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95.平寇大將軍  
   
95.平寇大將軍

院的大樹下,墨修堯靠著樹悠閑的坐著,目光溫和的落在園中伸手凌厲的窈窕女子身上一把寒光熠熠的匕首在葉璃手中時隱時現,只見她敏捷的身體在幾個擺成各種姿態的人形木俑間穿梭,不過是片刻之間所

有的木俑或是脖子或是心口致命的地方都出現了明顯的傷痕葉璃的表演並沒有太多的可觀賞性,反而是充滿了凜冽的殺意但是看在在院子里的人眼中,卻比這世上任何的舞蹈加引人入勝躲在暗處的暗衛們都

不由的暗暗抹了抹自己的脖子,思量著能不能躲過王妃手里的匕首難得閑來無事的鳳之遙同樣身體僵硬不住的偷瞄坐在樹下神色平靜甚至得上是溫柔的墨修堯心中暗暗腹誹著:在那麼多的大家閨秀中,能給王

爺選這麼一個凶殘的王妃,皇上你的眼神得多差啊黎王當初退婚的舉動是對的,不然他早晚會被王妃打死啊

葉璃收起手里的匕首,皺了皺眉明顯有些不滿意回身往樹下墨修堯落座的地方走去

"阿璃雖然內力差了一些,不過近身功夫可算得上是極好了"墨修堯點頭微笑道不過內力並不是一時半刻能夠彌補得了的以阿璃的身份真正需要她出手的決定高手並不多至少葉璃現在的身手已經遠在墨修

堯的預料之外了葉璃微微點頭,蹙眉道:"內力太差確實是個弱點,我會另外再想辦法的至于遇到絕頂高手…回頭我再想一想"

鳳之遙有些驚恐的看著她,"王妃你不是告訴我以你的功力還能想辦法對付絕頂的內功高手?"

葉璃撐著下巴道:"那要看高到什麼程度如果一掌就能轟掉十丈外的房子的話,那可能有點困難"

鳳之遙望天翻了個白眼,"誰見過那種逆天的高手?根本不可能有那種程度好不好?"她以為能力是什麼?一掌能震斷一顆碗口粗的大樹已經是非常高深的內力了,還打掉十丈外的房子?葉璃認真的點頭道:"我

也覺得不應該有這樣的能力存在"鳳之遙好奇道:"那王妃想要怎麼對付絕頂高手?"

葉璃眨了下眼睛,平靜的道:"以我本身的實力…對付王爺這樣的高手可能有點難度不過,全身而退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話間,葉璃忍不住去打量墨修堯身為一個殘疾了將近十年的人,就算墨修堯的

武功身手不退步,至少也應該停留在十七八歲的時候但是這幾天她已經發現了,墨修堯的武功依然深不可測至少對上他自己是沒有半點勝算的這讓一向對自己身手頗為自信的葉璃有點沮喪鳳之遙已經不知道

該擺出什麼表了你那一臉的沮喪遺憾是怎麼回事?你以為能從王爺面前全身而退的人很多麼?

"如果是這樣,王妃的身手確實是足夠了畢竟…當今天下武功能和王爺相提並論的不過三人"鳳之遙道

"哪三個?"葉璃奇道鳳之遙摸摸鼻子道:"閻王閣大閣主凌鐵寒,西陵鎮南王,還有咱們大楚第一高手沐擎蒼不過鎮南王當年在戰場上失了一臂,功夫可能有所退步也不一定不過這幾個人應該都不會對王

妃出手,所以不用擔心"葉璃白了他一眼道:"我沒有被害妄想症,提升自己的實力和有沒有人要對我動手沒有關系"鳳之遙忍不住抹了一把汗,你還要提升實力?

"需要什麼直接讓人去辦就行了,需要人也可以直接在暗衛和黑云騎里調"墨修堯輕聲道,既然未來注定了不會平靜,他並不反對阿璃用任何手段加強自身的實力就算只是為了自保也好,多一份實力就多一份

安全保障鳳之遙有些驚訝的看了墨修堯一眼,暗暗挑眉看來王爺確實把這位王妃看得非常重要,至少給予王妃的權限可以是除了第一代定國王妃以外曆代定王妃之最不,或許並不比第一代定王妃差什麼,因

為王爺幾乎是默許了王妃對黑云騎的所有權限

"啟稟王爺,王妃慕容將軍求見,還有…朝廷的援軍到了"院門口駐守的侍衛稟告

鳳之遙挑眉,"來的不慢啊,是哪位將軍領軍的?"

侍衛稟告道:"是皇上封的平寇大將軍柳靖云柳將軍"

墨修堯淡淡道:"讓他們進來"侍衛猶豫了一下道:"柳將軍還沒進城呢"

"要本王親自出城去迎接他麼?"墨修堯聲音清淡,卻讓人感覺一股無形的威壓鋪天蓋地而來侍衛立刻果斷的一拜道:"屬下領命"轉身匆匆傳話去了,讓王爺出城迎接,開什麼玩笑?

"這柳靖云是誰啊?"鳳之遙拖著腦門苦思難道這些年他領導的暗衛真的太差勁了,所以連皇帝有這麼一個親信將軍都不知道?墨修堯淡然道:"柳丞相已故四公子的遺腹庶子,柳家排行十一今年應該二十七

歲了"鳳之遙皺眉道:"柳貴妃的侄子?皇帝不會真的被墨景黎氣瘋了?朝中又不是真的沒人了居然派個從來沒上過戰場的人來平亂?就算請華老國公出山也比弄個什麼都不會的來強啊"墨修堯搖頭道:"皇

上不會重用華家的人"鳳之遙不屑的冷笑,"所以他重用柳家人?"他當然知道皇帝在防著華家,不然身為華家嫡長女的皇後怎麼會膝下只有一位公主華家已經到了盛極,從前華老國公有何墨流芳交極好,皇

帝怎麼可能不防著?

"在皇上眼里,柳家顯然比華家要忠心,也容易控制一些"墨修堯平靜的點出事實

鳳之遙點頭,嘲諷道:"可不是麼,柳家若不是對皇帝忠心耿耿怎麼會這些年聖寵不衰?"賣女求榮什麼的…就這一點來華家的確比不上柳家

"皇上不可能真的讓一個什麼都不懂得人掌握十幾萬重兵柳靖云不過是個明面上的棋子罷了如今墨景黎反了,皇上不會再信任葉家,扶持柳家已經是必然之勢不過…皇上應該也會趁這短時間另外扶持一些

生的力量與柳家抗衡"墨修堯漫不經心的道,仿佛對永林的戰事已經好不掛心了,"等援軍到了咱們就離開永林皇上既然愛拖著就讓他拖著,這場仗沒有三五個月打不完"

"慕容慎見過王爺王妃"慕容慎快步進來參拜道

墨修堯點頭道:"將軍請坐下這個時候過來可是有什麼要事?"

慕容慎有些為難的點了下頭,看著墨修堯道:"聽王爺今日就要離開永林,不知…王爺對如今永州的戰事有何看法?"墨修堯挑眉笑道:"將軍這是何意?朝廷援軍一到,碎雪關自然平安無事"慕容慎無奈

的歎氣,看著墨修堯正色道:"末將素來有話直,還請王爺勿怪如果有王爺相助,在下相信必定能在一個月內平息黎王之亂只是王爺為何……"墨修堯含笑搖頭,"將軍,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這句話你我都

明白但是真正能接受這句話的君王卻是自古少有不受君命的那些名將最後如何收場想必將軍也清楚"

"這幾日黎王大軍一直按兵不動,在下擔心黎王會揮兵東去,到時候東南一帶的百姓只怕又要卷入戰火之中了"慕容慎沉重的道他是武將對于朝政只是似懂非懂,所以才想不明白明明有好的辦法可以解決問

題,為什麼一定要那樣拖延反而讓百姓受苦墨修堯搖頭歎息道:"晚了…墨景黎已經兵分兩路往東去了事實上這幾日墨景黎只所以按兵不動就是因為墨景黎現在只怕已經不再軍中了"慕容慎大驚,道:"既

然如此,王爺為何不阻止?"

"將軍……"墨修堯笑容有些苦澀慕容慎的話一出口也立刻後悔了,在皇帝眼里定國王府可比黎王的叛軍加可怕又怎麼會允許定王真的插手黎王的事,只怕墨家軍一動皇帝立刻就會以違抗聖明為由治定王

的罪到時候…幾十萬墨家軍…慕容慎忍不住打了個寒戰不敢再想,"東南戰事勢在必行,將軍只要據守碎雪關莫要讓南詔兵馬進入入關與黎王彙合就是了至于永州的黎王大軍,不出一個月必定會推出永州的

難道大楚就此南北分裂?慕容慎在心里默問難道對付護國有功的定王真的比平定叛亂的黎王還要重要?耿直的慕容將軍當然不明白,在身為帝王的墨景祁眼里墨修堯和墨景黎根本從來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只要能對付墨修堯,別一個墨景黎就是再多一個墨景黎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江南被墨景黎占去了他早晚能拿回來,但是如果讓墨修堯盤踞江南,別拿回來了只怕還要防著他會不會再伸手往江北而來甚至想要奪取整個大楚的江山所以事實上除了剛一開始的暴怒墨景祁冷靜下來之後對墨景黎的突然叛亂幾乎是高興的只有這樣,他才有一個完美的理由誅殺這個一母同胞的親弟弟

"平寇大將軍到"院外一聲響亮的聲音,卻讓院內包括慕容慎在內的所有人都變了顏色在定王面前,別是一個沒上過戰場才剛剛被賜封的大將軍,就是戰功顯赫的華老國公也不會如此無禮這個任的大將軍到底是太沒腦子還是根本沒把定王放在眼里

一陣嘈雜的腳步聲由遠而近的傳來,顯然進來的並不止一兩個人葉璃側耳停了一下腳步聲最少也有二三十人,不由得在眼中露出一絲笑意這個平寇大將軍不會是專程來耀武揚威的?鳳之遙接收到葉璃的眼神,不屑的撇嘴在王爺面前耀武揚威,腦子被門給夾了?上一個在王爺面前耀武揚威的那位北戎王子聽現在還沒恢複神智呢

剛到院門口,一行人顯然被人擋住了一個有些尖銳的聲音傳來,"放肆平寇大將軍在此還不放行?"

門口的守衛顯然並不懼怕,聲音平淡的道:"請將軍解下武器,隨身侍衛不能進去"

"本將軍是大軍統帥,怎麼能解下武器?定王殿下這是什麼意思?"另一個年輕一些的聲音里帶著一絲傲慢和不悅侍衛沉聲道:"未經王爺允許攜帶武器入內,一律以行刺論處平寇大將軍既然身為大軍統帥應該清楚這一點,請不要為難屬下"

聽著門口的喧鬧,墨修堯不耐的揉了揉眉心,道:"讓他們兩個進來"

院門外沉默了片刻,不一會兒兩個男子走了進來當先一人一身白衣,披著白色戰袍腰間懸著一柄銀鞘寶劍,整個人看起來…銀光閃閃葉璃眨了眨眼,不由想起前些天墨修堯似乎也是這樣的一身白衣,再看看不遠處走來的人,忍不住在心中暗暗發笑墨修堯一身白衣白馬銀槍看上去確實風采卓絕氣勢逼人,但是眼前這位…葉璃詭異的想起一句話來愛穿一身白的都是隱性的悶騷自戀狂正默默低頭想著,一只微涼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葉璃抬頭看他,墨修堯含笑看著她眼底多了一絲疑問葉璃搖搖頭表示沒什麼,抬頭又去看後面被她忽略的人後面的人並沒有什麼讓人覺得印象深刻的特別,如果一定要的話,就是他走路的時候一瘸一瘸的葉璃想起了去年某個被墨修堯評為草包的前碎雪關守將

兩人來到眾人跟前站定,似乎絲毫沒有要行禮的意思當然這邊也沒有人要向他們行禮,在場的人除了鳳之遙以外並沒有人的品級低于他們而鳳之遙並不是朝廷冊封的將領,自然也沒有要行禮的打算院子里沉寂了片刻,站在柳靖云身後的關珽似乎發現了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這才站出來道:"王爺,柳將軍和本將奉皇上之命前來接手永林城"

墨修堯也不為難,微一點頭,側首對鳳之遙道:"鳳三,下令讓黑云騎全體撤出永林"

"是,王爺"

"慢著"關珽連忙阻止,有些傲然的望著墨修堯道:"王爺可能沒聽清楚,柳將軍和本將奉皇上之命接受永林,也包括永林城守城將士"一句話,不僅是永林城,連永林城的兩萬黑云騎他也要一並接受了在場眾人都在心里抽了口氣,看關珽的表宛如在看一個死人墨修堯似乎並不動怒,淡淡微笑道:"關將軍,皇上…是讓你來挑釁本王的麼?"

關珽呼吸一窒,神色僵硬的道:"王爺這是什麼意思?皇上命王爺帶兵先行馳援永林,並不是命王爺做平亂的主帥現在主帥以至,難道王爺不該將永林的兵權教出來麼?"他當然記得臨走時皇上吩咐過不要輕易招惹墨修堯,但是…想到墨修堯當年給自己的恥辱,關珽眼中閃過一絲恨意仰起頭來努力讓自己顯得理直氣壯慕容慎皺眉道:"關將軍,王爺只是下令撤走黑云騎,你應該知道黑云騎……"關珽高聲打斷道:"難道黑云騎就不是大楚的軍隊?還是定國王爺想要擁兵自重?"到最後,關珽看著墨修堯的眼神幾乎可以稱得上是惡毒的

墨修堯扶了一下扶手,慢慢的站起身來關珽一怔,不由得往後退了一步只見墨修堯腳步平穩的上前了兩步,臉色平靜的看著他輕聲問道:"關將軍,你是否以為在府里修養了幾年,本王的脾氣就會比從前好了?"關珽臉上一白,驚懼的等著眼前看似有些單薄的白衣男子墨修堯的脾氣好麼?如果現在認識他的人十個至少有九個半都會認為他脾氣很好但是真正認識墨修堯很久的人都知道,這一位…從來都不是脾氣好的人他可以因為墨景黎暗中使絆子就把他揍一頓,也可以伙同鳳之遙把墨景黎打一頓掛樹上去跟可以因為關珽的指揮不力一不發在幾千大軍面前抽他一頓鞭子這樣的性子怎麼也算不上好的

"你…你想干什麼什麼?"關珽驚恐的道

"如果你剛才的話不是皇上的意思……關將軍,你可知道該當何罪?"墨修堯平靜的問道

關珽心驚膽戰的看著墨修堯,卻怎麼也不敢開口是墨景祁的意思墨景祁就是瘋了也不會問墨修堯要黑云騎的兵權,先不墨修堯會不會給,就算給了他也管不住用不了,反而只會給自己添麻煩只得求救的看向旁邊被忽略的柳靖云柳靖云雖然不悅于定王的無視,但是也只有真正見到了定王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那個氣勢去和定王抗衡早先的傲然只剩下了不甘和畏懼

"王…王爺……"在墨修堯的目光下,關珽的神色開始戰戰兢兢,最後仿佛全身的力氣被抽盡了一般,無力的跪倒在地上墨修堯腳步平緩的從他跟前走過,"鳳三,准備啟程"

"是,王爺"

葉璃含笑對慕容慎點點頭,也跟了上去慕容慎無奈的看了看兩個來的將軍,歎了口氣也轉身出去了幸好這位平寇大將軍和他沒有從屬關系,既然如此他平他的寇,自己守自己的關

被拋下的柳靖云呆呆的望著眾人的身影消失在門外,到底還有沒有人記得他是來的大將軍?

黑云騎果然是令行禁止,墨修堯的命令下達不到一刻鍾,真正兩萬多黑云騎便已經全部撤出了永林城黑云騎的異動倒是讓對面對峙的叛軍一陣緊張,等到確定了黑云騎並無意向自己進攻才松了一口氣卻絲毫也不敢放松戒備葉璃和墨修堯也回房打點好了行裝准備出城與黑云騎彙合

"王妃,云校尉求見"門外暗二稟告道

葉璃挑眉,有些好奇云霆的來意,"請他進來"

片刻之後云霆帶著一絲忐忑的神色走了進來,葉璃對這個年輕的將頗有些好感,淡淡笑道:"云校尉可是有什麼事麼?"云霆看看葉璃輕便的著裝,問道:"王妃和王爺馬上就要走了麼?"葉璃點頭道:"王爺正讓人跟柳將軍交接呢,很快就走云校尉和夏校尉也要回碎雪關了麼?"

"我……"云霆有些窘迫猶豫了一會兒終于咬牙單膝一跪道:"末將想要加入黑云騎,求王妃收留"

葉璃驚訝的看著云霆堅定的神色,蹙眉道:"云校尉若是想要加入黑云騎,應該問王爺才對,怎麼會來問我?"

云霆一呆,頓時有些手足無措他之前只想著王妃在此正好求求王妃,卻忘了現在定王也來了這種事八成要定王同意才行看到云霆呆滯的模樣,葉璃淡淡一笑道:"云校尉怎麼會想要加入黑云騎?"黑云騎都是從墨家軍的精英中選出來的,並不是想要加入就可以加入的云霆咬牙道:"只有黑云騎才是大楚最好的軍隊,云霆想要加入黑云騎追隨王爺和王妃馳騁沙場建功立業"

看著云霆認真的模樣,葉璃卟哧一聲笑了出來

"云校尉,你已經是慕容將軍手下最出色的校尉,這次駐守永林立下大功,想必不出幾年必定會成為大楚年輕的將軍若是加入黑云騎……"葉璃搖頭笑道云霆連忙道:"只要能夠加入黑云騎,云霆甯願做一個普通兵卒"葉璃看著他,"云校尉,你可知道黑云騎為何只有區區數萬人?"云霆理所當然的道:"黑云騎是精銳中的精銳,既然是精銳自然只是少數"葉璃點頭道:"沒錯,黑云騎的確是精銳中的精銳但是…就因為是精銳,是少數所有在真正的戰爭中起重大重用的永遠不會是黑云騎"

"咦?"云霆不解,他們從到大聽到的故事只有黑云騎如何建立奇功,如何力挽狂瀾為何王妃的法卻不一樣?

葉璃微笑道:"兩軍相爭是為了什麼?"

"攻城掠地"

"不錯,黑云騎可以千里奔襲,可以伏擊斬首,很多普通士兵無法完成的任務他們都可以完成但是…他們無法單獨攻城,也無法獨自守城所以,他們其實是作為軍隊的輔助作用出現的"葉璃輕聲道

"輔助?"

"很重要的輔助,危及適合他們會是一張最好的王牌,可以出現在最不可能出現的地方但是平時他們卻只能悄然蟄伏,默默無聞云校尉,你可曾聽過黑云騎出過什麼名將麼?"

云霆搖頭,所有的人都知道黑云騎厲害,但是黑云騎的將領卻從來都是默默無聞的黑云騎雖然不多但也有數萬之眾,雖然有定王親自掌控但是卻不可能事事都有定王親自安排然而,從黑云騎建成之日起,似乎就只有這一個名字,一個黑云騎就代表了所有人的名字大楚的曆史上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一個黑云騎將領的真實姓名

葉璃輕聲歎息道:"我看云校尉性豪爽,也是心懷大志的人而且才二十出頭就有如此功勳將來前途必不可限量若是真的成為普通的黑云騎一員,只怕反而會誤了云校尉的志向"黑云騎是定國王府真正的利劍劍不需要太多的想法,定王所指之處便是他們的意志其實跟她前世的特種部隊有異曲同工之妙,云霆的性格就算真的進去了,若不經曆一番磨礪將來必定會後悔云霆果然漲了臉,有些焦急的道:"王妃,我……"葉璃抬手阻止他,輕聲笑道:"你不用著急,我並不是你有什麼不好,只是希望你想清楚,你的志向到底是做一個橫刀縱馬笑傲疆場的將軍還是做一把隱伏暗處,擇機而出的暗箭"

云霆沉默,王妃的這些他確實從來沒有考慮過難怪自己要來求王妃的時候夏殊並沒有如往常一般支持或鼓勵,難道他早就看出來自己並不適合黑云騎但是…云霆有些茫然的望著眼前親切優雅的女子,還崇拜強者,而定王和定王妃無疑都是強者他知道自己是真心想要追隨他們

"這是怎麼了?阿璃"墨修堯慢步進來,看了一眼一臉糾結的云霆問道

葉璃淡然一笑,將剛才的事跟他了一遍墨修堯回身打量了云霆一會,云霆被他盯著頓時有些局促不安卻依然努力保持從容鎮定

"慕容將軍怎麼?"墨修堯問道,從慕容慎手下調人肯定不能不通知一聲

云霆心中一跳,連忙道:"慕容將軍只要王爺和王妃同意就可以"

墨修堯沉吟片刻,道:"加入黑云騎,你不合適"云霆心底頓時一陣失落,又有些五味雜陳的意思只聽墨修堯繼續道:"不過,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先跟著阿璃"

云霆和葉璃同時看向墨修堯,葉璃不解的挑眉跟著她做什麼?收個校尉當侍衛,云霆只怕還未必是她的對手

墨修堯道:"你身邊沒什麼能用的人,那四個要論調兵遣將還差得遠我讓秦風跟著你,在加上云霆雖然還稍顯浮躁了一些,看慕容將軍的意思也是個可造之才稍加調教若是能用再調他進墨家軍"

葉璃倒是無所謂,云霆心中卻是難掩震驚聽定王的意思竟是在為王妃培養能用的親信,定王妃將來不僅能調動黑云騎,甚至還可以掌握幾十萬的墨家軍,"多謝王爺,末將願意跟隨王妃"云霆當即應道

墨修堯點頭,"既然如此,你去向慕容將軍辭行半個時辰後隨軍出發"

"是"

上篇:94.西陵來客     下篇:96.叛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