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93.戰局算計  
   
93.戰局算計

通往碎雪關不遠處的官道旁,幾名暗衛悄無聲息的各自隱藏蹤跡暗中保護著他們各自的主子暗三百無聊懶的把自己掛在路邊一顆枝葉茂密的大樹上,指了指不遠處某個山坡對站在樹下閉目養神的暗二道:"你看他們多呆,藏在那里肯定被王爺和王妃發現了"暗二抬頭看了他一眼,"他們是暗衛不是跟蹤監視的,不被別人發現就行了就算王爺沒有發現他們也知道他們跟在後面"暗衛嘛就是全天十二個時辰都要保護主子的安全暗三在樹長打了個滾,"我們也是暗衛"雖然不太像就是了

暗二臉色有些不好看,"我們不是合格的暗衛,這次回去王爺很可能會給另外再給王妃幾個暗衛"

暗三的臉色也有些黯然,剛才在戰場上王妃如果不阻止他根本就不會受傷對于給王妃當箭什麼的暗三完全沒有覺得有任何不對的地方定國王府訓練他們出來本身就是為了在必要的時候擋刀當箭擋去主子的一切危險而剛才王妃去為了阻止他去擋箭被劃了一刀如果不是王爺那一箭,王妃現在還不知道是生是死作為暗衛他們真的不合格,暗四暗一現在還不見蹤影,雖然這是王妃的命令他和暗二也完全沒有起到暗衛的作用,"我會向王爺請罪的,一定不會拖累你們"暗二睨了他一眼,"什麼白癡話,我們是一組的,換掉你難道我們還能留下?何況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有錯我只是…我比較喜歡跟著王妃"

"我也是"瞥了一眼另一邊的暗衛們沒有跟著王妃之前的暗衛生活實在是太無趣了雖然在那之前他們還沒有跟過別的主子,但是光是訓練和聽前輩們教導的就很無趣如果他們不是跟了王妃的話,一定會變得和那些暗衛一樣的無趣,"如果我們現在過去請罪,你王爺會不會從輕發落"

"現在過去你只會倒黴"暗二淡淡道身為有職業道德的暗衛,他是絕對不會讓被人知道他看到王爺和王妃在路邊那什麼的…當然也包括王爺自己

"可是,王爺和王妃已經在這里呆了很久了在待下去慕容將軍都該出來找人了"暗三糾結道

"那就讓他們去請王爺和王妃"暗二挑了挑下巴,望向不遠處跟著墨修堯的暗衛,相信他們也是一樣糾結嘖…身為王爺的隨身暗衛,潛伏隱藏的能力也太差了一點他和暗三隨便幾眼就找到他們藏身的地方了

"王爺,王妃"暗二從樹後面站直了身體,向相攜而來的兩人行禮樹上的暗三悄無聲息的落地,也跟著行禮

墨修堯眯眼看了他們一眼,淡淡道:"身手不錯"

兩人不由自主的在心里抖了抖,王爺是在誇他們麼?

葉璃淡淡笑道:"起來,你們在這里干什麼?"兩人苦著臉不敢話,王妃不需要他們時時刻刻的跟在身邊,但是如果現在他們真的去各干各的事的話,王爺肯定會大發雷霆的,王妃可以命令他們,但是…王爺可以換掉他們墨修堯皺眉問道:"還有兩個人去哪兒了?我記得你身邊應該有四個人?"

葉璃笑道:"我讓他們辦事去了"

"人不夠可以再從別處調,暗衛是用來保護你的安全的"墨修堯不贊同的道:"既然這四個人不能保護你的周全,回去另外在派幾個?或者把我身邊的人給你?"葉璃瞥了一眼悄悄投給她一個哀求的神色的暗三,無奈的道:"我不喜歡暗中有人跟著我"

"他們是為了保護你的安全,我會讓人選隱蔽能力最好的人,不會讓你覺得困擾"

"沒有人能比我們好"暗三偷覷了墨修堯一眼,低聲嘟噥道墨修堯淡淡的目光立刻落到了他身上,暗三不由得身子一僵只聽墨修堯淡淡道:"從來沒有暗衛需要主子來救的,就這一點來確實沒有人比你強"

"墨…修堯…"葉璃伸手握住墨修堯的手,輕聲道:"他們都幫了我很多忙你看得出來我不需要暗衛,我需要可以信任的助手而且,暗衛並不是任何地方都有用的不是麼?"比如有的地方暗衛根本就無法跟隨,而暗衛可以跟隨的地方通常一般侍衛也都可以出現而且危險程度也不會高到哪里去幸好定國王府的暗衛只有極少部分是專門訓練來保護主子的,其他的都各有其他的職責,不然就太過浪費人才了墨修堯掃了一眼低著頭的兩個暗衛,眼神微低頭看了一眼一臉認真的望著自己的葉璃,沉聲道:"他們可以繼續留在你的身邊,我會另外再調四個暗衛給你"

"不要"葉璃淺笑道:"我不習慣暗衛,就算你另外派人跟著我過不了多久他們也會變成跟暗二他們一樣的這樣還有什麼意義麼?"

墨修堯輕哼一聲,轉身往官道上走去葉璃抿唇一笑,跟在他身後也跟了過去留下一臉茫然的暗二暗三,"阿二,王爺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們可以繼續跟著王妃大概……"

碎雪關大營

見到葉璃和墨修堯進來,大帳里所有人都連忙站了起來慕容慎親自走下主帥的位置迎上前來,"末將見過王爺,王妃此次永林之危多虧了王爺王妃及時援手才能幸免大難請受末將一拜"著一揭戰袍就要往下拜去,墨修堯伸手拖住他的肩膀,淡然道:"本王分內之事,慕容將軍無需多禮"墨修堯不讓拜慕容慎自然怎麼都拜不下去再見墨修堯一副身體健康內力充沛的模樣,眼中也不由閃過一絲欣喜也不再勉強,側身請兩人入內,"王爺,王妃,請里面坐"

帳中眾人看到健步入內的墨修堯臉色的神色不由十分精彩,有的歡喜有的震驚有的深思墨修堯拉著葉璃在主帥下手的位置坐下,開口問道:"將軍,南詔大軍如何?"慕容慎猶豫了一下,走回主位回道:"南詔這幾日攻城很急,大概是想和關內黎王叛軍打個配合如今王爺和援兵親臨,自然不用再擔心這些南夷蠻子了明日出城迎戰,必定將這些南夷趕回南疆深山里去"這些守城的日子憋屈的不止碎雪關的將士,慕容慎這個主將憋屈但是再憋屈他也只能忍著不能表現出來現在援軍到了自然是揚眉吐氣的時候

"不止王爺這次帶了多少大軍來?"其他人也是躍躍欲試

墨修堯挑眉,淡淡道:"兩萬黑云騎,還有五萬大軍三天後才能到"

大帳里一片沉默,眾人也仿佛被從頭上澆了一桶冰水一般從外涼到里其中一個脾氣直的不信的站起身來道:"王爺…朝廷怎麼會指派了五萬大軍?"五萬黑云騎呢?八十萬墨家軍呢?墨修堯唇邊掀起一絲淡漠的笑意,"本王只是先來支援的後面的…皇上自有安排"眾人默然,慕容慎在心里歎了口氣話到這里哪里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皇上需要有人以最快的度支援南疆,而行軍度能夠趕得如此快的只有定王的黑云騎但是皇上同樣也不放心定王,所以根本就不肯讓定王帶太多的人馬,真正的大部隊都在後面而領軍的也必定是皇上信任的人將來平了亂,功勞自然也是記在後來者身上皇上…這樣苛待定國王府真的不會出事麼?

"原本…以為定王殿下身體康複,這次定能一舉蕩平南疆,以續當年定王殿下未完之志如今看來,這次只能先放過這些南夷了"半天,慕容慎才有些遺憾的笑道身為將軍沒有人不想縱橫疆場建功立業,但是現在定王突然身體痊愈本就引皇帝疑竇,皇帝是怎麼也不會肯把平定南疆這樣的千古奇功交給定王的墨修堯無所謂的笑道:"看來這次確實不是個好機會這些日子還要有勞將軍辛苦了本王這幾日就暫住永林,等到援軍大部隊趕到本王便要啟程回京了"

慕容慎一怔,"王爺不留在碎雪關?"

墨修堯笑道:"碎雪關有將軍坐鎮不須本王指手畫腳而且永林那邊還有墨景黎的十幾萬大軍呢本王…還有一點私事要處置"

慕容慎只得點頭道:"既然如此,王爺隨意"雖然有些遺憾這次只怕不能給南詔一個沉重的教訓,但是這種事也不是自己一個武將可以決定得了的何況…定王身體健康的出現在碎雪關,只是這一個消息就足夠那些南夷嚇得魂飛魄散了畢竟…據上一場南疆差點被蕩平的戰爭還不過十來年時間回到永林城已經是入夜時分,幸好永林城的一切並不需要墨修堯費太多的心思被留下的鳳之遙已經將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條葉璃有些好奇的看著換掉了一身華麗衣,換上青甲白袍顯得英姿勃發和京城里仿佛換了一個人的鳳之遙同時鳳之遙也有些好奇的打量著依舊溫婉從容的葉璃實在無法把眼前這個幽雅清麗的女子和戰場上那殺起人來毫不留的黑衣女子畫上等號

墨修堯拉著葉璃在書房里坐下,對鳳之遙指了指旁邊的椅子問道:"冷皓宇還沒到?"

鳳之遙笑道:"剛到,去換身衣服就過來他路上遇到了一點麻煩被人追殺了一路,趕過來的時候有點狼狽呢"

葉璃好奇的挑眉看著鳳之遙,鳳之遙笑道:"他仗著財大氣粗和黎王搶糧食,這不是等著讓人砍麼?不過效果也不錯,他最少收購了江南各地今年三成的糧食,如今黎王就算調頭去攻打江南各地,只怕過不了多久也要缺糧了所以啊,黎王派了殺手到處追殺他呢"

"收那麼多糧食他要怎麼處理?"江南可是大楚的糧倉,整個江南三成的糧食可不是個數鳳之遙不在意的笑道:"江南一亂起來糧價只會飛漲,不會賣不出去就算真的賣不出去我們可還有幾十萬人要吃飯呢"

果然,沒一會兒冷皓宇出現在了門口俊美的臉頰上還帶著一道剛落下不久的傷痕,幸好看起來並不太嚴重,應該不會留下疤痕,"王爺,王妃"

墨修堯點頭,沉聲道:"你在半年多,翎州這次是怎麼回事?墨景黎怎麼會突然決定起兵的?"冷皓宇詫異的看了墨修堯一眼,道:"王爺不是知道黎王叛亂的消息才帶人南下的麼?"墨修堯淡淡道:"本王是為了南疆的一些事過來的,剛出發就收到墨景黎起兵的消息墨景黎就算再沒腦子也應該知道,他並沒有完全准備好"

鳳之遙搖頭道:"我到覺得墨景黎這個時間選得妙啊正好打了咱們一個措手不及別咱們晚來幾天,就算再晚來半天只怕碎雪關都要保不住了"墨修堯蹙眉道:"他如果真的准備好了,就不該這麼急著恭喜碎雪關,完全可以兵分兩路一路在碎雪關拖住慕容將軍,另一路直接向東進軍,東南一帶曆來平靜,少有駐軍只要他完全占據了云瀾江以南,我們別現在就幾萬人馬,就算是二三十萬人人馬,想要順利度過云瀾江平亂也未必容易慕容將軍獨木難支碎雪關撐不住只是早晚之事到時候…墨景黎得到任何好處,完全不必跟南詔瓜分"

"他沒准備好就急著起兵…那就是皇帝想要對他動手了?"冷皓宇猜測道

鳳之遙搖頭道:"不對,如果皇上想要對他動手當初根本不會放他離開京城"

冷皓宇點頭,想了想道:"黎王騎兵確實事出突然他剛剛回到翎州並沒有什麼動靜,但是三天後就突然起兵當時我也嚇了一跳"

葉璃問道:"王爺是為了什麼突然趕來的?"

墨修堯看了她一眼,從懷里取出一封信遞過去葉璃接過一看,卻是之前自己送回去的信函還有一封顯然是外公的筆記低頭看了一遍,葉璃驚訝的道:"南疆聖女舒曼琳是前朝皇帝的後人?"這確實是葉璃送來沒有想到的,這也太狗血了,她確實猜測過舒曼琳是不是還有別的什麼身份,但是南疆聖女是前朝皇帝的後人,而墨景黎卻是當朝皇帝的親弟弟然後兩個人合謀造反?

"南詔不是背叛前朝才立國的麼?怎麼會讓前朝皇帝的後人稱為南疆聖女?"看南詔王對舒曼琳處事的態度,應該不會是不知道她的身份啊

墨修堯道:"你送回來的那個飾品是前朝的時候嫁到南疆某部落的朝陽公主的遺物"

葉璃挑眉,那又如何?朝陽公主離南詔立國也有幾百年了

鳳之遙開口解釋道:"這位朝陽公主是位奇女子,據她還未出嫁之前就曾經參與過朝政只是當時的高宗不喜女子參政數度下詔訓斥過她後來還將她送去了南疆和親雖然從那以後朝陽公主就消聲覓跡了,但是她和親的那個部落卻因為有前朝皇帝的支持成為了當時南疆最大的部落同時也就是南詔王室的前身南詔王室仰慕中原文化,雖然與前朝的關系並不好,但是對前朝的一些…逆臣卻非常好從南詔立國,到前朝滅亡,僅有蹤跡可循的就至少收留過三位皇子兩位公主,一位王爺這些人有的是因為謀反失敗有的是因為被陷害而逃到南詔的而無一例外,這些人最後都娶或者嫁給了南詔王室直系而他們最後收留的一位,雖然記載的有些模糊,但是我們猜測應該是前朝皇太子"

"所以,你們想的是南疆聖女可能是前朝太子的遺孤?"葉璃問道,腦子里只覺得一陣眩暈果然,如果你覺得故事話本很狗血的話,現實只會比他狗血

鳳之遙笑道:"前朝覆滅的第三年,當時的南詔女王嫁給了一個身份不明的中原男子五年後南詔一直不停地侵犯大楚邊境直到南詔女王和王夫都去世了,才漸漸平息下來但是這麼多年來,兩國一直時打時和從來就沒有真正消停過只要一有機會,南詔就會想方設法的想要侵入中原"

葉璃揉了揉眉心,"明白了,所以南詔有非常濃厚的前朝王室血脈他們打算為前朝奪回江山入主中原?"

"為前朝奪回江山可能是假的,但是想要入主中原是肯定的"鳳之遙點頭道

葉璃有些奇怪的看著墨修堯道:"就算如此,你也不用這麼著急的趕過來啊既然他們都准備了一百多年了應該也不會介意在准備幾十年"墨修堯看著她,"如果這次沒有墨景黎起兵的事,你打算干什麼?"葉璃一怔,想起來自己打算去南疆聖地看看的打算,"有危險?"墨修堯臉色不怎麼好看,道:"你不覺得南疆那個所謂的聖地很有問題麼?"

葉璃眨眼,等著他的解答

"南疆聖女,年過二十五歲就必須進入聖地但是事實上大多數聖女在二十一二最的甚至在十九歲就已經卸去聖女之責進入聖地了這些所謂的聖女,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容貌,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家世身份,沒有人知道他們進入聖地之後干什麼去了?但是這些女子卻都是必須從接受各種各樣的教育,成為聖女之後甚至對南詔政務有一定的影響教導出這樣一個人到底需要花費多少時間和財力精力,難道只是為了放在那里當聖女供幾年然後扔進什麼聖地里去老死?"墨修堯聲音淡然的道冷皓宇思索著,"王爺的有理南詔這個聖女的規矩還真有些奇怪我記得在位時間最短的一位聖女似乎只有兩年,十五歲成為聖女十七歲就退位了"

"我以為我們在南疆聖地有什麼危險?"葉璃提醒道

墨修堯道:"根本沒有什麼南疆聖地可能確實有那麼一個地方但是那絕對不是供奉著南疆寶物和聖女養老的地方那應該是南詔王室最大的秘密所以一旦有人觸及那個地方,就會被南詔王室不惜一切代價抹殺所以才有傳聞擅闖南疆聖地者無一生還"

葉璃有些失望,這麼南疆那個所謂的聖地里根本就沒有什麼幽羅冥花了

冷皓宇道:"這個和黎王突然起兵應該沒什麼關系?"

鳳之遙懶洋洋的靠在椅子里笑道:"沒關系?關系大了以前我們以為是墨景黎想要利用南疆聖女和南詔現在看來是那個傻子被人給利用了所以才會這麼匆忙的起兵還以為他聰明了呢,傻子就是傻子"葉璃有些疑惑,"南詔能用什麼籌碼動墨景黎?"

鳳之遙笑道:"比如和南疆聖女共享天下啊,有南詔相助墨景黎想要得到天下自然容易一些到時候江山美人兩不相誤,是男人都會上鉤的"葉璃無法理解,南詔為了入主中原能夠辛苦布局上百年,天下果然是最讓人沉醉的麼?"哼,他們算計的倒是不錯,從外面打不破碎雪關就從里面攻破話這回要不是因為王妃,只怕咱們今天感到別碎雪關了,翎州永州都沒有援軍的立腳之地了"

冷皓宇皺眉問道:"王爺打算怎麼辦?"

墨修堯淡淡道:"沒有打算你現在待在江南不安全,盡快起程回京城去"冷皓宇動了動唇想要什麼,墨修堯看了他一眼道:"我會跟慕容將軍一聲,讓你和慕容婷早日完婚皓宇……"冷皓宇一個激靈,連忙道:"屬下明白,多謝王爺成全"

鳳之遙有些不甘的道:"好不容易出京一趟,卻要草草收場皇帝要不要這麼防著咱們?真是浪費本公子時間"墨修堯淡然道:"南詔成不了氣候,暫時不必理會你放心這回不會讓你白來的"鳳之遙挑眉,"也只有你才敢南詔成不了氣候我看南詔人心計可不淺,居然能花這麼長的時間隱忍布置……"墨修堯笑容冷淡,"一百多年時間,一代又一代都還不能成事,還能成什麼氣候?大概唯一值得稱許的就是他們的執著了"鳳之遙笑道:"我猜南詔人最恨的大概就是定國王府了"一百多年都沒能成事,定國王府絕對是功不可沒比如十幾年前那一次,要不是最後臨時撤兵,南詔人永遠都不用再煩惱怎麼入主中原的問題了,"那麼王爺的不會讓我白跑一趟是什麼意思?咱們還打南詔麼?"

墨修堯抬眼一笑,"咱們不打仗,咱們剿匪"

"剿匪?"書房里的三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鳳之遙眼睛一轉,問道:"我可不記得永州有什麼厲害的土匪強盜"

墨修堯淡然道:"以前沒有不代表現在也沒有不然,雍州的援軍是怎麼回事?"

"不是墨景黎派人干的麼?"鳳之遙問道

墨修堯冷笑,"且不他有沒有那個腦子,就算他有好了,全軍覆沒兩萬人馬以翎州叛軍的實力需要多少人馬?當時墨景黎的叛軍還在永州城附近,他要怎麼讓一只至少三萬人的軍隊奔襲幾百里外的雍州援軍?"

鳳之遙沉思了片刻道:"至少是在他起兵的同一天就派出這只人馬才趕得及在云瀾江邊伏擊雍州援軍而且還必須事先就知道雍州必定會派出援軍救援碎雪關才行知道吳承梁是咱們的人的少之又少,至少墨景黎絕對不可能知道如果他不知道的話,就不可能派伏兵專門伏擊雍州的援兵了因為雍州很可能和別的地方一樣按兵不動,同樣也可能其他地方一起出兵援救碎雪關"

"伏擊吳大人的不是墨景黎的人?"葉璃挑眉道

"盯著大楚這塊肥肉的可不止南疆一個"墨修堯淡淡道

"西陵"冷皓宇肯定的道北戎離南疆太遠,而且北戎人的外貌和大楚差別太大,想要潛入大規模的潛入大楚根本就不可能但是西陵不一樣,雖然有些微的差別但是那是指跟外邦通過婚的西陵王室普通的西陵百姓大多數和大楚人差別並不太大一想到居然有一支能夠消滅兩萬人的人馬潛入大楚,冷皓宇不由得打了個寒戰

墨修堯眼神幽深,"大楚這些鎮守邊關的守將,早就該好好敲打敲打了"

鳳之遙聳聳肩,這些年邊關的守將都被皇帝換的差不多了,他們也沒辦法剿匪…好像也不錯…

"王爺,咱們什麼時候出發?"既然有仗打何必管是南疆還是西陵,鳳之遙興致勃勃的問道墨修堯低頭看著修長的手指,低聲道:"等皇上的人來接手永林之後你先讓人准備著記住了…如果讓一個人活著走出大楚,你這輩子也別再跟我你想上戰場了"

"是,王爺"鳳之遙起身朗聲應道,遲疑了一下還是忍不住問道:"碎雪關這邊…"

"暫時不用理會不用幾個月他們分不出勝負來我們也沒有時間管他們了"墨修堯沉聲道

"明白了"

葉璃靜靜地看著對答的兩個男子,微微皺眉心中莫名的生氣一股不安的感覺來…

上篇:92.利劍橫空,相聚     下篇:94.西陵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