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74.脫險,公子君唯  
   
74.脫險,公子君唯

當暗一暗三一左一右帶著墨景黎走出房間的時候,曉云姑娘也同時趕到了房門外一雙俏麗的玲瓏眼兒瞪著跟在後面出來的葉璃幾乎要冒出火來,"放開公子"她身後,暗二暗四悄無聲息的從牆頭落下,"見過王妃"

葉璃揮揮手表示不必多禮,笑眯眯的看著曉云道:"曉云姑娘,這幾天承蒙你照顧了"曉云瞪著她,咬牙道:"你想做什麼?放開王爺本姑娘饒你們不死"葉璃躲在墨景黎後面做懼怕狀,"唉喲,曉云姑娘你可別嚇我,本王妃膽子著呢所以…曉云姑娘你最好還是把你那些危險的東西收起來,萬一本王妃一不心…"葉璃抬手鋒利的指甲在墨景黎脖子上劃出一道血痕,無辜的對曉云眨眨眼睛道:"喏,就像這樣萬一我不心在王爺脖子上戳一個洞,曉云姑娘你補得回去麼?"

"你"曉云看到葉璃巧笑倩兮的將手指上的血跡蹭在墨景黎的衣服上,氣的俏臉通不過她很快就冷靜下來了,揚起單純可人的笑容對葉璃道:"姑娘,王爺好心請你來做客,你要走就走還挾持王爺,這算是做客人的禮儀麼?"葉璃微笑道:"沒想到曉云姑娘不僅長得可愛,還熟知中原禮儀啊不過天天在客人的飯菜里下軟筋散也不是待客之道?"特意加重的中原禮儀四個字讓曉云臉色微變,習慣性的往墨景黎看去

葉璃可沒有給她拖延時間的打算,笑容冷淡的看著曉云道:"麻煩曉云姑娘准備幾匹快馬還有,據本妃的兩名侍女失蹤了,麻煩把她們送回來不然…本妃可不敢保證會將王爺完整無缺的還回去了"曉云終于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嬌俏的臉滿是陰鷙,"王爺可是大楚黎王,傷了他你休想逃脫干系"葉璃挑眉笑道:"的好像你不知本王妃是大楚定國王妃似地綁架本王妃即使是你的黎王殿下也脫不了干系聰明的就立刻按我的吩咐辦,不然…就算我走不掉我也可以保證你的黎王殿下死的很難看暗三,有誰敢輕舉妄動就照著黎王身上招呼,不用客氣出了什麼事本妃擔著"

暗三興致勃勃朗聲答道:"屬下遵命"

墨景黎冷哼一聲道:"你不用威脅本王曉云,讓人推開按她的吩咐辦本王親自送他們出去"

曉云有些猶豫的想要反對,但是看著暗三頂在墨景黎腰上寒光凜凜的匕首終究還是將話吞了回去盯著葉璃警告道:"王爺若是出了什麼意外,就算走到天涯海角我也不會放過你的"葉璃笑道:"放心,我對你家王爺沒興趣倒是你…心點別讓我再看到你"

暗三帶著被制住了穴道的墨景黎,其他三人護衛在葉璃身側走出了這座院子之前四人悄無聲息的放倒了不少護衛,此時他們一路大搖大擺的出來倒沒有人再上前來礙眼了出了大門,門口果然停著幾匹馬,暗一暗二上前檢查了一遍對這葉璃點了點頭葉璃吩咐道:"暗三帶著黎王,咱們走"

跟著他們出來的曉云連忙上前道:"馬已經給你們了,為什麼還不放了王爺?"

暗三嗤笑,"你當我們傻麼?現在就放了黎王豈不是正好讓你們再來抓我們?"隨手將不能動彈的墨景黎甩上馬背,暗三也跟著翻身上馬葉璃坐在馬背上對曉云笑道:"你放心,我保證會讓你家王爺平安回去的不過…我如果發現身後跟著什麼不該跟的人,沒發現一次我就讓人在黎王的背上捅一刀"

曉云咬牙,但是墨景黎在葉璃手里她也無法只得恨恨的道:"你放心,我不會讓人追你們希望定國王妃而有信"

"彼此"

五匹馬撒開了馬蹄一路狂奔,跑出了二十多里才漸漸慢了下來暗一回頭看了一眼來路道:"看來對方還算守信,沒有派人追來"暗三哼哼道:"如果他們想要黎王變成滿身窟窿的話,盡管跟著來就是了"被迫趴在馬背上的墨景黎早就被顛的面色如土,瞪著葉璃的眼光仿佛恨不得吃了她可惜他的目光再怎麼凌厲也沒有實質作用被葉璃選擇性的無視了

"王妃,現在回王府麼?王爺很擔心王妃的安危"暗一沉聲問道

葉璃搖了搖頭,笑道:"不回"

二三四的目光有志一同的全部集中到葉璃身上,葉璃笑眯眯的看了看面無人色的墨景黎笑道:"難得黎王辛苦綁了本妃一場,總不能就這麼算了"

墨景黎警惕的盯著葉璃道:"你想干什麼?"

葉璃笑得溫柔無害,"我不想干什麼啊就算…我想干什麼也不會告訴王爺你的"俯下身一抬手,給了墨景黎的脖子一個手刃,本來就頭暈腦脹的墨景黎徹底暈了過去

四個暗衛也不知道葉璃到底想要干什麼,只得齊齊的望向葉璃希望王妃給予指示葉璃笑道:"找個合適的地方把黎王丟了,咱們換馬換個地方玩兒"

"王妃,王爺……"雖然他們現在唯王妃之命是從,但是還是要提醒王妃一下王爺還在為她的安危擔心呢

葉璃側首想了想,"已經是春天了,他的身體暫時也沒什麼問題三,處理墨景黎的時候順便給王爺送給信兒咱們晚些時候再回去"

"是,王妃"暗三笑道,他覺得跟著王妃混實在是驚喜多多,比起別的暗衛那按部就班的無聊日子有趣太多了

"別王妃了楚公子"

"是,公子"

暗三去處理墨景黎和送信的事,暗二暗三去處理馬匹和清理他們路上留下的痕跡暗一沉默的跟著一身輕松地葉璃徒步而行一邊走,葉璃還不忘詢問了這幾天的事青鸞和青玉的失蹤

讓她有些擔心,"青玉和青鸞留在瑤華宮外面,應該是起火之時想要沖進去的時候被人帶走的墨景黎綁兩個丫頭做什麼?不對…墨景黎想要從神不知鬼不覺的從宮里帶出那麼多人根本不可

能所以,青玉和青鸞應該還在宮中"

"王妃?"暗一對自己侍奉不久的這位主子十分佩服如果不是這半年來王妃暗中教授提點他們四個許多技能,這一次他們也沒有那麼快發現王妃留下的線索找到那座隱秘在京城郊外的莊

園,"王妃擔心青鸞和青玉兩位姑娘?那兩位姑娘如果還在宮中,王爺一定有辦法找到他們的王妃不必擔心"

葉璃微微皺眉,心中輕聲歎息,道:"如果他們只是被囚禁了還好就怕……"

"如果王府在宮中的暗衛都找不到她們,那麼咱們在這里著急也沒有用的相信兩位姑娘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如果兩位姑娘真的在黎王手里,就算是為了黎王的安危他們也會將人

教出來的"葉璃點頭道:"但願如此走,我們還要在京城停留半個月,這段時間讓暗三和暗四設法進宮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暗一一愣,連忙跟上,"是,王妃…我們要離開京城?"

"不錯"

京城郊外某處無名的院里,此時明顯已經人去樓空主人顯然是匆匆而去的,就連房里不少珍貴古董字畫也沒來得及收走墨修堯坐在花園里看著花圃里明顯是剛栽下的桃樹和滿花圃的毒花毒草沈揚跟在墨修堯身邊嘖嘖稱奇想要把這些毒花毒草全部種在一起可不是一般的醫者能夠辦到的,對方必定是使毒的大家沈揚甚至驚喜的在花圃中發現了好幾株他遍尋不到的稀有毒物,也不去管別人了連忙心翼翼的把有用的草藥全部連根帶土的移出准備帶回去種在自己的藥田里

"王爺,我們來遲了一步,人已經走了"鳳之遙從房里出來,手上拿著一本書呈給墨修堯道:"王妃確實在這里住過,這應該是王妃留下的"

墨修堯接過書打開,一本普通的詩集,里面夾著一張紙條不知用什麼東西在上面寫著幾個淡的字跡"平安勿念"

鳳之遙看了一眼墨修堯的臉色,繼續道:"院子里好幾處隱秘的地方有打斗過的痕跡,還有血腥味另外廚房里的炭灰尚溫,人應該沒走多久以屬下之見,應該是王妃身邊的暗衛先一步找到了王妃"鳳之遙心中有些抱怨,那幾個暗衛找到了王妃干嘛不通知他們一起把王妃救出來就萬事大吉了現在人去樓空只知道有過打斗,但是王妃到底被就出來沒有他們也不得而知看著墨修堯越發沉郁的臉色,鳳之遙開始羨慕起遠赴南方的冷皓宇了

"墨景黎呢?"

鳳之遙猶豫了一下道:"暫時還沒有人見到墨景黎,但是…他是黎王不可能長時間的不見人只是,我們沒有當場抓住他也沒有找到王妃,也就沒有證據指控他"鳳之遙不得不承認他一直看了墨景黎,這座院子里沒有絲毫跟墨景黎有關的東西,包括這個院子的主人也是個不相干且毫不知的普通商人他們現在能知道的也只有這座院子里應該長時間住著一個女子,但是身份年齡外貌都不明

蹲在花圃里處理藥材的沈揚道:"這里原本住的應該是一個南疆女子"

鳳之遙挑眉,"沈先生怎麼知道?"

沈揚指了指花圃道:"這個花園里除了那住桃樹全是毒藥,其中有幾種是南**有的毒草別是咱們大楚人,就是南疆的人不是精通毒術的只怕也未必認得出來還有…這個…"沈揚從桃樹下松軟的泥土里掏出一件亮晶晶的東西丟給鳳之遙鳳之遙拿在手里掂了掂,"這是什麼玩意兒?好像是女孩子用的首飾"

墨修堯掃了一眼,淡淡道:"那是南疆女子的頭飾上的一個裝飾,而且…應該是南疆貴族的未婚女子才能用的藍寶石的背後應該有印記,那是南疆大族的族徽回頭派人去查查看"鳳之遙翻過藍寶石飾品的背面,看了半天終于在一個隱秘的角落找到一個的有些模糊的印記如果不是墨修堯提醒,只怕就當成飾品上的瑕疵甚至根本就不會注意放過去了,"族徽?南疆人喜歡把族徽刻在首飾上?"

沈揚搖搖頭道:"在南疆族徽代表了他們的身份和榮耀不僅是首飾上,還有衣服上他們都喜歡印上自己的族徽在南疆,一般人大都認得這些大族的族徽,普通人看到他們都會自動避讓"

"阿璃不會把沒用的東西埋在這里"墨修堯淡淡道,"看來阿璃已經離開了"

鳳之遙點頭,將寶石飾品收了起來道:"好,我會派人去查的"

"王爺"一名侍衛進來,手里呈上一封信箋道:"這是剛才在門外發現的"

墨修堯接過來展開信看了,劍眉漸漸地皺了起來,"王爺?"

墨修堯重將信折好收回袋中抬頭對鳳之遙道:"回京城"

"那王妃……"

"是阿璃身邊的暗衛送來的,阿璃已經脫險了至于墨景黎……你派個人去向西五里外的樹林邊上,找到墨景黎把他帶回京城記住,本王要他平安無事的回到黎王府不要驚動任何人"鳳之遙點頭,"王妃已經回去了麼?"

墨修堯看了他一眼,道:"定國王妃失蹤了,定王府麾下的事全部停下,全力尋找王妃的下落"

鳳之遙一怔,明眼的看出墨修堯的心依然不太愉快,非常明智的吞下了心中的疑問,"是,我這就去起來,暗三他們跟著王妃這半年倒是長進了不少,都快來無影去無蹤了"一邊抱怨著鳳之遙一邊迅的離開吩咐人干活去了王爺心不好,還是不要招惹比較好不過…這段日子的低氣壓總算要過了?

京城的大街上,一名白衣少年手執折扇漫步而行少年面如冠玉,眼若流星雖然看起來稍顯稚嫩,但是相信只要假以時日必然是以為風度翩翩不輸京城任何一位美男子的翩翩公子少年的身後跟著兩個身形挺拔的侍衛,來往的人群不由得多看幾眼心中暗道這是誰家的公子帶著侍衛出門玩耍

暗三有些不自在的站在大街上,看著前面正一派悠閑地瀏覽著街邊的雜貨攤的公子不著痕跡的用手肘頂了頂旁邊的暗四,"你王…公子到底想干什麼?"暗四瞥了他一眼,淡定的道:"公子不是了麼,等老大的消息"

"等消息也不用大搖大擺的在大街上逛?要是被府里的人發現了……"想起自家主子脫險了之後卻不肯回府,暗三幾乎都可以想象王爺的臉色會是什麼模樣了王妃是沒有關系,但是他們身為暗衛的肯定會倒大黴的

暗四嘴角抽了抽,掃了一眼前面的白衣公子,"那個樣子,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王妃站在你面前你認得出來麼?"他們家主子女扮男裝的水平可不是那些偷偷從家里跑出來玩的千金姐那種一眼就能看得出來的平可以相比的從身高到體形,從眉毛到眼睛,甚至連的聲音語調走路的姿態都經過了完全的改變最重要的是,即使是易容高手站在她面前也看不出來,因為她並沒有用任何易容的工具或者人皮面具之類的東西現在如果誰敢指著前面的公子這是個女人,絕對會被整個大街上的人唾棄這也是為什麼王妃敢大搖大擺的走在京城街道上的原因

暗三贊同的點了點頭,京城里認識王妃的人很少,如果這個樣子還能被人認出來那簡直就沒天理了只不過…他身為暗衛正大光明的站在這青天白日之下總是有些不習慣啊暗四拽了一把還在發呆的暗三,"還不走,只要你別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府里的暗衛也不會認出我們的別忘了公子的話"暗三點了點頭,和暗四一起跟上已經遠去的白衣公子王妃了,她不需要只會在暗中保護的暗衛,而是需要能夠在需要時站在她身邊協助甚至並肩戰斗以及能完成各種任務的人

葉璃逛完街,心愉快的回到在京城暫時落腳的客棧天字號房,暗一暗二早已經在房里等著了

暗一取出一封信道:"徐大人給公子的信,請公子明天務必到城外靜靈寺一晤明天徐大人和徐夫人以及徐家幾位公子將會到靜靈寺為王妃祈福"葉璃點點頭,有些苦惱起來明天要怎麼跟二舅舅解釋自己這麼久不回府讓他們擔心的行為,以及自己接下來的打算揉了揉眉心,看向暗二,"青鸞和青玉有消息了麼?"暗二點頭道:"昨天晚上王爺已經派人將青鸞和青玉帶回了府里,但是…"暗二看了看葉璃皺眉道:"她們似乎失憶了,根本記不得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暗衛似乎是在冷宮里找到她們的"

"失憶?"葉璃皺眉,"王爺怎麼?"

"王爺讓她們在府中修養,任何人都不得擅自接觸還派了沈先生為她們診治,王府戒備森嚴,屬下雖然熟悉地形卻也不敢靠的太近的所以詳細的況並沒有打探出來"暗二有些慚愧的道

"你做的很好了"定國王府守衛如何葉璃心知肚明,暗二能夠潛入並且並驚動任何人的平安出來已經相當不錯了葉璃微微皺眉,墨修堯將青玉和青鸞隔離開來,看似為了讓她們安心修養,但是未嘗沒有懷疑她們的心思這將近一年的相處,比起原本是葉老夫人身邊的青霞,和年紀尚性子加跳脫的青霜,她平時加倚仗青鸞和青玉一些因為對舅舅和外公的信任,葉璃從來沒有想過青鸞和青玉會背叛她的可能沉默了片刻,葉璃決定暫時先不插手這件事她馬上要離開京城,原本就沒打算帶那幾個丫頭,墨修堯也不會隨意處置她身邊的人那麼…就讓墨修堯看看她們到底能不能信任

次日早朝過後,徐禦史果然帶著夫人和幾個子侄出城前往靜靈寺上香此時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主意,畢竟徐家疼愛侄女外甥女是京城上下有目共睹的當初徐禦史為了替外甥女出頭毫不猶豫的對上了尚書府和黎王之後定王妃出嫁徐家幾位公子是全體出面為表妹送嫁現在定王妃在大火中莫名失蹤生死未卜,徐家去廟里上香為定王妃祈福簡直是再正常不過了而諸如皇帝或者黎王這樣可能或對此注意的人卻已經被這些日子定王妃失蹤的引起的波瀾搞得頭暈腦脹,自然也沒有那麼多的功夫去關注自己的臣子下朝之後是在家休息還是去廟里燒香了

身為葉璃的閨中密友以及徐家未來的二少夫人,秦箏也跟著徐夫人一起去了她是真的為失蹤的好友憂心萬分,進了靜靈寺里便陪著徐夫人將廟里大大的佛像菩薩都拜了一遍徐夫人看這個溫婉可人的未來兒媳婦也越發的滿意了拜完了佛,徐夫人去廂房歇息了,秦箏揮退了丫頭獨自在寂靜的佛殿里誦經祈禱,卻被耳畔一個清朗的聲音嚇了一跳,"秦姐"

秦箏心中一驚,一回頭就看到身邊不知何時站了一個穿著月白色布衣的俊美少年秦箏皺了皺眉,只覺得眼前對著自己淺笑盈盈的少年有幾分詭異的眼熟,但是她又恨肯定自己並不認識這少年,"不知公子是什麼人,怎麼會在這里?"秦箏站起身,警惕的盯著眼前的少年,一邊不動聲色的往一邊推了幾步葉璃看在眼里,心中淡淡一笑只作不知一掀衣擺跪在佛像前的蒲團上學著秦箏之前的模樣祈禱回頭看了望著自己的秦箏一眼笑道:"來這里自然是為了祈福了秦姐,不必緊張在下和徐二公子是舊識,麻煩你告訴徐二公子一聲,在下姓楚,楚君唯"秦箏怔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麼從容的點了點頭對葉璃道:"我知道了,我會替公子把話帶到"

"那麼,多謝秦姐了"葉璃微笑道

葉璃坐在佛堂的後殿歇息,這里是靜靈寺一處少有人來的佛堂,位置偏僻供奉的也不是十分顯赫的神佛,因此除了灑掃的沙彌一般極少有人來此

"璃兒?"

葉璃睜開眼睛起身,就看到徐鴻彥和徐清澤站在門口,皺著眉看著她葉璃粲然一笑,"二舅舅,二哥,不認識我了麼?"徐鴻彥打量了她半天,才搖頭道:"你這丫頭,剛才在外面碰到我還真沒認出來"徐清澤冷淡的面容也比平常多了幾分暖意,無聲的點了點頭表示他也沒有認出來葉璃歉然笑道:"我看到二舅舅似乎在和方丈主持話,璃兒不方便過去只好請二舅舅和二哥來此了"

三人坐了下來,徐鴻彥看著她一身男裝打扮皺眉叱道:"你這丫頭,既然已經脫險了怎麼不回王府?若不是王爺派人送信你沒事了,往云州的信就要送出去了你想急死你外公?"

看著二舅舅著急上火的模樣,葉璃心中很是歉疚,眨巴著眼睛可憐巴巴的望著他道:"二舅舅,璃兒知道錯了但是…現在璃兒回去並沒有什麼益處一次不成他們自然還會有下一次的算計,還不如現在這樣我在暗他們在明,看誰算計誰"

徐鴻彥瞪了她一眼,道:"你的算盤打得好,現在市井上都在流傳定王克妻了"

葉璃笑道:"那也沒什麼不好啊,就算我不在了墨修堯也娶不到別人了"

徐清澤安靜的坐在一邊聽著他們交談,皺了皺眉看著葉璃問道:"璃兒有什麼別的打算?"定國王妃不可能長時間女扮男裝留在京城,和他們接觸過多的話終有一天會被人發現的葉璃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正色看著舅舅和表哥道:"我准備去南疆"

"胡鬧"徐鴻彥怒叱道

"二舅舅……"葉璃無奈的看著徐鴻彥,同時以眼神示意徐清澤替自己話可惜徐清澤同樣也皺著眉以不贊同的眼神看著她徐鴻彥揮手道:"什麼也別,你不耐煩呆在京城就去云州正好你也有許多年沒見過你外公了"

"舅舅…我是定國王妃,怎麼可能僅僅因為不耐煩應付京城里的人和事就逃跑?那墨修堯娶我也娶得太虧了一點"葉璃笑道徐鴻彥斜眼看她,淡淡道:"難不成你還想去南疆做什麼事?定國王府的人都是酒廊飯袋麼要你一個王妃親自去那麼遠的地方?你別跟我,去跟你外公和大舅舅解釋"

"二舅舅……"葉璃看看自己的打扮,實在不好做女兒家的姿態撒嬌,只得一臉無辜的望著二舅舅,"大哥也在那里,二舅舅不用擔心我的安危"

"定王知道你的意思麼?"徐鴻彥問道

葉璃有些心虛,她還沒跟墨修堯見過面呢

"璃兒去南疆想要做什麼?"徐清澤看著葉璃一針見血的問道

葉璃埋怨的撇了他一眼,還是老老實實的答道:"現在南疆的局勢比起京城跟糟糕,大哥一個人在南疆我不放心正好現在京城暫時也不需要我露面,我想去南疆看看"徐鴻彥皺眉道:"你大哥做事有分寸,自會量力而為你一個女兒家去了能幫什麼忙?至于京城…定王打算利用你失蹤的事讓皇上和太後相斗?"

"他們原本自己就斗得厲害了啊,但是他們不該把定國王府也拉進來"葉璃蹙眉道:"定國王府不可能永遠等著被人算計,舅舅一定也知道大哥為什麼會去南疆如果南疆不穩,整個大楚都有可能陷入戰火之中璃兒既然已經嫁入定國王府了,定國王府的立場就是璃兒的立場我不可能如別的貴婦一樣坐在閨中什麼都不理,別人也不會給我這個機會不是麼?"徐鴻彥皺眉道:"你…打理好王府的事,讓定王沒有後顧之憂就已經盡到你身為王妃的責任了"

"既為夫妻,自當患難與共王爺身體不便根本不能遠行,他不能做的事由我代他做有何不可?"葉璃堅定的道葉璃偶爾想起墨修堯的話心中就隱隱覺得不安,萬一南疆局勢失控甚至發展到他們所預料的局勢,墨修堯勢必要不顧身體親自領兵出征葉璃簡直不敢想象憑墨修堯那樣的身體如果真的出征的話,他還有沒有命回來還有徐清塵,清塵公子才智無雙沒錯但是徐家即使是百年大族但是在護衛方面是絕對無法和高手如云的皇室王府相媲美的而葉璃清楚的知道,徐清塵千真萬確是個不通武功的文弱公子

葉璃認真的看著徐鴻彥道:"二舅舅,璃兒心里有數絕對不會以身犯險的"

看著神色堅定的外甥女,徐鴻彥無奈的歎息一聲,"璃兒,你是個女兒家不需要把什麼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攬無論是你大哥還是定王,他們的事都不是你的責任"葉璃淺笑道:"我知道,如果璃兒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會,自然安心理得的留在安全的地方讓人保護但是既然我能幫上一些忙,為什麼還要大哥孤身一人去冒險呢別以為我不知道,二哥三哥還有四哥五弟也想去南疆幫大哥,只是都脫不開身罷了現在我正好借著失蹤的離開去幫大哥也好讓外公和舅舅放心"

徐鴻彥沒好氣的瞪著她,"放心?能放得下心麼?"

葉璃眨眼,"二舅舅,你總該承認我比三哥要厲害一些罷你都放心三哥去軍營了,怎麼就不放心璃兒呢?"

"他是男子,哪個磕了傷了也沒什麼你能比麼?"徐鴻彥道,但是葉璃卻看出了一絲動搖連忙加緊勸道:"我又不是一個人去,身邊的暗衛都會跟著我的二舅舅……"

徐鴻彥無奈,只得道:"橫豎你已經出嫁了,你去問定王定王不同意你跟我什麼也沒用"

"多謝舅舅"葉璃大喜,在她看來服舅舅比服墨修堯困難多了

徐鴻彥看著她滿是喜悅的容顏無奈的歎息,女兒家太過脆弱了不行,就像他妹璃兒的母親太過堅強聰慧了不行,就像這個外甥女只希望定王能夠壓得住她讓她安安分分的留在京城或者回云州去

上篇:73.悠然的軟禁生涯     下篇:75.清風明月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