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97.韓家新主  
   
97.韓家新主

97韓家主

韓明晰進來的時候看上去和平時總是嬉笑張揚的模樣判若兩人,原本俊美中總帶著幾分邪氣的笑容已經消失不見現在多的是幾分疲憊和陰郁,似乎還有幾分被遺棄的委屈和失望葉璃只能在心中無聲的歎息,墨修堯做了他認為最合適的決定,韓明月選了他認為最重要的人而韓明晰…其實從頭到尾,他才是最無辜的那一個

"王爺,王妃"韓明晰聲音有些生硬的道

墨修堯微微點頭,淡然道:"韓公子請坐"韓明晰無的坐下,目光在葉璃身上淡淡的流過停留了片刻便重停駐到了墨修堯身上,"王爺早就知道我大哥的打算了?"盯著墨修堯,韓明晰毫不客氣的問道墨修堯點了下頭,道:"韓明月了解我,我也了解他所以…他會為了什麼人什麼事做什麼樣的決定我大概能猜到幾分只不過,他應該沒想到我會來的這麼快"韓明晰沉默,不錯,如果墨修堯沒有突然來到廣陵,也許韓明月就會在某個夜晚或者白天安排好一切之後突然消失不見了而現在,全盤計劃被打亂的韓明月只能出其不意的偷襲韓明晰,然後倉皇離去卻留下了一大堆的爛攤子給他從寵到大的弟弟

"那麼,韓公子現在來見本王是有什麼打算?"墨修堯沉聲問道

韓明晰盯著他問道,"如果我什麼打算都沒有,王爺打算怎麼做?"

墨修堯垂眸道:"廣陵城里以及大楚境內的天一閣暗樁將會在三天內全部被鏟平至于韓家,本王並沒有權利處置,只是如果京城的旨意真的下來,內容會是什麼韓公子應該心知肚明"

"九族盡誅……"韓明晰苦澀的低喃道,大哥,為了那個女人你當做是半點也不顧念我半點也不顧念韓家了麼?大廳里沉默了半晌,韓明晰終于抬起頭來對墨修堯道:"韓家已經將韓明月逐出家門,從此韓明月不再是廣陵韓家的人"墨修堯淡淡挑眉,誰韓明晰一無是處,就這份當機立斷的心智來,韓明晰絕對比韓明月適合執掌韓家墨修堯點頭,"既如此,本王也會上書皇上,明韓家的清白"韓明月垂眸淡淡道:"多謝王爺"雖然對墨修堯一直沒有好感,但是韓明晰卻不能不謝他即使韓家和韓明月斷絕了關系,一旦將來韓明月真的為西陵效命,韓家依然逃不了被治罪的命運即使僥幸能夠逃脫,那些打點疏通關系所需要的花費也足以毀了韓家而有了定國王爺的一句話,即使是皇帝也不會質疑韓家的清白定國王府與周邊三國可以是仇深似海,就算皇帝自己通敵定王也絕不會通敵

"在下還有一事,請求王爺和王妃成全"

"公子但無妨"墨修堯道

韓明晰眼中閃過一絲堅毅,看著葉璃道:"韓明晰以韓家家主的身份,願意追隨王爺和王妃"以韓家家主的身份追隨,就表示整個韓家都將支持定國王府

"條件是什麼?"墨修堯道,韓明晰下這麼大的賭注當然不可能是無條件的

韓明晰沉聲道:"只求…如果將來大哥落在王爺手里,請王爺高抬貴手饒他一死"韓明晰心里非常清楚,以韓明月以後的身份和立場不可能不和定國王府對上同樣他清楚的是他的大哥還遠不是定王的對手不只是因為他的武功才智稍遜定王,是因為…他沒有如定王妃一般的助力,那個賤人只會給大哥惹麻煩墨修堯低聲笑道:"韓公子果然是重重義,既然韓公子對本王如此有信心…如你所願韓公子以後有什麼事直接按阿璃的意思辦就是了"韓明晰有些意外的看了墨修堯一眼,在看看坐在他身邊的葉璃,垂首道:"屬下遵命,打擾王爺和王妃了,告辭"

見韓明晰起身離去,墨修堯想了想突然開口道:"韓明月敢這麼痛快放手而去,是因為他同樣清楚本王的行事他知道,本王不會傷了韓家根本的"

韓明晰腳下頓了一下,頭也不回的踏出了大廳

"為什麼要告訴他這個?還讓他聽我的?"葉璃看著墨修堯不解的問道墨修堯笑道:"韓明月重,韓明晰同樣重不過韓明月看重的是私而韓明晰卻重視兄弟語氣讓他有一天知道了本王算計他韓家的勢力而心存芥蒂,還不如現在就直截了當的告訴他他是聰明人知道該怎麼選擇至于…阿璃,既然已經卷進了這場紛爭,誰也無法抽身而退了阿璃,你需要有足夠的實力自保即使沒有我也讓人不敢輕易動你的實力況且,韓明晰此人心高氣傲又有些心計他若是不服我就算效忠我也免不了陽奉陰違,我覺得他不會害你不過阿璃……"似乎想到了什麼,墨修堯一臉認真的看著葉璃葉璃挑眉,墨修堯聲音輕柔溫雅,"你可不能對他太好了不然……"

"怎樣?"被他有些古怪的眼光看的不自然,葉璃問道

"不然我就殺了他"墨修堯低聲道,但是葉璃卻聽的出來話里的認真,"至少在我活著的時候不行"

葉璃心中一顫,伸手握住他的手,認真的道:"你不會有事的"墨修堯淡淡一笑,不再談論這個話題,"好了,阿璃還是繼續剛才的話題"葉璃的記性當然也不差,挑眉看著墨修堯問道:"什麼樣的女人能讓韓明月那樣的人如此魂牽夢縈?"不韓明月本身見過多少角色女子,就他身為明月樓主,清風明月樓里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多才多藝國色天香的要怎麼樣風華絕代的女子才能把韓明月那樣的男子迷成這樣墨修堯看了看葉璃,沉聲吐出三個字來,"蘇醉蝶"

"蘇醉…蘇醉蝶?"葉璃有些驚駭,"蘇醉蝶沒死?"

墨修堯淡淡點頭,似乎對自己前未婚妻沒死的事並不怎麼在意對身為自己曾經的好友的韓明月迷戀前未婚妻的事也完全不在意一般只是片刻的時間,葉璃的腦海里已經轉過了無數的念頭和思緒,好一會兒才問道:"去年要韓明月劫持我的人就是蘇醉蝶?她現在人在西陵…而且和西陵皇室有關?"墨修堯歉疚的看著葉璃,點了點頭

葉璃忍不住揉了揉眉心,一邊在腦海里分析自己所知的信息蘇醉蝶是在墨修堯重傷三個月病逝的,但是現在卻有身在西陵而且還很有肯能是西陵皇室的人韓明月和墨修堯是好朋友但是又傾心于蘇醉蝶蘇醉蝶過世後韓明月和墨修堯決裂,但是明顯是韓明月有負墨修堯的樣子,也就是…韓明月和蘇醉蝶一起做了什麼對不起墨修堯的事不過應該不是這兩人之間有什麼私,看韓明晰對蘇醉蝶的態度評價蘇醉蝶應該是在利用韓明月才對,"蘇…那位蘇姐病逝,是韓明月幫得忙?"

墨修堯微挑劍眉,淡然笑道:"阿璃果然心思敏捷"

葉璃淺笑,"這並不難猜,蘇姐還活著這件事能夠瞞過那麼多人其間必然需要極大的勢力,但是蘇老大人雖然德高望重蘇家在京城卻並沒有什麼勢力如果不是你幫助蘇姐詐死,那麼必然就只有與蘇姐關系很好並且對她心存愛慕的天一閣主能夠做到了你…應該不會做這種無聊的事?"看他現在對蘇醉蝶的態度也不像是會那麼輕易讓未婚妻詐死逃婚的人墨修堯臉色有些不太好看,但是卻並沒有什麼憤怒怨恨,只是單純的不願提起而已葉璃偏著頭思索著,"其實比起蘇姐為什麼會詐死,我好奇的是蘇姐詐死之後為什麼會去西陵?"如果只是單純的不願意嫁給墨修堯這樣一個重傷殘疾的人,詐死之後以她的姿容完全可以在大楚找一個如意郎君,或者干脆跟韓明月在一起撇去某些方面不談,韓明月絕對是女子眼中數一數二的如意郎君以墨修堯這些年對蘇醉蝶和韓明月的態度來,就算他們兩個真的在一起了,墨修堯應該也不至于打擊報複一個從生活在京城的大家閨秀,詐死之後千里迢迢的跑去西陵國……

"方便蘇姐現在的身份麼?"葉璃好奇的問道

"西陵國傾容貴妃,白瓏"

"傾容貴妃?"葉璃挑眉,再沒有常識她也還記得貴妃的封號似乎只有一個字,這麼來蘇醉蝶在西陵國的身份還不低了看了看墨修堯,葉璃決定還是不要問了只要知道在自己和蘇醉蝶之間墨修堯絕對是站在自己這邊的就行了至于那位明顯對墨修堯舊難忘或者是有些不甘心的西陵貴妃…還是她自己來研究好了跟丈夫討論他的前未婚妻,顯然不是一個好話題

葉璃決定不了,墨修堯卻並沒有這麼想神態平靜的開口道:"白家是西陵四大姓氏之一,西陵國曆代皇後貴妃大多出自白氏其中也包括現任西陵皇後白瓏是七年前入宮的,當時封為容妃,頗受西陵皇寵愛皇後去世以後,被封為傾容貴妃如果不是西陵皇後臨死之前親自向西陵皇請封同出白氏的慧貴妃為後的話,現在她已經是西陵皇後了"

葉璃默然,不到十年時間從大楚定王府二公子的未婚到西陵貴妃差一點是西陵皇後不得不這位蘇姐的人生路走的非常傳奇看看墨修堯一副知無不的模樣,葉璃猶豫了一下問道:"你是後來才知道她沒死的,還是一直就知道?"墨修堯唇角微沉,道:"當時我的傷尚未痊愈,知道的時候韓明月正要將她接出京城"

"你就沒做點什麼?"葉璃好奇,以墨修堯原本的性格就算不立刻殺了韓明月和蘇醉蝶,也不會讓他們完好無損的離開京城才對或者若是墨修堯真的很愛蘇醉蝶的話,就不會讓她離開京城了墨修堯瞥了她一眼,"當時我心很不好,確實是打算殺了他們不過…蘇老隨後趕來了,親自跪在地上求我蘇老是我的啟蒙恩師,蘇醉蝶的父親對大哥有救命之恩,她的哥哥也是在那一場仗中為了救我而死的冷靜下來之後就放他們走了"

葉璃默默點頭,誰再告訴她墨修堯愛蘇醉蝶入骨她就把他丟水里洗洗眼睛這男人聲音平靜的跟陌生人差不到哪兒去了不過,蘇醉蝶那樣的美人都不能打動墨修堯麼?"你…喜歡過蘇醉蝶麼?"墨修堯有些驚訝的看了葉璃一眼,淡笑點頭道:"當然喜歡過"葉璃微微蹙眉,忽略掉心里的那一點不自在,"那現在為什麼……"

墨修堯打斷她道:"她是我的未婚妻,我們從一起長大的,以後她還可能是我的妻子而且她長得很美麗,才華也很不錯,性也很不錯我為什麼不喜歡她?不過…她似乎總是認為我對她不夠好我受傷之後她要詐死離開,因為他父兄的關系我放她自*然後我們就沒有任何關系了不是麼?"

葉璃點頭將墨修堯的話總結出來就是曾經墨修堯覺得蘇醉蝶是個完美的未婚妻,定國王府的男子一貫專並不止在于愛不愛的問題上只要認定的妻子就會對她好所以這才是京城里流傳的所謂兩相悅的真相既然最後蘇醉蝶選擇了離開,自然就跟墨修堯沒有關系了所以在現在的墨修堯眼里蘇醉蝶只是個陌生人,甚至…現在還有可能是敵人

廣陵城本身並沒有太多的事要處理,倒是韓明晰動作十分迅捷,當天廣陵城里就傳出了韓明月被逐出韓家以及韓家換了二公子當家的消息對于韓明晰此人,即使是廣陵城的百姓知道的也並不多,只是知道韓家有這麼一個二公子,至于別的卻是一概不知如今韓家換了當家,廣陵城的大富商官員們自然都要關注一二在這場顯得有些意外的喧囂中,墨修堯和葉璃等人悄然離開了廣陵往楚京而去

剛回到京城,墨修堯就被皇帝招入宮中議事去了葉璃也沒有去理會墨修堯要怎麼解釋她當初失蹤並且出現在永林城的事,就已經被王府里擁上來關心的眾人纏的脫不開身了好不容易安撫了乳娘和林嬤嬤,聽完了墨總管和孫嬤嬤稟告近期定國王府的大事務葉璃正想著去看看如今依然在修養的青鸞和青玉,又有下人來稟告葉大人和葉老夫人求見

比起去年的春風得意,這一年葉尚書可以是烏云蓋頂了年初的時候身為定王妃的三女兒在宮里失蹤了不,身為昭儀的二女兒和外孫有被火給燒死了這還沒過兩個月葉家還沒緩過來,四女婿有突然起兵造反皇上雖然還沒有因此而遷怒葉家,但是葉尚書的日子也不是那麼好過了偶爾也尚書甚至忍不住開始懷疑老天爺是不是看他不順眼了才這麼整他所以,在聽到定王和定王妃雙雙回京的消息之後,葉尚書也顧不得擺什麼父親的架子等著葉璃回家請安了直接帶著葉老夫人就上門來了

葉璃踏進花廳看著葉尚書和葉老夫人明顯蒼老憔悴的模樣有些驚訝的揚了揚眉,"父親,祖母"

"璃兒,你總算是平安回來了,真是擔心死祖母了"葉老夫人拉著葉璃老淚縱橫葉璃淡淡微笑道:"讓祖母操心了,是璃兒的不是"

葉尚書有些奇怪的打量著這個女兒,總覺得有哪兒不太對勁雖然自從妻子過世之後他就不太願意和這個女兒相處,但是這並不妨礙他知道葉璃的一些況這個三女兒從就性沉靜不喜語,卻跟妻子一樣仿佛天生就帶著名門世家的大氣和優雅但是這次在見到她葉尚書敏銳的發現,她的眉宇間似乎多了一些什麼東西即使只是安靜的坐著,任由葉老夫人握著她的手恬靜微笑,葉尚書卻清楚的感覺到一股從前所沒有的銳氣和壓力不由的想起了之前聽到的傳,關于定王妃突然出現在永州,並且協助慕容將軍麾下的守將鎮守永林的事跡雖然這個消息知道的人並不多,但是葉尚書身為皇帝,黎王,定王的岳丈,自然有某些不為人知的消息渠道得到的消息的可信度也絕對比外面的傳加真實得多看著眼前唇邊帶笑的溫婉女子,葉尚書心中五味雜陳他有一個深藏不漏的女兒,這個女兒卻連他這個父親也一起瞞著,而他卻將她當成一顆棄子用了

上篇:96.叛國     下篇:98.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