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92.利劍橫空,相聚  
   
92.利劍橫空,相聚

一反前些天的慢條斯理,叛軍明顯的開始急躁起來天還沒亮就已經開始攻城了,而且隨著天色漸亮攻勢越來越猛烈相信如果不是永林城外實在擺不下那麼多的人馬,墨景黎絕對恨不得將十幾萬大軍全部拉上來圍攻這個彈丸城

用來守城,兩千黑云騎絕對不會比兩千邊城守將用處強多少倍到了中午的時候,永林城里還剩下的守軍早已經精疲力盡城門在叛軍源源不斷的撞擊下也開始搖搖欲墜

"王…徐公子,守不住了,你們先走"夏殊拖著一身的血痕和疲憊站到葉璃面前,"還有黑云騎的兄弟,守城本來就是我們的事,這次能守這麼多天已經多虧你們了"

"走?"葉璃挑眉,"現在能走到哪里去?城外可是十幾萬大軍呢"

"黑云騎兩千鐵騎並沒有手損,困在城中也不過是龍困淺灘只要出了城一定能夠殺出去的"夏殊道葉璃指了指身後的人道:"你問問他們走不走?"葉璃身後站著的是一身肅殺的黑云騎統領秦風和暗二暗三秦風肅然道:"黑云騎本就是為了捍衛大楚而存在的,若是丟下城池和守城將士離開,回去了我們兄弟也只能當著黑云騎將士的面以示謝罪了"暗三笑眯眯的看著夏殊道:"我們是暗衛,主子在哪里我們就在哪里"夏殊瞪著眼前的人,只覺得眼睛一陣干澀刺痛,咬牙道:"不值得"讓一座永林城埋葬一個定國王妃二千黑云驚騎這樣的代價……

暗三拍拍夏殊的肩膀笑道:"如果永林城真的破了,咱們拼死也會護著公子殺出去的,到時候能突圍突圍,生死有命現在好好地棄城而逃算怎麼回事兒?那還不如早幾天就棄城算了,還不用死那麼多的人了?"

夏殊愣了愣,一巴掌揮開暗三的手轉身而去,"隨便你們"

暗三聳聳肩,無奈的對身後眾人道:"他好像害羞了?"暗二無奈的拍拍這兒是不是抽風的三弟,現在是在戰場上好麼?

眼看著城門在沉重的撞擊聲中開始破裂,葉璃無奈的歎了口氣,到底還是撐不到援軍趕到了,"黑云騎,准備"

"是"城樓上交給剩下的已經不多的守軍,城樓下兩千黑云騎已經准備完畢,如一把開弓的箭隨時准備射出葉璃回頭對站在城樓上的夏殊和云霆點了點頭,一揮手城門轟然倒地,城外的叛軍還沒來得及沖進來的瞬間,黑色的鐵騎狂風般席沖了出去,所到之處血光沖天

"王爺,來了黑云騎"大軍後面,墨景黎高踞馬背緊盯著戰場上的形,不必身邊的人提醒他自然也看到了那一群群黑色的矯健身影

"不愧是黑云騎啊……"身邊的將領不由得歎息,如果有這樣一支軍隊,何愁天下不定?即使現在已經算是敵人,看到這樣的精銳也依然掩不住贊歎之意

墨景黎冷笑一聲,"終于出來了"一揮手,兩路一直沒有參戰的生力軍沖入戰場,"都黑云騎擅長奔襲攻擊,這麼多人我看你們怎麼辦"本就不大的永林城前因為這兩路人馬的加入可以是人滿為患了,戰馬根本就完全施展不開黑云騎眾人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很快全部放棄戰馬融入了亂軍之中以兩千人想要擋住數萬人自然是螳臂當車,但是城門口也就那麼一點地兒,想要幾萬人當然也不可能同時沖進去,所以一時之間兩軍依然在城門口對峙糾纏著即使偶爾有幾個叛軍沖了進去也很快被城門里的守軍給滅了

"那個人是誰?"觀戰的墨景黎突然指著亂軍中一個顯得格外嬌的黑衣身影問道與所有的黑云騎一樣的黑色云紋勁裝,但是身手和動作卻和黑云騎完全不一樣如果黑云騎的動作是矯健凌厲的話,他的動作就顯得非常的簡單而狠辣根本看不出來任何招式,但是幾乎每一個簡單的動作間都有一名士兵在他跟前倒下無論是普通的兵卒還是領兵的將領,在他手下似乎沒有任何不同

"那是……"眾人默然無語,誰也不知道那個人到底是誰因為除了身形矮一些,身後跟敏捷凌厲一些,他和別的黑云騎並沒有任何明顯的差別盯著亂軍中那凌厲的身影,墨景黎黝黑的眼睛漸漸地眯了起來,那個身影讓他有一種詭異的熟悉感許久,終于咬牙切齒的吐出了一個名字,"葉璃"旁邊的軍師一愣,飛快的看向那亂軍中的人,驚道:"王爺那是定王妃?"墨景黎根本不理會他的問話,手中鞭子往前方一指,"活捉那個人,本王賞黃金千兩"

"是"

黑云騎雖然在城門口擋住了叛軍,但是城樓上卻顯然已經無法再有效防守不少叛軍已經從城牆上爬了上去,和城上的守軍厮殺起來葉璃在城下也感覺到了明顯的壓力,一刀掃開了一個撲上來的叛軍,在一回身剛好將刀鋒刺破另一個從後面撲上來的叛軍的喉嚨暗二暗三靠了過來,暗二低聲道:"公子,該撤了"暗三一邊揮劍帶出一道血花,一邊道:"墨景黎是不是發現王妃了?我怎麼覺得這會兒過來的人都不像普通的兵卒?"他們周圍的這也人明顯都有著不錯的功夫底子,比起普通兵卒難對付

葉璃也很無奈,但是永林城破已成定局,這個時候黑云騎若是犧牲已經毫無意義他們在城門口拖了將近一個多時辰想必碎雪關那邊已經收到消息了,"黑云騎全部撤出戰場"

"是一隊二隊三隊斷後,其他所有人撤"秦風高聲下令道

"想跑?"遠遠地墨景黎自然看清楚了戰場上的形,黑云騎擅長奔襲擅長潛伏,同樣也擅長逃跑永林附近地形複雜,一旦讓他們脫離戰場還真的抓不住他們了但是一開始黑云騎就沒有真的往亂軍中心沖,只是擋在城門口不讓他們前進此時一接到命令立刻分別向左右和城里撤去,又有留下斷後的神弓手擋住,即使叛軍再不甘也只能看著他們矯捷的遠離戰場墨景黎冷哼一聲,回身抽出馬背上得弓箭,搭箭開弓,瞄向亂軍中的嬌黑影

厮殺中,葉璃清晰的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只覺得回頭望遠處望去,只看到墨景黎陰鷙的眼睛和脫弦的利箭破空而來若是平時葉璃自然不愁閃不開這只箭,但是現在他卻正被幾個叛軍纏著根本無法閃避暗三驚呼一聲,立刻撲了過去葉璃心中低咒一聲,一把扣住一個叛軍的臥刀的手朝著暗三撲來的方向摔了過去這一轉一甩之間左臂一陣火辣的疼痛身後的利箭以及近在咫尺了

"公子"

"嗖——"一支白色的羽箭泛著絢麗的金光破空而來,墨景黎的箭在葉璃身前三尺的地方撞上了激射而來的箭射頹然落地那支羽箭卻似乎絲毫不受影響,穿過一個叛軍的身體射入了另一個人的胸口那人等到了那眼睛不敢置信的望著胸口沒入大半的羽箭似乎不能明白,自己的同袍背後怎麼會射出來一支箭還將自己射了個對穿葉璃也為這驚天一箭閃了閃神,卻在瞬間將之拋到腦後一個回身踢到了一名似乎偷襲的—叛軍

"天啊……"暗二暗三都不由得松了口氣,剛才暗三撲過去卻被葉璃甩過來的人擋住了,險些就以為那支箭要射到王妃身上了去了此時心中一震卻也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連忙向葉璃的方向靠攏

"金羽箭?是王爺"留下斷後的黑云騎看到那直挺挺倒下的人身上露出的金色箭尾,不由得驚呼起來

遠處墨景黎一箭失利,心中大怒握起弓箭還要再射,突然地面開始隱隱震動,蹄聲如雷墨景黎冷笑一聲道:"早就玩過的把戲了,還想再玩一次麼?"

"不…不對,王爺"身邊的軍師臉色如紙,指著遠處煙塵滾滾之處叫道:"這次是真的"黑色的鐵騎黑云一般鋪天蓋地而來,尖銳的嘯聲擺著金色的火光射入天空,原本已經撤離戰場的黑云騎在看到空中的金色火光之後同時轉頭返回戰場不知何時周圍的山崗上同時出現了墨色的身影,當先一人白馬銀槍,白色的衣衫上流云晃動一張銀色的面具遮住了半邊容顏,但是另外半邊卻是飛眉入鬢,俊美無匹原本溫潤的眼眸此時充滿了令人不敢直視的銳氣,在葉璃的身上輕輕地流過葉璃只覺得心中一顫,同時微微動了一口氣

白衣男子一提缰繩,白色的駿馬仿佛凌空而起一般躍下山崗沖入亂軍之中一路所向無人敢當,"黑云騎聽令謀逆叛國者,殺無赦"低聲的聲音夾帶著內勁傳遍整個戰場

"是,王爺"四周回聲震天

一瞬間,整個戰場仿佛凝滯了一般所有人都忘了此時還是槍林劍雨的戰場上,只能呆滯的望著亂軍中的白衣男子一個名字在心中呼之欲出……

"墨修堯…怎麼可能?"墨景黎惡狠狠地瞪著眼前的一幕,眼睛里全是無法置信的光芒,"給我擊鼓,殺"

咚咚咚

戰鼓聲沉重的想起,仿佛敲在每個人的心上叛軍們心里哆嗦著向白衣男子撲去他們面對的…是大楚不敗的戰神墨修堯一挑眉,狀似不屑手中的銀槍劃出一個讓人驚豔的銀弧,鋒頭到處帶出一片片豔麗的血花山崗上無數的羽箭交織成一片奪目的箭網黑云騎擅射聞名天下,面對這樣鋪天蓋地的箭雨莫是有效的回擊,叛軍就連舉起弓箭的勇氣也消失的一干二淨還有從背後龐大軍隊,幾乎只是片刻之間,十幾萬的大軍竟然已經隱隱有潰敗之勢

墨修堯一出現,葉璃就退回了永林城中與黑云騎一起清理了剛剛攻入城中的叛軍之後便一直站在城樓上望著城下的景所有的目光卻都不由自主的集中到了那白衣如雪男子身上白衣銀槍,矯若游龍他所到之處叛軍紛紛退避,根本不敢與之交鋒葉璃曾經聽徐清塵評價過,少年時的墨修堯如火一般的耀眼奪目,巨變之後青年的墨修堯卻如水一般的沉靜下蘊含著讓人驚心的暗湧而現在的墨修堯…如一柄經曆過千錘百煉隱遁千年橫空出世的絕世名劍鋒芒內斂殺氣漸平,而蘊含其中經過無數洗禮和磨練的風華卻依舊引得世人側目

"定…定王?"云霆渾身無力的靠在牆垛上,顧不得臉上沒擦乾淨的血跡一臉向往的望著城下縱橫來去的身影

夏殊站在他旁邊,臉上全是輕松的意味,"很顯然的確是"

"這麼…這麼我們等到援軍了?我們守住永林城了?"云霆的聲音帶著點虛幻的味道,一時間仿佛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

暗三嘻嘻一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恭喜啊,云校尉回頭你要升官兒了"云霆置之不理,眨了眨眼睛眼巴巴的望著一邊的葉璃,可惜葉璃正盯著城下沒空理他

這一次的戰場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不過半個時辰叛軍開始往東邊撤去看著如潮水一般退去的叛軍,云霆啞口無,"這…這什麼意思?"這些叛軍是專挑軟柿子捏麼?當他沒看見許多人根本就沒有跟黑云騎交鋒就跑了,那這幾天跟他們拼死拼活的是什麼意思?暗三笑道:"云校尉,別難過別援軍到了,就是咱們王爺一個人站在那兒那些家伙只怕也不敢越雷池一步這個麼…叫做氣勢別人學不來的"光是定王完好無損的站在永林城門口就足以讓大多數人嚇破膽了,還打什麼?

"我什麼時候才能有這個氣勢?"云霆喃喃道

"慢慢來,如果你十五六歲就能斬將二十員,破敵三十萬的話,現在也該有這個氣勢了"暗三沒什麼誠意的安慰道

葉璃懶得聽他們瞎扯,轉身准備下城樓,卻被不知道什麼時候摸回來的慕容婷一把拽住了葉璃皺眉,"慕容,你怎麼又回來了?"慕容婷哼哼一聲,望了一眼城下笑道:"定王帶著援兵來了,我不回來是傻子不對…是你把我綁走的,我根本就沒有走"葉璃無所謂的揮揮手道:"這個回頭再,我先下去了"

"唉喲…"慕容婷連忙拽住她,一邊往下跑一邊道:"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下面那是定王啊…定王而且還是你的夫君,你就不會換一身衣服再去迎接他麼?你看看你現在穿的什麼樣?要是天香和箏兒在這里非念死你不可"葉璃忍不住一臉黑線,慕容在怎麼性格爽朗果然還是女孩子啊,這種時候居然還有功夫想這些問題,"慕容,這里是戰場"

"戰場怎麼了?仗不是打完了麼?定王來了就算叛軍再打回來少你一個也死不了跟我走"完也不顧葉璃僵硬無奈的臉色,拖著人就往城樓下不遠處的落腳地點奔去

慕容婷手腳利落的真適合做戰場醫護人員葉璃看著整整齊齊擺在面前的衣服飾品忍不住在心里贊歎緊緊半個時辰不到,她要從去碎雪關的路上奔回來,還要去找齊這些在永林城里根本不容易找到的服飾飾品,然後還要在戰斗沒結束之前上城樓截住自己真是訓練有素啊

"快點,快點打扮好了我們好去迎接定王殿下"慕容婷抓起桌上的衣服塞進葉璃手里就將她推進了里間換衣服自己擺弄起桌上的飾品來了永林城本來就,好東西不好找何況今天又眼看著要死守了是沒人開門做生意她跑了好多地方才找到這些東西呢葉璃無奈的抱著衣服進去了,再不動她怕慕容婷自己沖進來撕她的衣服替她換了

城外的戰場上已經安靜下來,留下一部分人打掃戰場,吩咐鳳之遙帶領墨家軍進城接替防務墨修堯才策馬進城,城門口永林城里還剩下的將士都夾道相迎,墨修堯一眼望去卻沒有看到那個他想見的身影鳳之遙騎馬跟在墨修堯身邊,好奇的低聲問道:"王妃哪兒去了?"剛才在外面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定國王妃在亂軍中那手起手落,殺人奪命的手段和墨修堯簡直…太般配了同時鳳之遙也在心里提醒自己,以後招惹誰也不要招惹王妃女人變成這樣…實在是太恐怖了

"呃…我知道王妃去哪兒了"鳳之遙指了指前面的路口道

墨修堯循著他的方向望去,一高一矮的兩個身影出現在街道邊上高挑的衣少女正一臉興奮的拖著一個青衣女子往這邊走來墨修堯的目光緊緊的鎖住那嬌的清雅女子剛剛戰場上一身黑色勁裝英姿颯爽冷漠殺伐的女子現在確實帶著淡淡的無奈的笑意,衣衫翩然,廣飄飄柔順的青絲松松的挽起,發間簪著一支明珠流蘇簪動靜溫婉猶如最優雅的閨中少女

葉璃顯然也看到了墨修堯,微微怔了一下停住了腳步墨修堯策馬上前,雪白的駿馬歡快的在主人的驅使下跑到葉璃跟前,還親熱的拿腦袋蹭了蹭她

"阿璃……"墨修堯淡淡微笑,俯身向葉璃伸出手葉璃抬起手握住他伸過來的手,一陣晃動葉璃被拉上了馬背坐在墨修堯的身前然後雪白的駿馬在慕容婷的目瞪口呆中絕塵而去,留下衣少女一臉呆滯,半天才低聲嘟噥道:"過河拆橋啊…本姑娘連戰馬都沒摸到啊,氣……"

遠處馬背上的鳳之遙看著一眾神呆板的將士和一臉好奇的黑云騎們聳肩下馬好,做人手下的不就是專門用來在主子沒空的時候處理一些必須處理的事麼?

兩人一騎穿過永林城,出了城一路奔馳駿馬不愧是駿馬轉眼間連碎雪關都遙遙在望,葉璃低頭看著勒的腰間有點疼的手臂,低聲道:"墨…修堯,我們要去哪兒?"墨修堯低頭看了她一眼,終于勒住了缰繩翻身下馬葉璃挑挑眉准備也跟著下馬,一低頭迎接她的卻是墨修堯伸開雙臂的懷抱,"下來"見他堅持,葉璃只得任由他將自己抱下馬依偎在帶了些微涼的懷里,不知為何葉璃只覺得一陣安心和放松,臉上傳來的莫名的炙熱讓她有些無措

抬頭,清雅怡人的男子氣息迎面而來,葉璃驚訝的睜大了眼睛男子的吻如急驟的狂風暴雨,在葉璃驚怔中席卷而來嬌的身體被緊緊地鎖進懷里,微涼的指尖輕輕抬起她無措的嬌顏溫潤的唇在她嫣柔美的朱唇上繾綣流連墨修堯的吻並不溫柔,甚至略有些粗暴帶著些**和莫名的怒氣撬開了葉璃的唇,迫使她松開了貝齒探入其中勾動著無措的香舌與他糾纏起舞

"唔……"葉璃微微皺眉,想要掙紮鉗制在她腰間的手臂加用力固執的將她禁錮在懷中,一只手輕揉著她腦後的發絲,迫著她與他跟深的糾纏交換著彼此的氣息葉璃無力的拽著他身前的衣襟,"修堯……"

分開時,兩人都有些微微的喘息墨修堯低下頭,將額頭靠上葉璃光潔的額頭,低聲道:"阿璃,你嚇到我了"當他趕到永林城外看到那一幕時,沒有人能知道他心里的震動和恐懼甚至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一刻自己到底在想什麼,只是下意識的射出了那一箭當看到那一箭接連射穿了兩個人,帶出絢麗的血花時,心底驟然而起的暴虐沒有絲毫的平息如果不是他自制力驚人的話,當時的第二箭就會射向墨修堯如果他沒能擋下那一箭…如果他沒能擋下那一箭,今天在場的叛軍一個也別想活

"阿璃……"

葉璃臉上一片嫣,平生第一次窘迫的臉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了她…她居然在可能人來人往的路邊跟一個男人接吻……

但是當聽到墨修堯那一聲宛如歎息的阿璃時,所有的掙紮和推拒的化成了虛無

"墨修堯,能再看到你真好"葉璃輕聲歎道墨修堯低頭,深沉的眼眸中盡是一片溫潤和暖意微溫的薄唇再次觸碰她嬌豔的朱唇,這一次確實極盡溫柔纏綿,"阿璃…我很想你呢,真不該讓你單獨一個人來南疆"葉璃淡淡的微笑不語,不打算告訴他分開這麼久她也有一點…好,不是一點想念他

乖巧的白馬早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兩人所在的地方離碎雪關只有幾里遠了,雄偉的關口清晰可見不過墨修堯並不打算立刻返回永林城或者去見慕容慎,而是拉著葉璃到不遠處的山坡邊上坐下休息

葉璃靠著墨修堯坐下,放松了緊繃了好幾天的身體,不由得舒服的輕歎了一聲一抬頭卻看到墨修堯微微皺眉的神色,"怎麼了?哪兒不舒服還是傷到了?"墨修堯搖頭道:"一連趕了好幾天路,有點累了到傷……"墨修堯拉起她的左臂,將寬大的衣往上撩去露出了手臂上細長的傷痕,皺眉道:"怎麼不包紮一下?"

葉璃沒想到墨修堯竟然看到了她受傷,搖頭笑道:"只是擦傷,已經不流血了這樣好得快一點"

"胡"墨修堯低聲叱道,取出隨身攜帶的幾個藥瓶,用其中一瓶里面透明的液體為她清理了傷口,才心的撒上藥粉然後從懷里取出一方白色的手帕將傷口包紮起來葉璃欣賞著墨修堯包紮完美的胳膊,微笑道:"真的沒事,兩天就好了"

墨修堯抬手將她拉入懷中,揉了揉柔順的發絲低聲道:"以後不許受傷,不然你就哪里都不許去了"葉璃不語,意外時時都有,這個她可沒辦法保證,"我盡量,你自己上戰場不也受了很多傷麼?"少年戰神的名聲不是白來的,墨修堯也不是神靈降世有天神護體刀槍不壞

"我跟你能一樣麼?"

葉璃抬起頭,不悅的眯眼看他,"你在歧視女人?"

墨修堯無奈,"我沒有歧視女人,而且就算我歧視女人也不會歧視你"他的阿璃這麼離開,如果她都要被歧視了全天下的男人都改去自殺了

"那你是我不像女人?"

"阿璃"墨修堯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你在生氣還是在撒嬌?"葉璃一愣,呆呆的看著墨修堯笑容溫潤的模樣,恨不得撲上去咬他一口或者揍自己一頓她居然再跟墨修堯無理取鬧麼?比慕容還幼稚,慕容肯定不會問這麼幼稚無聊的問題

墨修堯淡淡一笑,在她惱羞成怒之前將人攬回懷里,"陪我坐一會兒,有點累"

葉璃微動了一下,很快還是安靜了下來墨修堯的身體並不好,也不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就奇跡的痊愈了即使他竭力掩飾,她也沒有錯過他眉宇間的疲憊和蒼白緊緊地靠在他懷里,葉璃一邊不知道想著什麼,一邊漸漸地沉入了夢鄉……

上篇:91.夜襲     下篇:93.戰局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