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83.徐清塵蹤跡  
   
83.徐清塵蹤跡

葉璃帶著一本詩集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安心的坐下來閱讀起來安溪公主能夠成為南詔的王太女並不是沒有腦子的白癡公主,至少她派來監視的人都很有分寸,不會讓客人感覺到被人冒犯

了葉璃也就懶得對這些多什麼了如果安溪公主真的完全相信了她那她才要懷疑這個南詔王太女的腦子了

"姐,安溪公主出府了"暗二進來,低聲道

葉璃點點頭,輕聲道:"那個公主不簡單,不要靠她太近了免得被誤會了"暗二皺眉,看了看門外道:"她根本不相信我們,如此一來我們留在這里豈不是完全無用反而還讓自己不好脫

身?"葉璃搖頭,"安溪公主一定知道大哥去了哪里即使她現在也無法找到大哥,但是顯然她並不擔心大哥的安危大哥進入南詔之後都在做些什麼?能查到麼?"暗二點了點頭,"明天

之前屬下會交給姐的"葉璃點頭皺著眉盯著手里的書,腦子里卻已經飛到很遠的地方了大哥顯然並不是被人抓走了,而是自己主動去了某個地方但是去了之後卻沒有按照和安溪公主

約定的時間回來大哥自己再南詔並沒有什麼利益瓜葛或者敵人,那麼就只能是為了安溪公主去的即使如此…按照大哥繼承了大舅舅算無遺策的性子也不應該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才對啊

線索…到底在哪里呢?

去過一張宣紙撲在桌上,葉璃拿出慣用的炭筆飛快的在紙上寫寫畫畫腦子里不停的浮現著昨晚熬夜看完的暗衛送來的關于南疆的各種繁複的消息,飛快的在紙上畫出南疆勢力分布結構圖

表,南詔都城各種勢力關系分析等等不一會兒工夫,一張不的宣紙上密密麻麻的畫滿了各種簡易符號和奇怪的文字暗二有些奇怪的看著那上面完全自己完全看不懂得東西,並沒有開口

詢問葉璃閣下筆來,望著紙上的自己也是一愣倒不是她刻意想要防范誰這張紙上寫的其實也不是什麼秘密,只是自己將昨晚看到的資料重歸納的一遍罷了看著上面流暢的至少夾雜了

四國文字的紙張,葉璃不由得在心里無奈一笑其實她真的一直在懷念前世的生活麼,她可以做一個安安靜靜的完美王妃,只是她並不喜歡所以離開京城以後她才會刻意避開墨修堯對自己

的保護,而選擇了跟危險的方式行進

拋開腦子里那些紛亂的思緒,葉璃盯著攤開在桌上的紙看了許久,才皺眉問道:"為什麼沒有南疆聖女的消息?"眼前清晰的圖紙表明了他們對南疆聖女這個在南疆至關重要的人物的信息

十分的缺少即使有也只是寥寥數語的提及都是一些最基本的內容和她在京城的時候所知道的相差無幾,只有年齡名字甚至連外貌特征都不清楚如果南疆聖女正在和王太女明爭暗斗准備

篡權的話,不可能只有這麼少的資料

暗二道:"南疆聖女被譽為南疆各部的守護神,供奉在南詔城外五里處的聖女殿里除了有重大的事和節日聖女不會離開聖女殿,而平時能接近聖女的只有被選去服侍聖女的三十六名聖

殿侍女這一任的聖女舒曼琳十五歲繼位,八年來一個離開過聖殿十次,但是每一次都帶著面具據整個南詔除了已經進入南疆聖地的前任聖女以外,根本沒有人知道她長什麼樣子"葉

璃搖頭,"這根本不可能在任的聖女並沒有教養下一任聖女的權利,那麼聖女是誰教導出來的,她時候又是誰撫養的?她的父母又是什麼人?而且…如果真的沒有人見過聖女的真面目,

那麼…誰又敢肯定那面具下面的人就是真的南疆聖女?"

"這……"暗二有些遲疑的皺眉葉璃拿起筆在紙上重重的寫了幾行字,"再仔細查南詔王室和南疆聖女的消息,不要漏掉任何細節的線索"

暗二應聲道:"是,屬下立刻讓人去辦姐懷疑…南疆聖女……"

葉璃把玩著手里的炭筆淺笑道:"如果南疆聖女真的幾乎不出聖殿,怎麼會和黎王勾搭上?幾年前黎王出使南疆的時候南疆聖女可並沒有出現過那麼……"暗二眼前一亮,道:"他們

私底下見過面和南疆結盟這麼重要的是黎王不可能派人來談,而且,南疆聖女也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見到的"葉璃點頭,靠在椅子里思索著,"聖女…這個身份真是奇怪突然將一個不

知身份不知來曆也不知能力的少女推上整個南疆數一數二的尊崇地位是南疆的人太容易相信人了麼?"暗二搖頭,聳肩道:"如果在咱們大楚隨便找一個人出來被封為太子,就算是皇上金

口玉只怕也不能服眾"

"南疆的聖女制度似乎是和南詔國的曆史一樣長久了?"

"也不算長久,南詔立國之前各部族各自為政並沒有所謂的聖女的確是南詔立國之後由當時的國師,也是南詔王室的祭祀選出了第一位聖女"暗二低頭回憶道葉璃挑眉,"聽起來國

師和聖女的作用都是差不多的,所以聖女出現之後,南詔也就再也沒有國師這個稱號了"暗二點頭,沉思了片刻道:"國師的行動並沒有聖女那麼嚴格,需要履行的指責倒是差不多不過

在南疆人的心目中,聖女顯然比國師加值得信奉"

"比起一個愛到處晃的老頭子,一般人都比較喜歡神秘莫測的美麗少女"葉璃贊成道

清晨,吃過了侍女送來的早膳葉璃帶著暗二就准備出門了,不過卻在門口與顯然也是正要出門的安溪公主相遇,"楚姐,這是要出門麼?"葉璃帶著期盼又有些忐忑的笑容迎了上去,"

公主姐姐,有清塵哥哥的消息了麼?"安溪公主遺憾的搖搖頭道:"抱歉,楚姐暫時還沒有清塵公子的消息"葉璃失望的垂下了頭,低聲道:"沒關系,清塵哥哥一定會沒事的我和

林寒也一起出去找清塵哥哥,一定會很快找到她的"

"楚姐初到南詔人生地不熟的,想要去哪兒找?"

葉璃無措的掰著手指,低聲道:"我…我四處找找,不定,不定就能找到呢"安息公主不禁莞爾一笑道:"楚姐若是覺得無聊可以在都城里走走,若是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可以讓府

里的人做向導,不過南疆危險的地方很多,楚姐千萬不要只身犯險免得讓清塵公子擔心"葉璃點頭道:"我知道了,多謝公主姐姐你會快點找到清塵哥哥,是麼?不然,不然我寫信

給徐伯父好了,清塵哥哥徐伯父是天下最聰明的人,他一定會有辦法找到清塵哥哥的"

"鴻羽先生麼?"安溪公主一怔,輕聲道

葉璃重重的點頭,笑道:"公主姐姐也知道徐伯父?是清塵哥哥告訴你的?"

安息公主淡淡的點頭,微笑道:"楚姐盡管放心,我保證一定就快找到清塵公子南疆路途艱難,就不要讓鴻羽先生擔心了不然清塵公子知道了也會心有不安不是麼?"葉璃眨了眨眼

睛,有些懵懂的望著安溪公主半晌才點頭道:"公主姐姐得對"

目送安溪公主出門,葉璃也跟在身後笑容淺淺的出了公主府大門,"叫人跟著安溪公主"

"是"

客棧里,韓明晰一副剛剛睡醒心滿意足的模樣走下了大堂,慵懶而優雅又有異于南疆人的惑人風姿頓時吸引了客棧了所有人的目光韓明晰自然也不在意別人看他,懶洋洋的走下樓招來正

跑堂的二問道:"有沒有看見跟我一道的兩位公子?"二看得眼前犯暈,連忙道:"回公子,那兩位公子今兒一早就出門了對了,還有一封信給公子來著"二顛顛兒的跑到櫃台跟

掌櫃取了信過來送到韓明晰手里韓明晰挑了挑眉,接過信掃了一眼不由皺起眉來了,"君唯真是太不夠意思了,怎麼可以丟下我偷跑呢?哼,這世上沒有本公子找不到的人"隨手將信揉

成一團揚了揚手又遲疑著收了回來放進袋里,氣鼓鼓的走了出去只留下一客棧的還沒回過神來的旅客

此時,客棧對面一座大楚人開的酒樓廂房里,葉璃一身男裝悠閑地坐在窗口喝茶,身邊跟著的人已經從暗二換成了暗三從窗口往外望去,正好看到從里面走出來嘟嘟噥噥一身怨氣的韓明

晰葉璃好笑的看著韓明晰走進人群中漸漸遠去,問道:"韓明晰昨天做了些什麼?"暗三沉聲道:"韓公子前天晚上半夜出去之後直到昨天晚上午夜十分才回來應該是去了天一閣在南詔

的據點我們與天一閣一向兩不相犯,公子…需要去查麼?"葉璃搖搖頭,道:"不用,只有他沒有阻礙到我們就行了注意暗四那邊的消息,別讓韓明月找上門來了咱們還不知道"

暗三點頭,"嚴格算來公子並沒有算計天一閣什麼,也是韓公子自己跟上來南疆的天一閣主應該不會找我們麻煩才是"

"那可不一定天一閣的消息有定時送過來麼?"葉璃問道

"有,屬下將從天一閣拿到的消息和咱們自己的消息做了對比,相差並不大"暗三應道葉璃滿意的點頭,"那就好…如果還有人能同時瞞過暗衛和天一閣的話,那咱們就算上當也不算

冤枉了回頭問天一閣要南疆聖女的消息,我告訴過韓明晰我要幽羅冥花,現在要南疆聖女的消息韓明晰不會起疑的"

"是公子,病書生那邊也有消息了梁老爺只怕是要撐不住了,你是不是…"

葉璃煩惱的皺眉,她沒想到剛一到南詔就會接到大哥失蹤的消息,導致現在不僅不能從徐清塵那里得到什麼建議或幫助,還必須用最短的時間找出徐清塵的下落也讓她有些分身乏術,但

是病書生那里也絕對不能不管,"梁老爺到底不是習武之人,何況病書生的手段只怕就是習武之人也撐不了多久"之前病書生還怕弄死了梁老爺就絲毫也沒有線索了,現在信物在他手里,

就算梁老爺死不開口他多費一些心思總能找到線索的而且沒了信物,梁老爺自己也沒法交代

"他們在哪兒?"

"城外"

葉璃想了想道:"先找到大哥要緊讓暗衛看緊他們,萬不得已的時候先幫著那些絡依部的人救出那個梁老爺也可以絕對不能讓他把得道碧落花的方法告訴病書生至少在我們騰出空來之前不行如果不行的話就只能硬搶了,搶不到就毀了碧落花決不能讓病書生得到"

暗三猶豫的道:"碧落花應該不定可以制王爺的病,如果毀了……"

"所以才要盡力去拿啊但是如果實在拿不到的話也不能讓病書生得到你覺得他拿了碧落花第一個想要對付的人是誰?"葉璃笑問

"王爺?"

葉璃望著窗外淡淡笑道:"病書生是閻王閣三當家,他想要做什麼事完全可以派閻王閣的屬下去辦,這次他卻獨自一人前往南疆而且完全沒有動用到閻王閣的勢力,是為了什麼?肯定是閻王閣的另兩位當家不同意當年病書生重傷差點沒命,即使現在也是拖著半條命了,他能不恨麼?但是閻王閣卻和定國王府定下了約定永不相犯所以他只能靠自己…"想起病書生提起碧落黃泉的時候那怨毒的眼神,葉璃就忍不住一陣心驚肉跳甚至還因此冒出過要不要先下手為強殺了病書生的念頭,不過這個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過無論是病書生的身份還是別的身份原因,現在都不能殺他,至少他不能死在定國王妃手上

"屬下明白了絕對不會讓病書生拿到碧落花的"

南詔某處秘密的宮殿里,雕刻著精致圖案的大理石地面和柱子,各色寶石鑲嵌而成的精美金制飾品器具還有無數的夜明珠代替了燭火形成的光亮南疆最名貴的芙蓉紗層層繚繞紗幕後,俊雅出塵的白衣男子正靜坐著看書夜明珠柔和的光芒下,男子完美的側臉泛出一圈淡淡的光彩,整個人顯得加靜謐而安甯

沉重的石門從外面被推開,一個身形修長窈窕的女子緩步進來不同于傳統的南疆服飾,女子穿著一身明黃色描鳳紋的寬大外袍,衣擺迤邐拖地一頭青絲隨意的挽起發間綴著華麗的五彩寶石飾品,一張金色的精致面具遮住了整張臉精致的面具帶著一種詭異的魅惑,讓面具下那雙眼睛顯得加讓人目眩神迷女子優雅的漫步而來,看著白衣男子低聲笑道:"清塵公子,你真的不想看我一眼麼?只要你點頭,我便摘下面具讓你看"

徐清塵放心手中書卷,輕歎一聲抬頭問道:"你…長得比當年的楚京國色圖上的那幾位美麼?"

這似乎是徐清塵第一次就這個問題給出反應,女子有些驚訝,"你喜歡大楚的女子?楚京國色我也聽過,你喜歡哪一個?是哪個號稱大楚第一美人的蘇醉蝶麼?她似乎已經死了?"徐清塵淡笑道:"蘇醉蝶…確實是個還不錯的美人如果你長得還不如她就不用看了"

"你"女子眼中閃過一絲惱怒,不過很快又冷靜下來了,呵呵笑道:"清塵公子未免太過挑剔了據我知你那位未婚妻長得確實不錯,但是…似乎還沒到絕色的地步"徐清塵垂眸,淡淡的掩去了眼中的異色女子卻只當徐清塵默認了,輕哼一聲道:"起來那位楚姐確實對公子一片深呢,居然千里迢迢的只帶著一個侍衛就跑到南疆來了就這一點楚姐還真是不太像中原女子"

"她在哪兒?"徐清塵問道

"呵呵,她昨兒可是大張旗鼓的闖到了咱們王太女安溪公主的府上去了既然安溪公主和公子是好朋友,想必會好好招待公子的未婚妻的"女子掩唇笑道,"清塵公子,真的不考慮一下我的提議麼?事成之後…你我可共享天下"徐清塵神色平淡,輕聲道:"如果在下沒猜錯的話,三年前姑娘也與大楚黎王許下過共享天下的承諾"女子不屑的拂笑道:"墨景黎麼?他怎麼能跟公子比呢?不…我相信這天下除了定王沒有人能與公子相比只可以…定王已經廢了,公子才是這世間最完美,也是和我最般配的男子"

徐清塵搖頭,"實在抱歉徐家家規娶妻娶德,徐家子孫不得貪圖美色財富和權勢在下今生娶一人足矣姑娘,你這樣一直關著我只怕也沒什麼用,南詔都城並不大,被人找到這里只是早晚的事"女子半倚在大理石柱上咯咯直笑,"你就不怕我殺了你麼?這大半年你替安溪出了多少壞主意,壞了我多少事?你不是喜歡中原女子麼,難道我不比安溪像中原女子?"徐清塵搖搖頭,低下頭繼續看書,一邊道:"你如果想殺我早就殺了,而且…殺了我對你有什麼好處?"

"沒錯"女子無奈的歎息,"殺了你真是麻煩多多中原的徐家,不定還有定國王府都會找我麻煩還有咱們的王太女,肯定也會找我拼命的不過…嘻嘻,我雖然不能殺你但是卻能把你關在這里這樣你就壞不了我的事了沒有你壞事,要不了多久安溪那個高傲的討厭的女人就會死得很難看的當然…還有你那可愛的未婚妻"

"不許你動她"徐清塵仿佛被激怒了,冷聲警告道

"咦?你真的在乎她?"女子有些奇怪的看著徐清塵道:"那種一看就是還沒長大的丫頭你怎麼會喜歡?"徐清塵淡淡道:"只要她是我的未婚妻,我自然會在乎"女子盯著她道:"你的意思是不管她是什麼樣的人,只要她是你的未婚妻你就會在乎她?"徐清塵笑道:"這不是很自然的事麼?她既然是我未來的妻子,我不在乎她要在乎誰?"

"你…好,本姑娘偏要動她給你看看"女子冷笑道,恨恨的瞪了徐清塵一眼拂而去

聽到沉重的石門重關上的聲音,徐清塵慢慢放下了手中的書卷清俊的眼眸輕輕垂下,"未婚妻…楚姐…璃兒麼…"

深夜,安溪公主府一片甯靜只有書房里燈火還隱約的亮著安息公主清秀英氣的臉上帶著一絲疲憊,秀眉輕蹙的看著跟前的人,"清塵還是沒有消息傳來麼?"男子搖頭,沉聲道:"沒有"安溪公主有些焦躁的道:"怎麼回事?難道她還是不相信我們真的認為清塵失蹤了?"

男子點頭,"很有可能,雖然我們派出了人四處尋找清塵公子,但是她還是很有可能認為我們是聯合了清塵公子在演戲給她看"

"希望清塵不會有什麼事才好"安溪公主疲憊的合了下眼,揉著有些疼痛的額頭道:"我們花了這麼多功夫,終于讓形好轉了一些若是如今功虧一簣,只怕……父王那里…"男子皺眉道:"王上依然不相信公主?"安溪公主苦笑道:"父王才剛過四十,正當壯年的時候就算他相信了我們也不會給我們支持的,他需要有另一股勢力來壓制我這個王太女"若不是父王暗中偏袒,這半年來他們怎麼可能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每次都在就要抓到那人的尾巴的時候又被她給逃脫了,"現在連兵符都到了她的手里,如果拿不回兵符咱們做什麼都沒有用了"

安溪公主真的不明白,一向英明的父王為什麼一定要偏袒那個女人但是他卻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意圖對南詔不軌這是她身為南詔公主也是王太女的責任

"清塵公子現在身在何處能查出來麼?"安溪公主問道:"實在不行就請清塵先撤出來這是南詔自己的事不能連累了他"

男子搖頭,道:"恐怕不行我們現在雖然不時能收到清塵公子傳出來的消息,但是都是清塵公子讓人跟我們聯系的我們根本無法確定清塵公子的到底在哪里"

"可惡"安溪公主低咒道

"有刺客"院外響起一聲呼叫,安溪公主猛的起身,旁邊的男子也立刻拔出了隨身的佩刀退開了門,很快又退了回來皺眉道:"是往客院去的"安溪公主道:"客院只有楚姐,刺客找她做什麼?快走,去看看"完便將先一步出了門往客院方向奔去男子連忙關上了門也跟著奔了出去恢複了安靜的書房一角的窗戶輕微的動了一下,然後被人推開一個黑色身影迅的翻身進來黑色的面巾下面露出一雙清麗的眼眸,黑衣人飛快的走到書桌旁翻看起桌上的卷宗,看過一遍之後似乎沒有什麼收獲又往身後的書架上去翻找起來安溪公主的38看書網並不多,大多是各類公文卷宗而且多是南疆文字費了好一陣功夫,一份隱藏在書架最不起眼的角落的卷宗落入了黑衣人的眼中引起她注意的並不是卷宗本身,而是密封的紋印是一枚葵花形狀的印記眼光微閃,黑衣人指尖出現了一把輕薄的刀片,飛快的拆開了密封的卷宗一目十行的掃過上面的自己,清麗的眼眸流露出淡淡的笑意,重將卷宗封印好之後又將書房恢複了原裝才從窗口翻了出去

客院里,安溪公主帶著侍衛趕到的時候立刻被暗二攔在了門口暗二沉著臉看著眼前的眾人道:"公主,這麼晚了有什麼事麼?"安溪公主道:"剛才有刺客闖入了客院,楚姐有沒有事?"

"刺客?"暗二皺眉道:"在下一直在外面守夜,並沒有刺客進來"

安溪公主一愣,自己府里的侍衛是絕對不會謊的何況自己剛才遠遠地也的確看到幾個黑影進了客院,這楚姐的侍衛為何要矢口否認?"林護衛,楚姐是清塵公子的未婚妻,若是有什麼損傷本公主也不好向清塵公子交代當真沒有人闖入客院?"暗二臉色不豫,沉聲道:"剛才外面一吵起來確實有幾個黑影靠近,但是被在下的暗器驚走了,其中應該還有人受了傷但是絕對沒有進客院來姐的清譽為重,還請公主慎"

看著暗二陰沉嚴肅的神色,安溪公主這才有些明白這個侍衛為什麼堅持刺客並沒有進來了中原女子對名聲方面確實比南疆要嚴苛得多

"抱歉,林護衛是本公主失了"揮揮手讓身後的侍衛退出去繼續搜尋刺客才回頭對暗二道:"剛才的動靜會不會嚇到楚姐,這會兒怎麼沒看見楚姐出來?"暗二淡淡道:"姐住在內院,或許是沒有聽見外面的動靜"安溪公主皺了皺眉道:"既然林護衛不方便,還是本公主親自去看看楚姐萬一嚇到了也是不好……"

"不……"

"公主姐姐,出什麼事了麼?"暗二正要拒絕,葉璃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之間葉璃身上披著一件寬大的披風,秀發披肩,眼底還帶著淡淡的睡意和困惑身邊跟著掌燈的真是安溪公主派去服侍的侍女安溪公主笑道:"沒什麼事,剛剛有幾個毛賊闖進來,吵到楚姐了麼?"葉璃偏著頭,笑容恬靜俏麗,"不怕,林寒武功很厲害的這一路都是他保護我的林寒,對不對?"暗二低頭恭敬地道:"不錯,姐請放心剛才刺客並沒有進來已經被屬下打走了"

安溪公主看了看葉璃並無異樣,這才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楚姐好好休息我再讓人看看別處免得又漏網之魚"

"是,辛苦公主姐姐了"葉璃乖巧的笑道目送安溪公主離去,葉璃臉上的笑容漸漸地帶了下來,回頭對身邊的侍女道:"我們也回去"侍女點頭應是,跟著葉璃往內院走去,剛進了房間去只覺身後一麻整個人軟到在地上暗二安靜的出現在門口,葉璃挑眉看著他,問道:"刺客是怎麼回事?"暗二沉聲道:"確實有刺客,應該是沖著姐來的"暗二走進房里,矮身從床底下拉出一個黑衣身影,"一共來了三個人,他們太過輕敵又被公主府的侍衛發現了,被我的暗器傷了之後立刻就走了這個傷得最重被我抓住了"

葉璃蹲下身看了看地上的人,典型的南疆人長相雖然纏著黑色的夜行衣但是並沒有掩飾自己的的特征,"應該不是安溪公主的人,楚流云在南疆應該沒有什麼仇人才對什麼人敢專門追到公主府來挑釁?"暗二皺眉道:"會不會是我們的身份被別人知道了?"

葉璃搖頭,"不對如果我們的身份真的被人知道了,只怕就不是這幾個不入流的刺客這麼簡單了今晚的事像是示威或者…向安溪公主挑釁"

"示威…挑釁安溪公主?那是因為清塵公子?"暗二猜測道葉璃點頭,若有所思的道:"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在南疆楚流云這個身份有關系的人只有大哥一個人不過,這樣的挑釁又不傷皮肉有什麼用呢?相比之下抓住我威脅大哥還比較有用的如果大哥是在對方的手上的話"

"憑這幾個刺客的能力,就算屬下不在他們也沒辦法從公主府帶走一個人"都還沒有摸到客院就已經驚動了公主府的侍衛,這樣的刺客殺人都不行不用綁走活人了,"姐能猜到是什麼人干的麼?"

葉璃淺笑道:"本來還不知道,現在倒是有幾分把握了明天試試看你的刑訊能力,順便驗證一下我的想法"

上篇:82.清塵公子失蹤     下篇:84.南疆聖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