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89.初露崢嶸  
   
89.初露崢嶸

"王妃,大事不好"

葉璃一行人馬不停蹄的趕往碎雪關南詔和黎王出兵太過突然,早先黑云騎進入南疆就已經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現在自然不能再和來時一樣順暢無阻葉璃只得帶著暗二暗三和幾個黑云騎士兵同樣,其他人各自分散返回東楚

"出什麼事了?"葉璃皺眉,勒住了缰繩報信的黑云騎士低聲道:"吳承梁總兵遭到刺殺,雍州援軍剛過了江就遭到伏擊全軍…覆滅"

葉璃心中一顫,"現在離碎雪關還有多遠?"

暗二道:"還有半天的路程只是…碎雪關已經被南詔十幾萬大軍圍困,只怕咱們到了也入不了關"

葉璃道:"繞道走,碎雪關不用管,先去永林黎王的大軍差不多也該到了"

"是,王妃"

碎雪關上依然和前幾日一樣殺聲陣陣戰鼓震天慕容慎看著城下叫囂的南詔將領面沉如水連續幾天閉關死守對將士的士氣是個很嚴重的打擊,身邊的將領有不少早已按捺不住想要出城迎戰,卻都被他一一攔住了,"將軍,請讓屬下出城迎戰"年輕的將堅定的懇求道,眼底滿是不屈的怒火南詔將士日日在城下叫罵,他們卻只能閉關不出,這讓這些年輕氣盛的將士們心中早就憋了一把火

"住口現在最重要的是守城,不是意氣之爭絕對不能讓南詔兵馬踏進碎雪關一步,這才是我們鎮守邊關的目的靜待援軍"

將不信的看著他問道:"援軍來得及麼?"他們只有八萬守軍,而圍著他們的南詔軍隊加上後面包抄過來的翎州黎王兵馬,至少過了三十萬慕容慎沉默了片刻,堅定的道:"來得及,只要我們能守住碎雪關所以,不要做無謂的意氣之爭"

不甘的掃了一眼城下叫囂的南詔人,將咬牙道:"是,將軍"

"將軍"傳訊兵匆匆而來,"將軍,前方來報雍州總兵吳承梁大人率兩萬兵馬前來增援剛度過云瀾江便遭到伏擊,吳大人身亡"

在場眾人都不由得吸了一口涼氣,慕容慎只覺得眼前一陣天旋地轉連忙穩住,道:"怎麼會?黎王怎麼會這麼快?"

"報將軍,永州太守昨晚開城降了黎王今天一早黎王軍隊攻破清遠城,先頭部隊只怕今天傍晚就能到達永林城外"眾將領心中都是一陣,原本永州的守軍就不多,身為永州最高官員的永州太守居然還降了黎王,難怪黎王的軍隊一路上能夠勢如破竹了這麼快來別原本以為能拖十日了,只怕再拖不了兩天碎雪關就要被合圍住了想到此處,眾人身上都是一陣陣的發寒慕容慎怒極反笑,"好好一個永州太守誰願意去守住永林城?"

幾名年輕的將領同時拍眾而出,"將軍,屬下願往"

慕容慎看了看眼前一臉肅殺的年輕人,點頭道:"好,云霆,夏殊,我給你們兩萬人馬,守住永林明白麼?"

"是,將軍"兩個年輕人齊聲應道,領了軍令便轉身出去了,沒有人問要兩萬人馬要怎麼守住永林,要守多久看著兩個年輕人出去的背影,慕容慎掃了一眼在座的將領道:"我們也一樣,守住碎雪關明白麼?"

"是將軍"

往日甯靜的永林城如今一片肅然,街道兩旁店門緊閉,街上連半個行人也不見蹤影比起碎雪關上閉關死守的沉悶和壓抑,永林城下已經是刀光劍影血氣沖天城牆下,搭起梯子的攻城士兵竭力想要攀上城牆,卻被城樓上人用石頭,用弓箭重逼了下去前面的人掉了下去,後面自然有人前赴後繼的補上城樓上的士兵同樣不時被下面的神弓手射落城下,摔得面目全非此時已經沒有人回去在意這些,所有人只能瘋狂的厮殺著所有人都忘記了他們同樣是大楚人,曾經還是同袍一對上,只有你死,我活

"怎麼樣?我先上?"城牆上,兩個年輕的將領神色肅然

"我先"拔出劍,年輕的將領轉身而去

被留下的一個看著遠去的人無奈的輕哼一聲,轉身拔刀砍落了一個趁著守城的士兵被射到想要爬上城樓的人

城門被打開,年輕的將帶著一隊人馬沖了出去,沖進了敵軍的陣勢中橫沖直撞一次消減城牆上的壓力年輕的將一馬當先一路砍殺無數很快一名長相魁梧的中年男子攔住了他的去路,中年男子手握大刀一刀掃開周圍的人,嘲笑道:"慕容慎手下沒人了麼?居然派個乳臭未干的鬼來攔本將軍的道識相的立刻給本將軍打開永林城,本將軍饒你不死"將劍眉一樣,冷笑一聲,"爺手下不收無名鬼哪來的逆賊報上名來,爺留你一個全尸"

"本將軍是黎王殿下親封的西軍先鋒,孫巍"

將翻了個白眼,"原來是墨景黎那個叛賊,孫巍…爺沒聽過,乖乖受死"手中長劍既快且狠,毫不留的劈向自稱西軍先鋒的男子一時之間竟比的男子一陣手忙腳亂,最後終于死在了自己瞧不起的毛頭子手里將不屑的啐了聲,"膿包一個,也敢在爺面前耀武揚威?"先鋒被斬,攻城的軍隊頓時陣勢大亂,留下守城的將領趁機揮軍殺出,不多時攻城的軍隊便倉皇敗退而去

"夏殊,怎麼樣?"回到城上,眺望敵軍敗退而去的狼狽模樣,剛剛大展身手抒發了這幾天來的郁悶的將眉飛色舞得以非法叫夏殊的年輕男子望著遠處皺了皺眉道:"這應該只是對方前面開路的先頭探路的雖然把他們殺回去了,但是等到真正的精銳來了……"將也不由得皺眉了,剛剛勝利的歡喜漸漸地散去別是十幾萬軍隊,就是十幾萬頭豬也能把他們這點人給踩死兩萬人守城就已經很困難了不用還要出城迎敵永林城不比碎雪關,如果他們堅守不出,黎王大軍就有可能先繞過永林城,雖然麻煩一點但是並非不行一旦拿下了碎雪關,他們這座只有兩萬人的孤城根本就是囊中之物

"管他呢,來了爺一樣給他打回去我云霆可不是貪生怕死之輩"將哼聲道

夏殊也漸漸露出了笑容,"的不錯先好,下一場該我了"

或許是因為前面的開路的先鋒兵馬大敗而歸,後面的兵馬來的比他們想象中慢一些,直到第二天早晨才聽到城外傳來的戰鼓聲夏殊和云霆站在城樓上往下望去,云霆也不由得抽了口氣,"墨景黎把整個翎州的兵馬都弄出來了?"永林城前面並不開闊,但是一目望去那旌旗晃動密密麻麻的人影讓人有些不想去估計那數量了夏殊低聲道:"以前在都城的時候都聽黎王是個草包,如今看來也不盡然"看城下黎王的兵馬列陣嚴謹整齊,其實森然怎麼看也不像個草包能帶出來的軍隊云霆撇嘴道:"要麼他手下有高人,要麼他裝瘋賣傻草包能起兵謀反麼?那是瘋子"

對方陣列中有幾人拍馬而出,其中一個明顯不是武將的中年男子對著樓上喊道:"樓上的守將聽著,立刻打開城門放我們過去"

云霆撇嘴,"你誰啊?你放就放?"

中年男子道:"本官是永州太守,永州已經歸附黎王殿下,爾等還不立刻開啟城門恭請黎王殿下進城"聞,云霆忍不住低罵了一聲,"爺以為是誰呢,原來這個叛賊天堂有路你不走,當了叛賊就該識相的找個地方縮著還敢出來招搖"反手抽出旁邊士兵背後的弓箭,開弓搭箭毫不猶豫的朝著永州太守射了出去

"啊?"馬背上的正洋洋得意的永州太守被身邊的人拉了一把,羽箭正好貼著他的耳朵飛了過去頓時嚇得尖叫一聲險些跌下馬背云霆有些遺憾的嘖了一聲,"這手氣也太欠了一點"永州太守的勸降毫無作用,其中一人揮揮手讓人將他送回軍中這才抬頭對城樓上的兩人道:"城樓上的是云霆和夏殊兩位將軍?兩位最多只有兩三萬人馬,根本擋不住我二十萬大軍何必負隅頑抗?其實大家都是大楚子民,要是有什麼損傷大家都過意不去不是麼?"

云霆呸了一聲,冷笑道:"笑話,你還知道自己是大楚子民啊?本爺還以為是哪個逆賊養的狗在這里吠呢"

城下的人臉色微變,很快又繼續笑道:"皇帝無道,黎王才是真命天子我等自然應該奉黎王之命……"

"我呸"云霆抬手又是一箭,見對方輕松讓過也不在意,高聲怒罵道:"不要臉的爺見的多了,跟你一樣不要臉的還真沒見過皇帝無道…皇帝是殺你爹娘了還是搶你老婆了?還真命天子…當爺遠在邊關沒聽過不成?婚前勾搭未來姨子,和親當天被人抓到和女子苟且啊…還有,大婚當天當場暈倒…身體那麼虛就在家養著,別出來丟人顯眼了"站在一邊的夏殊聽著云霆連氣兒都不喘的怒罵,神色微窘不禁城上的守城士兵轟然大笑,就連城下黎王的兵馬神色也有些古怪起來那還想要勸降的將領是恨不得立刻挖個洞轉進去恨恨的指著云霆道:"好子你別落到本將軍手里,不然我要你生不如死"

云霆下巴一揚,傲然睥睨,"爺等著"

重重大軍之後,墨景黎臉色漆黑,陰沉冷酷的氣息讓身邊的將領都不敢啃聲他們這里雖然離的前面遠,但是剛才云霆的話都是夾著內力傳出的,在場的跟在墨景黎身邊的將領多少都是會些功夫的,自然聽得一清二楚墨景黎的神色難看也可以想見了,"攻城那個子本王要活的"

"是"身邊的人一揮手後面擊起了震天的戰鼓,上面的軍隊開始攻城了

墨景黎顯然是想戰決,以閃電的度在朝廷援軍還沒到來之前拿下云瀾江以南的大部分地區所以即使是永林這個城他也沒有絲毫留,畢竟永林背後就是碎雪關這一次,云霆和夏殊明顯感受到了比昨天巨大數倍的壓力光是防守城牆就應接不暇了不用再分出兵力出城迎戰了就算他們能分出兵力,那點人馬一陷入數萬大軍之中根本就是有去無回毫無益處城下巨大的圓木樁開始撞擊城門,就連整個城牆都仿佛在沉重的咚咚聲中顫抖城牆上的士兵一個一個的倒下,但是想要攀上城樓的敵人卻仿佛永遠都殺不盡一樣云霆和夏殊也不停地揮舞著兵器,填補因士兵陣亡來不及補上的空缺,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

看著城牆上的守軍越來越少,云霆白色的戰袍上綻滿了血花,"真是倒黴,爺這是第一次親自領兵打仗,就要全軍覆沒了麼?"

"你放心,你死了朝廷一定會追封你為將軍的"夏殊扯了扯唇角,淡淡笑道

"多謝安慰爺還是想要這些混蛋先死"云霆道,手起劍落刺死了一個攀上城樓想要從側面偷襲夏殊的敵人,然後拎起尸體直接朝下面攀著梯子想要上來的人砸了下去

"兄弟們,給爺撐住要是讓這些逆賊過去碎雪關就完了碎雪關建成幾百年來沒讓那些南疆蠻夷踏進一步,可不能毀在咱們手里"云霆振臂高呼,守城的將士們齊聲吼叫著:"死守永林"一樣是軍人,但是駐守在境內的人是很難理解駐守邊關的將士的心理的守護國門是他們心中最重要的榮耀和使命,同樣也是他們刻進骨子里的責任

永林城數里外的山林里,葉璃站在山坡上的樹蔭下眺望遠處,兵戈鐵馬之聲即使幾里外也也能聽得清清楚楚

"王…公子,永林城那邊要頂不住了"暗三疾步而來,稟道

葉璃低頭道:"僅憑兩萬人馬能支撐這麼久,很不錯現在永林守城的是誰?"

暗二道:"是慕容將軍手下的兩位校尉云霆和夏殊"

葉璃皺眉道:"就兩個校尉?"

暗二點頭道:"碎雪關駐守的將領並不多這兩個都是慕容將軍手下最有前途也是慕容將軍最看中的兩個將那個云霆昨天還斬了黎王手下的先鋒"葉璃皺眉道:"墨景黎也在軍中?"暗二點頭,指了指遠處某個旌旗飄動的地方道:"黎王應該在哪里公子…我們要不要……"葉璃搖頭,"墨景黎身邊必定是守衛森嚴,何況他本人也並非庸手想要擒賊先擒王幾乎不太可能暗二暗三"

"是"

"你們自己挑幾個人,殺了永州太守"

暗二暗三對視一眼,朗聲道:"屬下遵命"

葉璃沉聲道:"只要殺了永州太守別的什麼都不要做,立刻撤退"

"是那公子你……"

葉璃輕輕籲了一口氣,抬頭看了一眼湛藍的天空道:"我和黑云騎一起"站在她身後的幾名黑云騎統領望著葉璃臉上都帶著尊敬的神色雖然他們本來就應該聽從王妃的命令,但是一個有著敏捷的身手,聰敏的頭腦的王妃顯然比一個空有容貌才華的嬌主子能容易讓這些驕傲而強大的將士們接受雖然認識還沒有多少時日,但是這幾日王妃跟著他們策馬奔馳日行百里,跋山涉水也毫不含糊甚至比普通的士兵加身手矯健,這讓黑云騎們真心的臣服于這位女主人

暗二暗三也知道他們雖然名為暗衛,但是其實王妃並不需要人隨時隨地的跟隨保護王妃會派他們去執行各種任務也都是為了他們的將來打算,希望他們能夠光明正大的站在人群中而不是只能當個不能見光的隨身侍衛,"屬下遵命"暗二道,同時與幾個黑云騎統領交換了個眼神:王妃的安危交給你們了

黑云騎統領挑了挑眉,算是應了下來

"都准備好了麼?"暗二暗三帶人離去,葉璃轉身問道

"啟稟公子,已經准備完畢隨時可以出發"

葉璃點頭,"很好兵分四路,從兩翼交叉進入戰場一刻鍾後,剩下的人准備行動"

"是"戰場上的局勢越來越艱難,從剛開始只有一兩個敵軍爬上城牆立刻就被撲殺,到後來爬上城樓的敵軍還能乘機殺幾個人雖然暫時還沒造成太大的危害但是相信也堅持不了太久了云霆終于沒有空再費力氣叫喊怒罵了,一聲不吭的揮舞著兵器,年輕的臉上透露出顯而易見的疲憊和凜冽的殺氣夏殊右手臂被撕裂了一條口子,只得換了左手用劍,幸好他的左手劍法和右手一樣凌厲

一波攻擊稍停,另一波攻擊又湧了上來夏殊抬手揮劍將一個敵軍掃落城牆,城牆上突然又冒出來一個人,帶著猙獰的表一刀刺客過來,"夏殊"云霆驚呼一聲,甩開一個敵軍撲了過來夏殊也只是愣了一下,卻見那人猙獰的臉上帶著錯愕的表仰身跌落了下去

四道黑影如四把銳利的黑色長箭,以令人驚駭的度射入數萬大軍之中所到之處如黑色的龍卷風一般所向披靡,並且迅將數萬大軍的陣營分割成一塊一塊的,很快灰蒙蒙的戰場頓時被黑色分割的四分五裂

"那是什麼?"看著城樓下飛馳而過的黑衣人張弓搭箭,似乎連瞄都不用瞄的同時三支箭射出,准確的命中妄圖爬上城樓的三個人然後快的幾道黑色旋風卷過,城樓下的梯子在極短的時間內的變成了一堆廢材,然後馬上的騎士揚長而去如入無人之境云霆震驚的望著城樓下的一幕驚呼出聲

夏殊捂著火辣辣作痛的傷口,扯出一絲笑容道:"是援軍快,放箭"因為攻城的梯子被毀,城牆上的壓力驟減夏殊連忙命令城樓上的士兵放箭支援樓下的黑衣騎士他們站在城樓上自然看得一清二楚,援軍的人並不多,只是那樣的氣勢和戰力,還有那數千鐵騎的聲勢讓敵人有些混亂所以才亂了方寸罷了南方少有騎兵,看著下面黑色的騎士,夏殊心中一動原本疲憊的眼眸瞬間炙熱起來,"快,云霆注意接應他們京城"即使這些騎士能夠以一敵百,但是陷入數萬大軍中久戰依然不是長久之計

"好,我出城接他們"

夏殊搖頭,"不用,守住城門他們自己能殺出來"

云霆奇怪的看了夏殊一眼,決定還是聽從這個比自己年長一點的同袍的意見

黑云騎在戰場上所向披靡,敵軍的後方墨景黎正帶著屬下的將領觀戰他並沒有把這個永林城太放在眼底,這一路都太過順利了,只要攻下永林幾乎就可以底定大楚的半壁江山了事實上連墨景黎自己都沒有想到過會如此的順利側首掃了一眼站在一邊永州太守,眼中閃過一絲冷意會背叛主子的人也很可能會背叛第二個主子這個人現在留著還有用,等到將來……

嗖嗖幾道暗器破空而來,射向人群中的墨景黎,墨景黎機警的側首讓開,身邊的侍衛立刻將周圍團團圍住,"有刺客保護王爺"幾個人影從四周暴起,卻並沒有撲向被保護在層層侍衛中的墨景黎,幾個擋住周圍的侍衛,其中一人反身向躲在一邊的永州太守撲去永州太守嚇得想要尖叫,卻半點也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只覺得心口一涼,一把匕首刺穿了他的心髒恐懼的抬頭望進一雙冰冷淡漠的眼中,低沉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奉定國王妃之令——犯上謀逆,殺"

"撤"隨手抽出永州太守心口的短刀,頓時血如泉噴暗二回頭一刀劃破身後撲來的侍衛的脖子,對還在糾纏中的幾個人道

幾人迅擺脫糾纏,各自分散而去並且極快的混入了黎王的士兵中,漸漸地消失

墨景黎臉色陰郁的看著躺在地上已經斷氣的永州太守,身邊的眾將領同樣神色凝重並且帶著隱晦的畏懼和擔憂剛剛那個刺客的話他們沒聽全,但是最後那句犯上謀逆,殺確實都聽得清清楚楚,在這萬軍之中,重重護衛之下,永州太守竟然就這樣乾淨利落的被人殺了,怎能不讓他們這些人心寒膽顫?

墨景黎還來不及發怒,很快有人驚叫道:"那是什麼?"

眾人眺目望去戰場不知何時出現黑衣騎士來去縱橫,最前面的士兵在幾次沖殺之後已經隱隱有潰敗之勢,"南方哪里來的這麼多騎兵?"這些騎兵度極快,時而交叉穿梭,遠遠地一時之間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只覺得整個戰場上都是黑色騎兵的身影,所到之處尸橫遍野偏偏永林城外地勢狹窄,根本無法將所有的兵馬全部擺開,一時間竟然奈何他們不得

"黑云騎"墨景黎咬牙道

黑云騎眾人又是一抖,膽子的已經抑制不住的臉色慘白起來黑云騎,定國王府最精銳的力量,甚至可以是整個大楚最精悍的軍隊由定國王爺親自掌控,除了定國王爺和得到定國王爺認同的定國王府當家主母,誰也指揮不了這支軍隊黑云騎出現在這里…那麼…定王絕對就在附近

"不可能"墨景黎寒聲道,"墨修堯那個病秧子絕對沒有那麼快趕到這里"他是秘密離京的,就算墨修堯收到消息就立刻追上來以他那病病歪歪的身體想要趕到這里至少也在數日之後了即使感到了他也根本無力再指揮打仗

"那…現在這支黑云騎是誰指揮的?"一個將軍顫聲問道

墨景黎輕哼一聲,他能肯定墨修堯絕對不在永林,但是這只黑云騎又到底是誰指揮的?鳳之遙?也不對,鳳之遙指揮不了黑云騎……

"王爺,南面有大量騎兵往這邊過來了"

墨景黎一怔,"多少?"

"很多…數不清…探子稍微靠近就全部被射殺了"

眾人往南面望去,果然看到樹林的另一邊煙塵滾滾黑影綽綽,還有奔騰的馬蹄聲遠遠地就震得地都在顫抖一般沒有幾千片馬絕不會有這樣的效果

"王爺……"

退兵的鳴金號響起,攻城的敵軍如潮水一般的退去同時永林城門打開,黑衣騎士們飛快的奔入城中沉重的城門又重合上城牆上,看著遠去的敵軍,云霆和夏殊對視一眼都松了一口氣如果不是這些人即使感到,他們只怕就要撐不住了

云霆隨手將劍上的血拭去,歸劍入鞘好奇的問道:"夏殊,到底是什麼人來幫咱們了?"

夏殊歎了口氣,道:"以後回去別吹噓你是在京城長大的,連這都看不出來平時的時間盡拿去收集那些市井雜了?"連黎王勾搭姨子這種事都知道,那麼重要的是還一副糊里糊塗的樣子

云霆偏著頭眨了眨眼,突然睜大了眼睛愣愣的望著夏殊,半天才哆哆嗦嗦的道:"夏…夏殊,不會…不會是我想的那個?"夏殊白了他一眼,"除了那個還有哪個?"云霆終于放聲尖叫一聲,飛快的往城樓下奔去夏殊無奈的搖搖頭也跟了上去傳中的黑云騎啊,他也很好奇好不好?

城牆下寬闊的街道兩旁,黑壓壓的站滿了人和馬但是無論是人還是馬都沒有發出一絲半點的聲音整條大街安靜的仿佛落根針都能聽見聲音一般云霆一走下城樓就感覺一股凌厲的殺意和迫人的氣勢鋪天蓋地而來,原本還驚喜的喜出望外的模樣不由自主的收斂起來,站直了身體看向最前面的人

最前面的人同樣是一身黑衣,但是他並沒有如其他人一樣騎在馬背上而是牽著一匹黑色的駿馬安靜的站在那里云霆一眼就看出了他的不同,比起馬背上的騎士,他顯得嬌而和善,完全沒有騎士們的肅殺精悍之氣甚至看著云霆的眼中還帶著淡淡的笑意但是云霆知道,這並不代表這個人比其他人弱而相反的,這個人才應該是這些人的首領

"在下碎雪關校尉云霆多謝各位即使馳援,不知…該怎麼稱呼?"

葉璃淡淡看著眼前明顯有些忐忑又期待的將,不由覺得好笑面上卻是一片平靜,"云校尉,方便換個地方話麼?"云霆還在呆愣中,身後跟上來的夏殊道:"當然可以,這邊請在下碎雪關校尉夏殊"

葉璃點點頭,轉身對身後的黑云騎道:"原地休息"

"是"

兩千黑云騎齊齊下馬,動作整齊劃一的讓人驚歎

云霆回過神來道:"各位一路辛苦了,不如到營中稍事休息?"

葉璃有些無奈道:"只怕沒什麼時間休息了就不用再折騰了,想必永林城也有不少傷兵需要料理只是這些戰馬還需要兩位料理一下"夏殊自然明白,幸好碎雪關雖然騎兵並不多,但是兩千戰馬的草料還是能供應一些日子的點頭道:"公子放心,在下馬上讓人去料理公子這邊請"

葉璃點頭,跟著夏殊往設在城樓下不遠處的軍營而去

云霆有些暈乎乎的回頭看了看將戰馬送走坐下來或者閉目養神或者擦拭刀劍的黑衣騎士麼,回頭在看看帶著幾個黑衣人跟著夏殊走遠的葉璃,晃了晃腦袋連忙追了上去

上篇:88.戰事突起     下篇:90.永林防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