管他們"

"是"

楚京郊外某處隱秘院落

葉璃百無聊賴的坐在花圃邊上盯著剛剛種下的桃樹出神,每天陪著她的兩個疑是啞巴的丫頭也只是不遠不近的站著等候她的吩咐伸手戳了戳桃樹上的花苞,葉璃撇了撇嘴揪著旁邊的花草玩兒住在這個地方已經五天了,果然如曉云的一切都照顧的十分周到,只除了曉云那個丫頭一直堅持不懈的在自己的膳食里面下藥不過,需要堅持每餐都下的藥就表示藥效持續的時間並不長而精通藥理的曉云丫頭顯然並不知道有一種人的抗藥性是十分驚人的,也許她知道,但是她不認為葉璃回事其中之一葉璃現在的身體雖然不如從前進行過專門專業的抗毒性訓練,但是從就知道自己將來要加入王府她還是做過一些針對性的訓練和調理的

曉云和她的幕後主人顯然並沒有想要真正傷害她的意圖,所以下的是對身體沒什麼傷害性的藥,也就注定了這種藥效的持久性和效果都要差一些,但是對付普通人還是足夠了現在曉云每次下藥的間隔間她至少會有半個時辰是可以自*行動的,不過葉璃並沒有急著想要逃出去即使平時她只看到曉云和幾個不肯話的丫頭,但是依然能夠敏銳的發現暗中還有不少人盯著她以她剛剛從藥力下緩過來的身體,想要逃出去只怕也有點困難

"姑娘,聽你今天沒吃什麼東西,是下人做的不好不合姑娘的胃口麼?"曉云出現在花園里,看著正在拔著草的葉璃眼角抽了抽,"姑娘,那個……"葉璃抬起頭來,向她揚了揚手里的野草道:"你這個麼?長在這里會影響桃樹生長的,我把它拔乾淨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曉云姑娘有什麼事麼?"

曉云心疼的看了一眼被葉璃毫不在意仍在地上的野草,勉強笑道:"姑娘不喜歡我讓人收拾就是了,怎麼能讓姑娘親自動手曉云另外讓人做了一些點心,姑娘要不要再用一點?"

葉璃搖頭,輕歎一聲道:"這里實在是有些無聊,整天無所事事我哪里吃得下東西能否通稟你家公子一聲,我叨擾這麼久也該告辭了"

曉云不動聲色的笑道:"公子如今不在府中,曉云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擅自怠慢了公子的客人所以,姑娘若是要告辭恐怕還要等公子回來才行"

"我知道了"葉璃淡淡道,"我這兩天沒什麼胃口,點心就不用吃了曉云姑娘自去忙"

曉云望著葉璃好一會兒,似乎在評估她話里的真假,最後還是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姑娘餓了再讓人送過來公子回來了奴婢會立刻請公子來見姑娘的"福了福身,曉云轉身走了葉璃看著她離去的背影,眼中掠過一絲冷光,手里拔草的動作快了一些

在葉璃快要將半個花圃的草扒光了的時候,曉云終于端著已經笑不出來的臉來請葉璃去見她家公子了葉璃十分干脆的一揮手扔了手里的草隨手拍了拍手上的塵土任由兩個丫頭扶著跟曉云走了葉璃被扶進了離她的房間不遠處的一間空置的房間,一進門就看到半透明的屏風後面坐著一個高大的身影兩個丫頭將她扶到椅子里坐下便恭敬地告退了,曉云丟給葉璃一個忿恨的眼神也跟著告退了,出門時還不忘將門帶上葉璃忍不住笑出聲,她也猜曉云丫頭忍不了她多久了畢竟只要再給她兩天時間,她就會將她院子里那些珍貴的野草全部拔光了

"有什麼好笑的?"屏風後面傳出男人低沉的聲音

葉璃靠著椅子坐著,笑容可掬的盯著若隱若現的人影道:"心好就想笑啊"

"心好?你一點都不擔心麼?難道你不想知道你為什麼會在這里,你不怕我殺了你麼?"

葉璃懶懶道:"你如果想殺我早就殺了又何必浪費咱們彼此的時間呢?至于我為什麼會在這里…起來,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我從皇宮里帶出來,看來閣下的本事也不啊"男人似乎心很好,低笑了一聲道:"把你從皇宮里帶出來算什麼?已經七天了你就在京城腳下,但是…無論是你的那個廢物丈夫還是宮里高高在上的那一位,不是連你的一片衣角也沒有找到麼?"葉璃聳肩,道:"好,這麼起來你確實有些本事而且你還能讓葉玥幫你暗算我,這一次我栽得也不算冤枉"

男人輕哼一聲,道:"葉家的女人無論是看起來聰明的還是笨的,都喜歡自以為是想要讓她幫忙根本不需要費什麼事葉璃,你猜定國王府什麼時候會宣布你的死訊?"

"除非看到我的尸體,定國王府不會宣布我的死訊"葉璃道

"自以為是的女人你以為墨修堯把你看得多重麼?"男人的聲音帶著怒氣

葉璃並不動怒,笑聲里多了一些戲謔,"墨修堯把我看得重不重似乎和閣下沒什麼關系?真的不打算出來見一面麼,還是…你毀容了?墨景黎"

屏風後面的人似乎愣了一下,房間里沉靜了好一會兒,然後爆出一陣放肆的笑聲屏風後面的人坐起身來,大笑道:"葉璃,本王果然一直還是看了你"屏風後走出的男人身形高大挺拔,俊美的臉容即使笑著也依然給人一種冷漠的感覺,不是墨景黎是誰?

葉璃坐起身來,淡淡的看著墨景黎道:"京城里大多數人不也一直看王爺了麼?"

墨景黎冷笑一聲道:"你倒是一點也不吃驚,看來你不是這個大多數人之一了"葉璃有些無奈的蹙眉,看著墨景黎道:"顯然我也是那些大多數人之一,如若不然之前我是怎麼也不會招惹王爺的大概…也就不會有現在的境遇了"墨景黎冷哼一聲,湊到葉璃跟前居高臨下的盯著她問道:"你後悔了麼?本王告訴過你,跟本王作對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墨修堯救不了你"

"王爺給過我選擇麼?"葉璃挑眉,"在王爺心里您悔婚順便毀了我的名聲是天經地義的,而我為自己找一個好的歸屬就是打了王爺的臉麼?黎王殿下…你以為你是誰?"

"哼"墨景黎拂退開,盯著葉璃的眼神陰狠而霸道,"葉璃,你一貫很擅長惹本王生氣"

葉璃歎氣,抬起軟綿綿的手,"王爺故作神秘這麼久,現在總該告訴我抓我來這里做什麼了?"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本王的身份的?"墨景黎不答反問

葉璃微笑道:"這個麼…京城里跟我有仇的人不多,跟我有仇還有膽子在皇宮里綁人的就少了而願意冒這個險去做還能做成的,我思來想去似乎就只有王爺一人"墨景黎顯然並沒有平時表現的那麼暴躁易怒,聽葉璃這麼反而走到一邊坐了下來,狀似悠閑的看著葉璃道:"你怎麼會認為本王願意冒這個險?"葉璃淡然道:"定國王妃在宮里出了事,不管是不是皇帝做的都是皇帝的責任就算定國王府不找皇帝的麻煩,只怕朝堂上的大臣還有百姓對皇帝的評價都會大不一樣不是麼?"

墨景黎心頗佳,揚眉道:"不錯,皇帝哥哥這次可算是里子面子都丟光了你以為本王不知道墨修堯想要讓本王和皇兄相斗他好漁翁得利?本王偏要他先出頭,定國王妃在宮里失蹤了,本王就不信他還坐得住你看…這幾天他可沒少給我那皇帝哥哥添堵"

"王爺很得意?"

"難道本王不該得意了?"墨景黎撇著葉璃笑道,"墨修堯以為本王一輩子都是那個時候被他耍的團團轉的傻子麼?現在他就算知道不是皇兄做的又能怎麼樣?就算是為了他定王的名聲和面子他也得替本王找皇兄的麻煩"葉璃挑眉道:"如果他知道是王爺你做的呢?"

"你覺得本王會給他這個機會麼?"

我覺得他現在已經在懷疑你了,葉璃心中默默道

"你似乎一點也不好奇本王打算怎麼對你?"墨景黎打量著葉璃皺眉道葉璃抬眼看他,"拿我威脅墨修堯?我覺得…我似乎還沒有那麼重要"墨景黎打量著她,一邊點頭道:"老實本王也有些懷疑你在墨修堯心里的價值所以,暫時不會不打算拿你去和墨修堯做交易而且…本王突然想到了一個有趣的辦法"

"洗耳恭聽"葉璃興趣平平的看著他

葉璃的平淡反應並不影響墨景黎的興致高昂,目光滿意的在葉璃身上轉了一圈,墨景黎眯眼道:"上次在佳人湖上的事,本王還記得一清二楚其實當時本王不過是開個玩笑,不過現在…本王突然覺得這是個不錯的主意如果有一天全天下人都知道了墨修堯的王妃成了本王的女人…你會怎麼樣?"仿佛想到了什麼美好的前景,墨景黎得意的笑了起來

到時候你這個白癡會被墨修堯弄死…

葉璃毫不懷疑墨修堯絕對有能力將任何加諸在他身上的恥辱用敵人的血來清洗乾淨如果一個人在墨修堯那樣的身體狀況下,在經曆過那樣的絕境之後還能堅持不被擊倒,並被暗中運籌帷幄的話,那麼他絕對會做到任何他想要做的事這樣的人也是最可怕的敵人

"葉璃,你不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注意麼?"墨景黎看著葉璃的眼中多了一些笑意,仿佛在看一只被囚在籠子里的貓兒,"起來把你讓給墨修堯本王還真是有些後悔,不過這都是你不好你如果不故意裝的平庸的樣子騙本王,本王怎麼會舍棄你娶葉瑩那個什麼都不懂的蠢貨?現在這樣不是正好麼?一切還是和原來一樣,你還是會屬于本王"一邊低語著,墨景黎的身子慢慢欺向葉璃,高大的身形越發顯得葉璃的軟弱無力

"王爺,我不建議你這麼做"葉璃輕聲道,聲音清朗悅耳墨景黎低聲笑道:"本王不需要你的建議,你只要乖乖的聽話就行了葉璃,雖然你一貫的讓本王不高興,不過本王大人有大量不會怪你的"葉璃笑容微冷,抬起手慢慢的放到墨景黎的肩上,唇邊勾起淡淡的微笑,吐氣如蘭,"是麼?那麼…想必我這樣劃下去王爺也不會怪我的?"

微涼的手中落在墨景黎的脖子上,看上去就像是葉璃坐在椅子里伸手摟住了墨景黎的脖子但是這本該是柔蜜意的景卻無端的讓人感到幾分殺氣,墨景黎無比清晰的感覺到有一個鋒利的東西正危險地抵著自己的脖子,只要輕輕一用力就能劃破葉璃笑道:"我勸王爺最好別輕舉妄動,我剛剛在花園里拔了不少時間的花花草草萬一不心劃破了王爺尊貴的頸子,不知道那位曉云姑娘來不來的為王爺解毒?"

"葉璃"墨景黎咬牙低吼著

葉璃對著他挑了挑眉,將空閑著的一只手在他跟前晃了一下保養得非常漂亮的指甲修長而堅硬,指甲上塗著淡淡的鳳仙花汁但是邊緣處去隱隱露出讓人覺得不祥的幽藍,"葉璃,傷了本王你也逃不出去"墨景黎壓抑住心中的怒氣,冷靜的道葉璃無奈的歎息,"得好像我傷你王爺就會放我走一樣"

"葉璃,現在放開本王不跟你計較"墨景黎沉聲警告道

壓在脖子上的纖指微微往下一壓,成功的讓墨景黎閉了嘴葉璃皺眉道:"王爺,我實在很厭煩你一直這麼自以為是的樣子,希望這是我們最後一次打交道"

"你休想"墨景黎冷笑道

"別傻了,換個人或許還能和我賭看誰手快但是我覺得你不會跟我賭,因為…你從來就不想死,你還要活著成就你的王圖霸業不是麼?"葉璃笑道

墨景黎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怒氣,"你想怎麼樣?"

"不想怎麼樣"葉璃淺笑嫣然,空著的手抬了個響指,"暗一暗二暗三暗四"

"屬下參見王妃"

門被人推開,一個人影飛快的閃了進來然後重合上了門另一個人影從房頂上無聲無息的飄落到地上,一左一右從後面圍住了墨景黎的後方,"暗一,暗三,參見王妃"

葉璃滿意的點頭,"還有兩個呢?"

暗三道:"阿二阿四在外面"

"什麼時候找到我的?"葉璃問道

"昨天下午"

暗一輕咳了一聲,問道:"王妃,你…是不是先放開黎王?"暗三抬頭望房頂,他沒有看見王妃和黎王狀似親密的靠在一起

葉璃挑眉,"王爺?"

墨景黎冷哼一聲,道:"放開"

葉璃無所謂的放開手,同時被兩把劍指著背後相信墨景黎還沒瘋的話就知道該怎麼選擇葉璃的手指一離開脖子,墨景黎就立刻起身退到一次面對著暗一暗三,"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走進來的"暗三正直的答道

墨景黎眯眼,開始重在心里評估眼前這兩個暗衛的實力定國王府的暗衛他多少也知道一些,的確都是極厲害的人物,但是這座院子他布下了重重守衛,單憑四個人就能夠無聲無息的潛入園中……

"王妃,現在是……"暗一看了一眼自家不靠譜的兄弟,上前請示道

葉璃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筋骨道:"通知暗二暗四,走人對了,勞煩王爺送我們一程"

"曉云的藥對你沒效?"墨景黎盯著她,葉璃搖搖頭,"有效,不過時效過了"她不會告訴他她自己還順便用花園里被拔了的野草配了點解藥,雖然不完全對症,不過所謂的軟筋散其實都不會差的太多

"剛才……"

葉璃莞爾一笑,心愉悅的看著墨景黎道:"如果你剛才輕舉妄動的話,我打算直接卸掉你的雙手至于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手上沒毒難道我不擔心不心會劃破自己的皮膚麼?"

墨景黎沉默了半晌,終于咬牙道:"這次算本王輸了"

"其實王爺不必太計較得失,我也沒贏現在,王爺請?"

"哼"

上篇:71.輕吻     下篇:74.脫險,公子君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