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86.云州密信  
   
86.云州密信

京城

"王爺,云州的密信"書房里,墨總管捧著一封印著黑色火焰封口的信函快步走了進來坐在38看書網的墨修堯猛的抬起頭來,接過墨總管手里的信函抽出,低頭迅的看了一遍臉色漸漸地凝重起來書房里的氣壓似乎也跟著凝滯起來,墨總管有些擔心的問道:"王爺?"墨修堯低頭微微一怔,原來手中的信函已經被他不自覺地揉成了一團微微閉眼平息了一下心中的驚怒,墨修堯重展開手里的紙團展平折好,沉聲道:"叫鳳之遙過來,還有…請沈先生也一起過來准備一下,我等一會兒要進宮"墨總管皺了皺眉,自從王妃出事之後王爺就再也沒有進過宮了看來云州傳來的消息確實是除了什麼大事雖然有些擔心但是對于王爺的命令墨總管只能低聲應道:"屬下這就去"

不多時,鳳之遙和沈揚就出現在了書房的門口,鳳之遙挑眉笑道:"王爺又有什麼吩咐?"

墨修堯伸手將有些皺痕的信函遞了過去,沉聲道:"你看看"鳳之遙俊眉微揚,他了解墨修堯自然明白他現在的表和語氣所代表的含義也不再多話,接過信函走到一邊坐下,"云州來的?是清云老先生的筆跡?"墨修堯沉默的點點頭,鳳之遙的神色也有些凝重起來,原本只是希望徐家能有博學之人幫忙翻譯一下葉璃讓人送回來的東西,沒想到竟然驚動了清云先生能讓這位老先生關注的注定就不會是什麼事鳳之遙坐在一邊看信,沈揚有些奇怪的看著墨修堯問道:"王爺有什麼事麼?還是哪里不舒服?"沈揚是醫者,素來不太愛過問這些事

墨修堯搖搖頭道:"原本過幾日沈先生就該啟程前往西陵了,只是現在只怕要請先生暫緩形成了"

沈揚皺眉道:"王爺的計劃有變?"墨修堯歎息道:"來不及了沈先生,我要去一趟南疆"

"什麼?"沈揚高聲道,連坐在一邊的鳳之遙也不由得楞了一下,擔憂的皺起了眉頭沈揚完全不給墨修堯話的機會,怒氣沖沖的對著墨修堯吼道:"王爺你在開什麼玩笑?你現在的身體卻是比冬天好得多了,但是你別忘了這也只是和冬天相比而已南疆氣候潮濕多雨,根本就不適合你的身體而且…你自己也知道,去年冬天體內的寒毒已經失控了,雖然想法子壓了下來,但是你如今的身體也只會越來越差,貿然換了地方寒毒甚至完全有可能再次失控"鳳之遙有些不解,"南方氣候溫暖,不是適合王爺的身體麼?"沈揚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如果是那樣這麼多年我們折騰什麼?直接讓王爺去南方養病不就行了?"

"沈先生"墨修堯皺眉,認真的看著沈揚沉聲道:"我必須去"低沉而堅定的聲音宣告了話者不可移動的意念

"理由"沈揚怒道:"請王爺給我一個你不把自己的命當成一回事的理由身為醫者,我至少有資格知道我的病人要為什麼去送死"

墨修堯歎息,對于這個這些年來一次次把自己從黃泉路上拉回來的長者充滿了敬意,可惜他卻不得不違背他的意思,"因為…如果我不去的話,將來我們都只能以死贖罪了"沈揚一震,能讓墨修堯出這樣的話來事必然不是自己能夠阻止的,或者是自己根本無法阻止沈揚瞬間仿佛蒼老了十歲,黯然道:"王爺,即使你到了南疆,以你現在的身體根本沒辦法做任何事"中了寒毒的身體對外部氣候變化極為敏感,北方氣候干燥,及時如此沒到了雨天墨修堯的身體都會極為虛弱隱隱作痛,何況是多雨的南方墨修堯過去不會比冬天好過多少的

墨修堯垂眸道:"我知道你有辦法沈先生,我不能就這樣去南疆我要站起來,完好無缺的出現在南疆你明白麼?"

"你瘋了"沈揚失聲叫道鳳之遙也猛地起身道:"王爺,事還沒到那一步,不如咱們先行啟程去南疆,到時候…到時候再?"

墨修堯平靜的看著他道:"你應該知道,如果我不能去南疆,事真到了那個地步就晚了"

鳳之遙低頭,抓緊了手里的信函啞口無

沈揚輕哼一聲道:"我不管事到了什麼地步,沒辦法就是沒辦法我是大夫不是殺手,我絕對不會讓你那麼做的"墨修堯並不理他,淡淡對鳳之遙道:"去准備,我要進宮一趟"鳳之遙望著他,半天也不知道該什麼,許久只能低聲道:"是,王爺"墨修堯手下一轉,輪椅往門外劃去,路過沈揚身邊的時候淡淡的留下聲音,"沈先生,我回來要看到藥"

"我不會給你的"沈揚終于完全摒棄了醫者的溫和高聲吼道,可惜他吼叫的對象已經出門遠去了鳳之遙看了看氣的臉脖子粗的沈揚,緊捏著手里的信函也跟了出去氣的沈揚只能在書房里發呆,半晌才爆出一句怒吼,"你們墨家的男人是不是有病啊,這天下沒有你們就不活了?"

鳳之遙回頭看了一38看書網步追上墨修堯,墨修堯淡然問道:"你想什麼?"

鳳之遙愣了片刻,終于只能搖頭道:"我沒有什麼要的請王爺准許鳳三隨性"

墨修堯皺眉道:"京城的事需要你留下處理"

鳳之遙揚眉,眉宇間對了幾分平時沒有的豪氣,"王爺,鳳三是軍人平生的志向是縱橫沙場不是掌控暗衛收集報"墨修堯一怔,回頭看了鳳之遙一眼太久的時間過去,他都有些忘了當他們還是頑劣的孩童的時候,一身衣的鳳之遙就站在自己面前我將來要成為百戰百勝的絕世名將然後,鳳之遙十三歲就放棄了鳳家錦衣玉食的生活跟著自己出生入死也許如果不是因為當年那件事,鳳之遙已經如他所願的成為了一代名將,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屈居京城,用浪蕩不羈的風流公子形象出現在世人面前,只為了掩飾暗衛統領的身份

許久,墨修堯低聲道:"好,如果他們真的…那麼他們也該知道你和定國王府的關系暗衛的事我會另外安排"當初鳳之遙匿名跟隨他征戰沙場,知道的人很少但是並非沒有鳳之遙大喜,"多謝王爺"墨修堯淡淡笑答:"是我該謝你還有,派人快馬送信給阿璃,心舒曼琳"

南詔都城

葉璃無奈的看著眼前一臉敵意的韓明晰和淡然自若的徐清塵,"韓公子…"韓明晰輕哼一聲偏開臉對葉璃笑道:"流云妹妹,不用這麼客氣你既然也認識君唯,叫我一聲明晰哥哥就行了"葉璃無語的看了他一眼,將想要勸的話都吞了回去韓明晰見美人不肯理自己,有些遺憾的聳聳肩打量著葉璃道:"起來,流云妹妹和君唯還真有兩分相似啊其實君唯不是清塵公子的弟弟,而是流云妹妹的兄弟?正好你們不都是姓楚麼?"葉璃在心里默默擦汗,"清塵哥哥真的是君唯的大哥"韓明晰眼珠一轉,對著葉璃無害的眨了眨眼,"那麼君唯的名字一定不是真的了?流云妹妹,告訴哥哥好不好?君唯到底叫什麼名字?"

葉璃心里有苦難,暗暗後悔當初怎麼會一時腦抽讓韓明晰幫忙?求助的看向一邊悠然喝茶的徐清塵徐清塵挑了挑淡然道:"徐清流"

"清流?好名字…和君唯非常般配不像某些人…簡直是糟蹋了好名字不對…徐家五公子根本就沒有徐清流"韓明晰喃喃低語很快又反應過來,狠狠地瞪著徐清塵徐清塵挑眉道:"誰告訴你他是徐家五子之一了?"韓明晰低頭一想,卻是沒有沉思片刻之後一臉了然的抬起頭來,看著徐清塵的表變得有些古怪糾結如果仔細看的話還能看出一點點的鄙視葉璃無奈的看著韓明晰:你又想到了什麼了啊?

韓明晰哼了一聲,上下打量了徐清塵一番點頭道:"本公子明白了難怪沒聽過徐清流的名字,難怪出門在外他還要改名換姓了哼哼,你們以後別想欺負清流…不對,叫這個名字他肯定會看過的,你們徐家以後休想欺負君唯他本公子罩了"葉璃一臉窘然,徐清塵俊眉微挑,"韓公子想象力不錯"韓明晰嗤之以鼻,"本公子揍人的能力不錯要不是看在君唯的份上,看本公子不揍扁你"

"韓公子……"葉璃無奈的叫道,心中對韓明晰如此真心對待楚君唯卻是十分感動,想起自己對他的隱瞞,心中是多了幾分愧疚

韓明晰瞥了她一眼,道:"流云妹妹,你還是趁早換個未婚夫有些人外表看著是個翩翩君子,內地里誰知道是什麼玩意哼…君唯這麼久沒回來也不見他擔心,我去找找看"完,韓明晰如一陣風一般的刮了出去

徐清塵放下茶杯,若有所思的道:"韓明晰對你倒是真的不錯"|

葉璃苦笑,"我現在倒真有些後悔騙他了"徐清塵淡淡道:"出門在外謹慎一些是對的,早些跟他清楚他應該會理解"葉璃無奈的睨著他,"那大哥剛才還什麼徐清流以後開了我不是多騙他一次麼?"徐清塵淡然笑道:"回頭我請祖父將名字記入族譜,就不算騙他了倒是你……"

葉璃疑惑得看著徐清塵,徐清塵搖了搖頭沒有再什麼

"徐清塵"門外一聲嬌吼,大門哐當一聲被人從外面踢開,一個寶藍色的身影疾步沖了進來葉璃看著來勢洶洶的女子不由得抖了抖,回頭看徐清塵,卻見徐清塵依然做的安穩悠然,仿佛那怒氣沖天的女子不是沖他來的似得只見那女子沖到大廳門口就煞不住了腳步,怔怔的望著徐清塵葉璃眨了眨眼睛,輕咳一聲叫道:"公主姐姐"安溪公主仿佛這才回過神來,踏進大廳關切的問道:"清塵,你有沒有事?"

徐清塵淡笑道:"看公主剛才的架勢還以為公主是來找我算賬的呢"

安溪公主臉上飛起一抹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我不該找你算賬麼?你在宮里都干了什麼好事?"

徐清塵無辜的笑道:"我可什麼都沒干"他卻是什麼都沒干,所有的事都讓暗衛和天一閣的人干了安溪公主走到一邊坐下來,不滿的瞪著徐清塵道:"你什麼都沒干就鬧得皇宮里人仰馬翻的父王剛剛還招我進宮問話,懷疑是我干得呢"雖然她原本也卻是有准備那麼干,但是不是被別人搶先了麼?為什麼父王還是要懷疑她?徐清塵挑眉道:"知道南詔王懷疑你,你還往這里來?"安溪公主不屑的揚眉道:"那幾個廢物,本公主想讓他們跟他們才跟得上,本公主不想讓他們跟他們跑斷了腿也跟不到"

"公主急著過來有事麼?"徐清塵問道

葉璃在一邊看著心里直歎氣安溪公主這麼著急的跑過來還不是擔心大哥的安危麼,結果他就這麼淡淡的問一句公主過來有事麼?難道要人家女孩子親口我擔心你的安全才過來的?

安溪公主怔了一下,看了一眼旁邊的葉璃揚眉道:"沒事就不能過來了?本公主總要來看看我的朋友兼軍師是不是還活著"

徐清塵搖頭道:"正好我也有事要和公主談公主來了我也就不用再讓人去公主府找你了"安溪公主皺眉,看著徐清塵道:"你不回公主府了?"猶豫了一下又看了一眼葉璃道:"楚姐現在也住在我府里,你一起回去也好有個照應,我們要商量什麼不也方便麼?"葉璃想了想,還是趁著徐清塵開口之前道:"公主,真的很抱歉之前我騙你了…"

安溪公主不解的皺眉,葉璃低聲道:"那個…我其實……"

"其實流云並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今天就是她跟林寒一起進宮去救我出來的之前只是怕你懷疑才裝作什麼都不懂得"徐清塵淡淡的接口,葉璃挑了挑眉,隱晦的瞪了徐清塵一眼,徐清塵安然不動如山

安溪公主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看看葉璃笑道:"那有什麼,倒是少見中原女子如楚姐這般文武雙全的楚姐也是為了清塵的安危,我也不是那麼氣的人"

葉璃笑道:"那就謝謝公主了"

上篇:85.兄妹相見     下篇:87.身份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