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76.交易合作  
   
76.交易合作

"想喝茶可以,有事相求也可以,先贏過本公子再"

葉璃看著眼前帶著挑釁的神色盯著自己的風月公子,心中暗覺好笑她當然知道韓明月現在不在江南,甚至她還知道韓明月去了哪兒雖然韓明月和韓明晰是兩兄弟,但是韓明晰明顯比韓明月要好打交道的多出于各方面的原因,葉璃並不像和韓明月見面,"韓公子想要賭什麼?"

韓明晰揚眉笑道:"本公子不占你便宜你剛才不是很厲害麼?咱們還是賭擲骰子,比大"

葉璃挑眉,沒有反對,"可以"

韓明晰滿意的笑道:"好,爽快如果你能贏了本公子,無論你有什麼事相求本公子都會幫你辦到的"葉璃笑道:"那倒不必,在下並不合適喜歡獅子大開口的人便是有事相求也不會讓韓公子吃虧的畢竟…做生意麼要互利互惠才能長久,你是麼?"

"有意思"韓明晰笑道,"你若是輸了怎麼辦?"

葉璃道:"我若是輸了今天的事就當在下沒提過另外,剛才在貴樓贏得二十一萬兩銀票做賭注"

"一局定勝負?"韓明晰問道

"請"葉璃抬手示意

韓明晰一拂,桌上的古琴平平的飛了出去落在一邊的櫃子上,韓明月從一邊取出一套骰子放到桌上傲然道:"你可以先驗一下骰子"葉璃搖頭,將骰盅推了回去笑道:"在下相信清風明月樓和韓公子的信譽韓公子先請"

韓明晰撇了撇嘴,"比大還是比?"

葉璃沉吟了一下,道,"大"

韓明晰輕哼一聲,一把操起桌上的骰盅連著骰子一起收了進去,然後不緊不慢的開始搖了起來葉璃悠閑的欣賞著韓明晰搖骰子的動作,不得不非常的賞心悅目骰盅在他的手里如變魔術一般的花樣百出,最終被他重重的一下扣在了桌面上沖著葉璃一挑眉,韓明晰看也不看的揭開了骰盅,葉璃神色淡定的看著桌上的骰子原本的三顆已經變成了六個,三個半顆從中間斜切而過整齊的形成六個金字塔落在桌面上,"韓公子好內力,三十三點"

韓明晰顯然心頗好,眉眼帶笑的看著葉璃,"看來這個不能用了,楚公子可以用的相信楚公子不會拾人牙慧的?"

葉璃神色平靜,從容的接過韓明晰遞過來的一副的象牙骰子丟進骰盅里跟韓明晰花樣百出的搖法不一樣,葉璃只是握著骰盅中規中矩的搖晃著,就連度也不上快水閣里一片甯靜,只聽見骰子被搖晃碰撞的聲音但是韓明晰原本略帶著輕松寫意的笑容卻漸漸地凝重起來就連懶洋洋的斜靠著的身子也坐直了起來,目光死死的盯著葉璃平靜的面容他居然完全聽不出骰子可能搖出的點數不過他並不太擔心輸贏,三十三點已經是能夠搖出的最高的點數,除非眼前這個少年效仿他的做法,不然他根本不可能贏過他

碰葉璃將骰盅扣回桌面上,含笑看著韓明晰道:"韓公子要不要猜一猜是多少點?"

韓明晰拋給她一個不屑的眼神,道:"多少點你也贏不了本公子,開讓本公子看看楚公子到底有多厲害"

葉璃挑眉笑道:"韓公子得對"

慢慢揭開骰盅三顆骰子完好無損的停在桌面上但是…三個骰子都是一個角尖矗立在桌面上,一個斜面互相依靠著攏在一起每顆骰子上兩個面朝上,而這兩個面正巧都是五和六,也就是,葉璃也是三十三點葉璃淺笑道:"三十三點,算是平局韓公子以為如何?"

韓明晰定定的看著她,好一會兒才開口沉聲道:"你贏了有什麼事罷"一揮手骰盅帶著三顆骰子一起被送到了一邊的多寶格上,韓明晰揚聲道:"上茶"

水閣里,葉璃滿意的品嘗著剛剛送上來的極品香茗清風明月樓不愧是天下最好的享受之地,就連茶也幾乎可以媲美宮中貢品韓明晰盯著葉璃目光深沉,"楚公子現在可以你找天一閣主到底有什麼事了?"

葉璃放下茶杯,淡笑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在下近期要去一趟南疆,所以需要一些報罷了天一閣既然號稱大楚最好的報組織,在下只好厚顏上門相求了"

被一個不輸給自己的人奉承了,韓明晰臉色緩了緩,輕哼一聲道:"能夠知道清風明月樓和天一閣的關系,楚公子自己的消息就已經相當靈通了豈會還需要天一閣相助?"葉璃無奈的笑道:"知道這個…只是意外罷了,還望韓公子勿怪在下冒昧當然,天一閣既然已販賣報為生,在下當然也會付出讓天一閣滿意的報酬"

韓明月鳳眼微眯,身子往後靠著一派閑適的打量著葉璃,"哦?讓天一閣滿意……看起來楚公子對自己很有信心"

葉璃微笑道:"在下相信天一閣既然是開門做生意的,應該不會漫天開價?"

"哼楚公子該不會打算拿在我清風明月樓贏得錢來付天一閣的帳?"

"豈敢在下剛好在廣陵城也有兩間鋪子,雖然是開不久的不過想必還能入韓公子的眼"葉璃淡然的飲著茶,看著韓明晰微笑道韓明晰淡淡蹙眉,略帶邪氣的俊美容顏不經意的便流落出勾人心魄的氣息,葉璃雖然不受他影響,卻也不妨礙在心中贊歎明明和韓明月長得十分相似,但是這氣質也差的太多了

"楚公子的該不會是玄武大街上半年前開的那家名叫薰雅閣的香料鋪子?"韓明晰帶著明顯的試探味道問道

葉璃點頭道:"正是薰雅閣能賺多少錢想必韓公子是知道的,只要韓公子能夠提供讓我滿意的消息我每年可以分出薰雅閣兩成的利潤給韓公子"

"每年?"韓明晰挑眉道:"那麼本公子可以理解為楚公子所的是長期合作?薰雅閣確實挺賺錢的,但是似乎還沒有到能夠成為天一閣長期合作伙伴的程度"薰雅閣他當然知道,事實上他現在身上用的香料就是來自薰雅閣而且自從用了薰雅閣的香料之後別的香料就再也入不了他的眼了薰雅閣在廣陵城開業才不過半年,風頭卻已經隱隱壓過了廣陵城所有的老字號脂粉香料鋪子只不過因為價格比普通的店里貴上三倍不止,並不太受一般普通人家的青睞但是韓明晰敢肯定,整個廣陵城的大家閨秀名門貴婦至少有七成以上是用的薰雅閣的香料如果薰雅閣肯把價格降低的話,相信獨霸香料這一行也指日可待

葉璃含笑搖頭道:"韓公子可知道這世上什麼人的錢最好賺?"

韓明晰皺眉,"當然是富商"清風明月樓每年驚人的收入都是這些腰纏萬貫的富商們提供的葉璃伸出握著折扇的手搖了搖,笑道:"不對,是女人"

"女人?"韓明晰嗤之以鼻女子沒有收入來源,完全是依附男人而生的也就注定了她們在花錢的方面無法像男子一樣的肆意而且也很少有女子能夠像男人一樣豪邁的一擲千金葉璃輕歎,漫不經心的把玩著手里的折扇,一邊笑道:"這世上…女子比男子多但是…未必所有的男人的喜歡吃喝嫖賭,卻注定了所有的女子都喜歡年輕漂亮"即使是她們前世那些女兵,在戰場上即使再不輸男人,等上了街的時候最優先的選擇永遠是服裝化妝品店

韓明晰心中一動,他沒有兄長那樣對生意驚人的天賦和敏銳,對錢也沒有太多的執著但是並不表示他就是個笨蛋,自然這麼一他自然聽出了幾分意思來給了葉璃一個繼續的眼神,韓明晰伸手為自己和葉璃添了茶,顯然對這個話題有了興趣

葉璃也不在意,"薰雅閣出品的香料配方是絕對保密的,並不是隨便一家脂粉鋪子都能調制的出來的老實,現在大楚境內的脂粉和香料品質都讓我不怎麼喜歡,相信韓公子也一樣不滿意對麼?"韓明晰皺眉,原來是沒什麼感覺但是自從薰雅閣出現之後他才覺得從前用的那些香料味道單一不也沒那麼好聞雖然他私下也有人自制的極品香料但是所耗費的時間精力絕對遠過香料的本身價值偶爾他也會拿薰雅閣的東西去送那些粉知己,那些美麗的姑娘們也明顯的表現出了對薰雅閣的香粉的偏愛韓明晰不想承認自己也許間接的為薰雅閣拉了不少客源葉璃滿意的看著韓明晰低頭思索的模樣,繼續道:"雖然薰雅閣現在只有廣陵城這一間,不過以韓公子的眼光看我又沒有可能在大楚每一座大中城鎮都開上這麼一家,或者…包括西陵北戎和南疆,甚至是遠的地方畢竟…有女人的地方就不愁賣不出去你呢?"

韓明晰覺得自己有點被眼前這個明顯還不滿十五的少年嚇到了,相信要是他那愛錢如命的大哥在這里應該會跟他很有話題聊每個城鎮開一家薰雅閣…似乎很偉大的樣子,韓明晰開始想象如果自己在每座城鎮開一家清風明月樓,那麼……

"呵呵,我勸韓公子最好不要這樣想不然…明月公子只怕會生氣的"看著韓明晰托著下巴兩眼發光的望著水閣外面葉璃就猜到他在想什麼了,連忙出聲阻止清風明月樓只所以能成為天下第一樓,就因為它的獨一無二要是開的遍地都是可就不那麼美妙了她可不相信韓明月在其他地方沒有開青樓,只是不那麼有名罷了而且,妓院這個行業老實不太需要什麼技術,也許可以成為其中翹楚,但是很難是完全獨霸

"脂粉香料是消耗品,而清風明月樓…嗯哼,那是消遣的,兩個完全不同不是麼?不過…在下覺得就這一點上咱們也是完全可以合作的"

韓明晰也只是一時腦子發熱罷了,要真讓他去把清風明月樓開遍大楚,只怕他自己就要受不了先跑了聽了葉璃的話也沒什麼反彈挑了挑眉表示洗耳恭聽葉璃笑道:"比如…清風明月樓的姑娘們所用的香料脂粉,完全可以在薰雅閣采購,韓公子覺得呢?作為咱們初次合作的誠意,在下可以送給韓公子一款特制的香料,並且無限期免費供應如何?"

韓明晰沉思片刻,揚眉笑道:"楚公子如此有誠意,本公子若是不同意豈不是將生意往門外推?很好,楚公子需要什麼報盡快,本公子覺得會讓公子覺得物所值的"葉璃滿意的點頭,"很好,那麼不如韓公子先行准備,在下也要略做些准備過幾日咱們再聚隨便簽下契約?"

"一為定"

離開清風明月樓,回到一行五人暫住的廣陵城里一座不起眼的院暗三才松了一口氣當著一臉奇怪的看著自己的兄弟幾個表麻木的掏出厚厚的一疊銀票扔在桌子上負責管理銀兩的暗二驚訝的挑眉,"哪來這麼多銀票?"他們總共也只從京城帶了兩萬兩出來,這王妃帶著三出去轉了一圈就多出來十倍?

暗三看了一眼坐在一邊揮著折扇喝茶的葉璃,木然道:"去賭坊贏的"完還心有余悸的望著葉璃道:"公子,今兒屬下真沒想到我們能從里面平安走出來"葉璃瞥了他一眼,笑道:"不用擔心,如果清風明月樓為了區區二十萬兩就找我們麻煩,那也太上不了太面了"

區區二十萬兩?就算清風明月樓日進斗金二十萬兩也絕對不是個數

清風明月樓?暗一暗二暗三抽了抽嘴角,有志一同的決定把這件事忘了他們是王妃的暗衛,所以絕對絕對不會告訴王爺王妃帶著暗三逛青樓去了

葉璃並沒有著急去找韓明晰,想要完全掩蓋自己的行蹤又需要南疆的報,其實原本葉璃並不打算去找天一閣的雖然韓明晰和韓明月兩兄弟看起來都仿佛很好相處的樣子,但是即使只見過一次葉璃心里也清楚,韓明月那個溫文公子比他那個采花賊弟弟難對付不只十倍如果不是正巧知道韓明月近期都不在大楚的話,葉璃也絕對不會和韓明晰接觸的

不過韓明晰雖然看上去不太靠譜,但是天一閣的報網還是相當快的在葉璃剛把廣陵城逛了個遍的時候,韓明晰便早上門來了

看著一身暗羅衣,無時無刻不忘散發自己邪魅氣息的韓明晰悠然的坐在花廳調戲送茶上來的丫頭葉璃揮揮手讓臉耳赤的姑娘下去,含笑道:"幾日不見,韓公子風采依舊"韓明晰笑道:"哪里,倒是楚公子這幾日覺得廣陵春日風光可還能入眼"

葉璃也沒指望韓明晰不太派人監視自己,也沒有生氣從容笑道:"三朝古都,風光如畫豈有不入眼之"

韓明晰笑道:"起來前日楚公子還忘了一些東西,正好今日本公子過來就一起給公子送過來了也好現實本公子合作的誠意"

葉璃疑惑的挑眉,看著笑得一臉不懷好意的韓明晰韓明晰抬手輕輕擊掌,不多時一名美貌的紫衣女子出現在門口,"賤妾如眉見過公子,見過楚公子"這女子正是前幾日在賭坊坐莊的如眉姑娘葉璃心中突然有了一絲不好的感覺,"韓公子這是?"

韓明晰刷的揮開折扇,俊美的容顏半隱在折扇後面笑道:"清風明月樓的規矩,誰贏了坐莊的頭牌人就是誰的了楚公子賭術高如眉也是心服口服從今兒起如眉不再在清風明月樓掛牌,也不再是清風明月樓的人她就歸楚公子你了楚公子你若是看得上,便是納做侍妾也無妨,若是看不上,就當個端茶倒水洗衣煮飯的丫頭都行"

看著韓明晰笑得一臉曖昧的朝自己眨眼睛,葉璃一陣頭痛,"韓公子客氣了,在下不過是一時運氣何況…在下並沒有和如眉姑娘單獨開賭局也算不上贏了如眉姑娘因此,如眉姑娘你還是帶回去"

韓明晰合上扇子,漫不經心的敲擊著手心道:"楚公子的意思是看不上如眉麼?"

聽了韓明晰的話,如眉姑娘嬌豔的臉上一片慘白,幽怨的望了葉璃一眼站在一邊低著頭默默垂淚葉璃沒好氣的瞪了韓明晰一眼道:"韓公子,既然大家都有誠意何必如此戲弄在下?在下家教甚嚴,韓公子的好意只能謝過了"

韓明晰長歎一聲,一臉埋怨的看著葉璃道:"郎心如鐵啊,罷了如眉啊,看來楚公子確實是看不上你了,下去"如眉輕哼一聲,一跺腳恨恨的瞪了葉璃一眼轉身出去了葉璃無奈的在心中苦笑,她若是真的弄給青樓女子回去,不外公舅舅是什麼反應,只怕連墨修堯也要大發雷霆了墨修堯…想起離開時某人雖然極力掩飾卻還是藏不住黯然的眼神,葉璃心中輕輕地歎息一聲

"楚公子在想什麼人麼?"韓明晰撐著下巴好奇的注視著葉璃,沒看錯的話他剛才從這個精明神秘的少年眼底看到了一種想念或者擔憂惦記的東西

"韓公子是來和在下討論這種私事的麼?"葉璃瞥了他一眼淡淡問道

韓明晰無所謂的聳肩擠眉,"現在沒事也無妨"

"那正好,不如韓公子也自己的…風流史如何?在下最近對話本子頗有些興趣,不如也寫一本就叫…風月公子傳如何?"葉璃斜眼笑道

"你果然無趣的很"韓明晰嘟噥道這個楚君唯既然能知道清風明月樓和天一閣的關系,那麼知道明月公子的弟弟,他韓明晰是惡名昭著的風月公子也就不那麼奇怪了不過知道他的名聲卻沒有如一般人那樣的鄙薄蔑視,韓明晰覺得這個人似乎還是很有點意思的,"咱們也算是熟人了還公子來公子去的也是無趣不如還是以名字相稱如何?我叫你君唯,你叫我明晰就好"

葉璃輕輕眨了下眼睛君唯?明晰?為什麼她會覺得這個叫法有點奇怪呢?

"韓兄"葉璃警告的盯著他提醒他該談正事了

"好,君唯害羞麼?"韓明晰眨著勾魂的魅眼笑道,又趁著葉璃發作之前擺出了正經的神色道:"你要的東西我都大概幫你查到了不過你也知道,我們是在大楚而你要查的人事多數在南疆所以這里只有一部分,剩下的等你進入南疆之後我會陸續讓人送到你手里的不過…我倒是比較好奇,君唯你年紀還,好端端的怎麼會想要去南疆就算是去游曆…似乎也完全沒有必要連南詔皇室和南疆聖女也一起查清楚"

葉璃面不改色的道:"實不相瞞,在下去南疆是為了尋一味藥,而這藥似乎不得不和南詔皇室和南疆扯上關系"

韓明晰挑眉,有些開玩笑的意味道:"君唯,你出手大方哥哥也不氣,你要什麼藥一聲我讓人給你取回來就是了何必千里迢迢自己跑一趟?你總不會是想要南疆至寶"幽羅冥花"?"葉璃認真的點頭道:"沒錯"

韓明晰臉上的笑容一僵,無奈的歎了口氣道:"你這也…幽羅冥花是南疆至寶,由南疆聖女親自看管別是普通人,就算是南詔王想要拿也未必能拿得到君唯,你確定要去麼?"葉璃堅定的點頭,"若不是如此,我又何比花這麼大的代價向天一閣買消息?南疆之行勢在必行,所以還麻煩韓兄幫我將資料准備周全一些,免得弟一去不返你可就少了一個生意伙伴"

"據我所知,雖然幽羅冥花據有起死回生之效,但是有沒有人用它起死回生我不知道,想要拿到它的人死的干乾淨淨的我倒是知道的君唯是想要就什麼人麼?"韓明晰有些擔憂的問道,"是什麼病或者毒,或許我可以幫你打聽一下有沒有別的辦法"

見韓明晰如此擔心,葉璃心中倒是有些愧疚,連忙道:"不必了,我也不過是盡力而為罷了若是真的不成也不會以身犯險去送死的"韓明晰點頭,一邊囑咐道:"你當真這樣想才好,南疆那地方不比咱們中原總是有幾分邪氣,就是我們天一閣在南疆很多時候也是束手束腳的施展不開"

"我知道了多謝韓兄"葉璃點頭應道,從一邊放在桌上的盒子里取出一個精致巧的琉璃瓶,里面裝著大半瓶淡綠色的液體,"這個是之前答應給韓兄的,希望韓兄滿意"

韓明晰好奇的接過來,一旦開琉璃瓶,一股淡雅的花香便飄了出來彌漫在大廳里韓明晰欣喜的道:"這是…蘭花香…"

"雖然這個味道好像不太符合韓兄的喜好,不過現在也只能將就一下了"葉璃其實不太能夠理解一個男人把自己弄得香氣襲人有什麼意義,不過還是決定尊重結識的合作伙伴的個人愛好

韓明晰完全不在意,捧著琉璃瓶愛不釋手,"怎麼會?實在是太好了,多謝君唯了君唯之前的清風明月樓和薰雅閣的脂粉香料的事就這麼定了以後清風明月樓需要的香料脂粉都在薰雅閣訂"葉璃點頭,微笑道:"那麼多謝韓兄了"

"不謝不謝,咱們也算是互利互惠麼君唯,下次能給點味道濃郁一點的麼?這個似乎比香料好多了,如果放在薰雅閣賣一定會賺的多的"

葉璃抽了抽嘴角,道:"這個不太好弄,連同韓兄手里這瓶薰雅閣一共只有五瓶還有…韓兄,其實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

"隨便問,為兄知無不無不盡"得到了好東西,韓明晰的心也難得一見的好毫不在意的擺擺手道

葉璃看著他,道:"像你這樣的…職業…弄得這麼香氣襲人真的方便麼?"要是普通人家還好,如果采花采到戒備森嚴或是有功夫的人家,這樣的香味只要鼻子沒壞掉都會聞到?

韓明晰一愣,半晌才想明白葉璃的職業是什麼意思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道:"你還是個毛孩子,不明白男人的風雅美人們不知道有多喜歡本公子的香氣呢"

葉璃無語當她沒見過男人麼?徐家五兄弟,還有墨修堯鳳之遙,包括墨景黎在內最多只在衣服上熏一些淡淡的香味,如龍蜒香,麝香,或者檀香之類墨修堯大約因為長時間呆在書房只有淡淡的墨香就沒見過哪個男人會用如此騷包的香氣的,他怎麼不把自己弄成一個大香爐?

在許下等從南疆回來就看看能不能為他調制出好的香料之後送走了一臉不舍的韓明晰,葉璃才坐下來看韓明晰送過來的東西

"公子,咱們什麼時候啟程去南疆?"暗三和暗四擺弄著剛剛買回的葉璃吩咐的東西,一邊看著坐在一邊看著卷宗的葉璃葉璃頭也不抬一邊盯著手里的卷宗一邊道:"廣陵的事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後天一早就走這些東西你們也看一下"隨手拋出幾張紙箋,暗一暗二接在手里也做到一邊專心的看了起來

"還有,後天是我走你們只有一個能跟我一起上路"

四人齊齊的停下了手中的事,驚愕的望著葉璃神色平淡的容顏,"王妃…公子,這……"暗一皺眉道,南疆不比中原他們人生地不熟的,王妃只帶著一個人去實在是太危險了葉璃抬頭笑看著他們道:"你們不覺得我們五個人一路很惹人眼麼?南疆的人都很排外,我們這一群人只怕一進入南疆就要被人盯上了"

"但是公子只帶一個人太危險了萬一出了什麼事……"暗三道

"你們是不相信我呢還是不相信自己?"葉璃挑眉問道

四人對視一眼,不出反駁的話來葉璃笑道:"好了,就這麼決定了暗三跟我走,暗四,你留下暗中盯著清風明月樓如果韓明月回來了或者有什麼動靜的話立刻傳信給我心一點別被他發現了暗一,你去碎雪關想辦法混到軍營里去如果我不傳信給你,你就不用理會其他的無論看到我們中任何人還是王府里的人,只當不知道就行了暗中注意一下翎州方面況暗二,今天晚上就出發,帶著我的信物去南疆找大哥找到之後就跟在他的身邊即可"

四人見葉璃顯然是早就打算好了,只得點頭應下葉璃含笑看著他們,"不到萬不得已,不許跟京城聯系我想…你們都知道什麼叫做萬不得已?"

四人無奈的應是,暗三苦著臉耷拉著腦袋,其他三人也對他投以同的目光他一定會被王爺給大卸八塊的

葉璃可沒有心思理會幾個屬下的心,盯著手里關于南疆聖女的卷宗沉思著南疆聖女並不是她之前所以為的那樣只是虛名而無實權相反的南疆聖女對南詔的政事有著相當的影響力,在某些方面甚至還要高于南詔皇室只不過聖女不能成親生子,而且每一代的聖女出現上一代聖女都必須要進入南疆聖地守護幽羅冥花,終身不得踏出南疆聖地一步也不得再見外人所以對王權的威脅才沒有那麼尖銳罷了,現任聖女名為舒曼琳,今年二十三歲而南疆的規矩聖女最晚在二十八歲的時候必須退位

葉璃皺眉,心中暗暗猜測著南疆聖女會想要叛亂的原因會不會就是因為這個畢竟要一個享受了無上尊榮的二十八歲芳齡女子被關進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聖地,而且還不許再見外人無論對誰來都是一件相當殘忍的事

"公子,我們真的要去拿幽羅冥花麼?"暗三見葉璃盯著南疆聖女的卷宗,不由好奇的問道

葉璃漫不經心的答道:"如果能拿到的話,自然是拿了好不過還是以南疆的事務為先"最後是先問了問幽羅冥花對墨修堯的身體有沒有用,再決定要不要去取

上篇:75.清風明月樓     下篇:77.南疆邊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