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02.唯你一人  
   
102.唯你一人

"璃兒……"聞,華天香一愣,輕咬著朱唇望著葉璃平日里明媚的眼睛里閃動著水光她知道葉璃為難,皇上將這麼大的事全權交給定國王府處理,看起來是對定王府委以重任信任有加,實際上卻是將定國

王府推上了風口浪尖葉璃如此輕易的答應長樂公主的請求,讓華天香既是歡喜又是擔憂

葉璃伸手握住她緊拽著衣的手輕拍了一下,笑道:"人心總有那麼幾分偏的何況橫豎都是得罪人的事,我為什麼不能選擇讓我自己心里舒服一點的?"

長樂公主可不明白這里面有什麼為難的地方,歡快的撲進葉璃懷里笑道:"你果然是好人,本公主喜歡你"葉璃秀眉輕挑,笑道:"如果我不答應公主就不喜歡我了?"長樂公主為難的看著她,糾結了半天才道

:"定王叔你會答應你不過…不過就算你真的不答應本公主也不會怪你的,母後…母後不管你送誰去和親都不是你的錯因為…因為這些本來就不管你的事"沒想到皇後會出這樣的話,葉璃怔了一

下,捏捏長樂公主的臉笑道:"替我謝謝皇後娘娘皇後娘娘的對,所以無論誰被送去和親也都不是公主的錯公主也不必太難過"長樂公主眨眨眼睛,遲疑的點了點頭道:"如果本公主長大了的話,本公主

會自己去和親的"

葉璃對皇室公主郡主什麼的印象一向不太好,卻沒想到這個公主不僅可愛居然還會有這樣的想法揉捏著她粉嫩的臉,葉璃笑道:"皇後娘娘和皇後可舍不得公主去和親而且…公主知道什麼是和親麼?去

了別的國家可沒有留在大楚舒心"長樂公主對著葉璃呲牙,抓住她蹂躪自己臉蛋的手悶悶道:"我知道,母後跟我過身為公主雖然享受榮華富貴,但是婚事卻是無法自己做主的,就連母後也不可以如果將來還

需要和親而父皇選了長樂去的話,長樂不可以胡鬧因為這是身為公主的責任"

聽了長樂公主的話,葉璃和華天香也只能在心中歎息

宮里並不是什麼話的好地方,即使三人躲在隱秘也免不了成群的宮女太監四處尋找葉璃拉著長樂公主起身,"事完了,咱們出去"自己主動走出去總比被人找到要好看一些堂堂定國王妃跟個公主

躲在假山堆里,被人看到可就里子面子都沒了長樂公主自然也聽到了那由遠而近的呼叫聲,淺淺的秀眉皺成了一團,"母後才不會老是拘著我呢,這些人最討厭了,生怕本公主跟別人多一句話似地"葉璃率先

下了假山,回頭伸手將長樂公主抱了下來,然後才扶著華天香下來

走出去看到朝她們奔來的宮人,華天香無奈的笑道:"現在我又不方便來找你,原本以為可以話,看來宮里真不是能清淨話的地方"

葉璃笑道:"有什麼不方便的,你若是得空盡管過來找我就是了"華天香想了想,搖頭道:"還是算了,我可是知道你現在哪兒還能抽出空閑來玩兒"葉璃想想自己回來不過才兩三天,還真是忙得不行,無

奈的笑道:"太久不在京城事難免多一點我連箏兒姐姐都還沒見過呢"華天香撇嘴道:"你們早晚是一家人,箏兒被她娘拘在家里備嫁呢,你想見還不一定能見到"掃了一38看書網到跟前的宮女,葉璃低聲

笑道:"你若不是太挑剔了,早早的定下婚事不久什麼事都沒了?"

華天香一怔俏臉頓時通,苦于尋人的宮女已經來到眼前,只得恨恨的剜了葉璃一眼什麼話也不能

回到涼亭里,云妃和王昭容已經不在了皇後看到華天香微為褪的嬌顏,再看看朝自己擠眉弄眼的長樂公主若有所悟,略帶感激的朝葉璃點了點頭葉璃淡淡一笑,拉著長樂公主走進涼亭里坐下涼亭里只剩下

昭陽公主和昭仁公主以及容華郡主還在其他的貴婦們縱然有心為女兒求卻也知道宮里不是什麼隨意的地方,並沒有上前來打擾

葉璃一坐下就察覺到對面射來的兩股不怎麼和善的目光昭仁公主還是一貫的挑剔和輕視,容華郡主瞪著葉璃的目光倒是比她母親多了幾分怨恨葉璃端起宮女剛送上來的茶剛揭開杯蓋,身後青玉突然開口道:

"王妃,這段時間王妃操勞過度,身子虛寒沈先生吩咐過王妃最近忌喝綠茶"葉璃手上一頓,端著茶杯輕輕吸了口氣,惋惜的歎道:"上好的雨前龍井呢,倒是浪費了皇後娘娘的好茶"皇後眼神一閃,眉宇間

掠過一絲冷意,對葉璃笑道:"這龍井卻是好茶,不過還是身子要緊你若是喜歡回頭我讓人送一些到定王府去便是了"

葉璃也不客氣,笑道:"那就多謝皇後娘娘了娘娘可不要怪我貪心"

長樂公主坐在葉璃懷里,清澈的眼睛眨了眨,站起身來道:"母後,長樂要去練字去了"

皇後寵愛的看著女兒,點點頭道:"去"

等到長樂公主跑的不見人影,容華郡主挑剔的看著葉璃,輕哼一聲道:"定王妃不是能文能武麼?什麼時候身子這麼嬌弱連區區一杯茶都喝不得了?"葉璃含笑看著榮華郡主,道:"郡主笑了,不過身子有什麼

不適自然要趁早讓大夫看看諱疾忌醫並不是什麼好事,郡主覺得呢?"榮華郡主傲然的揚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本郡主從來沒聽過身子不適就不能喝茶的"

"好了,容華"見容華郡主如此咄咄逼人,昭陽公主有些不悅的皺了皺眉,道:"你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就不會好好話麼?這麼橫沖直撞的像什麼樣子?"

"我都要被嫁到北戎去了,還管什麼會不會好好話"容華郡主怒氣沖沖的道,罷來狠狠地瞪了葉璃一眼,顯然這句話已經憋了不少時候了葉璃在心中苦笑,和親是皇帝決定的事,跟她又有什麼關系?轉身

將茶杯遞給身後的青玉,葉璃打定主意不開口話一邊的昭仁公主也有些忍不住了,開口道:"定王妃,和親的人選你有什麼打算?"

葉璃在心中暗暗搖頭,這昭仁公主和容華郡主都是一個性子大約是身在皇家心高氣傲慣了,就連這種時候出的話也帶著命令的語氣,"皇上意屬的人選都花名冊昨兒王爺剛帶回府里,我還沒來得及看呢公主的問題我實在無法回答"

"皇上意屬的人就是華天香,誰不知道?"容華郡主沖口而出,"你這麼分明就是想要把她剔除在外以為本郡主不知道麼?"

葉璃斂眉一笑,抬頭看著容華郡主疑惑的問道:"皇上意屬華姐?既然如此皇上為何不直接下旨命華姐前往和親而要本妃選擇合適的人選?既然如此…正好今天咱們都在宮里,不如請容華郡主去問問皇上,是不是真的意屬華姐?免得以後本妃選出了人來又不合皇上的心意容華郡主,你覺得如何?"

"我……"容華郡主氣的臉色發白,她雖然不懂朝政上的事但是並不表示她什麼都不知道皇上為什麼不直接下旨要華天香去和親她身為皇室近親就算自己想不到別人也會告訴她的若是她真的跑到皇上跟前去問了只怕她就是和親的唯一人選了這個葉璃,居然敢算計她果然跟葉瑩那個女人一樣,姓葉的都不是好人

"定王妃"昭陽公主看了一眼一臉忿恨的容華郡主無奈的歎了口氣,她沒有子嗣,昭仁公主同樣也只有這一個女兒,所以對榮華難免過于溺愛,卻不想寵出了這個張揚跋扈又不會動腦子的性子這定王妃自幼喪母論年紀還比容華了半歲,卻但看這行事氣度就不是容華能夠比得上的,"容華性子急不會話,還望定王妃莫怪"

葉璃也知道昭陽公主素來寵愛這個侄女,也不在意含笑道:"公主重了,其實和親的事皇上雖然交給我辦,不過公主也是知道的我年紀輕,也從沒處理過這些事,許多地方也是半懂不懂的所以也不敢急著下定論因此昭仁公主方才的問題我一時也無法回答,還請恕罪"

昭陽公主笑道:"昭仁也是為了容華著急才多問了一句王妃不必放在心上"

"啟稟娘娘,定王來了"亭外的宮女稟告道

皇後回頭看著葉璃笑道:"都定王和王妃恩愛非常,本宮原本來還不信,如今卻是信了這才多大一會兒定王就等不及了?請定王過來"

不一會兒,墨修堯緩步而來,站在涼亭外掃了一眼亭中眾人,淡笑道:"皇後娘娘打擾了"

皇後笑道:"定王這是來接王妃回去了?"

墨修堯輕輕點頭,眸中含笑看著葉璃道:"我和阿璃還有些事要先行回府,才過來打擾皇後娘娘雅興,還請娘娘見諒"皇後擺擺手笑道:"罷了,定王和王妃久別重逢也難怪總是牽掛不已了今兒我也是想看看許久不見定王妃可還好如今人也見了,定王就將王妃帶走"墨修堯輕聲謝過,伸手拉起葉璃朝昭陽公主點了點頭才告辭離去

兩人攜手走在漫步在禦花園中,花園里賞花的貴婦們也都識趣的紛紛退避墨修堯雖然身體已經康複,不過半邊臉上帶著的面具依然還是讓不少人畏懼不已畢竟曾經有傳定王的有一位未婚妻就是被他毀容的半邊臉嚇死的何況如今朝中局勢微妙,即使有人傾慕定王風采氣度也不會在禦花園里就上前來搭話的

能夠提早離開皇宮葉璃心自然不錯,禦花園里飄散的淡淡的芳香,葉璃悠然的走在墨修堯的身邊享受著這靜謐的時光倒也不忘關心一下墨修堯的心,"怎麼了?皇上什麼了你看起來心不太好的樣子"墨修堯側首看了她一眼,問道:"剛剛茶里有什麼東西?"

葉璃驚訝的看了他一眼,剛剛涼亭中發生的事這麼快他就知道了?

"大概有麝香花一類的東西青玉去檢查了,回去以後應該就有結果了"見他神色不太好,葉璃還是將自己所知的了出來,對于自己的茶里被下了這些東西也有些好奇那些東西對身體確實有一些影響,但是對于現在的她來影響實在是有限實在不明白那些人冒險在她茶里下那種東西有什麼用,就算下一把瀉藥也比那些藥有用一些墨修堯停下腳步,側首看著葉璃道:"阿璃不知道那些藥有什麼效果?"

"通絡活血…止痛…"

"阿璃,回府之後你跟著沈先生學一個月的藥理"沉默了半晌,墨修堯終于開口道

藥理?葉璃唇角微微抽搐,好,她不是不知道這兩樣據還有一個功效,但是…同樣也據那根本就不靠譜啊何況…那對他們根本就沒有影響好不好?墨修堯生氣歸生氣,卻依然沒有放開葉璃的手,拉著她往禦花園外走去見墨修堯不跟自己話,只是一味的向前走葉璃覺得有些奇,她沒見過墨修堯生氣,應該從來沒見過墨修堯跟她生氣拽了拽墨修堯拉著她的手,"修堯……"墨修堯側首看了她一眼,依然沒話葉璃無奈的歎息,好,是她不對不該表現的這麼漫不經心

"你真生氣了?我不是不在意,只不過…這個對我們也沒什麼影響所以才沒那麼緊張……"葉璃忍不住在心中鄙視自己,墨修堯只是不跟她話而已,她在解釋什麼啊?在宮里被人下藥她當然生氣了,而且也能猜到到底是誰下的手就連回禮她都已經考慮的差不多了只不過是因為對方下的東西實在是有點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所以才表現的隨意了一點為什麼墨修堯不是生下藥的人的氣,卻反而要跟她生氣啊?最重要的是為什麼她還要覺得理屈一樣去跟他解釋啊?

"沒什麼影響?"墨修堯抬起葉璃的嬌顏對著自己,深沉的眼神對上葉璃有些苦惱的眼神葉璃並不習慣這樣處于劣勢的姿勢,不自在的掙紮了一下道:"是啊,我知道那個藥據有那什麼的功效嘛…但是我們有沒有…而且那個法好像不怎麼靠譜何況我也沒喝啊"墨修堯不會是真的在擔心她被下了那種藥就會那什麼…將來生不出孩子來?看著墨修堯身上依然低沉的氣壓,葉璃後知後覺的想著

"阿璃……"

"定王,定王妃怎麼在此?"墨修堯正要話,一道清冷的女聲蓋過了他的聲音兩人同時回頭,不遠處的一樹白海棠下柳貴妃一身白衣宛如冰雪仙子

柳貴妃目光淡淡的從葉璃身上劃過,在墨修堯身上停留了片刻最後落到了兩人交握的手上墨修堯似乎對柳貴妃的目光並不以為意,淡然點頭道:"柳貴妃本王和阿璃這就出宮,告辭"柳貴妃清冷的容顏飛快的閃過一絲複雜難辨的神色,輕咬著朱唇望著墨修堯許久,才看向葉璃微微皺眉道:"定王妃,本宮有事想和定王單獨談談"葉璃有些詫異的挑眉,要和墨修堯單獨談不是應該問墨修堯才對麼?柳貴妃的意思是希望她主動避讓麼?不愧是宮中最受寵的貴妃,就這份氣勢就是別的宮妃望塵莫及的了

葉璃正要開口,墨修堯握著她的手緊了緊葉璃抬起頭對上墨修堯深邃含怒的眸子,只得側首對柳貴妃歉然道:"真是抱歉,我和王爺有些事要辦急著出宮今天只怕沒有時間和貴妃敘話了"柳貴妃皺眉,望向墨修堯,墨修堯淡淡道:"告辭"

柳貴妃臉色一白,掩在衣下的手緊緊地拽著深深地看了葉璃一眼,一不發的轉身而去

看著柳貴妃決絕而去的身影,葉璃有些擔心的看著墨修堯,"她…不會有事?"柳貴妃對墨修堯的感葉璃當然也聽過,雖然這兩個人在葉璃的所知中似乎從沒有單獨見過面不過不可否認,墨修堯毫不留的拒絕讓她的心變得好了許多

"回府"墨修堯仿佛根本沒聽見她的問題,拉著她轉身道

出了宮門回到府中,葉璃無奈的看著依然沉著臉不肯話的墨修堯歎息,"你還在生氣?"平時不愛生氣的人一旦生氣起來都這麼難搞麼?回來這一路上一句話也不肯,平時習慣了墨修堯的溫和的笑容和聲音,一旦他沉默起來或者板著臉不在笑顏以對,葉璃才發現自己非常的不習慣,"我知道你是擔心我,是我不對我不該那麼漫不經心好不好?"葉璃在心里勸慰自己,他在鬧脾氣,自己不能跟一個跟個鬧脾氣的人一般見識天知道她真的沒有不重視這件事的意思啊墨景祁,你給我等著

墨修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轉身走到一邊去坐下了

葉璃只覺得額頭上青筋直跳,只聽過男人哄女人的,到了她這兒怎麼就掉了個個兒?墨修堯你要不要這麼幼稚啊?好,葉璃你要大度

"修堯…你還沒消氣啊那…我去書房里處理今天的事,你氣消了再"基本上不會哄人的葉璃無奈的打算撤退不是她沒耐性也不是她膽子,而是墨修堯生氣的樣子實在是讓她渾身不自在平常溫和爾雅的俊臉此時面無表,看起來不像是要發怒反而是要傷心的樣子看得葉璃不由在心里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了罪大惡極的事再帶下去不定她就要無所不用其極的求他原諒逗他高興了所以…預感到一絲危險地葉璃決定火撤退

"阿璃……"一只手被拉住,墨修堯稍微一用力將打算逃遁的女子拉回了自己懷中葉璃有些窘迫的發現現在的姿勢實在是有些曖昧,墨修堯坐在凳子上她被拉進他懷里別無選擇的做到了他的腿上雖然已經同床共枕了不少時日,但是關系絕對清白現在這形不由得讓葉璃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那個…墨修堯,你…能不能先放開我?"葉璃吞了口口水,有些欲哭無淚她也不想表現的這麼沒用,無論面對什麼人她都能游刃有余,但是偏偏面對墨修堯的時候偶爾她都會懷疑自己的智商墨修堯靜靜地看著她,目光幽深而黯然,"阿璃,你把我當成你的什麼人?"

"什麼…什麼人?"葉璃欲哭無淚,她是瘋了才會覺得墨修堯在難過她現在最該做的事就是掙脫墨修堯然後趕緊離開,特種兵的直覺告訴她再待下去會有不太好的事發生,"那個…我們不是早就成親了麼?我當然當你是我的丈夫啊……"幽深的眸子微微眨了一下,"那麼…我們是不是一直都忘記了一件事?"

"忘記…什麼事?"葉璃有些茫然的道,墨修堯靠在她頸邊,微溫的吐息噴到她光潔的脖子上,清雅乾淨的氣息讓她不由得感到一陣燥熱無力

"圓房"墨修堯在她耳邊輕輕吐出兩個字

葉璃腦子仿佛經曆了一場大爆炸,瞬間一片空白但是墨修堯卻並不打算給她思考的時間,微微挑起她的巧的下巴,低頭覆蓋住那一片柔軟的芳唇

"墨…墨修堯……"比起上一次在碎雪關外的一吻,這一次墨修堯顯得加溫柔但是正是這樣的溫柔卻讓葉璃加生不出反抗的心思成親一年還沒有圓房的夫妻大概就只有他們倆了葉璃心里很明白墨修堯是為了給自己時間做心里准備只是自己…葉璃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准備好要接受墨修堯或者,她到底…有沒有愛上墨修堯……

"阿璃…"細碎的吻流連在葉璃的唇邊,劃過她如玉的臉頰親昵的觸碰著她巧的耳垂,優美的頸子,"阿璃……"

或許是房間里曖昧糾纏的氣氛,或許是墨修堯低啞悅耳的呼喚,也或許是因為那纏綿而細碎的輕吻葉璃討厭自己面對墨修堯時似乎總是處在弱勢的一方,于是她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她坐起身來,伸手環住墨修堯的脖子,然後主動送上了嫣的朱唇,"墨修堯…你喜歡我?"

墨修堯微怔,坦然一笑道:"是啊,阿璃不是早就知道了麼"

葉璃偏著頭望著他,嫣然一笑,眼眸中灑滿了星光,"既然如此,本王妃允許你喜歡我"

一陣天旋地轉,葉璃有些恍神的發現他們已經離開的方才的桌邊躺到了床上墨修堯伏在她肩上低低的笑出聲來,許久才抬起頭來居高臨下的望著她,"阿璃,僅僅是喜歡還不夠呢"葉璃心中一動,唇邊綻出一絲絕豔的笑意,抬手勾住墨修堯的肩,挑眉道:"那麼本王妃允許你愛我"

"如果代價是你永遠都不能離開我,你也允許麼?阿璃"墨修堯低聲問道

葉璃愣了一下,"永遠…或許可以那麼同樣的,你也只屬于我?"葉璃挑眉問道

"那麼…我愛你阿璃……如你所願,今生唯阿璃一人…"低頭重占據那一抹獨屬于他的芳唇仿佛所有的熱都在一瞬間點染,輕羅帳里被翻浪細細的呻吟和喘息聲從重重簾幕中溢出,守在門外的丫頭機靈的為主子關上了房門含笑而去

許久之後,云消雨歇

墨修堯側倚在床上望著身邊依然陷入沉睡的女子,微露的香肩上露出淡淡的印記,平時或婉約或明媚的嬌顏泛著還未退去的潮,顯得格外的沉靜動人墨修堯抬手,輕柔的摩挲著女子巧的臉頰,低頭輕輕地落下一吻原本眉宇間的沉郁和黯然似乎已經完全散去,墨修堯溫和的眉眼間飛揚的氣息顯示出他此刻的愉快心

"阿璃…阿璃…"想起剛剛的纏綿繾倦,墨修堯忍不住低頭輕吻著女子沉睡的容顏他的阿璃,終于…是他的了多少個日日夜夜,多少次他怨恨著蒼天的不公,怨恨著他的仇人們殘缺的身體讓他不敢去觸碰這世間獨一無二的人兒現在,他終于能夠完全的擁有她為此,他願意付出一切……

"嗯…修堯……"葉璃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剛才的一場歡愛耗去了她太多的體力,半睡半醒的望著眼前的男子低語

墨修堯輕輕在她唇邊落下一吻,"沒事,先睡有什麼事睡醒了再"

"恩"葉璃胡亂的點點頭,在他微涼的懷里蹭了蹭再次陷入夢鄉

"阿璃,今生唯你一人……"

------題外話------

那啥…這章有點生硬,受不了的親先忍忍啊,我回頭想想能不能改改,反正基本不影響後面劇就是不知道會不會越改越狗血~,翻了一下我從前寫的,好像關于那啥啥的基本上都是一百字以內一筆帶過,連想借鑒一下都木有阿堯很深啊,拔過…此君絕對腹黑的無可救藥了~以後告訴你們,哈哈

上篇:101.長樂公主     下篇:103.再見韓明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