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77.南疆邊境  
   
77.南疆邊境

南疆自古即為蠻夷之地,風俗民與中原大不相同其境內多生毒蟲毒草,猛禽走獸,百姓尚武民風彪悍,中原人多對其避之唯恐不及千年前南疆與中原本是一體,古稱夔州前朝晚年,南詔王室興起建立南詔國之後太祖建立大楚,南征北戰戎馬一生等到太宗時候騰出手來南詔立國早已過百年,根基已穩,而中原經過幾十年征戰也急需休養生息南疆從此正式獨立于大楚的版圖之外

碎雪關地處南疆與大楚永州邊境,雖然兩國之間時戰時和,邊境上的百姓卻依然時有往來互通貿易碎雪關後的三十里的永林城是時有見到裝扮奇特的南疆人出入永林城並不大,因為靠近邊關于永州的州府永州城也相距有兩百里之遙所以看上去並不繁華除了人群中摻雜的明顯就是異族衣飾的人,這里就像一個普通的城鎮一樣葉璃站在不怎麼寬闊的街道上,看著來來往往神態安詳的人們心中淡淡微笑在這樣的時代,居住在這樣的邊關城能有這樣的安樂祥和確實十分難得或者應該普通百姓的適應生活和環境的能力永遠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暗三抱著劍站在葉璃身邊,有些奇怪的看著自家主子站在客棧門口不進去反而笑得一臉奇怪的模樣,"公子,這永林城里似乎沒有幾家客棧,這一家已經是最好的了"

葉璃瞥了他一眼,搖了搖頭笑道:"進去我不是嫌棄客棧不好"完當先一步踏進了看起來有些簡陋的客棧暗三揚了揚劍眉,他也覺得王妃應該不會嫌棄環境太差畢竟這一路行來有時候沒能即使感到下一個城鎮他們有時候也是露宿荒野的何況,在京城的時候那黑云峰下的訓練有的地方連他們幾個暗衛都不想踏足王妃可是眼睛眨也不眨的就進去了

進了客棧,比起楚京和廣陵城那些裝飾的富麗堂皇的客棧,這件客棧連三流的都算不上但是這也確實是永林城里最好的客棧了大堂里只擺著七八張桌子,此時有三張桌子已經坐了人,一個老掌櫃正低著頭在櫃台里算賬葉璃雖然是一身簡單的布衣,但是她的年齡容貌和氣質,還有跟在她身後抱著劍身形挺拔看著就氣勢不凡的暗三還是已經客棧就引起了眾人的側目此時無論是游覽還是做生意都不是好時候,所以客棧里顯得有些清冷葉璃走到櫃台前抬手輕輕叩了兩下,老掌櫃顫顫巍巍的抬起頭看看了看葉璃二人半天才問道:"公子住店麼?"

葉璃莞爾一笑,"不住店我們來喝茶麼?"

老掌櫃陪笑道:"公子貴姓,要幾間房?"

"楚,兩間上房"

老掌櫃招來二帶兩人去樓上的房間,遣走了二,暗三熟練的將整個廂房檢查了一遍這種客棧的廂房,即使是上房也不會有多寬大華麗也不過就是一張床一個衣櫃一個屏風隔開外面的桌椅罷了暗三站在門邊看著葉璃手腳伶俐的擺好自己的東西,皺眉問道:"公子,咱們什麼時候去南疆?"葉璃放好了行禮,從屏風後面轉出來指了指一邊的椅子示意暗三坐下,笑道:"這種事急不來我想…我們需要一個向導"

對于第一次進入南疆那塊地方的人來,功課沒做足就自己瞎闖簡直是玩命而葉璃不是非必要的時候一向都不愛冒險

"向導?"暗三不解

葉璃笑道:"南疆對于咱們中土來太過神秘,咱們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好走找一個南疆本地人或者熟悉南疆的大楚人帶路是個不錯的選擇"

暗三皺眉道:"但是…帶著一個外人可能會拖我們的後腿"

葉璃握著折扇漫不經心的敲著桌邊,道:"所以我們還要等,我已經讓人找好了向導了可惜人似乎比我們晚了兩天"看著暗三疑惑的眼神,葉璃但笑不語示意暗三可以回房休息了,暗三深知自家主子的脾氣,她如果不想的話他就是絞盡腦汁也別想得到答案只好一臉郁悶的起身回房去了

含笑看著暗三出去,葉璃取出行李里包裹的天一閣送來的卷宗繼續閱讀拿到好處以後,韓明晰的做事還是十分靠譜的,這一路南來幾乎每隔幾天她就會收到天一閣傳來的大批南疆的資料葉璃已經習慣了在收到東西的第一時間將他們全部看完記在腦海里然後毀尸滅跡現在手里的應該是進入南疆前的最後一份了這一路上,南疆的形勢和大概況也漸漸在她的腦海里有了個印象,但是到底有幾分真實還要進入南疆之後再行求證一目十行的將手里厚厚的卷宗看完,葉璃神色淡然的將這些寫滿了字跡的卷宗付之一炬

清晨,葉璃和平時一樣早早的起身下樓樓下大堂里已經做了兩桌人了,其中一桌正是坐在靠牆的位置的暗三暗三看到葉璃下來,連忙起身,"公子"

葉璃點頭笑道:"這麼早?"

暗三沉默不語平常有其他幾個在一起自然不用這麼早,但是現在只有他一個人跟著雖然知道公子並不是沒有自保之力,但還是忍不住擔心葉璃哪里會不明白他的心思,無奈的笑道:"不用這麼緊張,你若是一直這樣,只怕咱們還沒進南疆你自己就先累垮了讓你跟著我給你很大的壓力麼?"

暗三搖頭,"沒有,屬下多謝公子信任"只是他和其他幾人從一起長大,他的年齡只比暗四一點兒,性子卻還不如暗四穩重所以平時一般都習慣聽暗一暗二的意見現在只有他一個人了難免有點不習慣葉璃含笑點點頭,坐下來招來二叫了早點

"兩位公子,你們也是打算往南疆去麼?"葉璃正招呼暗三吃早餐,對面一桌的一個男子起身過來問道

聞,葉璃放下手里的筷子抬頭打量了一眼來人身材魁梧挺拔,長相平平,雖然極力向兩人透露出和善,但是眉宇間那顧煞氣卻是難易遮掩的暗三伸手握住了放在桌上的劍,葉璃抬手按住劍身,不經意的拍了拍暗三皺著眉看了那人一眼才回收了手低頭繼續吃飯

兩人的動作來人自然看得一清二楚,也不以為意笑道:"這位兄弟不必緊張我們幾個也是要去南疆的,所以才想問問公子要不要結伴而行"男人指了指對面桌上的三個人笑道葉璃往那邊瞥了一眼,一個五六十歲富商大半的老者,那一身華麗名貴的衣料,還有手指上的碧玉扳指,手里還握著一個金算盤就差沒寫著我很有錢來搶我了旁邊跟著一個管家模樣的中年男子和一個一身病態的青年書生這樣的組合絕對稱得上惹人眼開始葉璃還有些擔心自己和暗三會不會太惹人注意了,看了這幾個人才發現自己太丟掉了來也是,有膽子往南疆腹地去的,沒幾個是廢材

葉璃看了看暗三,笑道:"只怕我們會給幾位添麻煩"

男子笑道:"怎麼會?我看這位兄弟的身手不錯,南疆那地方我也去過幾次,邪行的很咱們多幾個人互相也有個照顧不是?"男人看了看暗三,又將目光調回葉璃身上很明顯葉璃才是才是能下決定的那個人,但是他卻看不出眼前這個少年的深淺只能暗中猜測是不是哪家不知天高地厚的少爺帶著護衛跑出來玩兒了

"我們打算去南詔都城,一路上應該沒什麼危險不知幾位是?"葉璃眯眼微笑道,笑容無辜又和善

男子朗聲笑道:"咱們幾個也是去南詔都城的原本王南詔都城的路倒還算太平,過不從去年開始倒是有些玄乎了我們老爺到南詔做一些藥材生意,公子不嫌棄的話不如一起上路?"坐在對面的富商老爺神態倨傲的斜了葉璃一眼,倒是那個滿臉病態的青年男子對著兩人含笑點了點頭

葉璃低眉一笑,婉拒道:"我只是聽南詔風光獨特,才打算前往游曆一番也算長點見識因此事先也找好了一位向導,只是他要晚兩日才到就不耽誤幾位的行程了"見葉璃拒絕,男子也不勉強,只是笑道:"既然如此,打擾公子了咱們不妨南詔都城再見"葉璃微微點頭,目送男子回到對面的座位對面隱隱傳來那富商老爺責怪男子多事以及對葉璃二人不屑的話語,葉璃也不在意淡淡一笑低頭吃早膳

等到那一桌客人離開,暗三才抬起頭來道:"公子,心那幾個人"

葉璃挑眉問道:"你認識他們?"

暗三點了下頭又搖了搖頭,道:"那個病書生我認識"

"?"葉璃看著暗三,有些好奇他幾乎從沒離開過京城怎麼會認識這樣一個病書生,"看起來,那個病書生的身份不簡單?"暗三點頭道:"他就的外號就叫病書生,沒人知道他的真名叫什麼包括天一閣"葉璃低頭想了想剛才看到的那個一臉病態的書生,看起來也不像是絕頂高手也沒有什麼特意之處,暗三又是從何處看出他的身份的?暗三道:"他是西陵國閻王閣的三閣主前些年幾乎所有的殺手組織都接過刺殺王爺的任務,也包括閻王爺咱們有不少暗衛就是死在他的手里不過他也被王爺打了一掌震損了心脈,原本的假病變成真病了公子剛才有沒有注意到他的右手?病書生善毒,他的左手指甲顏色跟尋常人不同,別人只當他身體有病才那樣的事實上早在他被王爺打傷之前就已經如此了,那只手是因為他常年練毒所致,奇毒無比"

葉璃低頭回想,果然想起那書生的藏在衣中的左手在他起身的手稍微露出來一些,似乎確實是暗色的,"把自己的手煉成毒?他就不怕把自己毒死麼?"葉璃不解,覺得這個做法實在沒什麼意義百毒不侵的身體從某種意義上來是不存在的,只能有的身體因為某種原因對大多數的毒藥有抗性而已如果一個渾身帶毒的人能夠安安穩穩的活下去,那沈揚也就不用費那麼多心力為墨修堯治療了

用過早膳,葉璃出門在永林城里逛了一圈,順便也了解了一些南疆和碎雪關的形傍晚回來的時候卻又看到那一行四人依然坐在原來的位置吃著晚膳,顯然他們今天並沒有啟程離開病書生依然友好的對著葉璃二人點了點頭,葉璃含笑點點頭就准備上樓去了

"喲?永林城什麼時候來了個這麼白白嫩嫩的公子?"葉璃還沒踏上樓梯,身後的一角傳來一個滿是猥瑣下流味道的聲音,葉璃微微側身就看到一個南疆打扮,長得枯瘦如柴的青年男子正盯著自己,目光放肆的充滿了浮邪的味道,就連那將如老鼠一般的眼睛也充滿了渾濁的邪氣不由得皺了皺眉,前世今生包括她面對的那些黑道毒梟恐怖分子在內她也沒見過長得這麼考驗人審美底線的人了

暗三猛地回頭,神色冰冷的盯著那青年男子帶著警告的目光殺意縱橫,只要這個混賬敢再一句他就會讓他變成劍下亡魂定國王府的王妃豈是這種鼠輩可以褻瀆的?

那青年男子卻顯然將暗三的警告當成了挑釁,越發得意起來昏暗猥瑣的目光在葉璃身上流連不去,同時還不忘囂張的對暗三笑道:"看什麼看?爺的不對麼?這子粉頭粉面的,你們中原的男人就是長得跟娘們似的,這子比娘們還想娘們呢"憑良心,葉璃的裝扮絕對是非常成功的,即使她看起來比大多數女人還要漂亮,但是因為她的年紀和還有行動姿態氣度絕對不會有人懷疑她是個女人所以,暗三自然也不會費口舌去跟那個猥瑣男子多什麼他直接拔劍——

長劍嚯的一聲出鞘,飛快的直奔那猥瑣男子而去

對方顯然沒有想到暗三一聲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動手了,那猥瑣男子愣了一下眼看著就要被刺出一個窟窿來了跟在他旁邊的人連忙一把拉開他,手一揮一個細長的東西直撲暗三而去暗三冷哼一聲,手中長劍挽出一個劍花刷刷兩聲那東西碎成了三截落在地上眾人放眼看去竟然是一條毒蛇,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品種但是光看那斑斕的花色就知道絕對是一條帶著劇毒的毒蛇

暗三不屑的揚眉,既然要到南疆,他們怎麼可能不事先了解南疆的人慣用的一些伎倆

那幾個南疆人卻變了臉色,只有那猥瑣男子還叫囂著,"你好大的膽子你們知不知道爺是誰?"

暗三撇嘴,冷笑道:"在大楚還敢這麼囂張,不會是南詔王子爺記得南詔王只有兩個女兒?"那男子還想什麼,卻被暗三手里揚起的長劍嚇得只能硬吞了回去,一臉憋著氣的模樣,連連退了幾步直推到隨行的幾個人中間去才叫囂道:"給我殺了這子"

他身邊的幾個人顯然有些為難,嘰嘰咕咕的對那男子些什麼葉璃站在樓梯口上,垂眸聽著,聽起來似乎像是前世云貴地區某少數民族的語,而葉璃因為長年活動于云貴地區,對這一地區的少數民族語基本上都略同那幾個隨從顯然在勸自己主子現在他們站在大楚的土地上不宜在光天化日之下殺人,而那猥瑣男子明顯的不肯聽勸,堅持要殺了暗三並且抓走葉璃一番溝通無效之後,幾個南疆人無奈的對視一眼朝著暗三和葉璃圍了過來

大堂里的人一看要打起來了,頓時都作鳥獸散,就連病書生那一桌也只剩下他和那個中年男子了那老掌櫃早已嚇得躲進了櫃台里不敢出來,葉璃皺了皺眉道:"把他們扔出去,別弄壞了人家的東西"暗三愉快的應道:"是,公子"

"誰啊那麼大膽子,惹我們的君唯公子生氣啊"

暗三正要動手,一個慵懶的帶著絲絲滑膩的聲音在樓上響起葉璃一抬頭就看到樓上的欄杆邊上靠著一身寬松的暗羅衣舉手投足間盡是風的俊美男子妖孽掃了一眼旁邊目瞪口呆直流口水的猥瑣男子,葉璃頭痛的看著對自己勾魂笑的風月公子,"韓兄,你怎麼會在這里?"

韓明晰在欄杆上輕巧的往後翻身,輕飄飄的落在了樓梯上笑道:"這個麼…為兄想來想去還是不放心讓君唯兄弟一個人去南疆那麼危險的地方,正好君唯也需要向導不是麼?為兄就毛遂自薦了"葉璃一個沒忍住給了他一個白眼,"韓兄,你認識去南詔的路麼?"

"看不起人"韓明晰哀怨的望著葉璃道:"為兄來往南詔少也有七八次了,閉著眼睛也不會走錯的何況,為兄跟著還可以保護君唯,你看看只帶著一個人出門這還沒踏出大楚呢就遇到了登徒子"葉璃咬牙,"韓兄,我是男人"韓明晰驚訝的挑眉,拿折扇掩唇呵呵笑道:"君唯年紀不懂事,誰男人就不會遇到登徒子了?那邊那個傻子,你是不是?"

那邊那個又傻又猥瑣的青年早就一邊流著口水一般猛點頭,葉璃看得一陣惡心偏過了去恨恨的瞪了韓明晰一眼她以為這家伙只是喜歡采花,原來是男女通吃啊

"君唯別誤會喲,為兄就算是男女通吃也看不上這種貨色怎麼樣…也要像君唯這樣的俊俏公子才對"韓明晰沖著葉璃眨了下眼睛,就想要伸手過來捏葉璃的臉葉璃豈會讓他得逞,手里的折扇一合啪的一聲敲在他手腕上韓明晰頓時垮下了臉

韓明晰慢悠悠的走下樓梯,鳳眼懶懶的撇著那幾個南疆人,"你們是要自己走還是要本公子請你們走?"那猥瑣男子上前涎笑道:"這位公子也要去南疆麼?本公子是絡依部的少族長,不如由本公子為公子領路如何?"他學著中原人文縐縐的話,不過配上那渾濁的眯眯眼,和消瘦的只剩下皮包骨一樣的身形還有那自以為瀟灑的笑容實在是讓人有些毛骨悚然葉璃唇角抽了抽為韓明晰的桃花運哀歎,順手把暗三拉到自己旁邊來既然有人要出頭他們又何必自己動手呢?

韓明晰桃花眼抽搐了一下,面部表的吐出一個字,"滾"

他是風流沒錯,但是真的沒到男女不拘的地步就算真的男女通吃他也挑食好不好?

這位自稱絡依部少族長的猥瑣青年感覺自己被傷害了,原本的驚豔啊憐香惜玉啊瞬間變成了憤怒,"給我殺了這兩個子,把他抓回去"葉璃驚愕,剛才要殺暗三把她抓回去,現在韓明晰這個妖孽出現了,就要連她一起殺把韓明晰抓回去麼?這叫什麼事兒啊韓明晰勾起一抹冷笑,"立刻給本公子滾出去還是你們想要慕容將軍親自來送你們出關?"

這話一出,那猥瑣青年眼中終于多了幾分猶豫在身邊跟隨的人的勸下哼了一聲丟下一句狠話狂奔了出去

大堂里一片甯靜,見沒有打起來老掌櫃才心翼翼的從櫃台里站起來,心的向唯一還剩下的一桌客人賠禮葉璃往樓上走去,一邊低聲吩咐暗三結賬的時候多給掌櫃一些錢當是賠償韓明晰跟在後面聽著葉璃的話,呵呵笑道:"君唯就是心軟啊,那老掌櫃在永林開了幾十年的客棧,什麼事兒沒遇到過你以為他真的嚇到了?"葉璃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因為我們的事趕走了他的客人總是事實跟他嚇沒嚇到沒關系還有…韓兄,這是我的房間"

韓明晰笑道:"君唯不請我進去喝杯茶麼?"

"要喝茶剛才在大堂不喝?"

韓明晰嫌棄的撇嘴道:"那種地方喝茶不合本公子高貴的品味而且…我可不想喝到一半被人神不知鬼不覺的下了什麼毒君唯運氣不錯哦,剛出門就遇到江湖中人見人怕的病書生"葉璃挑眉,讓開門門口讓他進來,問道:"你知道病書生?他現在來南疆做什麼?"

韓明晰聳肩,悠閑的靠著椅子雙手枕著頭笑看著葉璃道:"誰知道呢,他前幾年差點被定王給整死了還是閻王閣的大閣主親自出面才抱住他一條命好幾年不出來了,如今突然出現在南疆…呵呵,那家伙每次出現都是哀鴻遍野血流成河,君唯你可別被他騙了還是離他遠一點好"葉璃漫不經心的點點頭,心思已經轉到別處去了,"我又不認識他自然不會去招惹他了,倒是韓兄不用坐鎮清風明月樓了麼竟然有空跑到南疆來?"

韓明晰嗤笑道:"清風明月樓哪里需要我坐鎮啊,還是來看著君唯比較放心一點畢竟…君唯的薰雅閣可是唯一只屬于我自己的產業啊要是君唯出了什麼事本公子的損失就大了"一邊一本正經的著,一邊勾人的鳳眼卻露出好玩的意味

葉璃臉色平靜的看著他,"我去南疆有事要辦,不方便帶著韓兄一起"

"沒關系不用帶,我跟著君唯就可以了君唯要上刀山我絕不下火海,怎麼樣?"韓明晰笑容璀璨,"我可是很有用的哦,君唯不是想用天一閣的報麼?只要我在身邊隨時隨地可以取用天一閣的任何報,可比君唯等著消息送上門方便多了"

葉璃默默看了他半晌,才道:"我就怕明月公子知道我帶著他弟弟入險境,回頭一個不心陰死我"

一提起兄長,韓明晰的好心頓時陰沉了許多,冷哼一聲道:"別跟本公子替他,他現在哪里還記得有我這個弟弟早晚有一天死在…哼哼到時候本公子再去給他收尸就是了"葉璃心中一動,雖然上次算計了韓明月並從他手里脫險,但是葉璃對他就是有一種仿佛與生俱來的戒備而對于跟他長得極其相似的韓明晰卻完全沒有這種感覺或許是因為韓明月以一人之力建立清風明月樓和天一閣的手段能力,或許是因為他跟墨修堯之間那些不清道不明的恩怨,也許或是因為他是真正第一個能威脅到自己的人

不動聲色的看著猶自生氣的韓明晰,葉璃淡淡道:"既然擔心,就去看看便是了韓兄何必跟著在下到處跑,危險不,萬一明月公子出了什麼事豈不是讓韓兄抱憾"韓明晰一怔,很快有笑了起來,"他能出什麼事,這世上能動得了他的人還沒有幾個而且他也不要我幫什麼忙,在他眼里我只會添亂罷了"葉璃支著下巴笑看著他,"我以為韓兄和明月公子兄弟關系很好呢?"

韓明晰輕哼一聲道:"總之,本公子就要跟你去南疆就算你不讓跟本公子自己也會跟著去的至于我大哥,用不著你操心,他短時間回不來清風明月樓也倒不了"葉璃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得太多反而容易引起他的懷疑既然要相處這麼一段不短的時間她總有辦法知道韓明月具體去了哪里?她可沒忘記韓明月為了某個和墨修堯有關系的女人差點毀了她的名聲誰賠禮道歉之後她就不能記仇了?只不過不用急著報仇罷了至于利用韓明晰的事…葉璃看了一眼笑得無比風騷的男人一眼,誰讓他是韓明月的弟弟還非要自己撞上來呢?

見葉璃不再反對,韓明晰大樂滿心愉悅的計劃起他們的行程來了,"君唯,南疆我來過好幾次,咱們可以先去蒼山逛逛,然後沿著清明河往西走,正好可以去看看鳳凰花和南疆的燈會,然後再去南詔都城你覺得怎麼樣?"

葉璃神色冷淡的看著他,"我以為,韓兄知道我們急著趕路按你的行程五月底咱們能感到南詔都城麼?"韓明晰頓時萎了,悶悶不樂的道:"既然如此,咱們先敢去南詔都城,等君唯辦完了事咱們再去看燈會好了"

看著可憐兮兮的韓明晰,葉璃覺得自己額頭上的青筋跳的格外歡快沒好氣的將人趕了出去,暗三站在一邊一臉擔憂的望著葉璃,葉璃挑眉道:"有什麼想的?"

暗三皺眉道:"公子,韓公子……"韓明晰這個人他們都不了解,但是韓明月這個人作為暗衛可能成為王爺或王妃的他們都曾經了解過非常不好對付的人,而韓明晰既然是韓明月的弟弟只怕也不是什麼良善之輩重要的是…韓明晰的名聲實在是不太好,王妃跟他長時間相處下去…想了想某種後果,暗三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葉璃無奈的道:"帶著韓明晰有好處也有壞處,但是他既然已經跟來了我們想要甩到他只怕也不容易"天一閣的報網遍布天下,重要的是有一種人牽著不走打著倒退,你越是想要甩開他他越是興致勃勃的要纏著你韓明晰很明顯就是這種無聊人士

揮揮手,葉璃道:"不用擔心,現在先不考慮其他的先到了南疆找到大哥再暗二現在應該已經找到大哥了?"

暗三點頭道:"暗二很擅長找人,他走的比我們快應該已經找到徐公子了"

葉璃點頭道:"那麼就帶著韓明晰,進入南疆之後你注意一下暗二留下的線索我們先去和大哥彙合"

"是"

上篇:76.交易合作     下篇:78.初入南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