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90.永林防禦  
   
90.永林防禦

因為臨時設置而顯得有些簡陋的大廳里,夏殊神色端凝的盯著眼前一臉寫意的坐著打量大廳的黑衣少年,還有站在他身邊形成護衛的四名黑衣騎士,"這位公子,有什麼話現在可以了?還沒請教公子和各位的來曆?"葉璃看了看兩人,灑然一笑道:"難怪慕容將軍會派兩位來駐守永林城云校尉勇武,夏校尉謹慎,確實是難得的組合"夏殊淡淡苦笑,"今天若不是公子和各位即使趕到,夏殊和云霆只怕也只能以死謝罪了"目光依然緊盯著葉璃,他不會忘記眼前的少年還沒有出自己的身份

葉璃無奈,抬手拉下頭上挽起的發髻,任一頭青絲滑下肩頭,淡淡笑道:"我是定國王妃"

定國王妃?云霆和夏殊面面相覷眼前的形雖在意料之外卻又似乎是理之中除了定王只有定國王妃能夠調動那麼多的黑云騎,但是傳聞已經失蹤的定國王妃又怎麼會突然出現在碎雪關,甚至還帶著黑云騎來救援永林城?而且…據定國王妃是當朝尚書千金,清云先生的外孫女,嬌滴滴的大家閨秀怎麼會……云霆覺得自己暈了,站在一邊也不話將一切交給明顯比自己沉著一些的夏殊處置夏殊也被嚇得不輕,好半天才回過神來道:"王妃…怎麼會在這里?"

葉璃笑道:"原本確實不在這里,聽到碎雪關被圍的消息才趕過來的,幸好還是趕上了兩位若是不相信我的身份的話…慕容將軍的千金慕容姐可還在碎雪關上?"夏殊臉色微變,有些尷尬道:"在下並非不相信王妃的身份,畢竟黑云騎便是最好的證據只是……"葉璃點頭,"我明白夏校尉的意思,不必緊張兩位都請坐"

夏殊和云霆對看一眼,各自謝過落座原本黑云騎趕來救援他們是滿心歡喜的,但是現在發現帶領黑云騎的居然是定國王妃兩人頓時有些不知道該用什麼表,又是什麼心了定王如今不良于行世人皆知,如果要調動黑云騎確實非定國王妃不能但是若這樣一個嬌弱纖細的女子真的有本事指揮這樣一直強悍的軍隊並且帶領他們對抗十幾萬的黎王叛軍兩人心里其實都沒什麼底的"屬下求見王妃"門外傳來暗二暗三的聲音夏殊和云霆都是一怔,警惕的看向門外幾個穿著普通兵卒服飾的男子走了進來,雖然大楚的士兵的服飾都相差無幾,但是夏殊還是一眼看出了這些人身上的衣服上的圖徽顯然都是翎州黎王手下的兵馬這幾個人顯然不是守城的將士放進來的

"辛苦了,事辦得怎麼樣?"

暗二上前一步道:"謹遵王妃之令,已經將永州太守正法只可惜黎王身邊視為眾多,屬下未能帶回永州太守的首級請王妃恕罪"葉璃抬手,"不要緊,你們做得很好先下去休息"眾人領命告退,云霆震驚道:"你…你們殺了永州太守?"

"云霆,不得無禮"夏殊沉聲道,既然已經能確定眼前的女子真的就是定國王妃,那麼姑且先不論她到底有沒有能力統領黑云騎和永林兵馬,都不是他們能夠無禮的對象了雖然對于剛才聽到的話他心里也同樣的十分震驚葉璃淡淡點頭,道:"永州太守不思報國,往黎王兵馬而降若不將其正法以正視聽,只怕別處的官員被他動也跟著起而效之"夏殊點頭道:"王妃所甚是若不是永州太守倒戈黎王,也不至有今日永林被困之危"

云霆看看夏殊,再看看葉璃,突然問道:"王妃,援軍什麼時候才會到?"

葉璃沉吟了片刻,搖頭道:"這個我也不知道我之前原本在南詔,聽到碎雪關的消息之後才星夜趕回來的只是…雍州總兵吳大人在云瀾江遭到伏擊,只怕最近幾天是不會有援兵感到了

"整個云瀾江以南的地方能夠自保就不錯了,根本不用妄想有援兵而江北只有雍州離永州最近,雍州兵馬遭到伏擊,其他地方的兵馬在未接到朝廷詔令的況下,很有可能根本就不會出

兵云霆和夏殊是永林城的守軍的指揮者而並不是普通的士兵,所以葉璃也無意欺騙他們如果領兵的人不能看清楚眼前的行事,別的什麼事都不用提了

"該死的"云霆低聲罵道即使加上兩千黑云騎,他們現在的人馬也已經不足兩萬,就算他們不怕死,但是如果他們全部戰事就能守得住永林的話,他甯願立刻就戰死沙場

夏殊慢慢的吸了口氣,平息了自己氣息才問道:"既然如此,還請王妃盡快離開永林返回京城"

"離開?"葉璃挑眉問道

夏殊苦笑道:"不瞞王妃,末將二人雖然在慕容將軍面前立下了軍令狀但是永林…也只能盡我二人之力,能守多久守多久罷了王妃和黎王的恩怨,早先在下也曾經聽過一些萬一到

時候…所以還請王妃盡快離開的好"葉璃展顏一笑,"夏校尉,你以為本妃來永林是打算在這里晃一圈然後揚長而去麼?何況…本妃若是走了,就算把黑云騎留給你,你指揮得動他們麼

?"夏殊有些慚愧的看著葉璃,他確實是打的這個主意希望定王妃能夠將黑云騎留下協助守城但是定王妃的也對,如果連曆代皇帝都不能染指黑云騎,那麼憑他區區一個校尉有怎麼可能

指揮的動?葉璃揚眉看著他糾結的模樣笑道:"怎麼?本妃跟你們一起守城讓你們丟臉了麼?"

"這…"夏殊啞然,云霆倒是心直口快道:"王妃,戰場上太危險了,你身份貴重又是個姑娘家怎麼好讓你跟我們一起守城要不你跟黑云騎的兄弟唄,留下幫我們守城就行了這樣

你也安全了,我們守城也多了幾分把握"葉璃卟哧一聲掩唇笑道:"云校尉,我剛才可是自己騎馬進來的,不是坐在轎子里讓人抬進來的?"云霆愕然,這才想起來剛剛那樣的亂軍之中

確實沒有看到有人特意護著誰的,所以眼前這個還不到自己肩膀高的女子竟然是自己跟著所有的黑云騎一樣從千軍萬馬中殺出來的?

夏殊輕咳了一聲,對著葉璃拱手道:"末將失禮了慕容將軍就在碎雪關上,不如請王妃先去見過慕容將軍再做計議?"葉璃凝眉沉思片刻點頭道:"如此也好,叛軍這兩日連遭挫折,現

在已經退出二十里外墨景黎沒有查清楚之前想必不會貿然輕進我既然來了不去見過慕容將軍也不過去就先去碎雪關一趟"云霆自告奮勇的道:"我送王妃過去"夏殊似笑非笑

的看了云霆一眼,仿佛明白他心里的算盤一般,包容的笑道:"我留下守衛永林"葉璃點頭,"那就有勞夏校尉了我會留下黑云騎協助夏校尉再加強城牆的防禦"

夏殊大喜,世人皆知黑云騎擅長攻堅,但是同樣的,擅長攻擊的人必然明白防禦弱點到底再哪里能夠近距離觀摩黑云騎是每一個軍人的榮幸聞,云霆又有些糾結了,到底是定王妃見

慕容將軍劃算還是留下看黑云騎跟讓人心動?看了看已經起身的葉璃,云霆校尉在心中握拳先討好定王妃是絕對有必要的,如果這次打完仗他還著就可以求定王妃把他收入黑云騎,就算

當個兵他也願意

碎雪關

慕容慎一身血汙龍行虎步的走進大帳仿佛知道黎王叛軍將近,今天城下的南詔人的攻勢也越發激烈起來最後還是慕容慎親自帶人出城好一陣拼殺才將人殺了回去這會兒終于能喘了口

氣了,慕容慎連衣服都來不及換就連忙回到大帳,聽取永林城的戰報,"將軍,今天一早黎王親帥十五萬兵馬已經到了永林城下"

慕容慎一揮手,道:"胡扯永林城外就那麼點地兒十五萬兵馬他要往哪里擺?"

手下一名將領起身道:"那十五萬兵馬只怕是為了咱們碎雪關准備的昨天云霆和夏殊那兩個子把黎王的先鋒兵馬給殺了回去,還砍了開路的先鋒今天那兩個子只怕不好過"慕容

慎點頭道:"云霆和夏殊這次打得不錯"

"將軍,不如屬下帶人去永林看看那兩個子今天只怕頂不住"一個中年副將有些擔憂的道慕容慎神色沉重的搖搖頭,"南詔兵馬隨時都會來襲,何況咱們根本抽不出多的兵力來

支援他們了"眾將領沉默,從碎雪關調人,就等于親自放南詔人入碎雪關不調人,永林城區區兩萬人馬遲早被黎王的十幾萬大軍吃掉,到時候兩邊合圍碎雪關一樣守不住跟可悲的是…

他們連突圍都做不到,因為他們鎮守的是碎雪關,守護的是大楚的國門除非碎雪關的將士死絕否則絕對不能讓外族踏入一步這是碎雪關幾百年來代代守護者用生命和鮮血鑄寫的信念

"媽的黎王居然和南詔人勾結"脾氣暴躁的將領們忍不住咒罵起來有什麼事比你在前面腥風血雨拼死拼活,卻被自己人從後面給了一刀讓人憋悶的事?堂堂皇家王爺,皇帝的親弟弟勾結外族,這算是什麼事兒?

"啟稟將軍,永林城戰報"

"快傳"大帳里的怒罵聲戛然而止,所有人神色肅然的望著進來報信的士兵,生怕從他嘴里聽到不好的消息

"啟稟將軍,今晨黎王叛軍攻城,前後一個時辰正午時分叛軍已經被殺退夏校尉請將軍放心,只要永林還有一兵一卒絕不會讓叛軍越過永林城"士兵朗聲稟告道

"好極了,這兩個子果然不錯"慕容慎大喜,其實之前派云霆和夏殊去永林他心里還有些忐忑,畢竟兩人都太年輕,但是碎雪關實在是無人可派了沒想到這兩個子竟然一連兩日連戰連勝想了想,慕容慎有些疑惑問道:"黎王手下十幾萬大軍已經盡數到期,云霆和夏殊怎麼殺退他們的?"

報信的士兵也沒有隱瞞,"原本咱們是有些支持不住了,只是突然不知從哪兒殺出許多黑衣騎兵將敵人殺退的另外,永州太守在黎王軍中也被人殺死了"

慕容慎一愣,有些摸不清這些黑衣騎士的身份,不過永州太守被殺了卻是一件好事,"殺得好回去再查那些騎兵的消息,盡抱來"

"是"

"啟稟將軍,云霆校尉求見"

"云霆?他怎麼來了?讓他進來"慕容慎一皺眉,揮手吩咐道

不多時,云霆興匆匆的走了進來,剛進門就對著慕容慎叫道:"將軍,你看這是誰"慕容慎正要訓斥云霆的浮躁,一抬頭卻半天不出話來雖然在京城的時候慕容慎並不愛交際應酬,葉璃也同樣不愛出門但是慕容婷和葉璃確實至交好友所以身為愛女如命的慕容將軍還是見過這位名滿京城的定王妃幾次的雖然此時對方一身黑衣,又是男子裝束但是那絲毫微變的清麗容顏還有那從容淡定的微笑卻讓慕容慎映像頗深,"王……"慕容慎竭力將後面那個字咽了回去,只聽葉璃拱手笑道:"慕容將軍,京城一別別來無恙?"慕容慎到底是征戰半生的將軍,很快便恢複了冷靜,同樣拱手回禮笑道:"有勞公子掛念,本將軍倒要多謝公子相助解了永林之危"黑衣騎兵,再見到突然出現在此的定國王妃慕容慎如果來猜不出來解了永林之危的是什麼人,他就不是曾跟著墨流芳打過仗的慕容慎了

在場的碎雪關眾將領雖然並不知道跟著云霆來的這個解了永林城之危的黑衣少年是誰,但是卻明顯察覺到慕容將軍是認識這個人的,便也跟著放松了戒備好奇的看著葉璃慕容慎看了看眾人,揮手讓人先退下,才請葉璃坐下葉璃也不客氣謝過之後走到一邊坐下,"將軍,碎雪關是否能守得住?"葉璃很清楚慕容慎的脾氣,也不願跟他繞彎子浪費時間,直接了當的問道

慕容慎深深的看了葉璃一眼,半晌才歎了口氣道:"老夫也不瞞王妃,若是沒有身後黎王那十幾萬人馬,慕容慎敢保證絕對不會讓南疆人踏入碎雪關半步但是…一旦永林城破…嘿嘿,碎雪關只怕連半日都守不住了"碎雪關和永林城之間並無屏障,一旦叛軍過了永林城就等于把守軍的背後送給叛軍打,到時候兩面夾擊不用南詔人費力,碎雪關的守軍自己就能死傷殆盡了

葉璃自然明白慕容慎的都是真話,皺眉道:"以將軍之見,援軍幾日還需幾日可到?"

慕容慎笑容苦澀,"若是…最多兩日援軍便可到只是現在…十天之內只怕別想看到援軍的半個影子了"

葉璃挑眉,"那麼將軍的意思是碎雪關守不住了?"

慕容慎咬牙道:"守不住也要守只要慕容慎還有一口氣在南詔人就休想從碎雪關前踏過"葉璃沉默了片刻,抬頭問道:"將軍預計還能再守幾日?"慕容慎沉聲道:"那要看永林還能在堅持今日不知王妃這次帶了多少黑云騎來?"

葉璃歎息,"這次純屬碰巧,黑云騎只有區區兩千人將軍…如果碎雪關是在守不住,是否可以…退守云瀾江?"慕容慎一揮手,堅定的道:"別人可以退,慕容慎不能退既然皇上派了慕容慎鎮守碎雪關,唯有與碎雪關共存亡"葉璃皺眉道:"那麼,將軍可有想過,若是碎雪關破之後南疆人趁勢揮軍北上又該如何?雍州兩萬守軍出師未捷,已經在云瀾江全軍覆沒,此時不僅是永州危及,雍州也同樣沒有兵馬鎮守"

慕容慎呵呵一笑,傲然道:"王妃放心,收到吳總兵身亡的消息之後本將軍就想到這點了所以早就命人日夜監視云瀾江的睍髐j橋,如果援軍先來也就罷了一旦碎雪關破而援軍未至,留在那里的人就會不惜一切代價毀了渡江的大橋無論南詔人想要重修大橋還是想要乘船渡江,或者繞道而行,行程最少也要拖延半個月以上到時候…朝廷的援軍也該到了倒是王妃,這次多謝王妃仗義援手,還請王妃盡快離開永州以策安全"

葉璃起身,欽佩的對慕容慎拱手道:"既然將軍心意已決,那麼…永林城交給我如何?"

"王妃?"慕容慎詫異的看著她,葉璃笑道:"我既然身為定國王妃,永州危急豈能自己先行離去葉璃同樣願與永林城共存亡,方不負定國王府之名不是麼?"

慕容慎沉默了許久,才終于道:"難怪……"難怪黑云騎會聽從定王妃的指揮,果然不是尋常閨秀可比世人都以為只有定王和定王妃能夠指揮黑云騎,卻不知道,即使是曆代的定王妃真正能掌控黑云騎的卻也不過兩三人前代定王妃就不用了,即使定王生母,當年與攝政王墨流芳鶼鰈深的那位王妃也同樣從來沒有得到過指揮黑云騎的權利

葉璃挑眉,等著慕容慎後面的話慕容慎卻只是搖了搖頭並沒有在下去,只是抬起頭看著葉璃道:"如此,永林就交托給王妃了本將軍無法給王妃任何幫助,只能再撥一萬人馬給王妃"這一萬人馬本是打算等到云霆和夏殊真的支持不下去了,派去增援他們的也是他僅能抽調出來的人馬了

葉璃點頭,"多謝將軍信任"

接了慕容慎的兵符,葉璃也不再耽誤起身准備返回永林城了慕容慎是沙場老將,若不是這次事出突然又實在是兵力懸殊根本不會如此捉襟見肘碎雪關的防務自然也不需要葉璃多事去插手出了軍營正好看到慕容婷拎著劍迎面疾步而來,"婷兒?"

"咦?"慕容婷原本急匆匆的要去找父親,卻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連忙刹住腳步瞪著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半晌才回過神來指著她,"你…你你……"

"放肆"慕容慎跟在後面走了出來,瞪了慕容婷一眼道:"你這丫頭怎麼對徐公子如此無禮?"

"徐公子?"慕容婷尖叫葉璃展顏一笑,對著慕容婷挑眉,"在下徐清流見過慕容姐"

慕容婷俏臉一,連忙躲到慕容慎身邊去埋怨的瞪了葉璃一眼實在不能怪她突然變得臉薄,怪只怪葉璃伴的男子模樣太好了,即使沒有化妝改變模樣,看上去依然是個清俊又略帶稚氣的俊美少年,沒有半點女兒家的嬌態慕容婷一向自詡性格豪邁,英姿颯爽,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認就算自己穿男裝也不會比眼前的人像男孩兒即使知道葉璃是個貨真價實的女子,但是看著一個還帶著些天真稚氣的俊美少年對著自己心里,慕容婷還是忍不住有些窘迫的

看著慕容婷難得臉的模樣,葉璃忍不住忍不住對她一笑陽光下的少年清俊而優雅,一身黑衣也掩不住那乾淨透徹的稚氣慕容婷只能把眼睛瞪得大,心里暗罵:"妖孽"

"將軍,在下先行告辭了"不在招惹慕容婷,葉璃轉身向慕容慎告別慕容慎點頭,慎重的道:"如此永林城就勞煩公子了"

"定不辜負將軍所托"葉璃笑道

慕容婷看了看葉璃,眼珠一轉,"爹,阿…徐公子要去永林做什麼?"

慕容慎皺眉道:"徐公子前去協助云霆和夏殊守城"慕容婷連忙道:"我也要去"

"休得胡鬧,徐公子去辦的事正事,你跟著湊什麼熱鬧?"

慕容婷氣得直跺腳,之前自己是女兒家不能上戰場,現在還不是讓阿璃去戰場了?"我不管,我也要去幫忙守城我是爹爹的女兒,不是只會在軍營里吃白食的廢物阿…徐公子,帶我一起去好不好?"一激動,慕容婷也忘了葉璃還穿著男裝直接撲到他身上抓著衣搖晃起來,引得來往的士兵紛紛側目葉璃輕咳了一聲,拉開她的手笑道:"慕容…男女有別"

慕容婷這才注意到四周過往的士兵詭異的目光,連忙放開手對著葉璃伴了個鬼臉回過頭去拉著父親撒嬌,"爹爹…讓婷兒去嘛女兒絕對不會給給人添麻煩的"

慕容慎被她纏著沒轍,只得看向葉璃葉璃低頭笑道:"如果將軍放心的話,就讓慕容跟我一起去好了"慕容慎歎了口氣,如今勢危急,留在碎雪關還是去永林城真的沒多大區別就算留在碎雪關等到真的交戰起來自己也顧不了她了,"罷了,這丫頭就勞煩徐公子了她若是敢任性胡鬧,徐公子可以軍法處置不必手下留"

"謝謝爹"慕容婷大喜,完全不在意父親後面所的軍法處置這樣至少明爹爹肯將她當成一名士兵而不是一個不懂事的姑娘了?

"謝謝爹"慕容婷大喜,完全不在意父親後面所的軍法處置這樣至少明爹爹肯將她當成一名士兵而不是一個不懂事的姑娘了?

告辭了慕容慎,葉璃一行人在碎雪關前後停留不到一個時辰又開始往回敢去慕容婷騎在馬背上一臉羨慕的看著葉璃所騎的駿馬以及跟在她身後的幾名黑云騎士兵只是才幾個人而已,就有這樣的氣勢,要是真的整個黑云騎都在眼前,那將會是怎麼樣的壯麗景象啊光是想一想就讓人覺得熱血沸騰了,"阿…啊,徐公子,你怎麼會來碎雪關的?我爹可真放心你,我怎麼爹都不肯讓我上戰場,但是你一來爹居然就肯把永林的防務交給你"想到此處,慕容婷不覺得心中有點酸酸的,爹是不是真的覺得自己很沒用所以才不肯讓自己上戰場啊?

葉璃笑道:"去南疆辦點事,碰巧遇上了"

"王爺居然肯讓你一個人來南疆辦事?王爺真是個好人不像我爹,整天就會在我耳朵邊上嘮叨女孩子成了親要乖乖的在家里操持家務,要賢良淑德…我才不要乖乖呆在家里呢"慕容婷不滿的輕聲抱怨著,最後那一句低得像是耳語了不過在場的都是耳力極佳的人,自然都聽得清清楚楚云霆笑道:"慕容姐,你這樣冷公子可是會哭的"慕容婷呲牙,對著云霆哼一聲拍馬跑到前面去了葉璃含笑跟了上去,笑道:"慕容將軍也是疼你,怕你有危險啊"

"我知道啊,可是爹爹只有我一個女兒,我也想要爹爹為我而驕傲嘛而且我又不是孩子了,才不會沖動行事呢爹爹不許我上戰場,我就是再怎麼著急也沒有背著他偷偷地跑去啊"

葉璃點頭,慕容婷雖然偶爾有些任性,其實卻非常懂得分寸不會讓人真的為她擔心著急

------題外話------

下一章…男女主相見,感開始加溫了喲~

上篇:89.初露崢嶸     下篇:91.夜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