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81.脫困救人  
   
81.脫困救人

沒一會兒功夫,勒姜的腳步聲再次響起重回到房里的勒姜臉色陰沉的拋給梁老爺一個巧的木盒子道:"我已經吩咐人去處理掉那四個人了,東西你拿到了,等一下我派人送你去南詔都城"梁老爺打開盒子看了看,滿意的點頭道:"很好,既然如此咱們也就不耽誤功夫了我的管家和護衛呢?"勒姜不屑的輕哼一聲道:"你的那個管家這會兒還腿軟這走不動路呢至于那個護衛沒用,下來的時候掉到懸崖底下去了中原人就是膿包"

"你"梁老爺忍住怒氣,道:"我知道了,盡快送我去南詔"

"很好"勒姜滿意的點頭道:"你先休息,一會兒就起程"

殿外,葉璃望了一眼韓明晰韓明晰無聲的搖頭,懸崖底下確實有不少尸體,但是都是被風吹雨淋了不少日子的白骨了,並沒有鄭奎的尸體只怕鄭奎不是失足掉下懸崖,而是被這些南疆人給處理掉了

病書生並沒有急著對梁老爺做什麼,因為之前被病書生毒死的兩個南疆人已經被人發現了原本安靜的地宮頓時變得喧鬧起來梁老爺在重重護衛的保護下離去,葉璃四人也只能分散開躲避侍衛的收查准備出去暗三自然是和葉璃一道,韓明晰只好不清不願的跟著病書生走了

"公子,我們……"

葉璃搖搖頭道:"我們先不走,進去看看"少了病書生和韓明晰兩個的礙手礙腳,兩人行事自然加方便了心的潛入地宮深處這個地宮並不太大,也不過分成七八個房間兩人將幾個房間都搜索了一遍,也沒有發現什麼有用的東西,最後將目光盯想了最深處的一個房間和別的房間不同,這個房間大門緊閉門口還站著兩個手持兵器的南疆人守衛著葉璃看了暗三一眼,熟練地打出一個手勢:你左,我右

暗三點頭,兩人輕巧的接近門口,然後同時出手一左一右制住了兩名守衛暗三無聲的扭斷了對方的脖子,葉璃看著手里昏死過去的人,皺了皺眉將人放到了一邊隱蔽的地方看了看大門上的鎖,葉璃皺了皺眉反手從間抽出一根束發的金簪,輕輕一擰從金簪里抽出尖銳而鋒利的金針在鎖孔里扭動了幾下,咔嚓一聲大鎖應聲而來葉璃對著暗處的暗三點了點頭,推開門閃身進入了大門暗三警惕的蹲在暗處盯著四周的動靜,過了好一會兒葉璃又從里面閃了出來,重鎖上了門

大概因為之前韓明晰和病書生那一組吸引了太多的兵力,葉璃和暗三明顯感覺到搜尋的人比剛才少了很多一路上沿著韓明晰暗中留下的標記尋去,不到半刻鍾兩人就看到了前方洞口的亮光不過同樣的,離洞口還有一段距離就已經聞到了從外面傳進來的危險的花香,跟山上的花香一模一樣暗三從懷里掏出幾顆丹藥遞給葉璃,葉璃碾碎了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低聲笑道:"從病書生那麼哪來的?"沒有外人在場,暗三的表生動了許多略帶得意的笑道:"不錯,他身上帶的毒藥太多了我怕弄錯了也不敢多拿這是他之前給我們的那種藥大概能管一個半時辰"

"好極了"兩人一人服了一刻丹藥,暗三一馬當先走到洞口看了看,才回頭對葉璃招了招手兩人心的閃出洞口卻被眼前的景象怔住了,眼前鋪天蓋地的一片豔豔的顏色洞口就在山崖底下不到兩米的高度,谷底下綻放著的全是大色的嬌顏花朵,而且幾乎每一株花底下都盤著一條黑相間的蛇,甚至還有一些在花朵花枝上攀爬游移著葉璃總算能理解之前韓明晰下來之後忍不住破口大罵的心了這鬼地方真是讓人看了忍不住骨子里發寒不過出口開在如此危險地地方,南疆人不用打量侍衛警戒倒也不算是自大了

"能過去麼?"葉璃指了指對面的山崖問道

暗三看了看,點點頭道:"應該沒問題"

"心一點,掉下去可是誰也救不活了"只要一掉進花海里只怕瞬間就能被這些花和蛇吞的尸骨無存了暗三皺了皺眉道:"公子怎麼過去?"他可以用輕功飛過去,但是帶著人肯定過不去公子的輕功只怕也不足以自己飛過去這里地勢太矮繩索也不太能用一不心還有可能被那些隨時可能竄起的蛇咬到葉璃無奈的歎氣道:"這破地方真讓人頭痛,不過如果能出的去的話,這次冒險也算值得了你先過去,我走別的路"

暗三不動,雖然知道王妃很厲害,但是他實在沒有看出來還能有別的路走一直呆在這里也不安全,雖然這里現在並沒有人,但是並不代表一直都會沒有人來

看著暗三倔強的樣子,葉璃無奈的擺擺手道:"算了我先過去,你在這里看著等我過去之後你在過去真不知道你們這麼犟干什麼"暗三沉聲道:"我們是公子的暗衛,自然該以公子的暗衛為先"葉璃對天翻了個白眼,"謝了如果你能對我多點信心會好的"

直到天漸漸黑下來,葉璃才爬出洞口借著手中的匕首往山崖上爬去還沒爬一段兒,也會低頭看著後面跟上來的暗三問道:"你在做什麼?"暗三沉聲道:"我跟公子一起"

"你以為我想這樣?我若是有你那輕功就直接過去了"沒好氣的看了暗三一眼,葉璃抬頭繼續往上攀暗三已經到了葉璃身邊,道:"這個懸崖至少有一百多丈,公子想要直接爬上去只怕有點困難"葉璃低聲笑道:"誰我要一直爬上去,再往上一點就好哪里有一顆凸出來的石頭,就那里了"暗三看了看上面不遠處一顆凸出的不算的石頭,點頭道:"我明白了公子,我先過去"

"心一點"葉璃囑咐道

暗三點點頭,左腳在崖壁上一點整個人便射了出去,不過可能是因為之前攀爬在山崖上的姿勢的原因,飛騰到半空的時候便有些力竭之象雖然可以往地下的花從借力,但是萬一被蛇咬到的話他們現在可找不到解毒的藥葉璃低咒一聲,左手的匕首朝著暗三的腳下射了出去暗三在匕首當一點再一次騰空而其幾個起落落到了對面的山坡上失去了一只匕首,葉璃又花了一點功夫才爬上了山崖上凸出的石頭石頭並不大,即使是葉璃緊靠著崖壁也只能堪堪的站住這應該是一塊長在山里的巨石凸出的一塊在石頭上站穩了,葉璃喘了口氣才取出包袱里的繩索,將繩索的一頭固定在箭上往對面射了過去

對面的暗三接住了繩索的一頭,找了個地方固定好了,在抖了抖繩子通知葉璃准備好了葉璃也找地方固定好了這一頭,用力拉了拉才握住繩索順著往下的方向劃了過去

"公子"看到葉璃安穩的落地,暗三悄悄地松了一口氣葉璃拍了拍身上的衣服道:"走這里應該是我們之前住的那座寨子的背面的山,從這邊應該能找到出去的路"暗三點頭,跟在葉璃身後一邊道:"公子,我想到這里是什麼地方了這里是蛇谷"

"蛇谷?"

暗三點頭道:"暗衛里面有些前輩曾經跟著王爺出征過南疆,據南疆有一個蛇谷里面開滿了色的蛇毒花不過據當初王爺一把火將蛇谷燒的干乾淨淨,沒想到還不到十年就已經恢複了不過…位置好像不太對蛇谷應該在南疆西南部才對怎麼會離碎雪關這麼近?"葉璃搖頭道:"這個地方應該是有人專門不知出來的你沒注意哪些蛇毒花全部排成一行一行的,就連每一顆的距離都是相差無幾,絕對不是自然生長出來的還有那些蛇就算是蛇毒花死灰複燃這里也不可能有那麼多的赤練蛇無論是花還是蛇應該都是人為種植放養的"

想起剛才那花海里的清淨,暗三忍不住低咒道:"南疆的人都是瘋子麼,這麼危險的東西……"

"南疆人並不怕蛇"葉璃笑道,"想必南疆人在這里布置這樣一個人人望而卻步的蛇谷就是為了掩飾這座山腹里的東西了"

"兵器鑄造廠?"暗三疑惑道

葉璃笑道:"不,還有有趣的東西咱們先離開這里,有沒有看到韓明晰的標記?"

暗三正蹲在地上,看著地上的東西道:"他們大概出什麼事了這個標記…放的很凌亂"現在已經是晚上,根本看不到什麼腳印之類的東西,暗三也是找了好半天才找到韓明晰留下的這個標記葉璃皺眉,蹲下身來看著低聲的思索著,"從我們和他們分開到現在已經兩個時辰了,步行一個時辰應該能走二十里左右,他們兩個都會輕功…不過輕功不是用來趕路了,姑且算三十里如果是正常況下他們現在應該在六十里外的地方那麼…韓明晰被暗算了?還是他們兩個一起被抓了?"

"病書生應該不會暗算韓明晰天一閣的眼線很多,永林城里肯定有人看到病書生和韓明晰在一起如果韓明晰出了什麼事病書生沒辦法向天一閣主交代"暗三道葉璃皺眉道:"那麼…他們就有可能被抓了?暗三,咱們分開找,看看韓明晰有沒有留下別的標記"如果韓明晰出了什麼事,不只是病書生他們也跟韓明月不好交代畢竟是她先去找韓明晰韓明晰才會跟著跑到南疆來的如果他們真的被抓了的話現在只能祈禱韓明晰還沒有被人給宰了

南疆某處隱秘的寨子里,韓明晰軟綿綿的躺倒在地上身體被繩子捆的結結實實的動彈不得旁邊不遠處的病書生慘,鐵鏈加身不還被弄得傷痕累累,此時正不斷地咳嗽看起來像是只剩下半條命了也不管自己此時狼狽的模樣,韓明晰笑嘻嘻的看著病書生笑道:"你怎麼樣了?還撐不撐得住啊?"

"你這麼肯定他們會來救我們?"病書生輕咳了一聲,抬起頭來問道

韓明晰嘻嘻笑道:"我相信君唯不會棄我于不顧的"

病書生輕哼一聲道:"我相信他是看在天一閣的面子上來救你的"

韓明晰也不動怒,笑道:"那又怎麼樣?他總不會看在你是閻王閣三當家的份上專程來救你現在咱們貌似只能等君唯來救咱們了不是麼?倒是三公子你,這會兒你倒是找個人來就咱們啊?"斜眼從下往上看著被掛起來的病書生韓明晰就有滿肚子的怨氣要不是這個家伙非要脅迫他們來找什麼碧落花他怎麼會倒黴落在這些人手里?現在碧落花他是沒見著,但是可可能他們馬上就要下黃泉了那可真應了君唯的那句上窮碧落下黃泉了

病書生猛咳了幾聲,道:"既然你對楚君唯這麼有信心,又何必在這里念個不停?"韓明晰窒了窒,低聲道:"你沒看見咱們出來的那個地方麼?君唯跟你又不一樣身上也沒有克制毒蛇的藥,誰知道他們能不能出來不定剛一出洞口就被那些鬼花給迷暈了還有…那些毒蛇……"病書生沉默了片刻,淡淡道:"從崖上下來的時候卓靖從我身上取走了一些藥"見韓明晰瞪著自己,有瞥了下嘴角道:"不用這麼看著我,我也是和他們分手之後才知道的他從我身上拿走了防迷藥和軟筋散的擔憂,就是在山上我給你的那種"

韓明晰翻了個白眼,"所以後來你就只能給我一種藥,臭的要死"

"你放心,他們沒事"病書生忍住咳嗽,沉聲道

韓明晰瞥著他,"你怎麼知道?"

"那個姓梁的恨不得立刻就殺了我們但是勒姜始終沒有動手一定是為了等他們來"

"他們想要一網打盡?"韓明晰皺眉道病書生道:"你別忘了楚君唯一直在咱們後面,而且咱們出洞的時候他們根本沒有跟上來咱們走了之後他們肯定在後面又做了什麼事所以這些人一定要抓住他們你以為剛才你一路上留下的就好他們沒看見麼?"韓明晰怒道:"你知道他們故意用咱們引君唯上勾,為什麼不提醒我?"病書生不屑的冷笑,"我為什麼要提醒你?現在至少楚君唯還有機會把咱們救出去,如果他不來你我就死定了"

"他來可能陪我們一起死"

"那又怎麼樣?"

撲撲…

外面的窗欞發出兩聲清響,兩人同時頓住往窗口望去一個靈活的身影飛快的從窗口翻了進來回頭對他們一笑道:"韓兄,你盡管放心我絕對不會陪你們一起死的"

"君唯"韓明晰驚喜的叫道

"噓…"葉璃伸出一根手指掩住唇對他眨了眨眼睛韓明晰連忙壓低了聲音道:"你是怎麼進來的?這個寨子可是布滿了埋伏"葉璃笑道:"這世上沒有百分百的安全守衛,只看你能不能找到地方突破呐…韓兄,還有三當家,你們可都欠我一條命哦"病書生輕哼一聲道:"那些得等我們都脫險了才算"剛才他和韓明晰的對話楚君唯肯定聽到了,但是看著眼前少年笑得月朗風清的模樣,病書生一時也不能肯定他到底是不是記恨

"好,你是對的"葉璃無奈的道拔出匕首飛快的割斷韓明晰身上的繩子,隨手扔給他一把劍道:"南疆不好找趁手的兵器,將就著用"韓明晰接劍在手,笑道:"多謝君唯"韓明晰身上的繩子好解決,病書生身上的鐵鏈就不那麼好弄了葉璃廢了一會兒功夫才解開鐵鏈,病書生活動了一下筋骨才問道:"你那個侍衛呢?"葉璃笑道:"他在准備送給絡依部的大禮啊"走到窗口,葉璃學著幾聲長短不一的鳥鳴不一會兒寨子的某一處突然喧鬧起來,然後是多的地方,不過片刻之間仿佛整個寨子都熱鬧起來了一般葉璃滿意的笑道:"好了,咱們走"

病書生一推開門幾只羽箭就激射而來,背後韓明晰連忙一把把他抓了回來,葉璃一腳提上了門後面蹭蹭蹭幾箭都射在了木門上病書生惱怒的瞪了葉璃一眼,葉璃沖他和藹的微笑,"這是剛才三當家邀我陪你一起死的謝禮"

病書生自知理虧,哼了一聲沒有在什麼

外面的弓箭手正警惕的盯著門口,砰地一聲木門在此被打開一道暗影撲了出來噌噌…有一簇羽箭疾射而出

砰砰樓兩邊的窗戶上各有一人鋪床而出嗖嗖幾聲,幾名弓箭手只覺得身上一陣鑽心的疼痛,紛紛倒了下去葉璃從門口走了出來,看了一眼地上被亂箭射的像刺猬一樣的布包,還有躺了一地的尸體眼神微暗,"咱們快走再久卓靖那邊撐不住了"此時整個寨子一片混亂,好幾個地方都有火光冒起看來卓靖放了不少火而且燒的還不是一般的地方不遠處想起幾聲奇異的鳥鳴聲,葉璃帶著韓明晰二人,毫不猶豫的往哪一方奔去

路過一處泉眼的時候,病書生冷笑一聲從懷里取出一個東西扔了進去韓明晰看在眼里眼睛閃了一閃並沒有多什麼快步跟上了前面的葉璃等他們趕到的時候暗三已經被人團團圍住了,顯然是在苦苦支撐葉璃放眼望去,寨子里的主要人物都在場,難怪他們那邊指派了十幾個人把守葉璃想起自己從地宮里拿走的某樣東西,顯然在勒姜眼里那樣東西比韓明晰和病書生的命重要多了

"救出來兩個賠進去一個,這可真不劃算"葉璃無奈的皺眉,"韓兄,抓住那個老頭,辦得到麼?"指了指站在重重保護之中的梁老爺,葉璃輕聲問道韓明晰皺眉道:"他身邊人太多了一點還有…那老頭太胖了"病書生伸手遞過來兩個東西,"把這個撒到空中去,還有這個直接喂進那姓梁的嘴里去"

"這還差不多"韓明晰接在手里掂了掂點頭道

暗三神色淡漠的看著眼前穿著南疆服飾將自己重重包圍的人,毫不留的揮舞著手里的兵器

"卓靖,閉氣"韓明晰的聲音驀然想起,一道暗色身影掠過空中沖向人群中暗三在瞬間屏住了呼吸,南疆和西陵不同,懂得中原語的人並不多所以韓明晰一落地地上就撲通撲通的倒了一堆人暗三也趁機拜托了圍攻躍上了一邊的房頂韓明晰順利落到了梁老爺身邊,也不過他癱在地上直哼哼的模樣,捏開他的嘴直接將藥塞了進去,笑容滿面的拍了拍他的臉道:"老子,你完了"

勒姜是在場少數沒有倒下的南疆人,看到躺了一地的人臉色難看之極看著一邊哀哀的向他求救的梁老爺像是看一個仇人和禍害,"可惡的中原人你做了什麼?"韓明晰此時心大好,今天一整天的郁悶頓時消散了大半,拎起梁老爺往病書生的方向甩去,一邊笑道:"絡依族長,你還好意思問我們做了什麼?難道你就不會想一想你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麼麼?"勒姜哼了一聲,不屑的道:"你以為區區的毒能難得住我們絡依部的人麼?"

韓明晰無所謂的攤手笑道:"毒又不是我的,能不能跟我有什麼關系?你倒是讓你的人站起來啊"

病書生拎著肥碩的梁老爺走了出來,梁老爺此時的臉色已經變得跟墨一樣漆黑,整個人看起來也是奄奄一息的模樣一看就知道必定是中了劇毒勒姜心中大駭,他雖然擅長使毒驅蛇,但是一時間也看不出來梁老爺到底中了什麼毒,而這個讓他討厭的中原富商現在卻又絕對不能死掉,"你們想怎麼樣?"

病書生淡淡道:"放我們走,別讓人追過來不然…我就殺了他"

勒姜沉思了片刻,點頭道:"可以但是…你們在地宮里拿走的東西還給我"指著葉璃和暗三目光中帶著絲絲殺氣葉璃眨了眨眼睛,無辜的笑道:"又不是什麼好東西,至于麼還給你就是了誰知道你那歪歪扭扭的寫得什麼玩意兒?"勒姜懷疑的盯著他,"看不懂你為什麼要拿走?"葉璃笑道:"如果是重要的東西呢我建議你以後不要裝飾的那麼華麗,那不是擺明了讓人去拿麼?本公子平生最喜歡的就是那些華麗的玩意兒喏,這個沒用的破玩意兒還給你"完,葉璃掏出一樣東西拋了過去勒姜接到手里,是一個深色的木盒,盒蓋上卻是刻著幾個扭曲的不知道是字還是畫兒的東西可以看得出原本盒身上應該裝飾了一些東西,但是現在那上面已經全是凹凸不平的坑上面的東西裝飾顯然是被人扒走了

勒姜檢查了一下盒子上的機關鎖並沒有被觸發的痕跡,心中重重的松了一口氣臉上的神色也好看多了看著葉璃囂張的捏著一個金光閃閃的玩意兒在手里把玩,還一邊笑道:"另外還有幾件東西都是我在桌上拿的我相信勒姜族長不會那麼氣連我留下一個紀念品都不肯?"

勒姜哼了一聲道:"你們可以走了"地宮里還少了的幾件東西是什麼他當然知道,都不是什麼重要的玩意現在也懶得跟他們追究了病書生拖著梁老爺最後警告道:"別耍花樣,不然我保證讓他死的連渣都不剩"

葉璃和暗三事先就准備好了馬匹,出了寨子四人便上馬向著西北方向狂奔而去直到天漸漸亮了才終于看到大路,都紛紛松了一口氣韓明晰笑道:"昨天過得可真精彩,真是多虧了君唯了咱們在這里休息一會兒下一個城鎮離這里只有十多里遠了,可以現在那里休息一天如果路上順利最多再過七八天我們就能夠到南詔都城了"

病書生否決道:"我們繞過集鎮,直接奔南詔都城去"

"你不累我們可累了"韓明晰不滿的道

病書生冷眼道:"我們帶著他你覺得可以去投訴住店?還有,你以為勒姜真的不會派人追我們"

韓明晰嗤鼻,"誰跟你咱們,你要找的人找到了,你自己去問他東西在那兒咱們分道揚鑣各走各的昨天我們被你害的還不夠慘麼?君唯,是不是?"葉璃把玩著手里精致的寶石飾品淺笑道:"還好不過…如果我們分開走的話三當家會把答應我的報酬給我麼?"病書生眼神一閃,"所以最好還是一路走不是麼?不然楚公子也不放心啊"葉璃笑道:"反正都經過了這麼多的事了,再來一點也沒什麼半途而廢的話豈不表示我昨天做的事都白費了?"

見葉璃如此,韓明晰只得無奈的點頭,"希望本公子不會被你害死"

葉璃笑道:"其實韓兄完全可以早日返回中原,反正韓兄對三當家要找的東西也沒興趣不是麼"韓明晰偏過頭斷然拒絕,"本公子覺得跟著君唯好玩兒,君唯到哪兒本公子就到哪兒去一起走就一起走本公子我怕過誰?"

四人決定稍事休息,病書生片刻也懶得等一般拽著梁老爺往一邊去嚴刑拷打去了韓明晰對梁老爺也是嫉恨在心隨行過去圍觀葉璃表示沒興趣,暗三雖然有興趣但是他絕對不會再外人面前表現出來的也留在葉璃身邊保護安全葉璃走到大樹下坐下,看了一眼遠處的韓明晰和病書生才從衣里取出一些零零碎碎的東西其中還有兩張白紙,葉璃滿意的從包袱里取出一支削尖的炭筆在紙上寫寫畫畫起來

暗三守在一邊,看著紙上扭曲古怪的自己奇道:"公子不是不會這些文字麼?公子是騙他們的?"

葉璃搖頭笑道:"我是不太認識,不過別人認識啊不過不認識的東西記起來也有點困難,本來應該昨天就記下來的,只是擔心萬一被發現了可就麻煩了現在…應該沒有記錯"完,葉璃低下頭繼續在紙上彎彎繞繞的寫寫畫畫著一邊對暗三道:"其實我也不太知道這是什麼玩意兒,但是那個盒子我倒是認識,上面被我叩下來的玩意兒似乎是南疆聖女的印記,所以這玩意兒應該很重要"其實她看到一些有趣的東西,只不過那些東西她看得懂自然也就記得牢大概看了一邊就扔回原位去了,現在當然也不用急著寫出來了

暗三點頭,心里默默為那個以為寶物無損的絡依族長惋惜他絕對不會知道公子在蛇谷山洞口等待天黑的時候已經把里面的東西取出來研究了大半個時辰才又放了回去私心里暗三對自家主子開鎖的功夫十分佩服,心里思量著什麼時候請教公子一番

好一會兒工夫,葉璃才將一張紙寫的慢慢的滿意的對著自己的記憶又檢查了兩遍才遞給暗三道:"盡快讓人把這個送回家去,看看這是什麼玩意兒"

暗三點點頭,想了想看著葉璃欲又止葉璃有些好笑的看著他道:"有什麼話直就是"暗三看看手里的紙箋聲問道:"我們出來已經有不少時間了既然公子要傳信回家,是不是要寫封家書,也好讓家里知道公子平安"

家書?夜里一愣自從出來以後為了不讓人發現行蹤她一直沒有給過墨修堯任何訊息就連分布在各地的暗衛也都沒有聯絡過想起墨修堯囑咐自己的話,葉璃不由得有些心虛看看手里還多余的紙箋,既然還有的剩那麼寫一封信

上篇:80.山腹里的秘密     下篇:82.清塵公子失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