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96.叛國  
   
96.叛國

云瀾江邊,比起依然兩軍對峙的永林城,葉璃一行人就顯得過分的悠閑了一出了永林城鳳之遙就帶著黑云騎不知道跑哪兒去了,葉璃和墨修堯便帶著隨行的侍衛和剛剛趕到的沈揚一起准備回京了可憐沈大神醫手無縛雞之力,卻在不

到十天的時間里快馬加鞭的一路從楚京趕到永州,卻連氣都還沒來得及喘勻又被告知馬上要回京了沈揚指著墨修堯一邊喘氣一邊手指發抖,口中還不忘憤憤道:"老子上輩子欠你們姓墨的了"自從把鳳凰草給某個不聽醫囑的王爺服用

了之後,沈神醫的脾氣就一天比一天暴躁起來

"沈先生"一行人在云瀾江畔紮營,墨修堯帶著云霆等人打獵去了葉璃才有功夫找上沈揚話沈揚正抱著一本厚得足以砸死人的醫典坐在江邊,一邊仔細閱讀推敲一邊眉頭緊皺聽到葉璃的身影才轉身看了一眼想要起身見禮,葉

璃連忙擺手道:"沒有外人在,沈先生不必如此"沈揚也不客套,重做了回來,倒是將醫典放到了一邊笑道:"王妃這次當機立斷鎮守永林,可是讓黑云騎上下欽服不已老夫也是萬分佩服,王妃不愧是當時女傑"葉璃搖搖頭,無

奈的笑道:"沈先生何必如此客套,什麼當世女傑不過是形勢所逼罷了先生當知葉璃所為何事?"

沈揚看了葉璃許久,終于長歎了一口氣道:"把那害人的鳳凰草帶回來,老夫真不知道到底是對是錯"

葉璃搖頭,輕聲道:"服下鳳凰草是王爺的意思,沈先生已經將得失後果告知王爺了,無論如何都是王爺的選擇何況,既然已成事實現在追究責任對錯已經于事無補葉璃只想知道,王爺如今的身體到底如何?又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

解決?"沈揚看著葉璃,眼中露出一絲贊歎的意味,正色道:"這半年老夫仔細研究過鳳凰草,也翻看了許多古時的醫藥古籍鳳凰草原本並非東海獨有,鳳凰草名為鳳尾,古時我中原也有生長古籍記載此藥性極烈,有劇毒但是卻同

樣是天下大多數毒藥的克星甚至還有洗經伐髓之效,所以才被稱之為奇藥但是也不知怎麼回事,後來中原再也不見這鳳凰草的蹤跡所以現傳的醫術上也幾乎沒有記載王爺所中的寒毒偏偏卻是世間至陰至寒之毒鳳尾雖然能與之相克

卻不足以解其毒性如此一來火寒兩種毒同時在王爺體內存在,現在只能是暫時達到一個平衡但是這種平衡卻及其危險,甚至隨時可能會崩潰,到時候,就算有烈火蓮子也于事無補"

葉璃點頭,"沈先生曾經過兩種毒在王爺體內會發生改變"

沈揚道:"真是若寒毒和鳳尾能互相抵消也還有別的法子可想但是如今王爺體內兩股毒性卻是各自為政,寒者越寒,火者越炙烈火蓮子尋常人若是誤食,不過須臾就能將內腑燒成灰燼,若是烈火蓮子再與鳳尾相和,只怕…寒毒

還未解,王爺就先死于火毒了"

葉璃秀眉緊皺,"沈先生,碧落草對王爺可有用?"

沈揚一驚,複又凝神思索起來許久才道:"碧落草和鳳凰草同是早已失傳的奇藥傳能肉白骨活死人,延年益壽長命百歲也不在話下但是…能不能解王爺身上的毒在下確實沒有把握畢竟,碧落草絕跡的時間比鳳凰草加久遠,

在下也只是聽先人偶然提起過而已"葉璃點頭道:"我明白了,不過多一份希望總是好的"沈揚奇道:"難不成王妃知道哪里有碧落草?"葉璃微微點頭,"我會盡快找回來的,這事兒…沈先生先不要跟王爺提"想要從病書生手里

拿碧落草就絕對不能用王府的人以病書生對墨修堯的仇恨,只怕他甯願自己不用毀了碧落草也絕不會讓定王府的人得到,"王爺的身體能夠支撐多久?"

沈揚低眉,沉聲道:"只要不出意外,一年半載之內不會有什麼問題,而且鳳凰草伐經洗髓之效也並非續傳,王爺如今的身體的確比從前好多了只是…每月月圓之時寒火交加,必定痛不欲生夏秋之際火毒焚身,春冬之時寒毒攻心

無論是寒毒還是火毒,注定都比從前寒毒發作時疼痛十倍不止"葉璃想起那天踏進房間時看到的景,無法想象到底是有多痛才能讓墨修堯那樣的人那般狼狽

"止痛的藥……?"

沈揚有些悲哀的搖頭道:"止痛藥完全無效,不止如此…只怕以後任何止痛的藥甚至是迷藥對王爺都是無效的"

葉璃心中微寒,這就表示就算以後墨修堯受傷了也完全不能使用止痛或者麻醉一類的藥物

"阿璃……"葉璃回頭,看到含笑走向自己的白衣男子,垂眸掩去眼中的憂愁迎了上去墨修堯看了看已經拿起醫典准備繼續看的沈揚,低頭對葉璃笑道:"阿璃在和沈先生什麼?"葉璃笑道:"請教沈先生一些關于草藥方面的事這次去南詔不是見過好幾種奇怪的草藥麼,問問沈先生都有什麼用處"墨修堯微笑,"阿璃興趣頗廣,連醫術也感興趣?"葉璃搖頭,"我對醫術沒什麼天賦,不過一些草藥知識確實必備的"墨修堯拉著葉璃往營地走,一邊笑道:"我知道,聽你還要求你身邊那幾個背熟草本藥典,還跟著大夫識別草藥?"葉璃笑道:"只是一些尋常草藥罷了,並不是任何時候都能隨身帶著藥物不是麼?"

"阿璃的沒錯或許可以讓黑云騎也跟著他們學學"墨修堯思索著

葉璃淺笑道:"黑云騎跟他們不一樣,只需要有一定數量的大夫隨行或者他們中本身就是大夫就行了"

墨修堯低眉看著葉璃道:"阿璃是有什麼特別的想法不想告訴我麼?"

葉璃搖頭,"不是,只是還只有個雛形,等我做成了不定可以給你個驚喜"

墨修堯淡淡微笑道:"那麼我就等著阿璃的驚喜去用膳,之後咱們一起去看一場戲"

墨修堯的戲確實是一場好戲,一只隱藏在永州和雍州境內的兵馬竟然多達三萬多人葉璃也終于知道鳳之遙帶著兩萬黑云騎干什麼去了一夜之間永州雍州境內多處山寨被摧毀,無數喬裝成土匪強盜卻明顯訓練有素的人被黑云騎誅殺,剩下的都倉皇往雍州與西陵的邊境逃竄而去而墨修堯則帶著葉璃等人等在了邊境上當一群欣喜的殘兵敗將在看到那森森鐵騎時,眼中都不由得露出了絕望的神色

雍州大官員面色如土的跪倒在地上,戰戰兢兢的看著眼前並肩而坐的一雙璧人男子溫和爾雅,女子清麗婉約,但是看著他們眼底卻比噬人的妖魔加可怖兩日前,他們被一塊令牌請到定王跟前,定王卻什麼也沒有只是帶著他們定王走到哪兒,他們就走到哪兒眼睜睜的看著一處一處或明或暗的山寨被黑云騎摧毀前前後後兩萬多人在黑云騎眼底仿佛如螻蟻一般的不值一提眼前的這些殘兵敗將已經是最後的一些漏網之魚了,卻依舊被定王堵在了這個離邊境不足五里的山坡上

墨修堯平靜的看著跪地離他最近的雍州太守,淡淡問道:"大人可知道永州太守是為什麼死的?"

雍州太守臉上一白,顫抖著道:"謀逆…謀逆叛亂"永州太守在黎王千軍萬馬的保護中依然被定國王府的暗衛所殺,這件事早在今天前就傳遍了天下也讓許多的官員們都紛紛繃緊了腦子里的那根弦墨修堯淡笑道:"謀逆叛亂?不錯,這確實是死罪那麼…大人知不知道通敵叛國是什麼罪?"

"這…王爺王爺…臣萬萬不敢,臣對大楚忠心耿耿啊……"

"好一個忠心耿耿"墨修堯冷笑一聲,"忠心耿耿你雍州境內這上萬人是哪兒來的?吳承梁將軍和雍州兩萬駐軍為何而死?"

"臣…臣確實不知啊…"雍州太守哀叫道,"臣冤枉,求王爺明鑒……"

墨修堯淡然道:"你們冤不冤枉本王管不著,自個兒跟皇上去今天請你們過來,就是想讓你們看看黑云騎祭奠雍州駐軍和吳將軍英靈雖然文官武將各無從屬,但是好歹也算是同僚一場在座的諸位也送他們一程"站在墨修堯身後的鳳之遙一揮手,"殺"

萬箭齊發,被圍困在中間的西陵殘兵片刻之間倒地死了個乾淨跪在地上的官員們聞著空氣中刺鼻的血腥味,一個個爭先恐後的嘔吐起來墨修堯仿佛沒看見一般,拉著葉璃起身,回頭吩咐道:"送大人們各自回府,還有這些西陵人,扔到邊境外去,別汙了我大楚的土地"

"遵命"

墨修堯滿意的點點頭,回頭對葉璃微笑道:"阿璃,咱們該回京了"

葉璃淡淡點頭,跟著墨修堯一起走了不殺俘虜什麼的…似乎不用了…

雖然接到皇帝急招回京的旨意,但是顯然墨修堯並沒有放在心上而是讓鳳之遙帶著黑云騎離開,自己帶著葉璃一行人晃晃悠悠的悠然北上花了將近十天的時間來到了廣陵城第二次來廣陵城因為沒什麼目的,葉璃顯得輕松了許多只是當墨修堯帶著她站到了清風明月樓門前的時候,才有些驚訝的回望著身邊的男子

墨修堯但笑不語

大白天的,清風明月樓並沒有開始營業但是門口依然有人迎接,看著站在門口一臉鄭重其事的青年男子,墨修堯淡淡道:"天一閣果然是消息靈通看來韓明月這些年倒是沒有白費"青年男子笑容有些僵硬,"多謝王爺謬贊,敝上命在下在此恭迎王爺和王妃大駕兩位里面請"

進了清風明月樓,青年男子直接引著兩人進了後院,依舊是上次葉璃見到韓明晰的涼亭,韓明晰和韓明月相對而坐看到葉璃,韓明晰眼中閃過一絲恍惚,回過神來才對她挑眉笑了笑韓明月放下茶杯站起身迎了出來,笑容溫文爾雅,"修堯,許久不見你果然好……"

沒等他把話完,墨修堯直接一掌揮出凌厲的掌風排山倒海一般的襲向俊雅的男子韓明月聲音驟然終斷,有些狼狽的翻身避開了墨修堯這一掌但是凌厲的掌風還是讓他呼吸一窒,輕咳了幾聲才苦笑道:"修堯,許久不見你就是這麼對我的?"墨修堯輕哼一聲,欺身上前掌事連綿不斷而出每一掌都是實打實的,絕對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韓明月只得收起了笑容,心應對起來兩人在花園里你來我往的動起手來

那邊打得如火如荼,這邊韓明晰也站起身來走到葉璃身邊,挑眉笑道,"君唯,好久不見你是來看我的麼?看我就看我你自己來就好,做什麼還帶他來?"

葉璃抬手指了指花園里的白衣男子,表示是他要來的

韓明晰側首看了一眼,臉上的笑容終究是有些勉強,"君唯……"

葉璃淡淡道:"你放心,王爺不會殺他的"如果真的想要韓明月的命,墨修堯根本不需要親自出手天一閣再厲害擋得住黑云騎的鐵騎還是擋得住定國王府的暗衛?韓明晰苦笑道:"可是定王爺沒有打算手下留"墨修堯以二十多歲的年紀,在鳳之遙眼里能和他相提並論的高手沒有一個是和他平輩之人可想而知他和韓明月之間的距離兩人話之間,韓明月已經被一掌拍回了地上,正好跌落在兩人跟前不遠的地方,吐了一口鮮血以葉璃的眼光一眼就能看出,肋骨斷了兩根韓明晰連忙上前要扶他起來,韓明月擺擺手阻止了他的動作,抬頭看著漫步而來的墨修堯問道:"修堯,氣消了麼?"

墨修堯淡淡挑眉,"知道本王為什麼這次不殺你麼?"

韓明月挑眉,看著墨修堯墨修堯淡然道:"既然阿璃答應了韓明晰放過你,本王這次饒了你不過你最好記住,本王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再對阿璃動手……你不妨試試看本王能做到什麼程度"韓明月捂著胸口一陣猛咳,有些無奈的望著墨修堯道:"修堯,在你眼里…葉璃比咱們從到大的交還重要麼?"墨修堯挑眉,唇邊勾起一抹諷刺的笑意,"在你眼里何曾覺得你我從到大的交重要過?"韓明月啞然無語,沒錯,他是先背叛了他們的誼但是…"在我眼里,你永遠是我最好的朋友"韓明月沉聲道

墨修堯輕哼一聲,淡淡道:"既然你了一聲朋友本王答應你…下次再犯到本王手里,本王不殺你"

韓明月一愣,卻在韓明晰和葉璃的好奇和不解中變了顏色,"修堯不要不關她的事,這些事都是我的主意"聽了他的話,韓明晰的臉色頓時黑了一片,不悅的哼了一聲將求的話咽了回去反正定王也沒打算殺他,使勁折騰折騰的他沒力氣再東跑西跑為止墨修堯對是誰的主意並不感興趣,回頭對韓明晰道:"想要他好好活著就看緊他"韓明晰臭著俊臉,冷冷道:"不勞王爺費心"墨修堯牽起葉璃的手轉身准備離開,地上的韓明月開口道:"修堯,你特地繞道來廣陵,不會就是想要揍我一頓?"

墨修堯停住腳步,回頭看了他一眼道:"順便告訴你一聲不會玩權謀就好好賺你的錢,別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回頭還叫心疼"看著兩人頭也不回的離去,韓明月不由得皺起眉思索墨修堯的話不會玩權謀…他的確對權謀沒什麼興趣,也沒有摻和過,只有……臉色一變,韓明月回頭對韓明晰道:"快讓人去查西陵發生的什麼事"

韓明晰只覺得額頭上青筋一陣猛跳誰明月公子聰明過人的?這已經比驢還笨了好不好?人家是不撞南牆不回頭,他是撞得頭破血流了依然不肯回頭"查個屁本公子堂堂大楚子民做什麼要管西陵的死活?來人,給我拿最好的軟筋散來誰敢給他解藥本公子扒了他的皮也算是見識了什麼叫顏禍水了,我就不信了除了那個賤人這世上沒女人了?爺明天就去毀了她的容,等到沒人要她了爺買回來給你當使喚丫頭"完,也懶得管自家大哥還擋在地上動彈不得,韓明晰氣沖沖的拂而去

"韓明晰,你給我站住"韓明月厲聲道

韓明晰往外沖去的身子一頓,回頭咬牙切齒的等著和自己有七分相似的兄長心里只恨不得把那個禍水抽筋扒皮,從他就崇拜這個兄長,但是對于自家哥哥挑女人的眼光實在是不敢恭維見韓明晰冷著臉怒瞪著自己,韓明月眼底閃過一絲愧疚,聲音緩了緩道:"明晰,別鬧了大哥保證不會再做任何事了墨修堯打斷了我兩根肋骨,你過來扶我一把"韓明晰愣了愣,看著韓明月慘白的臉色,終于還是心軟的上前扶起了自家兄長

"你韓明月"片刻之後,韓明晰的聲音充滿了憤怒和怨恨可惜整個身子卻被定住了一般動彈不得,俊美的容顏扭曲的瞪著眼前的捂著胸口臉色煞白的男子韓明月眼底滿是愧疚的看著弟弟,"抱歉,明晰"看到他轉身要走,韓明晰絕望的叫道:"韓明月你這個白癡,我中了毒啊你真想要葉璃殺了我"韓明月回頭含笑看著他,搖頭道:"真是個傻孩子,明晰,你既然自詡看人比我高明,怎麼會看不出來葉璃根本就不會殺你也沒有在你身上下毒?"韓明晰冷冷道:"所以你這些天就是為了確定我身上有沒有毒,現在確定了你又要走了?"

"你放心,我不會再對你的朋友動手了墨修堯…我也惹不起他"韓明月溫和的看著弟弟,想了想還是叮囑道:"明晰,離葉璃遠一點,她不是你能招惹的人"韓明晰臉色一僵,不屑的道:"你有資格我麼?"韓明月無奈的搖頭道:"你以為你比我聰明麼?明晰,我可以和天下人搶,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和修堯搶什麼,你知道麼?"韓明晰嗤笑道:"是啊,你會為自己選對手,可惜不會選女人那個女人除了利用你正眼看過你一眼麼?君唯就算不喜歡我,至少會去救我,會為我愧疚,會因為我對你手下留這些年,你得到了什麼?"韓明月臉上的笑容漸漸變成苦澀和無奈,最後也不得不承認弟弟的一點都沒錯只得無的轉身而去

過了許久,之前引路的青年男子出現在花園里,"二公子,公子走了"

剛剛被解開穴道的韓明晰煩躁不已,"走了就走了,他什麼時候把咱們當一回事過?"

青年男子低頭道:"公子他不會再回來了清風明月樓還有錢莊里所有的銀票都留給二公子天一閣…以後不會再聽二公子號令了"

"他早就做好打算了如果不是今天定王來一趟他是不是打算悄無聲息的就走了?韓明月,你狠"韓明晰咬牙道青年男子低頭不語,韓明晰冷哼一聲道:"賤人,你給本公子等著"

廣陵城最好的客棧里,葉璃一行人包下了客棧里最好的一個院落暫住

"修堯,今天你……"看著身邊低頭看書的男子,葉璃秀眉微蹙,有些猶豫的問道

墨修堯放下書,微笑道:"阿璃是想問我為什麼特意去找韓明月?"

葉璃點了點頭,如果只是為了打他一頓出出氣的話未免太過周折了一些墨修堯淡淡道:"如果不出我所料,韓明月很快就會前往西陵"

"去西陵?"

墨修堯點頭,"不錯,與其讓他悄無聲息的走,不如本王送他一程韓家在大楚雖然排名並不在前列,卻至少也在前十之列若是讓他全部帶到西陵去了,可不是什麼好事"葉璃眼神一閃,"你是韓明月想要……"叛國兩個字並沒有出口,墨修堯卻淡淡的點了點頭,"韓明月這個人我了解他家國天下在他眼里什麼都不是從大楚人變成西陵人或者是變成北戎人在他眼里也沒什麼區別"

"既然如此,為何不斬草除根?"葉璃不解,墨修堯即使真的重視和韓明月之間的誼,也絕不會把他看得比大楚的江山重要墨修堯淡淡笑道:"天一閣遍布四國,一旦殺了韓明月麻煩多得很他要走就走,我過他並不適合權謀之術而他既然正大光明的叛國那麼大楚境內就沒有必要再讓天一閣存在了"這次專程來廣陵最重要的一點正是為了掃平天一閣大楚南方特別是廣陵城是天一閣的大本營,韓明月想要從他的眼皮子底下把人車撤出去豈有那麼容易?

"韓明晰…"葉璃皺眉問道

墨修堯道:"如果換一個方法,韓明晰確實有可能跟著韓明月走,不過今天他是走不了了如果韓明晰真的聰明的話,他就會來找我的"

葉璃看著他,"你是故意激韓明月好讓他提前行動,離間他們兄弟的?"

墨修堯也不否認,有些疲憊的揉了揉眉心道:"韓明晰留下是好事如果他們都走了…韓家就只能滿門抄斬了"韓家並不只有韓明月兄弟兩個人任何一個大家族,本家,分家,旁支,宗族,他們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帶走一旦連坐起來,牽連之廣讓人觸目驚心

"韓明月會投靠西陵朝廷?"

"他不是普通的老百姓,韓家家大業大,天一閣牽連廣只要他去了西陵無論是西陵皇還是鎮南王必定得拉攏他而無論他會不會為他們所用,在皇家的眼里他就已經是叛國了"皇家的眼底最容不得沙子,只要韓明月去了西陵那就是背叛就算他沒有叛國皇家也是甯可錯殺不可放過的

葉璃無的歎息,對于韓明月這個人她始終看不明白,"韓明月…他是為了一個女人麼?"

墨修堯一怔,抬頭看著葉璃許久,終于點頭道:"不錯,確實是為了一個女子"

葉璃皺了皺眉,總覺得這個女子的身份特別,有些猶豫該不該繼續這個話題墨修堯靜靜地看著她,笑容平靜而溫暖,"阿璃,想知道什麼都可以問"

"這個女子…是你認識的人?"

墨修堯點頭,剛要開口話,門外暗三稟告道:"王爺,王妃韓公子求見"

墨修堯微一挑眉,有些歉然的看了葉璃一眼道:"請他進來"

------題外話------

韓明月這個人有點奇怪哈~怎麼呢,這個人他自己沒有什麼野心,如果遇到一個好女人他肯定是最好的丈夫,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哥哥但是偏偏他遇到一個有點糟糕的女人除了他弟弟他最重要的兩個人也就是心上人和最好的朋友墨修堯立場剛好相反于是…是為兄弟兩肋插刀,還是為了女人插兄弟兩刀就成了他的必選題……所以…其實明月公子才是那倒黴催的炮灰啊

上篇:95.平寇大將軍     下篇:97.韓家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