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99.徐府商談  
   
99.徐府商談

葉璃將青玉和青鸞的事跟墨修堯了一遍,墨修堯轉身便吩咐人去查了不管那個假扮墨修堯的人是誰,那個女子都絕對不會是蘇醉蝶會有人想要利用這件事來挑撥兩人甚至是定王府和徐家的關系,可見這個人

絕對是足夠了解定國王府以及墨修堯本人的至于被人假冒的事,墨修堯並不擔心因為定國王府的下屬從來都是認令不認人的,雖然王爺和王妃不在其例,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定王是從來不會隨意越級向下面的

人下什麼命令的何況,若是那些暗衛連自家王爺的真假都認不出來也不用在混了

回到京城第二天,葉璃就親自去徐家探望舅舅舅母在永林城的事雖然一般人並不知道,但是卻絕對瞞不過宮里還有那些各有消息渠道的權貴們而且墨修堯如今身體康複了自然需要擔負起身為定國王爺的責任,

所以葉璃這個定王妃自然也不需要再刻意的低調了

剛一踏進徐府,徐清炎如風一般的刮了出來,拉著葉璃唧唧咋咋的個不停看得跟在他身後出來的徐鴻彥額頭上青筋直跳,"清炎"

徐清炎臉上一僵,求救的朝著葉璃擠了擠眼睛才回頭對著徐鴻彥討好的一笑,"二叔,這不是看到璃姐姐回來了,高興的麼……"徐清澤淡淡的看著他沒話,徐清柏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道:"璃兒回來了我們都很高興,看看你那副德行還好不是在云州,被爺爺和父親看到非罰你不可"徐清炎縮了縮脖子,對著四哥做了個鬼臉

葉璃看到親人只覺得心中一片暖意,含笑道:"二舅舅,二哥四哥你們就別怪五弟了許久不見璃兒也很高興呢"

徐鴻彥打量了葉璃一番,才滿意的點頭道:"看來這些日子在外面沒有受苦,氣色倒是比在京城的時候好了不少"徐夫人已經上前來拉著葉璃噓寒問暖,又是心疼她一個人出門在外辛苦,又是覺得她消瘦了不少

要好好補補了知道他們有正事要談,徐夫人拉著葉璃了幾句話就轉身去吩咐廚房准備午膳去了,將空間留給丈夫和兒子們

進了書房坐定,還來不及什麼徐清炎就扭來扭去的不消停了,眼巴巴的望著葉璃道:"璃姐姐,你真的去鎮守永林了?"葉璃有些驚訝的挑眉道:"連你都知道了?看來邊城的消息傳得確實不慢啊"徐清炎揮

揮手道:"璃姐姐你不知道,有些消息在外面確實是秘密,但是一傳回京城來啊就不是秘密了知道這件事兒的人可真不少呢,前幾天就有人拐彎抹角的跟我打聽你的消息了,哼欺負本公子年紀好騙麼?"徐

清澤點頭,看著葉璃道:"五的不錯,消息渠道能伸到碎雪關去的不多但是在這京城里卻藏不住什麼秘密"

葉璃揮揮手道:"那也罷了,這事兒我跟王爺商量過了原本定王妃能調動黑云騎就不是什麼秘密我去永林到底是在戰場上很多事想要遮掩也遮掩不住,讓人知道了也沒什麼"徐鴻彥皺眉道:"王爺的意思

是……"看著眼前的容貌清麗和妹有幾分相似的外甥女,徐鴻彥有些不確定是不是他想到的意思畢竟雖曆代定國王爺都不喜女色對王妃不管出身都十分敬重但是真正掌握過定王府兵權的王妃其實也只有百

年前的輕云郡主一人而已如果定王對璃兒……雖然高興于定王對外甥女的看重和信任,但是徐鴻彥卻對這一份看重有些擔憂一旦掌握了定國王府的兵權,璃兒就再也不是單純的一個王妃那麼簡單了到時候將

要面對的是是非非只怕也不是他這個舅舅能夠幫襯得了的了

葉璃望著徐鴻彥,正色道:"璃兒明白舅舅的擔憂,但是…從大婚那天開始璃兒就已經和定王府綁在一起了有些事如果無法避免的話,那麼不妨迎頭而上兩個人總比一個人要好一些"

徐鴻彥忍不住歎氣,這些日子皇上在朝堂上的動靜他雖然一直不聞不問但是並不是真的沒看明白從黎王起兵開始,皇上依偎提拔柳,王,云三家甚至可以毫無掩飾的借鏟除黎王黨打壓從前親定王府的朝臣

這些年朝堂上為皇上或明或暗的安插了不少人,如今王云兩家突然崛起取代了原本的葉家,甚至有越華家的趨勢糟糕的是不知道什麼事柳王云三家已經暗地里抱成了團原本三股勢力分開並不怎麼眨眼,但是

現在一轉眼竟是皇上的人獨占鼇頭了要皇帝這些動作真是為了對付黎王,只怕徐清炎都不會相信徐鴻彥自然也看得明白,皇帝根本沒把自己那個弟弟看在眼里,他真正的目標永遠都是定王府

徐清澤聲音一貫的冷漠,看著葉璃的眼里卻帶著淡淡的暖意,"璃兒若是有這個能力,接下來也無妨"

徐鴻彥無奈的點點頭,憐愛的看著葉璃道:"你大舅舅前些日子來的信里也提了,你既然能帶人出現在永州他大約也猜到了定王的意思只是以後你自己要千萬心才是咱們家里除了你三哥全都是讀書人,只怕

也幫不上什麼忙"徐鴻彥不是武官並不表示他就不了解武將武將和文官不同,特別是縱橫沙場的名將他們可不會管你是什麼身份什麼地位不能服眾的話你就是皇帝的女兒他們也不會買你的帳葉璃點頭,淺笑

道:"二舅舅放心,這次在永州王爺將慕容將軍帳下一個還不錯的校尉給了我,還有一起鎮守永林的黑云騎統領都算是熟人倒不用擔心那麼多,至于其他的以後再就是了也急于一時"徐鴻彥這才眉頭微展,

點頭道:"還是王爺想得周到"

徐清炎笑道:"早知道璃姐姐能統領墨家軍,三哥還干嘛自己跑到軍營去,直接跟著璃姐姐不就成了?"

徐鴻彥瞪了他一眼道:"胡扯,清鋒那子若是在軍營里沒出息還不是給璃兒拖後腿的?若是他自己有出息在哪兒不一樣?"徐清炎眨眼道:"我只是覺得有三哥在好歹是自己人璃姐姐也放心一點嘛"葉璃笑道

:"現在這些為時過早我現在可管不到墨家軍的事兒何況,三哥那性子若是知道因為我他才進了墨家軍,只怕一早兒跑得遠遠的,非要自己出人頭地了才算數"想起自家兒子那個性子徐鴻彥也不由得一笑,

卻又似乎十分滿意,語重心長的對葉璃道:"雖王爺信任你,但是也要記得許多事還是要公私分明才好無論是皇家還是別的什麼,最忌諱的便是外戚太盛璃兒可明白?"

葉璃心中一暖,點頭道:"璃兒明白,多謝舅舅教誨"

見葉璃聽進去自己的話,徐鴻彥欣慰的點點頭輕聲歎息璃兒和自己那個聰穎卻柔弱的妹真的不一樣,雖然璃兒並不姓徐,但是他卻依然有一種吾家有女的驕傲和欣慰相信父親看到這樣的璃兒也是會萬分歡喜

葉璃又將自己去在南詔的事以及徐清塵的是仔細了一遍,徐鴻彥不贊同的皺眉道:"將自己置身于險境,清塵也太過冒險了一些"徐清柏倒是半點也不擔心大哥的安危,笑道:"二叔你放心就是了,大哥什麼

時候做過沒有把握的事?璃兒不是也了麼,就算她不去南疆大哥也一樣有把握脫身的"徐清炎連連點頭道:"四哥的對,璃姐姐,那個南疆聖女長得很美麗麼?她為什麼抓了大哥卻又不傷害他?就連逼供都

沒有啊,該不會看上大哥了?"不得不,某種程度上徐清炎真相了葉璃眨了眨眼,有些遺憾的搖頭道:"我沒有見過南疆聖女,不過應該不差"

徐清柏挑眉道:"我倒覺得那位安溪公主對大哥有意思二哥,你"

徐清澤放下茶杯,淡然道:"都不可能大哥只拿安溪公主當朋友"

徐清炎躲在徐清柏身後對著二哥齜牙,聲嘟噥著,"真是不解風,真不知道秦姐姐怎麼受得了你"倒是徐清柏好奇的看向葉璃問道:"璃兒騙安溪公主你是大哥的未婚妻,大哥怎麼?"聞,徐清炎頓時

雙眼發亮,蹭蹭的盯著葉璃葉璃有些氣悶的咬牙,早該知道被大哥給騙了,他根本沒有寫信告訴舅舅他們這件事,結果倒是她自己泄了底心的覷了二舅舅一眼,聲道:"大哥什麼也沒而且…大哥還利

用我擋桃花來著"

徐鴻彥無奈的搖了搖頭,囑咐道:"你身份不同,查你大哥的下落固然重要,名聲也要稍微顧忌一些"

"璃兒知道了"徐鴻彥沒有訓話,葉璃心底松了一口氣,脆聲笑道,"對了,還沒恭喜二哥,四哥和五弟金榜題名呢"

徐鴻彥搖搖頭,沒好氣的瞪了徐清炎一眼雖然今年一開春就諸事不順,但是每三年一屆的科舉還是照常舉行了原本倒也沒什麼,畢竟誰也不會認為徐家教出來的兒子會名落孫山,但是徐家三位公子同時金榜題名就不免讓人側目了徐清炎委屈的撇嘴道:"我只是隨便寫寫嘛,誰知道今年的考題那麼簡單……"在一屋子人的注目下,徐清炎終于掰不下去了只得心虛的低下了頭他怎麼能他被某個權貴公子擠兌了幾句,一時不爽就全力以赴了呢

葉璃笑道:"所以這次…二哥考了甲榜探花,五弟第四名,四哥十九名?"

徐清炎偷瞄了一眼徐清柏,加心虛的耷拉著腦袋他當然知道四哥的才華絕對在自己之上,二哥也絕對可以甩那個什麼狀元和榜眼幾條街遠不過都是故意收斂起了真是的水平罷了,而自己確實是竭盡全力了也不過才得了個第四名看著徐清炎心虛的模樣,葉璃勸道:"二舅舅,這也沒什麼若是五弟真的名落孫山了只怕才惹人懷疑呢"徐鴻彥皺眉道:"他今年原本就不應該去參加科考"道這個徐鴻彥心中也是無奈,清炎才十四歲而清柏也不過十六七歲身為男兒即使是徐家的男兒又有誰不想名揚天下做出一番業績來?徐家幾個孩子,無論是沉穩的徐清澤還是飛揚跳脫的徐清炎,如果不是身在徐家絕對都是金榜狀元之才,將來的前途自然是平步青云無可限量然而身在徐家,他們卻只能空有抱負,享有徐家的虛名卻什麼也做不了這些…都是受徐家盛名之累啊徐鴻彥永遠都記得當年父親帶著大哥辭官離京的時候看著自己沉重而歉疚的眼神他曾經也是懷有一腔的經綸濟世之心,可惜皇家不需要他們又雄心抱負,皇家只需要他留在禦史這個看似清貴實則毫無實權的位置向世人展示皇家的恩德

"既然二哥四哥五弟都金榜有名,是要在京留任麼?"葉璃問道徐清澤和徐清柏還好,徐清澤已經二十,性是沉穩徐清柏雖然還一些,確實徐家最長善舞的一個而徐清炎年紀不,性子也是飛揚的還像個沒長大的孩子徐鴻彥搖頭道:"你二哥和四哥留下,我已經上折子給皇上,清炎年紀尚,而來父親年事已高需要他回云州侍奉父親"

"皇上會同意麼?"只怕在墨景祁看來,留下徐清炎遠比留下徐清柏有用的多

徐鴻彥淡然笑道:"五是徐家最的,百善孝為先皇上不能不答應"

既然二舅舅有把握,葉璃也就不再多問了轉念關心起徐清澤和徐清柏的職位來,徐清澤身為探花為送進了翰林院做個編修徐清柏是進士,進禮部候補都是清閑而沒有實權的職位比起同科的狀元榜眼進士,他們的品級是最高的,但是同樣,他們的權利是最少的特別是徐清柏,領著禮部員外郎的俸祿確實個候補的虛銜,天知道哪一年才補得上?最重要的是,徐清澤和徐清柏的性格根本就不適合他們所處的位置,調換一下還差不多,"二哥的話是一定要留在京城的,四哥如果可以最好還是外放好一些"

徐清柏看似年紀性格溫和,實則心思深沉長善舞,典型的扮豬吃老虎如果不是因為徐家的關系,即使是出身普通人家,只怕不出三十五六歲就能位極人臣其實徐清柏才是徐家最適合做官的人

徐鴻彥搖頭道:"皇上哪里會放心讓他外放?"

葉璃凝眉道:"也未必,四哥年紀還皇上或許會放心一些只是…只怕要辛苦四哥一些了"

徐清柏淡笑道:"皇上肯讓我去的大約都是那些窮山惡水之處罷了不過總比呆在京城無所事事還處處受制于人強一些"徐鴻彥看了看徐清柏,明白他對葉璃的建議確實是心動了也是,如果讓他選的話他也甯願外放出去就算當個縣官吏也比在京城里無所事事聽那幫文臣閑磕牙要強得多沉思了片刻,徐鴻彥點頭道:"也罷,如今皇上正忙著呢,這一點讓步他應該會同意的"徐清柏點頭淡笑道:"多謝二叔"徐鴻彥擺擺手示意他不必多

葉璃陪著舅舅舅母用了午膳就准備回府了,臨走時徐鴻彥沉聲囑咐道:"璃兒,以後要心宮里的人"

葉璃一怔,有些驚訝的看向舅舅,徐鴻彥只是揮揮手便不再多什麼了葉璃只得拜別了舅舅舅母轉身回府

回到府中,京城各家各府的拜帖和邀請宴飲的帖子已經摞了厚厚的兩堆葉璃翻看了一下,挑出幾張重要的回了有些頭痛的發現她或許需要一位或幾位全能助理一類的人身邊的幾個丫頭都不行,青霞青霜本身會的就不多,青鸞青玉雖然各有所長卻和這些無關韓明晰倒是個好人選,但是其人太過招搖惹眼了將自己身邊能用的人過了一遍,最後還是招來了暗二和暗三,丟給他們一堆待處理的折子卷宗暗三苦著臉發現他們從原本什麼都不用做只要暗中跟著主子的暗衛繼公子哥身邊的隨身侍衛,大姐身邊的全能保鏢,定王妃身邊的全能保鏢之後又變成了定國王府的賬房先生,以及各種管事權利大的讓暗三忍不住心肝之顫,欲哭無淚,"王妃…這個我看不懂……"

"去學"葉璃下筆如風的批著手里的卷宗,頭也不抬的道

暗三苦著臉,"王妃,我們是暗衛"

葉璃淡淡的抬頭瞥了他一眼道:"我不需要暗衛以後秦風會跟著我"

"他是黑云騎統領"暗三不甘的嘟噥道,就算王妃需要人幫忙算賬也該找墨總管孫嬤嬤不然就讓秦風來算賬為什麼要讓他做這麼娘們的事兒然後卻讓秦風頂了他的位置?葉璃滿意的點頭道:"真是因為他是黑云騎的統領,幫我做事的時候可以順便兼職做侍衛你們…也可以順便兼職做我的助理"

"助理?"暗三一臉茫然,暗二一臉木然助理是什麼東西?聽起來一點也沒有暗衛威風啊

葉璃笑容可掬的看著兩名用的很順手的屬下,"就是協助我處理所有事的人"

"所有?"

"沒錯,所有我需要你們幫我處理的事"暗二和暗三夠聰明,夠忠心,身手也足夠好暗二沉穩暗三靈活跟在她身邊這麼久也沒有別人的那份拘謹,簡直就是天生的輔助之才麼想到自己能從繁重的瑣事中解脫出來去辦別的本來沒時間的事,葉璃心頗佳,"先去找墨叔,半個月內學會該學的東西不然…未來三個月黑云峰下將是你們的歸宿我最近剛好又想到了不少東西"看著主子溫婉的笑容,再想想去年在那森林里摸爬滾打的一個月,兩人同時抖了抖乾淨利落的轉身而去聽著兩名屬下拔腿狂奔而去,葉璃忍不住低笑一聲搖了搖頭

"王妃,云霆公子和秦風公子求見"青鸞進來稟告道

"請他們進來"云霆的家也在京城附近,離開永州之後便和他們分道而行他們往東去了廣陵,云霆直接北上回了家此時和秦風一起到了定王府倒是讓葉璃有些驚訝不一會兒,兩人並肩進了書房,"屬下云霆,秦風,見過王妃"葉璃笑道:"免了,云霆家里可安頓好了?"云霆爽朗笑道:"多謝王妃關心,家里一切都好"葉璃滿意的點頭,看向秦風,秦風恭聲稟告道:"王妃吩咐的事屬下也准備好了,只等王妃親自檢驗"葉璃看了一眼坐上所剩無多的賬冊,點頭道:"時間還早,咱們現在就去云霆待會兒有人送你去軍營,另外王爺推薦了幾本兵書三個月內全部看完,三個月後只要你通過了考核就可以正是成為墨家軍一員明白?"

云霆眼睛一亮,朗聲道:"云霆明白,保證三個月內看完"

葉璃淡淡一笑,滿意的點頭云霆滿腔歡喜,因為將要進入墨家軍的狂喜讓他忘了問到底有多少38看書網,以及這三個月在軍營里要做些什麼因此導致了他往後三個月的生不如此

換了一身男裝,葉璃心中略有期待的帶著秦風出府了,期間還遇到剛從墨總管那里領到一大堆過期賬冊的暗三正用無比幽怨的眼神掃射著秦風讓剛剛跟在葉璃身邊還有些不習慣的暗衛統領莫名其妙兼背脊發涼

兩人出了京城,秦風看著眼前除了身高略欠確依然是風流倜儻俊秀爾雅的少年不由得滿心佩服他總算明白為什麼王妃一離開京城,不知各種勢力找不到人就連定國王府的暗衛也找不到王妃的蹤跡了這樣的喬裝術可比江湖中所謂的易容術高明多了如果不是親眼看到,就算是王妃站在他面前他只怕也只能當成略有些眼熟的人放過去了

抬頭看到秦風怪異的眼神,葉璃笑道:"不用這麼驚訝,一點偽裝術罷了"

秦風搖頭道:"王妃這樣的偽裝術可不是任何人都會的"所謂易容,並不是換一個模樣就可以了真正的追蹤高手看人的時候未必會看臉和身上的服飾反而是一個人的習慣動作,身形背影等等各方面都很容易發現蛛絲馬跡但是剛才他跟在王妃身後走了一路,絲毫沒有發現王妃穿男裝的時候與穿女裝時的動作有相同之處甚至王妃穿著男裝連走路的姿態臉上的神色包括眼神都完全沒有一絲女子的模樣,活脫脫就是一個剛剛十四五歲的少年俊秀公子模樣秦風不知道王妃身為名門閨秀為什麼會懂得這些,但是王爺既然信任王妃,而在永林城他們也親眼看到了王妃的能力,那麼他自然也當唯王妃之命是從

秦風一路跟著葉璃快馬來到黑云峰山下,這個地方上一次他也跟著王爺來過,不過一年時間倒是很變了些模樣原本有些偏僻荒蕪的地方山腳下不遠不近的佇立著兩個莊子,山腰上也在原來的山寨的基礎上建成了一個莊子山下的百姓忙碌著田間勞作,看起來就像是京城外尋常的莊子並無二致

兩人棄馬上山繞過了山腰上的寨子來到後山的懸崖邊上,秦風往下面看了探了探並不是很深,"王妃,下去麼?"

葉璃笑眯眯的看著他道:"聽你們黑云騎的功夫都不錯,不怕死跳下去看看"

秦風有些懷疑的盯著懸崖下面皺起了眉來,以他的武功從這里下去就算不容易也不至于有生命危險,除非下面有什麼機關陷阱有了葉璃的警告秦風並沒有冒然施展輕功往下跳,而是運用游壁功一類的貼著山崖慢慢滑下去只是山崖上可落腳的地方幾乎都被磨平了,幸好他隨身帶著匕首即使插進了岩縫里才不至于一不心滑下去好不容易看到一個凸出的地方,還沒來得及踩上去就發現那看似凸出石頭的地方向外的箭尖寒光閃閃秦風毫不懷疑只要輕輕碰一下自己就有可能被設成馬蜂窩

無奈的握著匕首心翼翼的避開一個一個的危險蹭下了山崖,腳底下是一片清澈的湖水水面上甚至還飄著碧綠的荷葉和剛剛長出的幾個花苞但是那露在水面上的各種寒光絕對是為了嘲笑他才存在的秦風吸了口氣,施展輕功越過湖面絲毫不敢讓自己的腳碰到哪怕一點水面

"左後三步"

葉璃的聲音帶著點點笑意在不遠處響起,剛要落地的秦風連忙往左邊摞了三步才落到地上,側首看著站在一邊顯然恭候已久的王妃葉璃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從地上撿起一顆石子往他剛才落地的地上扔去,嗖嗖——四面八方一陣凌厲的箭雨之後,秦風無語的看著剛落地的地方插滿了箭矢不由得嚇出一聲冷汗

本書由38看書網,

上篇:98.幽會?     下篇:100.特訓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