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98.幽會?  
   
98.幽會?

盛世嫡妃98.盛世嫡妃全文免費閱讀.來自

./文字

./文字

.會員登入】幽會?

"父親和祖母近來可還好?"等都下人上了茶退下,葉璃才細聲問道

葉尚書愣了一下,看了看葉璃的表才答道:"都還好,只是你四妹她……"葉璃挑眉,"黎王離京的時候沒有將四妹帶走?"葉尚書搖了搖頭,也幸好墨景黎沒有葉瑩帶走,不然的話葉家與黎王密謀造反的

罪名是怎麼也逃不了的如今葉瑩雖然被軟禁了,卻也總算讓皇上相信葉家並沒有和黎王同流合汙葉璃低頭思索了片刻,問道:"黎王離京的時候帶了些什麼人走?"葉尚書也沒什麼可隱瞞的,沉聲道:"只帶走了南疆那個女人,就連賢昭太妃也留在京城太後已經將賢昭太妃接近了宮里,只是如今黎王一反,太後的日子也不怎麼好過"想到此處,葉尚書在心里就懊悔不已他是太後的人不錯,私心里也偏向黎王一點

沒錯,但是他怎麼也沒想到黎王會突如其來的造反啊若是早知道黎王腦子這麼抽風,他還不如一心一意的跟著皇帝至少他還有一個昭儀女兒和皇子外孫,現在倒好什麼都沒有了

"四妹被皇上軟禁了?"葉璃挑眉問道,"黎王為什麼不帶她走,怎麼也是明媒正娶的妻子,黎王不會不知道將四妹留在京城她會有什麼下場的"

葉尚書無奈的長歎一聲道:"瑩兒已經有了兩個月的身孕了根本不宜長途跋涉"

葉璃心念一轉,抬頭看著葉尚書和葉老夫人淡淡一笑道:"黎王根本不知道四妹有孕了?"墨景黎就是再狠心也不會拋下自己的親骨肉不管不顧,何況葉瑩懷的還是他目前唯一的子嗣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根本

就不知道葉瑩懷孕了,是葉瑩自己找借口留下的葉老夫人被她看得有些心虛,訕訕的道:"那棲霞公主不是個善茬兒,黎王又寵的厲害就瑩兒的那點心機只怕還到不了翎州孩子就要沒了反正黎王每年大多時候

都是在京城住的,所以咱們才想著讓瑩兒留在京城待產就是了"

葉老夫人那點心思葉璃怎麼會不明白,宮里的葉昭儀和皇子死了,好不容易葉瑩有了黎王的骨肉自然要將孩子留在京城也好讓孩子將來和葉家親近卻沒想到墨景黎要起兵連通知都沒想通知他們一聲不過倒是

誤打誤撞因此保住了葉家當然皇帝如今沒有治葉家的罪只怕其中還有幾分定國王府的關系在里面葉璃輕歎一聲,看著葉尚書道:"父親,皇上只怕已經知道四妹有孕的事了如今只所以還沒有動她只怕是想要用

她的孩子來要挾黎王"

這個葉尚書自然早就想到了,他匆匆來定王府也並不是真的為了葉瑩而來的,"那咱們……"

葉璃抬手止住了他要出口的話,正色看著葉尚書道:"父親,為官知道我不懂但是上位者最忌諱的便是底下的人有二心,父親這兩年的行事總不會真的以為皇上什麼都不知道?璃兒看來,論智謀黎王恐怕還不

是宮里那位的對手"葉尚書臉色微變,"你是……"

葉璃低頭喝了一口茶並不答話,任由葉尚書坐在那里神色變幻不定

葉老夫人卻有些坐不住了,連忙問道:"璃兒,如今咱們卻該如何是好?"葉璃淡淡道:"父親盡快上表痛呈黎王罪行,並向皇上請罪至于今後…皇上不會再信任葉家了,所以父親最好同時請皇上革去尚書之

職以後還是低調行事好好教導容弟"

"這……"葉尚書和葉老夫人都是一愣,臉上都有些不甘願的神色想了想,葉老夫人才謹慎的看著葉璃道:"璃兒,定王剛剛在永州平亂有功,是不是請他……"看著葉老夫人希冀的神色,葉璃冷笑一聲,

淡淡道:"定國王府平亂有功的時候多了,祖母不知道難道父親也不知道現在定國王府的形?"葉尚書也只能沮喪的歎氣,正是因為定國王府有功所以才不可能替他求,定王越求皇上只會也打壓葉家葉尚

書現在也不知道是該怨還是不怨因為有定國王府在,皇上以後絕對不會再啟用葉家但是同樣正是因為有定國王府在,因為他女兒是定國王妃,葉家才免了滅頂之災

"父親,拿得起就當放得下該爭的時候爭,當退的時候就要退功名利祿再好能好過自己的姓名麼?"葉璃輕聲道

葉尚書一陣,臉上顯露出掙紮之意看著葉璃道:"如果我以後……"葉璃打斷了他想要出口的話,"父親,慎"葉尚書終于頹然的低下了頭,長歎一聲不再什麼葉老夫人也聽明白了葉璃這是親口拒絕

了請定王求的事,斷了葉家最後的念想想到自己以後不再是尚書府的老夫人,葉家從此沒落不由得怨上心頭,"璃兒,你怎麼這麼狠心你父親便是有千般不是總還是你的父親啊咱們葉家也還是你的娘家,葉

家沒落了與你又能有什麼好處?定國王府本就沒什麼親戚,難道以後你也不要人在朝堂上幫襯一些麼?"

"幫襯?"葉璃輕聲呢喃,抬眼看著葉老夫人一臉痛心的模樣,"父親和祖母可去見過大姐和南侯世子?"

葉老夫人啞口無,早在黎王剛剛出事的時候他們就去過南侯府了可惜南侯府閉門謝客,他們連南侯和世子的人都沒有見到過只前幾天葉珍悄然回過葉府一次,話里話外的意思也只南侯府愛莫能助罷了畢竟,起兵叛亂這種事作為臣子沒有誰敢去招惹的

"去年大舅舅跟我提過,父親一生謹慎微,這兩年去有些得意忘形了我也跟祖母提過,可惜當時無論祖母還是父親只怕心里都只當我因為被嫁到了定王府心存怨恨嫉妒二姐和四妹?事到如今,莫王爺無法

為父親求,就算可以父親可想過以後你在朝堂上要如何立足?這一路回來我也聽過了,這些日子皇上寵愛云妃和王昭容,隱隱露出要封柳貴妃之子為太子的意思看來是要重用云家和王家的人,柳家是風頭日盛父親,無論是柳家還是云王兩家都是有淵源的名門世家,而重要的是…都和葉家不合皇上的意思,父親還不明白麼?"

葉尚書一瞬間仿佛蒼老了十歲,啞聲道:"我知道了…回去我就向皇上遞請罪的折子"

看著葉尚書頹然蒼老的模樣,葉璃心中暗暗搖頭卻並沒有多少觸動有的人天生的視功名利祿比性命還重要,卻也沒有別的法子

"王爺回來了"

花廳里氣氛正有些低沉,門外傳來丫頭的聲音話音未落墨修堯已經他進了大廳,回京之後連衣服都沒來得及換就被墨景祁招進宮中,墨修堯此時依然穿著一身白衣,眉間帶著一絲外人難以察覺的疲憊

"見過王爺"葉尚書和葉老夫人連忙起身行禮

墨修堯淡淡點頭,走到葉璃身邊坐下道:"葉大人,老夫人是來看阿璃的?"

葉尚書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道:"正是璃兒失蹤好幾個月下官和母親都十分擔憂所以聽王爺帶璃兒回來了這才急忙過來看看"墨修堯淡然點頭,心中對這番辭自然是不以為意要擔憂早就擔憂了,又

怎麼會到這會兒才來擔憂這一兩個月葉府別派人去找了,就連派個人來定王府問一問都沒有就連南侯府還派人來問過兩次,在外人看來,葉家不只是涼薄,可的上是無了

"孫嬤嬤你一回來就忙著處理府里的事務,若是累了就先歇著那些瑣事過些日子再也不遲"不再理會葉尚書和葉老夫人,墨修堯側身對葉璃輕聲道葉璃含笑搖頭葉尚書怎麼會看不出定王不待見自己,

也不好意思再做停留,只得起身告辭了看著坐在葉璃身邊溫文爾雅卻難掩凜然威儀的男子,除了臉上遮住半邊的銀質面具,哪里還有病弱殘廢的模樣?若是定王真的完全康複,定國王府重崛起已經是鐵板釘釘的事只恨自己有眼無珠當初卻因為定國王府受皇帝忌諱以及定王的身體原因而忽略了他們,如今悔之晚矣

"皇上這麼急招你進宮有什麼事麼?"讓人送了葉尚書和葉老夫人出去,葉璃才轉身問道

墨修堯揉了揉眉心,皺眉道:"皇上打算嫁一位公主去北戎和親"

"和親?"葉璃不由得想起去年和西陵凌云公主那場烏龍的婚事,不解的皺眉道:"皇上打算送誰去聯姻?"先帝的公主已經全部出嫁,而墨景祁自己的女兒里年齡最大的似乎就是皇後所處的長樂公主,今年年方八歲墨修堯淡淡道:"自然是在京城的權貴或者皇族中選人了華國公的孫女也在待選的名單之列"

"天香?"葉璃皺眉,北戎乃是苦寒之地而且誰都知道皇帝選現在和親不過是想要空出手來對付黎王罷了,等到黎王的事過了,誰還記得有一個和親的女子遠在北戎?萬一什麼時候兩國開戰了,和親的公主就是個犧牲品罷了墨修堯道:"你也不必太過擔心,華國公和皇後的面子皇上不能不給而且如果真的與北戎和親的話,最可能的還是會選皇族中人畢竟北戎人也不是那麼好糊弄的"葉璃點點頭,有些好奇的問道:"跟北戎和親這種事,皇上需要特意昭你進宮去商議麼?"

墨修堯唇邊勾起一絲嘲諷的笑意道:"公主出嫁的時候,皇上希望我代表大楚去送親,並且順便參加九月的時候北戎王的六十大壽"

定國王爺親自送親,這個和親的規格倒是有些出乎意料葉璃皺眉思索著,半晌才抬起頭來道:"皇上想要把你調離大楚,為什麼?"北戎都城遠在極北之地,如果要趕上九月北戎王的大壽的話以送親隊伍的行程對少在七月中旬就要出發就算辦完婚禮就快馬加鞭往回趕,墨修堯回到京城至少也是十月了也就是有將近三個月的時間墨修堯是不在大楚的三個月能發生多少事誰也想不到

墨修堯搖頭道:"皇上這些年做了不少准備,一時之間還真猜不透他想干什麼"聰明人的心思不難猜,笨蛋的心思也不難猜,偏偏就是那種腦子天馬行空的人的心思才不好猜就比如墨景黎,即使聰明如墨修堯徐清塵也絕對沒有想過他會在那個時候起兵叛亂因為他們無論是誰都能一眼看出來根本不可能成功事實上即使墨景黎真的聯合南疆破了碎雪關,墨景黎也占不了多少便宜只是苦了邊境的百姓罷了而身為皇帝的墨景祁,到底又有多在乎百姓的疾苦?

"那你同意了?"葉璃問道

墨修堯挑眉,淡然笑道:"皇命難違"葉璃無奈的聳肩,"知道了,我留在京城"墨修堯搖頭,笑道:"不,到時候你去云州"葉璃挑眉不解的看著他,墨修堯笑道:"定王又不是皇帝,定國王府也不是皇宮不需要非要有人鎮守墨景祁這人…有時候逼急了就喜歡出一些損人不利己的招數你去云州我放心一些"定國王府真正的核心根本就不在京城這座府邸里,而是這座府邸的人就算定國王府被夷為平地,只要主人還在定國王府依然是定國王府

葉璃搖頭道:"那不行了我去了云州豈不是讓外公他們身處險境你也別跟我什麼墨景祁不會對云州動手他們既然敢向定王府動手了又怎麼會忌憚徐家?何況,定王府的對手可不只是宮里那一位"墨修堯靜靜地望著葉璃,良久才歎息道:"阿璃,我似乎總是無法讓你平靜安甯的生活"葉璃輕笑出聲,"平靜安甯的話當然可以你可以找個沒人知道的地方把我藏起來,不過我不喜歡那樣,你明白麼?就像是這次南疆之行,並不是非要我去不可,可以派人去,甚至沒有人去大哥也不會有事就算我暫時不能出現在人前也可以隨便找個地方隱居一段時間是我自己想出去走走所以才去的,而且我覺得我喜歡外面的日子"在外面即使有危險至少也是目標明確敵友分明的回到京城一想到又要面對那些你來我往面上笑語溫,背後使絆子捅刀,葉璃就覺得一陣陣頭痛不是不會,而是不喜歡

"我也覺得阿璃在外面的時候加…讓人驚豔呢"墨修堯低聲笑道在京城的阿璃人前總是帶著淡淡的微笑,溫婉而優雅的仿佛就是一個書香世家出身的合格的王妃墨修堯永遠也不會告訴別人,永林城下他射出那一箭的刹那,看到眼前的女子一身與黑云騎並無二致的黑衣,回眸間某種清冷而傲然的氣勢和眸間那耀眼的星光從來沒有那一刻讓他清楚的知道,他的王妃並不只是那個燈下挑燈握卷的婉約女子,是這個戰場上也能縱橫睥睨的卓然倩影墨修堯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他當著父王,兄長的面許下的幾乎遺忘的誓願——"我墨修堯的妻子要如先祖輕云郡主一般,隨我征戰四方橫掃**,攜手並肩共看萬里江山"那一箭,墨修堯覺得射出去的也許不止是救了阿璃的一箭,或許還有他的心

葉璃玉顏微暈,自從永林城相聚之後,她和墨修堯相處的時候總有幾分古怪平時有事的時候倒也沒怎麼多想,但是一安靜下來了卻總是讓她有些不自在她並不是什麼不解風的木頭疙瘩,自從碎雪關外拿一吻之後自然也明白兩人之間再也不是如從前那般亦親亦友的感了只是面對墨修堯時卻總是無法拿出前世談戀愛時候的那種自在和隨意來這種仿佛無法控制的緒讓她對墨修堯也生出幾分惱意來了墨修堯似乎很明白她的心一般,並不過分的招惹他但是兩人私下相處之時總是比從前多了幾分親昵溫柔

"青鸞和青玉怎麼樣了?能放她們出來了麼?"葉璃偏過頭去低聲問道

墨修堯淡淡一笑,"本來就沒什麼,不讓她們出來也是為了她們的安全如今你已經安全回來了自然就沒事了回頭讓她們出來就是了"

回到自己院里,青鸞和青玉起色果然很好,看來這一兩個月並沒有人為難她們青霞和青霜也圍著葉璃忙個不停,又是補品又是衣的,仿佛她在外面受了天大的苦一般葉璃無奈,只得任由幾個丫頭忙碌個不停等到她們稍微消停一些了才遣退了青霞青霜只留下青玉和青鸞在跟前

"奴婢失職,請王妃責罰"房間里沉靜下來,青玉青鸞雙雙跪地道

"起來"葉璃蹙眉,看著兩人道:"這兩個月你們可還好?"青玉青鸞都忍不住抹淚,青鸞連連點頭道:"奴婢們一切安好,只是十分擔心王妃…萬一王妃出了什麼事,奴婢們便是萬死也無顏再見老太爺和大爺了"看著兩人眉宇間明顯的喜悅和放松,葉璃也明白這兩個丫頭這兩個月只怕是擔足了心,輕歎一聲道:"你們到底瞞了什麼事?王爺的性我明白,你們是我的人,如果不是真的隱瞞了什麼事這兩個月他絕不會軟禁你們的是不方便和王爺,還是連我也不能?"

兩人不由得望了對方一眼,看著葉璃眼中有些猶豫葉璃也不催促,只是淡淡的看著她們好半晌,青玉才看著葉璃,終于下定了決心一般道:"奴婢們…確實失職了其實…瑤華宮大火之前奴婢已經離開了之後青鸞為了救奴婢也離開了所以,瑤華宮失火之後暗衛才找不到我們的"葉璃點頭,"那麼…你們去了哪里?"

"奴婢看到一個人,所以跟了過去"青玉低聲道

"奴婢是聽到青玉的驚叫聲才跟過去的"青鸞接著道

葉璃皺眉,"你看見什麼人了?"

青玉低聲道:"蘇醉蝶,還有…王爺"

"蘇醉蝶和王爺?"葉璃驚訝的眨了眨眼,"你是你在宮里看到蘇醉蝶和王爺在一起,所以才跟過去的?你確定你看到的是蘇醉蝶?"青玉低頭想了想道:"奴婢看過王爺和王妃大婚時別人送來的那副楚京國色圖,至少和畫上的女子有七八成相似長得那麼美麗的人即使是宮里也並不太多還有王爺…王爺所以奴婢才……"

葉璃微微點頭,算是明白為什麼這兩個丫頭一直不肯跟墨修堯實話了,"所以,你們是看到王爺跟一個和蘇醉蝶很相像的女子在宮里相會,而剛好瑤華宮失火我又失蹤了,所以才刻意隱瞞不肯跟他實話的"青玉咬著唇點了點頭

葉璃想了想問道:"那你們有沒有想過…王爺如果當時雙腿不便的話要和女子在宮里相會會不會太引人注目了一點?以王爺的武功應該也不能讓你靠的太近,如果沒有靠近的話你又怎麼肯定你看到的人一定是蘇醉蝶和王爺?"青玉道:"那個女子是不是蘇醉蝶奴婢確實不敢肯定但是那個男子的聲音絕對是王爺的"葉璃皺眉,青玉的耳力她是知道的,青玉從耳力就非常好,甚至比自幼習武的青鸞還要好的多只要聽過一遍的聲音她就不會忘記,何況跟在她身邊見可以是天天見到墨修堯

"那麼青鸞呢?"

"奴婢聽到青玉的驚叫聲,青玉雖然會使毒但是並不會武功所以奴婢立刻趕了過去但是剛看到青玉的背影就暈了過去"

青玉皺眉道:"奴婢聽到王爺確實嚇了一跳然後被人打暈了但是…只是極的聲音根本不可能驚動青鸞"

葉璃淺笑道:"這兩個月你們也辛苦了,看你們是怎麼想的?"

兩人不由得看了看對方,青鸞又心的覷了葉璃一眼才道:"奴婢…奴婢什麼都沒想……"

青玉道:"奴婢當時懷疑…王爺和人…然後又聽王妃失蹤了,所以……"

葉璃笑道:"所以你懷疑王爺和別人合謀害我?"

青玉臉上一,青鸞睜大了眼睛望著青玉,一副受了驚嚇的模樣葉璃明白他們的應該都是真的,畢竟這兩個月青鸞和青玉都是分開住的,根本沒機會見面暗衛也是從不同的地方找到她們的,除非在暗衛找到她們之前就串好供詞,不然兩人的話就沒什麼可以的了這兩個月青鸞非常安靜,只是剛開始的時候天天哭反倒是一向文靜的青玉總是試圖逃跑,而且對王府的人總是帶著敵意如果是因為青玉看見了墨修堯而青鸞沒看見的話也得通

想了想,葉璃點頭道:"我明白了青玉,這件事以後不要再提了我相信王爺,明白?"

青玉微微皺眉,還想要什麼葉璃淡淡道:"有時候耳朵聽到的也不一定是真實的你有沒有想過,如果真的是王爺,以王爺的心思縝密他會在知道我進宮的當天在宮里出現麼?另外,還有一個最大的破綻,就是你們都還活著你是因為發現了王爺才被打暈了,那麼…青鸞也就算了,為什麼你到現在還安然無事?這里是定國王府,如果王爺要殺人滅口,別是你們就算是我這個王妃也逃不掉你明白麼?"青玉臉色一白,"王妃的意思是……"

青鸞不解的道:"如果對方想要挑撥離間的話,他是知道王妃在大火里根本沒事麼?"

葉璃點頭笑道:"很有可能不過,如果我真的出了什麼事而王爺知道你們確實是無辜的自然會放了你們青玉出去後會做什麼?"

青玉堅定的道:"自然是將事稟告老太爺和大爺大公子,為姐討回公道"

青鸞驚叫道:"對方想要挑撥定國王府和徐家的關系?"

葉璃撐著額頭道:"到底是想要挑撥我和王爺的關系還是挑撥定王府和徐家的關系就要看他知不知道瑤華宮火災的事了其實也都一樣,如果我和王爺關系破裂的話,定王府和徐家的關系又怎麼好得了呢?"

青玉蒼白著臉道:"我…我懷疑王爺…是不是誤了事了?"但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個人到底是誰,她對自己的耳朵絕對比對自己的眼睛有信心

"不妨,幸好王爺也懷疑你們知道了什麼危險的事所以才軟禁了你們現在也沒造成什麼不好的後果至于你的那個王爺…回頭我會查查是怎麼回事的"葉璃淺笑道,眼中閃過一絲清冷的波光果然是剛一回京城是是非非就不斷啊那麼就讓她看看京城里是不是還有第二個蘇醉蝶和墨修堯

青玉認真的點頭道:"奴婢也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人居然可以騙過奴婢的耳朵"

葉璃淡淡一笑,親眼所見都可以騙人何況是耳朵聽到的不過…她也想知道是什麼人竟然如此的了解她和她身邊的人

本書由,

盛世嫡妃98.盛世嫡妃全文免費閱讀.完畢

上篇:97.韓家新主     下篇:99.徐府商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