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82.清塵公子失蹤  
   
82.清塵公子失蹤

葉璃沒有去管病書生把梁老爺折騰成什麼樣子了,在看到梁老爺奄奄一息的被病書生拖在身後的時候也只是囑咐了一句心別弄死了病書生固然不是什麼心地善良的好人,這梁老爺也不是什麼好貨聽了葉璃的話,病書生只是不屑的哼了一聲沒有話他若是不想要一個人死,那個人就算想死也死不了不過看病書生那陰沉的臉色葉璃心里清楚,他應該沒有從梁老爺嘴里知道自己想要的東西畢竟這老頭子的嘴要是那麼好敲開他也不至于一路跟到南疆來了不過病書生也不是全無收獲,至少他等到了那個所謂的完整的信物葉璃遠遠地看了一眼,是一塊刻著奇怪的花紋的玉玦,因為病書生沒有打算給他們分享,葉璃也就沒有多事的去過問一行人心的避開絡依部派出來跟蹤的人,一路馬不停蹄的往南詔都城奔去

楚京定國王府

"王爺,王妃來信了"已經是四月末了,陽光暖暖灑在花園里推窗望去,花園里的幾株牡丹開的正豔墨修堯望著窗外的花園有些恍惚的想起似乎去年和阿璃就是這個時候相識的那個時候的他絕對沒有想到墨景祁懷著惡意和羞辱的指婚會給他帶來一個如此與眾不同的妻子如今京城里忠于皇帝的人和忠于黎王的人幾乎已經成了水火之勢而定國王府因為王妃的失蹤依然大門緊閉不問世事,以沉默的方式表達了對皇帝的不滿,放任皇帝和黎王之間的明爭暗斗而不像以往的定國王府總是在適當的時候扶持皇帝一把

"拿過來"墨修堯收回目光,側首看著站在門口的墨總管道

鳳之遙站在門口,手里捏著一份厚厚的密封卷宗,笑嘻嘻的看著墨修堯道:"話阿堯,咱們的王妃嫂子可真是忍心啊,一出門都快兩個月了才想起來寫一封信回來"墨修堯皺眉,一抬手鳳之遙手上的卷宗被一股渾厚的內勁吸了過去,"他們現在在哪兒?"鳳之遙搖頭道:"王妃的行蹤若是那麼好找也不至于現在都還沒影兒啊收到信的是暗衛是在南疆絡依部邊緣一帶的地方,但是暗衛們都沒有看到送信的人這一路無論是咱們的人還是其他人都沒有發現王妃的蹤跡,起來…他們一行五人應該不難發現才對啊,就算別人不知道我們自己人還是知道的啊"墨修堯皺眉道:"那就證明他們一路上並沒有五個人,而且阿璃的易容術非常好分布各地的暗衛並沒有見過他們幾個,要認出來很困難"而且他們還知道暗衛的大致分布地點,想要躲開也容易的多

墨修堯打開卷宗,從紙袋里滑出來一件亮晶晶的東西以及一封同樣密封的信墨修堯將那飾品接在手里,是幾顆做工極為精巧的葵花紋鑲寶石的金飾鳳之遙驚訝,"王妃居然會送你飾品?"不過…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弄反了呢?墨修堯打量了一番手里的金飾,便放倒了一邊桌上然後才拆開信封低頭看著上面的自己,劍眉漸漸地鎖了起來好一會兒,才道:"找一個精通南疆文字的人過來"鳳之遙詫異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不是會南疆的文字語麼?"墨修堯皺眉道:"這個不一樣,應該是南疆的古文字"鳳之遙接過來看了一眼,上面扭曲古怪的字讓他一陣頭大,"有點像南疆文,但是好像…又看不太明白王妃嫂子怎麼會懂這種奇怪的文字?"

墨修堯低頭看著另一封明顯簡短的信道:"她不是會,她是照著這些文字背下來然後按記憶寫出來的"

鳳之遙不信,"就這種扭扭曲曲的東西不認識光憑著記憶能背下來?"

墨修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鳳之遙摸摸鼻子道:"好,精通南疆現行的文字的人咱們手底下倒是有不少,但是如果是古文字…那個好像南疆好像兩百多年前就不用的東西了?"當年南疆雖然依附中原前朝,但是本身部族繁多,文字語也各有不同等到南詔立國之後才實行了現在統一的南疆文字,這張紙上寫的東西誰知道到底是南疆哪一族的文字,"京城里的話,恐怕要找蘇老大人不定能看得出來這是什麼玩意不過……"蘇哲老大人雖然德高望重,但是到底還是朝廷的官員萬一真是什麼重大的秘密只怕他也是要稟告墨景祁的

墨修堯皺眉,搖頭道:"蘇大人對南疆素來沒有好感,並不精通南疆文字"

鳳之遙眼睛一轉,笑道:"話…阿堯,你是不是忘了一個至關重要的人了?"

墨修堯挑眉,淡淡的盯著他警告不要故弄玄虛鳳之遙嘻嘻一笑,道:"別忘了…咱們的王妃出身哪一家縱觀整個大楚還有比徐家加淵博的世家麼?這東西如果徐家的人都解不出來,咱們也就不用指望了"墨修堯皺著眉低頭看著手上簡短的只有寥寥數語的家書,從旁邊拿起放在桌上的金飾仔細查看道:"你覺得這像是一件飾品麼?"鳳之遙不解,"難道不是麼?"墨修堯摸索著金飾的背面的明顯的劃痕道:"這應該是從某樣東西上面硬撬下來裝飾品還有…你還記不記得南疆哪一族的族徽是葵花的?"

鳳之遙皺眉苦思,"葵花又名望日蓮,喜暖耐旱,南疆並不太適合生長所以似乎也沒有哪一族將它當做族徽的倒是…你記不記得前朝有一位公主曾經下嫁南疆某個部落首領?"墨修堯沉默片刻,他們都是熟讀史書之人,這些事就算沒有注意但是前朝和大楚相隔最近自然也都會有些印象,"是前朝高宗的朝陽公主?"鳳之遙笑道:"沒錯,傳為這位公主的閨名就有一個葵字"

"那麼…阿璃會把這份東西帶出來明它並不是普通的古物,這個東西難道會和前朝公主有關系?前朝公主的後人…前朝覆滅的時候這位公主出嫁已經有兩百多年了?"

"誰知道呢"鳳之遙搖頭

墨修堯沉吟了片刻才道:"將這個托印一份派人秘密送往云州還有…南疆的暗衛如果發現阿璃的話,立刻告訴她不要管這件事了"鳳之遙有些意外的收起信箋道:"王妃顯然做得很好,如果有機會繼續查下去應該會知道不少南疆的秘密為什麼不管?我們可以再派人協助王妃啊"墨修堯盯著手里的金飾,沉聲道:"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那張紙上隱藏著一個很大的秘密,只是現在還沒有半點頭緒阿璃什麼都不知道,貿然查下去很危險"

鳳之遙無奈的聳肩,"好,一切以王爺吩咐的辦"

鳳之遙帶著東西出去,房間里只剩下墨修堯一人墨修堯再次低頭看著手里的信箋除了簡單交代了進入南疆以後發生的事以外,就只有短短的一句平安勿念輕輕摩挲著手里的信箋,墨修堯唇邊泛起一絲微帶苦澀的笑意

葉璃四人一路疾趕,不到七天時間就趕到了南詔都城一道都城,病書生就毫不猶豫的拎著梁老爺走了氣得韓明晰忍不住爆粗口,"他是什麼意思?過河拆橋?"葉璃瞥了他一眼,笑道:"就算他過河拆橋你又能怎麼辦?"天一閣在南詔有人,閻王閣一樣有人天一閣是報組織,而閻王閣確實殺手組織就算他們不滿意又如何誰也奈何不了病書生韓明晰抱胸睨著她,"你不是想要什麼延年益壽還是起死回生的藥麼?就這麼放他走了你覺得他還會乖乖給你送過來?"

葉璃笑道:"你非要跟著他他也不見得就會乖乖給你啊他不給我不會自己去找麼?"她來南疆可不是為了病書生和他的碧落花的,根本不可能一直跟著他不過…這種事也不一定就非要自己親自去辦的

一進了南詔都城,韓明晰為了犒勞自己這段日子的辛苦拉著葉璃就往南詔都城最好的酒樓去了叫了一桌子的南疆沒事大快朵頤一頓之後就回房休息去了並且明兩天之內除非酒樓起火了否則誰也不許打擾他留下葉璃和暗三兩人望著晃晃悠悠上樓的身影一陣無語,"韓公子跟明月公子真不像"暗三難得感歎道葉璃笑看著他道:"你真的以為他上樓去睡覺了?我賭他最多能睡到今晚半夜"而現在已經是傍晚了暗三皺了皺眉,沒話,葉璃心頗好的揮動著折扇道:"走,出去逛逛隨便見識一下南詔夜晚的風光"

比起莊重恢弘的楚京,南詔的都城要的多,同樣也不及楚京的華繁華,滿大家都是穿著南疆服飾的人,葉璃二人穿著中原服飾又器宇不凡的人自然非常的惹人注目不過葉璃對南疆的服飾並沒有什麼興趣,在沒有必要的況下也不打算去改變自己的著裝

"公子"一聲驚喜的低呼聲從背後傳來,葉璃和暗三同時轉身看到許久不見得暗二葉璃有些意外,她並沒有打算一到南詔就立刻去找大哥,"你怎麼在這里?大哥也在?"暗二一臉疲憊,啞聲道:"屬下有負公子囑托徐大公子…徐大公子失蹤了"

"什麼?"葉璃一驚,"什麼時候的事?"

暗二低聲道:"一驚有大半個月了,屬下到達南詔都城的前兩天徐公子就已經失蹤了"

"這麼多天了有哪些人知道這件事?"葉璃皺眉問道暗二低聲道:"據清塵公子離開前吩咐過他五天後回來,所以開始大家都沒有在意等到第六天早上清塵公子依然不見蹤影這才知道事不對屬下與南疆的暗衛也跟著暗中查探了,但是一直沒有任何消息前幾日已經讓人將消息傳回京了,只是公子一路隱蔽行蹤所以才沒收到消息"

葉璃臉色微沉,徐清塵的安危讓她擔憂不已,"大哥失蹤之前是跟誰在一起的?"

"是南疆王太女安溪公主,她是棲霞公主的姐姐,也是下一任的南詔王她和清塵公子是朋友,清塵公子來到南疆之後一直住在公主府里"暗二道葉璃點點頭,吩咐道:"讓人把南詔都城的資料盡快送過來另外,我想見一見安溪公主"暗二點頭道:"屬下明白只是…公子打算以什麼名義去見王太女?"雖然南詔是國,但是王太女和公主也不是一般人見就能見的葉璃眼波一轉,笑道:"云州楚家三姐,楚流云清塵公子的未婚妻"

暗二暗三臉色一僵,有些頭痛王妃這到底是在破壞自己的名聲還是在破壞清塵公子的名聲啊

葉璃臉色如常,笑容可掬的看著兩人僵硬的臉,"不然怎麼辦?以定國王妃的身份上門去找表哥?好了,暗二,這段日子你就跟著我暗三,你暗中在查查看南詔還有大哥的事,另外,如果韓明晰找我的話……"暗三接口道:"屬下明白,不會讓韓公子起疑的"

"那就好倒也不用太理會他,只要盡量別讓他接近我就行我們先回去,暗二你准備一下明天一早我們去拜訪安溪公主"

"是"

次日一早,看了一夜卷宗消息的葉璃在聽到輕輕地敲門聲之後神清氣爽的開了門暗三看著站在門口巧笑倩兮的女子不由得晃了晃神一路上習慣了王妃的男子裝扮,他都差點忘了王妃還是個十幾歲的女子了起來自從離開京城還不到兩個月的時間留下的印象居然比之前將近一年的還要深刻此時再看眼前的女子,一身鵝黃色軟羅繡綠梅衣衫,一頭青絲輕巧的挽起一個髻,發髻上贊著精致素雅的四蝶銀步搖,額頭被薄薄的劉海掩住加顯得容顏嬌精致纖細的銀蝶在發間微微顫動,顯得少女跟多了幾分嬌俏和頑皮,和京城里定國王府那位沉靜優雅的王妃並不十分相似暗三不得不承認王妃的易容喬裝之術的確是非常人所能及

"卓靖?"葉璃挑眉,看著眼前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暗衛

暗三回過神來,一臉鎮定的開口道:"公…姐所料不錯,韓公子昨晚半夜離開了客棧現在還沒回來姐現在……"葉璃揮手笑道:"辛苦你了,先回房休息我自己下去就成了"

"是"

葉璃心愉快的下了樓,暗二正在樓下的大堂等著她昨天晚上她就和暗二一起進來另外開了兩間房子正好暗二暗三的房間將她的兩個房間夾在了中間,所以也沒有人發現兩個房間其實是一個主人現在他們只要一起退了房離開就可以了如果事後安溪公主有興趣就會查到他們是昨天快到晚上了才進的城,然後在這家客棧住了一晚如此而已

帶著暗二出了客棧,兩人就直奔南詔王宮不願的安溪公主府而去了

在公主府外等了好一會兒,去通稟的人才出來請兩位進去南詔的建築和中原風格大不相同,但是都城卻是大同異只是公主府比起面積龐大宏偉的定國王府要差多的大概也就和葉家的尚書府面積差不多,中原的建築融合了許多南疆的特點,給人一種奇妙而詭異的感覺兩人被人請到大廳,一進門就看到大廳里坐著一位穿著藍色繡花服飾的高挑女子女子的衣服並不是平常看到的直口窄,而是乾淨利落的箭,口上繡著和一擺上都繡著代表南詔王室的紋印要見一條銀色的腰帶束著勾勒出窈窕的身影,也讓她整個人看上去加利落颯爽比起她有南詔第一美人的胞妹棲霞公主,她顯得不夠美麗,但是那雙熠熠生光的眼眸卻讓她看起來加引人注目

看到葉璃進來,安溪公主的目光帶著一絲探究和打量,葉璃皺了皺秀眉,有些傲然的揚起臉道:"你怎麼不請我們坐下?"

安溪公主皺了皺眉,看著葉璃道:"請坐,不知道這位姐怎麼稱呼?"

葉璃道:"我叫楚流云,是來找清塵哥哥的"

"清塵哥哥?"安溪公主眼神微暗,搖頭道:"抱歉,我不知道什麼清塵哥哥"

"你騙我"葉璃不滿的瞪著她指責道:"清塵哥哥了來南疆游曆,順便探望朋友清塵哥哥過你是他的朋友他怎麼會沒有來過這里?是不是你把清塵哥哥藏起來了?"安溪公主略帶英氣的秀眉皺得緊,看著眼前的嬌俏少女泫然欲滴的模樣,問道:"你是清塵公子的什麼人?"

"我…我是他的未婚妻嗚嗚…清塵哥哥明明只要三個月就回去,就會娶我的可是現在…嗚嗚,他都出來好久了也沒有一封信徐伯母都好擔心,嗚嗚…他一定是不想要流云了…如果找不到清塵哥哥我也不活了"安溪公主眼神一黯,有些懷疑的盯著哭的傷心的少女道:"你是清塵公子的未婚妻?我怎麼沒有聽他起過?"葉璃抬起頭來,幽怨的望著她,"我們中原女兒素來注重閨譽,清塵哥哥怎麼可能在朋友面前談起我喏,這是清塵哥哥去年給我的信物,你如果真的是他朋友總該見過,他他戴在身上好多年了多虧了這塊玉護身這些年在外面才平平安安的"

安溪公主神色複雜的看著葉璃,神色有些動搖那塊玉是不是徐清塵的她不知道,但是那玉佩上面有些陳舊的絡子確實徐清塵慣用的樣式和顏色,就連配線都和徐清塵身上用的是一模一樣的,"抱歉,楚姐,剛才失禮了只是中原到南疆一路艱辛,楚姐怎麼會出現在南詔都城呢?"安溪公主將玉佩還給她輕聲問道葉璃輕咬著朱唇,倔強的望著安溪公主道:"清塵哥哥好久都不會來我二姐清塵哥哥不要我了我…我要找他問問清楚嗚嗚,他如果真的不要我了我…我就去死"

暗二站在一邊,看著自家主子將一個為離家出走的少女角色演得惟妙惟肖,不由大為贊歎

安溪公主顯然對這樣一個倔強又有點任性的姑娘很頭疼,猶豫了一下只得道:"清塵公子前些日子確實在寒舍做客,不過現在已經不在了不如我派人送楚姐先行回中原去,如果看到清塵公子,我一定讓他盡快給楚姐寫信你看如何?"葉璃癡癡的望著安溪公主,半晌才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一邊抹淚還一邊道:"我是帶著侍衛瞧瞧跑出來的,如果找不到清塵哥哥一起回去,我爹爹一定會打斷我的腿的嗚嗚…我才不要回去,我要去找清塵哥哥"

安溪公主撫額,"好了好了…楚姐,這樣,你先在我府里住一段時間,等到清塵公子回來了你們在一起回去好不好?"

聞,葉璃立刻破涕為笑,"謝謝公主姐姐,你真好…"

安溪公主招來侍女領著葉璃去客房休息,等到侍女退下了葉璃才有些愧疚的看著暗二問道:"你…安溪公主有沒有可能成為我的大嫂?"萬一因此而破壞了大哥的姻緣那就麻煩了,她可不想成為那種狗血劇里的第三者炮灰女暗二一臉正經的搖頭道:"不可能徐家雖然並不歧視異族,但是徐家幾百年來也從未和異族通過婚何況安溪公主是南疆王太女身份貴重,徐家也不可能讓徐家下一任家主入贅到南疆重要的是,以清塵公子的性格如果真的對安溪公主有意就絕對不會和她以朋友相稱"

葉璃側首想了想,的也是萬一因此壞了大哥的姻緣那就罪孽深重了不過起來這位安溪公主感覺還真不錯,見過了那麼多位公主,年輕的除了還是個丫頭的長樂公主以外,就這個安溪公主看起來最靠譜了要是換了其他幾個公主,聽她是心上人的未婚妻還不知道得怎麼對付她呢倒不愧是大哥認定的朋友了

"姐有什麼打算?"暗二問道

葉璃笑道:"住到公主府里不是正好打聽大哥的事麼?"

暗二道:"但是住在公主府里進出都不方便,姐行動也會受制很多"

葉璃搖頭笑道:"安溪公主總不至于軟禁朋友的未婚妻?現在先弄清楚大哥的下落比較重要,畢竟暗衛這麼多天也沒能弄明白大哥最後到底去了什麼地方"暗二低頭,慚愧的道:"是屬下失職"葉璃擺擺手笑道:"這怎麼能怪你們?若是什麼事都能弄得清清楚楚,這世上也不存在秘密這個詞了只希望…大哥現在平安無事才好"想起下落不明的徐清塵,葉璃心底掩不住的擔憂起來

安溪公主府並不大,也或許是因為南疆對男女之防並不嚴格,徐清塵的房間也在葉璃的所住的院子里葉璃也不掩飾行蹤,直接問明了徐清塵的房間位置便過去了推開房門房間里收拾的很乾淨,顯然雖然徐清塵已經有許多天不在了這個房間依然每天都有人整理房間里屬于徐清塵的東西也都沒有少葉璃仔細的查看了一下,徐清塵的衣服,玉佩,折扇,還有顯然是隨身攜帶無聊時解悶的游記都放在櫃子里的包袱中

一邊的書桌上還有徐清塵喜歡的白瓷青花茶具,書中上整齊的擺著一些書籍和筆墨紙硯顯然徐清塵在這里住了不短的一段時間葉璃走到書桌後面坐下來,隨手拿過一本書低頭翻閱起來

"楚姐怎麼會在這里?"安溪公主的聲音在門口響起,葉璃抬頭看到她正皺著眉站在門口看著自己葉璃連忙起身,有些不安的望著她道:"抱歉,我聽清塵哥哥之前是住在這里的,所以就想過來看看隨便…找幾本書看"安溪公主走過來,看著桌上的書眼神微暖,問道:"你也喜歡看書"

葉璃垂眸,略帶羞澀的點頭道:"清塵哥哥才絕天下,我想多讀一點書……"

安溪公主點點頭道:"清塵公子也很愛看書,平時沒事的時候總是書不離手你們中原的文字我只是大概認識,至于書上寫的這些倒是看得不怎麼明白"葉璃放好手里的書,低聲道:"我聽清塵哥哥提起過公主,公主是南疆的王太女,要關心的都是大事這些詩詞文章之類的沒有興趣也是自然的"安溪公主大方的笑道:"我學中原文字學得晚,能看個大概已經不錯了就算有興趣也看不明白楚姐既然喜歡38看書網都可以拿去看這些都是清塵公子買回來的,放在這里也沒用"

葉璃點頭,"多謝公主公主…"葉璃望著安溪公主欲又止,安溪公主挑眉看著她示意她繼續葉璃輕聲問道:"我想快點找到清塵哥哥,他好久每個家里寫信了能不能請你告訴我他離開的時候了要去哪里?我好帶著侍衛一起去找找他"

安溪公主望著她看了好一會兒,才皺眉道:"並非我不肯告訴你他的下落,而是…現在我也在找他"

葉璃有些歡喜的猜測道:"那…他會不會已經離開南疆回中原去了呢?"安溪公主搖頭,道:"南疆還有許多事沒有辦完,他不會輕易離開的何況,如果他真的要離開南疆也會跟我告別至少也該留下一個消息才是"

"那…那他會不會有危險?"

安溪公主有些為難的看著她,許久才搖了搖頭道:"應該…不會的清塵公子聰明絕頂有什麼事他也一定能應付的"

"可是,可是清塵哥哥不會功夫啊他連我身邊的林寒都打不過"葉璃焦急的叫道安溪公主拉著她輕聲安撫道:"相信我,他不會有事的,我保證"葉璃眼神微閃,抬起頭來滿是希冀的望著她,"真的?你保證……"

安溪公主重重的點頭,"我以南詔公主的身份保證,他絕對不會有事的你只要乖乖在府里等著,很快就能見到清塵公子了"葉璃點頭,"好,我相信公主姐姐不過,我也要去找清塵哥哥"安溪公主無奈的看著她道:"只能在都城里,不能亂跑萬一清塵公子回來找不到你……"

"我知道了,謝謝公主姐姐"

除了客院的門,安溪公主臉上的笑容漸漸地淡了下來一邊往自己的院子走去,一邊回頭問跟在身後的人,"楚姐那邊,去查了麼?"

跟在身邊的男子低聲道:"回公主,查過了楚姐是昨天快天黑才進的城進城之後就到了都城最有名的客棧投宿今天一早起來退了房就四處打聽公主府的位置然後就直接過來了不過…她並不是以楚流云的身份等級的,而是徐云和林寒"

安溪公主點點頭,"出門在外用一個化名也不為過還有別的麼?"

男子搖搖頭,道:"別的沒有了如果要核實楚姐的身份只怕我們要派人去一趟大楚才行一來一去最少也要一個月時間"

安溪公主搖搖頭,"咱們只怕沒有那個時間,她肯定是認識清塵而且還是極為熟悉的人還是抓緊時間找到清塵要緊是與不是找到他就一清二楚了這段時間你派人注意著她們一些就是了"

"是"

"還有什麼事?"

男子猶豫了一下,道:"我們去查楚姐的時候發現昨天客棧里還來了三個中原人,名字倒沒什麼特別但是也未必是真名字"

"和楚姐有什麼關系麼?"

"目前看起來還沒有他們比楚姐早到兩個多時辰,其中一個吃過飯就回房休息了另外兩個出門了楚姐入住之後才回來的也一直沒有見過面"

"那就先不用管他們,都城里不時有中原人出入也是正常的這是都城守衛將軍該管的是,我們管得太多反而麻煩"

"是"

"公主,王上召見"

"知道了我立刻進宮"

上篇:81.脫困救人     下篇:83.徐清塵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