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91.夜襲  
   
91.夜襲

回到永林城,夏殊果然已經跟著幾個黑云騎的統領忙前忙後的去加固永林城的防禦去了,云霆早就看得心里直癢癢一回到城里跟葉璃了一聲也顧不得招呼她這個定國王妃,也跟著跑前跑後去了慕容婷對葉璃坐在書房里看得大堆的卷宗地圖沒什麼興趣,眼睛一轉跑去找城里一些年輕力壯的青年和手腳伶俐的婦女,准備把他們組織起來等到打仗的時候雖然沒辦法跟著上戰場,但是幫著照顧一下傷兵處理一下後勤方面的還是沒問題的葉璃對她的想法也很是贊同,被慕容慎約束久了的慕容婷是歡喜,滿臉笑容的去了

葉璃坐在專門騰出來的書房里,看著展開在眼前的地圖直皺眉她顯然不是個天才,至少指揮大規模的作戰方面真的不是個天才身為前世身為特種兵她擅長的是局部的組作戰,攻敵之要害而現在,在不占天時甚至連地利都不占的況下要面對十幾萬人兵馬的圍攻,別反敗為勝了,能順利守到援兵到來就要偷笑了而幾百年來從未被外族敲開過得碎雪關顯然給了永林城一個極為安全的感覺,因此永林城牆的防禦能力根本不行,不用是對內的防禦了誰會想到駐守碎雪關的將士們有一天要會需要面對來自大楚境內的攻擊?

"見過王妃"夏殊云霆等人聯袂而來,站在門口向葉璃行禮葉璃頭也不太的對眾人招招手道:"進來,怎麼樣了?"性格最為直爽的云霆笑道:"多虧了有黑云騎兄弟的幫忙,咱們又把城防加固了一些"一同前來的黑云騎統領搖頭道:"永林城本身根基太差,就算咱們另外再加強一些,只怕依然叮當不了多久"昨天的的進攻只能算是個試探,等到下一次進攻開始只怕就沒有那麼容易叫停了

葉璃抬起頭來,秀眉微蹙道:"這兩天叛軍應該不會進攻,但是也不可不防你們要多加心"昨天他們故布疑陣騙走了墨景黎,在墨景黎沒有搞清楚他們到底有多少人的時候墨景黎應該不會輕易進攻的但是騙人的把戲畢竟長久不了,一旦墨景黎發現真相,迎接他們的只會是強的攻勢,"云霆夏殊,你們對附近熟悉,過來看看這地圖"云霆和夏殊有些好奇的上前,張展開在葉璃面前書案上的是一張大幅的地圖上方一行秀麗的自己寫著永林地形圖字樣云霆和夏殊很快發現,這幅圖不僅僅是永林城還囊括了永林城福晉方圓近百里的幾乎所有的地方的地形地貌其中還包括碎雪關以及南疆的局部地區最重要的是,這幅地圖顯然是畫出來的云霆不解的道:"王妃需要地圖麼?咱們這里還存了幾份地圖,碎雪關也有永州全圖"

葉璃搖頭,無論是她還是黑云騎對永州都並不熟悉而在戰爭中不熟悉地形顯然是個大忌所以她早在還身在南疆的時候就已經傳信讓黑云騎收集永林附近的地形資料,直到昨天晚上才參照著原本的地圖將他們繪制出來但是因為大部分地區並不是她自己去查看的,有讓這幅圖多了一些不確定性所以才想讓云霆和夏殊這兩個熟悉本地的人看一看

夏殊認真的盯著圖紙看了半晌,眼中透露出狂熱的光芒,輕聲贊歎道:"這是王妃親自繪制的麼?"葉璃揉了揉眉心,道:"雖然我相信黑云騎的士兵,但是畢竟沒能實地查看,你們看看這圖有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夏殊看了許久,指著地圖上某處標注著一條河流的地方道:"這里…如果這條河道再往這座山靠一些的話,大概就沒問題了"葉璃重執起筆問道:"這條河離這座山的距離是多少?"夏殊低頭默算了一下道:"大約三里左右"葉璃挑眉,差的確實有點遠了,地圖這東西,失之毫厘,便是謬以千里拿起筆刷刷的修改起圖紙來,夏殊看在眼里贊歎不已,對眼前這位定國王妃是由衷的佩服別的不,地圖這種東西就算是親自走過所有的地方的人也未必就能夠繪制出來,何況定王妃只是聽人起,居然能夠描繪的幾乎分毫不差這份地圖與他們現有的地圖相比要清晰詳細不下十倍打仗靠的是什麼?除了兵法計謀不就是天時地利麼?但是卻並不是每一個領兵的人都有機會將將要打仗的地方都摸索一邊的基本上有了這張地圖,永林附近方圓百里可是一目了然了

"王妃,我們就這麼等著叛軍來攻城麼?"云霆有些性急的問道

葉璃含笑道:"你們原來是怎麼考慮的?"

云霆有些窘迫,原本他們的確只能等著叛軍來攻城不是他們願意這樣而是被兵力所限沒有別的辦法但是現在不是有了兩千黑云騎麼?黑云騎擅長的可不是守城,而是攻擊不是麼?當然他自己也不喜歡守城

"永林附近都是山林,騎兵的能力大受限制根本施展不開"夏殊皺眉道,平生第一次看到地圖上那重重地山林心煩若是一馬平川黑云騎所能做的可不知現在這些不過他也知道若真是一馬平川叛軍十幾萬人馬全部兵臨城下,那就沒法過了

黑云騎統領嗤笑道:"黑云騎雖然號稱騎兵,所擅長者可不只是騎術和箭術"騎兵主要是為了對付北戎的,但是大楚的馬匹和北戎的馬匹根本就沒得比黑云騎雖然都是精銳,但是要和北戎的鐵騎拼那絕對也是硬碰硬兩不討好夏殊看了看那神色傲然的黑云騎統領和站在一邊沉默不語的暗二暗三,猶豫道:"我們是不是可以搶先出擊,大亂他們的計劃?"

葉璃挑眉,"看"

夏殊拿起坐上的炭筆,一邊在地圖上標記,一邊道:"叛軍如今在永林二十里出紮營,如果我們以騎兵偷襲的話應該可以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暗二道:"騎兵動靜太大了,如果要度的話只怕還沒靠近大營就會被發現而且…以兩千人馬偷襲十幾萬兵馬的大營?"真正陷入千軍萬馬之中,黑云騎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夏殊搖頭道:"我們不用偷襲他們的大營永林的地勢注定了他們絕對不會也不能把所有的兵馬駐紮在一處如果叛軍大營在這里的話,那麼這兒,還有這兒也一定會駐紮一部分人馬形成犄角,也可以拱衛大營這兩個地方的駐紮的兵馬應該都不會過一萬或許…可以制造一些混亂?"

"秦風?"葉璃挑眉問黑云騎統領

秦風皺眉道:"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我們事先截斷左翼通往大營的道路,完全有可能將這一對人馬全殲就算不能,這條山道便不太寬闊,對方的援兵也不會來得太快,我們也有時間全身而退只是這樣一來,對方和可能會懷疑黑云騎主力根本不在永州"葉璃眨了眨眼,笑問,"如果,左右翼全殲呢?"

書房里所有人目光都落到了葉璃身上,全殲一邊人馬就已經很困難了,同時全殲兩邊怎麼可能?

"暗二,暗三,盡快收集墨景黎軍營的一切報"葉璃下令道

暗二暗三點頭應下,轉身離開書房

連續兩日,因為沒能得到黑云騎的消息墨景黎只能按兵不動每每遠遠地看到永林城上那並不太多的黑云騎墨景黎總是疑心其實永州並沒有多少黑云騎的人,墨修堯也根本不在永州但是就在他想要下決心進攻的時候有覺得這很有可能是墨修堯引君入彀的計謀墨修堯素來詭計多端讓他不得不防所以,即使南詔那邊早就來人催促他進攻,他卻依然只能帶著十幾萬人馬在這的永林城前對峙

"王爺,南詔那邊已經催促多次了,咱們明天是不是進攻永林?"大帳里,軍事模樣的中年男子問道

墨景黎皺眉道:"急什麼?他們那麼急怎麼不自己攻破碎雪關看看?打了這麼多天連慕容慎一點皮兒都沒蹭掉"軍師無奈的苦笑搖頭道:"碎雪關城牆堅固,自古難破他們久攻不下也在理之中"墨景黎有些躊躇,劍眉緊皺的看著軍師問道:"放南詔人入關…真的有用麼?"軍師微怔,不解的看著他道:"王爺的意思是?"墨景黎輕哼一聲道:"咱們橫掃永州可沒用南詔人花半點功夫碎雪關一旦讓南詔人進來,只怕…請神容易送神難"南詔人現在雖然和他合作,但是他當然也知道他們並沒有那麼老實碎雪關百年不破的神話一旦覆滅,只怕以後這些人會勤快的挑戰碎雪關,侵犯打大楚的疆土

"王爺,開弓沒有回頭箭"軍師勸道,"一旦我們毀約,南詔只怕立刻就會撤兵到時候慕容慎就會掉過頭來對付咱們等到朝廷的援兵趕到…後果不堪設想所以,王爺還是戰決的好"墨景黎點頭,這個道理他何嘗不明白,"你…黑云騎為什麼會來的這麼快?"

軍師有些為難的道:"定王素來深謀遠慮,這兩天我們一直沒有查到之前這只黑云騎的蹤跡只怕是定王早先就埋在這里的暗棋"想到此處軍師就不由得扼腕,若不是這支黑云騎現在永林城早就是他們的囊中之物不定連碎雪關都已經破了

"你是墨修堯早就料到南疆會起戰事?"墨景黎臉色難看的問道

軍師哪里敢承認,只是道:"或許就只是定王留下來預防南詔的畢竟當年定王在南疆打得很是厲害"若不是皇家擔心當時的定王府少將軍名聲太顯,戰功太高強令撤兵只怕現在的南詔早就不存在了南詔對定王的仇恨自不用,定王只怕也視如今死灰複燃的南詔如眼中釘墨景黎不屑的撇嘴,"墨修堯自稱用兵如神,打了一年也沒能平了南疆本王不過半月時間變橫掃永州最多再用半年,平定整個云瀾江以南指日可待"

"王爺英明"軍師笑道,一邊不著痕跡的擦了擦汗這次能這麼順利絕對是老天都在幫他們自從慕容慎鎮守碎雪關以後,皇帝就用了各種辦法消減永州兵力,永州太守是不竭余力的給慕容慎找麻煩所以才導致了永州防務空虛而他們這次是出其不意的突然出手這才一路順當往後等到朝廷反應過來了,只怕不會那麼順利了不過王爺的不錯,只要滅了碎雪關的慕容慎,云瀾江以南的地方確實會成為他們的囊中之物

"啟稟王爺西軍遇襲"帳外的士兵慌忙的高聲稟告道墨景黎一怔,猛地起身走出帳外往遠處望去,果然看到西邊一片火光沖天,"混賬永林城怎麼可能還抽得出兵力偷襲?"軍師在後面跟了出來,看到西邊的形也是一愣,連忙提醒道:"王爺…"墨景黎冷聲道:"派人過去增援"

"王爺,看那邊"匆匆趕來的將領們驚叫起來,東邊的大營也同時亮起了火光,一人駭然道:"東營也遇襲了"

軍師眼睛一閃,沉聲道:"王爺永林城根本沒有多少兵馬如果想要同時襲擊東西兩翼那麼城中必定空虛,如果我們現在趁機攻城……"墨景黎猛地回身盯著他,"你覺得永林城那兩個子有這個膽子放空了永林來夜襲?"云霆和夏殊他不熟但是也不算陌生,據是慕容慎手下最年輕的兩個校尉兩個二十出頭的校尉,給他們是個膽子也不敢放著永林不管來鋌而走險何況,只要不是白癡都知道,就算夜襲成功也根本不可能打退十幾萬大軍,反而空耗了永林城的守城兵力

"王爺的意思……"軍師皺眉道

"派探子去查張將軍,李將軍,增援東西營"

"是王爺"

黎王大營不遠處的一座山峰上,葉璃低頭滿意的看著山下煙火通明殺聲陣陣夏殊和暗二暗三一起跟在葉璃身邊,看著山下的一幕,"援軍來了"夏殊一指山下的道路上一堆人馬快的往西營的方向移動著葉璃低眉淺笑,"西營快要結束了?讓人引著他們轉幾圈"夏殊笑道:"當然,若論地形,還是咱們常年駐守的本地人跟熟悉一些東翼那邊只怕快要撐不住了"葉璃道:"那邊的人交給他們自己解決讓暗衛准備,我不想讓墨景黎再分出人馬來增援了"吃多了是會噎死的暗三笑道:"王妃放心,暗衛打仗不行搗亂絕對在行"

"叛軍絕對不會想到,他們自己的人會從屁股後面殺出來的"黑天摸地的被人從後面殺出,就准備狗咬狗拼個你死我活感謝黎王還沒來得及改頭換面,叛軍不僅兵器連服裝都跟永林守軍差不多至于那黑乎乎的山谷里能不能看到黎王封地的徽記那就要看他們的運氣了

葉璃滿意的點頭,"走,咱們過去看看"四人上了停放在不遠處的駿馬,黑夜里悄無聲息的往另一處山頭奔去可以預見那里將會進行著一場加精彩絕倫的戰斗

這一夜無人能免,直到天色漸亮戰斗才漸漸停歇結果讓墨景黎本就陰沉的臉色加如墨一般的漆黑了東西兩翼加上派出去增援的人馬將近三萬死傷近七八成而對方留下的尸體卻還不到三千至于東營後面的山谷里幾乎完全是自己的人如果還猜不出發生了什麼事他就是白癡一個晚上損兵折將兩萬多,東西兩營的主將還有派去增援的兩位將軍同樣身亡,這對于黎王軍隊原本高漲的士氣簡直是個驚人打擊不知何時,黎王軍里竟然悄悄流傳起定王和他的黑云騎就在永林城的消息幾乎所有的士兵都不禁惶恐起來定國王府和黑云騎絕對在每一個當兵的人心里擁有著永遠也不可動搖的威懾力

而此時的永林城確實一片喜氣洋洋,這一次的大捷讓云霆連走路都帶風了

"別高興的太早了,等到墨景黎搞清楚了事實到時候只怕誰也擋不住他的大軍了"葉璃無奈的道云霆興奮的道:"要不咱們再偷襲幾次?"夏殊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以為黎王手下都是白癡,被偷襲了一次之後還會再讓你得手?不定人家現在正等著你去自投羅網呢"葉璃點頭道:"夏殊得對這一次咱們確實是兵行險招了萬一墨景黎反應過來直接奔襲永林,到時候就算咱們能再殺兩三萬叛軍也無濟于事了"云霆也漸漸從興奮中回過神來,急的直咬手指頭,"那該怎麼辦?該死的朝廷的援軍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到啊?"

"王妃"暗三拿著一封信函進來,葉璃點點頭對兩人道:"你們先去忙"

云霆夏殊二人恭聲告退,葉璃從暗三手里接過信封拆開一看,先是一喜,很快有沉下了臉色暗三有些奇怪的看著葉璃變化的神色,不知道信里寫了什麼讓一向淡定的王妃如此反常過了好一會,才見葉璃將信拍到桌子上,道:"傳令下去,從今天開始全軍戒備"

"王妃,怎麼了?"

葉璃道:"墨景黎很可能在這兩天之內強攻永林"

暗三不解,按照他們的預計,最近這幾天叛軍根本不會行動才對葉璃看了一眼桌上的信,道:"援軍三天之內就會趕到云瀾江,過不了多久墨景黎也會得到這個消息他如果不在這個時候強攻永林等到援軍一到他沒有機會了"暗三點頭,"所以…只要我們撐過這三天就好……"

"就怕這三天不會那麼好過的"

黎王大軍中,墨景黎瞪著手里剛剛到的密信仿佛要將它瞪出個窟窿來半晌才怒道:"好…好一個黑云騎,本王倒要知道永林城里到底是哪方高人"密信上寫的清清楚楚,墨修堯在十天前還進宮見了墨景祁,就算他當時就離京了也絕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趕到永州所以這幾日阻擋他前路的根本就不會是墨修堯那個殘廢而黑云騎…除了永林城里那兩千黑云騎,幾乎搜遍了整個永州也沒有看到半個黑云騎的影子

"王爺,現在……"軍師臉色凝重,"援軍來的好快,最多再過三日就會越過云瀾江還請王爺早做決定"撤軍向東進攻,還是繼續向西攻破碎雪關和南詔軍會合

"不惜一切代價,攻城"

戰斗再次打響,這一次比幾天前的攻勢加激烈墨景黎好不吝惜的派出了最精銳的兵馬瘋狂攻城雖然在黑云騎的輔助下永林城的防禦能力得到了進一步的提高,但是這樣毫無間歇的瘋狂攻勢還是讓守城的將士疲憊不堪,傷亡慘重一整天下來,直到夜里叛軍才漸漸退去卻依然在不到五里處和永林城對峙著而這一天下來永林守軍已經死傷近半就連晚上也不能安穩休息還要防著叛軍趁夜偷襲葉璃看著眼前的形直皺眉,一揮手晚上讓黑云騎駐守城樓,好讓守城的將士得以歇息片刻

"阿璃,咱們守得住永林城麼?"深夜里,慕容婷站在城樓上往下眺望,遠處叛軍的軍營黑壓壓的一片讓人心不由得凝重起來葉璃側首看她,微笑道:"怎麼怕了?"慕容婷癟嘴,不滿地道:"誰怕了?只不過…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多死人從前爹爹總我幼稚,我現在才知道我真的很幼稚總是以為和爹爹在邊關呆了幾年就比別人懂得多了其實我從來沒有見過戰場"葉璃輕聲安慰道:"你做的很好了"這一天慕容婷也忙個不停,帶著城里的大夫和壯勞力幫助軍醫救治受傷的士兵,幫著運送糧食箭矢等等整個人都憔悴了一圈,"慕容將軍一定會以你為傲的"

慕容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才沒有做什麼,阿璃才是最厲害的如果阿璃是我爹的女兒,我爹肯定高興的連做夢都能笑醒了"

葉璃低聲笑道:"不然咱們回頭問問慕容將軍願不願意讓我跟你換換?"

"才不要,爹爹最疼我了"

葉璃輕笑,低聲道:"放心,我們都會沒事的"

慕容婷一怔,歎了口氣道:"我不怕的,要是叛軍真的攻進來了,來一個本姑娘殺一個,來兩個本姑娘殺一雙"看著慕容婷故作勇武的模樣,葉璃也忍不住嗤笑出聲歎了口氣抬頭望著天邊的彎月,一縷擔憂漸漸地染上她秀美的容顏

城樓一角,夏殊和云霆並肩而立目光卻都落在了遠處那個纖細的身影上葉璃一身月白色男裝,一頭青絲並沒有有簪子而是拿一個月白色絲帶隨意的挽起月光下,晶瑩的面容被撒上了一層淡淡的銀光,顯得一絲純然的憂郁如蓮靜謐如蘭幽雅的氣息,讓她身邊衣如火的少女也不由黯然失色

"如果這次我能活著的話,我一定要加入黑云騎"云霆堅定的道,加入黑云騎一直就是他的願望,只是現在加堅決了而已

"明天如果實在守不住了,你護送王妃先走往江北走,過了云瀾江很快應該就能遇到援軍了"夏殊淡淡開口道

云霆瞪了他一眼道:"爺是臨陣脫逃的人麼?"

夏殊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你不知道王妃和黎王是什麼關系?她若是落在黎王手里會是什麼結果?"云霆一愣,不由得望了望遠處那迎風而立的女子,有些煩惱的抓抓頭道:"我可沒那個本事護送王妃走,還是你去你比較會勸人一點王妃看起來可不像會拋下永林城自己走的樣子話回來,我還真沒見過這樣的王妃呢?"

夏殊點頭贊成,雖然相處了沒有幾日,但是這位年紀比他們還的定王妃完全顛覆了他們對王妃這個稱謂的認知外表柔弱但是內心卻比男子加堅強還有那讓人驚歎的才智,為將者的敏銳決斷,以及比許多人將矯健的身手很多時候夏殊都覺得那女子不是一個嬌生慣養的王妃,而是一個身經百戰的軍人

"你如果我們都活下來了,我求王妃收我進黑云騎,王妃會不會答應?"解決不了的問題就先不要考慮,這一向是云霆的習慣,偏過頭云霆開始幻想起美好的未來

夏殊想了想淡笑道:"你或許可以去問一問定王妃黑云騎還收不收人"

云霆眼睛一亮,看著不遠處和慕容婷話的月白色身影躍躍欲試夏殊無奈的搖搖頭,轉身走下城樓,一邊道:"回去休息,別忘了明天還有一場惡戰"

云霆漫不經心的點點頭,還在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去問問定王妃,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碰到黑云騎的主人的看看月光下那柔和的身影,云霆轉身往城樓下走去,如果明天還能活下來,就算求也要求到定王妃收他進黑云騎

------題外話------

好…明天~

上篇:90.永林防禦     下篇:92.利劍橫空,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