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03.再見韓明晰  
   
103.再見韓明晰

"見過王爺"

花廳里,看到從里面漫步而出的白衣男子,青霜等人連忙齊聲見禮墨修堯的目光平靜的從四人身上掃過,淡淡問道:"有什麼事?"看了其他三人一眼,青玉只得上前道:"啟稟王爺,韓家任家主韓明晰公子求見王妃"她們都沒有跟著王妃出去過,所以並不知道王妃和那位韓公子怎麼認識的只是跟著王妃的暗二暗三那位韓公子是王妃的朋友所以即使知道王爺現在跟定不高興有人打擾,四人還是壯著膽子前來稟告了

"韓明晰?"墨修堯挑眉,淡淡輕哼一聲道:"他來的倒快帶他去書房,本王去見見他阿璃在休息,不要去打擾她讓人多准備一些吃食備著青玉,你隨本王來"

四人悄然對視了幾眼,看來王爺現在的心果然很不錯

"是,王爺"

書房里,韓明晰負手而立望著牆上的一副字默然出神一個忍字,看似內斂溫潤,細細品味卻能清楚的感覺到其中森然的殺意和凜冽銳氣他半生都在父母在兄長的庇佑下過活,無法想象是什麼樣的人才能把一個字寫的這樣溫潤平和卻內藏殺機那就如同將帶毒的劍鋒包裹在自己最柔軟的內心中一般的危險且痛苦目光慢慢從那字上移開,轉身看向門口墨修堯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門口與上次在廣陵城相見的時候比起來,現在的墨修堯似乎顯得隨意了一些雖然韓明晰並不了解墨修堯,卻只覺得覺得他現在的心很好

韓明晰注視著眼前的男人,樸素無華的白衣,一綹烏黑的長發隨意的滑落肩頭,整個人看起來似乎慵懶而無害韓明晰的目光再落到他頸邊一個淡淡的痕時眼神猛的一縮,背在身後的手不自覺地緊緊握起,"王爺"他是一個風流的男人,是百花叢中過也不為過所以即使墨修堯的儀容並沒有什麼失禮的地方,他依然能夠看得出來在出現在書房之前墨修堯在做些什麼

"韓公子,坐"墨修堯踏入書房淡淡點頭,"阿璃身體有些不適,今天只怕不能接見韓公子,還請見諒"

韓明晰默然落座,沉聲道:"王爺客氣了,韓家既然已經選擇效忠王爺和王妃,自然是等王妃有閑暇再"

墨修堯有些意外的看了韓明晰一眼韓明晰是什麼人墨修堯自然是再清楚不過了,從被韓明月寵得無法無天,也養成了韓明晰人性張揚的性格但是此時坐在自己對面的韓明晰確實難得的沉著隱忍,看來韓明月的離去無論是對韓家還是對韓明晰都是一個極大的打擊沉思了片刻,墨修堯開口道:"本王既然已經過韓家聽阿璃的調遣本王就不跟韓公子多什麼韓公子不妨先去客房休息,有什麼需要可以問墨總管或者暗二暗三,他們想必跟韓公子還算熟稔?"

韓明晰淡淡點頭,"多謝王爺,韓某告退"

目送了韓明晰出去,留在門外的青玉才心翼翼的走了進來,"王爺"

墨修堯點頭,"那杯茶查出來了麼?"青玉點點頭道:"奴婢檢查過了,茶里面含有麝香和花,還有一些陰寒的藥物回來之後也去請教過沈大夫,沈大夫那茶確實有…令人絕育的功效,不過那是指宮里的宮妃們許多宮中女眷常年使用麝香,龍腦香等香料,本就對體質有些影響如果再口服大量的陰寒之物確實很有可能絕育,不過王妃從不用那些香料,而且身體也非常好所以沈大夫除非長期服用不然王妃就算喝了那杯茶也沒什麼大礙另外,摻了麝香味道極重,茶葉的味道根本不可能蓋住非常容易被人發現,所以沈大夫認為下藥的人或許並沒有打算讓王妃將那杯茶喝下去…應該只是一個試探"

"試探?"墨修堯淡淡挑眉道

青玉連忙點頭道:"麝香這一類的藥物對常人的危害並不大,一次兩次也絕對不可能達到絕育的效果但是對懷孕的人卻十分危險,奴婢帶回來的茶水沈大夫看過之後也了如果王妃有孕在身的話,那樣的茶水只要和上一口就足以…流產"

書房里沉默了半晌,墨修堯才揮手道:"你下去阿璃身邊只有你懂藥理醫術,平常仔細一些"

"奴婢告退"青玉悄悄松了一口氣,福了福身連忙退了出去王爺動起怒來即使根本不行于色,單單那低沉的氣壓就不是她們這些丫頭能夠受得了得

青玉退了出去,書房里一邊沉靜,墨修堯平日里溫和深沉的眼眸里滿是陰霾墨景祁還真是懂得未雨綢繆,他身體剛剛康複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試探阿璃了或許還想要試探一下他是不是真的完全康複了或者他真的那麼有自信以為他不敢動他?

"來人"

"王爺"一個灰衣身影出現在書房里,"王爺,已經查清楚了是王昭容讓人往茶里下的藥據之前皇上在寵幸王昭容的時候無意中提過一句關于王妃子嗣的問題,王昭容想要借此邀寵才往茶里下的藥"墨修堯冷笑一聲,"區區一個昭容,她的人有本事往皇後宮里的茶水里下藥?"灰衣人自然不敢回答,他也明白王爺並不是想要聽他的回答只是問道:"王昭容意圖謀定王府子嗣,王爺,咱們是否……"墨修堯搖頭,笑意冰冷徹骨,"不,既然她這麼喜歡往茶里加料回到讓青玉照著那杯茶配藥,給本王看著她連喝三個月"

"王爺…王昭容可能已經有了身孕"

"本王的話,你聽不明白?"

灰衣人心中一寒,連忙低頭道:"屬下遵命"

臥室里,葉璃慢慢睜開眼睛身體的些微不適讓她忍不住皺了皺眉回想起之前發生的事,那熱繾綣抵死纏綿的一幕幕在腦海里劃過,剛剛承歡後越發嬌豔的容顏頓時湧起一片霞無奈的伸手拍了拍熱的仿佛可以煎雞蛋的臉頰,葉璃將自己裹在被子里死命的搖頭試圖揮去腦海里那些讓人臉的畫面身體的不適讓她忍不住輕吟出聲,葉璃你真是太沒用太丟臉了……

翻滾在被子里,想起那個不知道去了哪兒的混蛋男人葉璃就忍不住磨牙如果現在她還想不到他是故意的她就是個白癡偏偏她這個白癡當時還就是當真了,看到他黯然的模樣就慌了手腳百般賠禮道歉勸慰不成還把自己給賠了進去雖然後來她不知道哪兒來的一股沖動自己也沒反對……

"阿璃,你醒了麼?"

平緩的腳步聲從屏風外面傳來,葉璃抬頭看到墨修堯站在床頭含笑望著自己看到墨修堯衣冠楚楚的站在自己面前,葉璃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問道:"你去哪兒了?"墨修堯劍眉微挑,走到桌邊倒了一杯溫水端過來要喂她喝,葉璃連忙伸出手接過來自己喝墨修堯也不在意,淡淡一笑在床邊坐下來道:"我怕坐在里面吵醒你,在外面看一點東西對了…韓明晰下午來了,我讓他先在客院住下來了"

葉璃一哽,吞下了口里的水才道:"韓明晰來了,怎麼這麼快我去見見……"

微溫的唇貼上她的唇,將她到嘴邊的話堵了回去唇瓣溫柔的厮磨了片刻,墨修堯取過她手里的茶杯放到一邊,低聲笑道:"阿璃,明天再去見他也不遲"

"可是……"葉璃微微皺眉,墨修堯不容她拒絕,食指輕輕點住她嬌嫩的朱唇,"阿璃,你太關心別的男人的話我會吃醋的"

葉璃清眸一閃,眼眸流轉看著他道:"吃醋又怎麼樣?"

"本王吃醋…不定就想要把他滅口了"墨修堯淡笑道葉璃挑眉,"所以你今天是故意的?嗯?"墨修堯並不否認,他的阿璃實在是太過聰明否認也沒有用,"我只是覺得今天是個不錯的日子"輕輕靠在他懷里,葉璃輕歎一聲道:"只要你不負我,我必不會負你"

"墨修堯就算負盡天下也不會負了阿璃的"

葉璃終究還是拗不過墨修堯的有人曾經過當你開始習慣對一個人退步的時候,你很有可能已經愛上了他葉璃並不是喜歡掩耳盜鈴的人,墨修堯是她的丈夫,是她在這個世上除了血緣親人以外最親近的人她並不想否認自己可能愛上墨修堯的事實因為即使在纏綿間聽到墨修堯低沉的愛語,她的心中同樣感到發自內心的歡喜和愉悅在這樣一個時代,身為女子還有什麼比嫁給了一個愛你也為你所愛跟讓人覺得幸福的事?

"韓公子"葉璃踏入客院的時候韓明晰正坐在一株玉蘭樹下出神,微風中輕輕飄落的紫色的花瓣飄落在他月白的衣衫上,交織成一種奇異的奢華習慣了韓明晰無論到哪里都是一身張揚的色羅衣,再看看眼前的人竟有些一些陌生的疏離感韓明晰回過神來,看著緩步向自己走來的清婉女子不由微微失神,但是很快便回過神來,"君唯……王妃"

葉璃無奈的一笑,道:"聽你這麼稱呼我還真有些不習慣"

韓明晰揚眉笑道:"雖然王妃一直稱呼我韓公子,不過其實我也不太習慣何況,以後韓明晰便是王妃的屬下了,若是王妃一直這麼稱呼,豈不是讓人覺得怪異?"葉璃側首笑道:"既然如此,我叫你明晰,你…你隨意韓家可還好?"韓明晰點頭,"韓明月如今已經和韓家再無瓜葛,將來就算有什麼事也不會牽連到韓家對了,韓家的賬冊我已經整理好了,王…你可要看看?"終究,他還是不願用王妃這樣生疏而遙遠的稱呼叫她

葉璃有些詫異的看了他一眼,搖頭道:"我和王爺並沒有吞並韓家的意思"

韓明晰挑眉笑道:"定國王府富可敵國我自然明白定王看不上的韓家不過既然已經宣誓效忠,自然也要表示一下誠意"葉璃笑道:"就算韓家真的效忠定王府也沒有搬空了韓家的道理韓家依然是韓家,韓家的產業自然依然姓韓那些賬冊我看著就頭疼所以韓家的明晰還是自己收回去慢慢看嗯…或許你可以跟暗二暗三就是林寒和卓靖交流一下心得,他們最近也在看賬冊"韓明晰沉思片刻,點頭笑道:"明白了,以後有什麼需要我或者韓家做的盡管吩咐就是"葉璃點頭,"很好,正好我有一些的合作,如果你用過早膳了咱們一會兒可以去書房里談,如果還沒有不妨一起吃個早膳"

"我以為你應該陪著定王用過早膳了?"

葉璃淡淡道:"王爺內力深厚,少吃一餐也不會嫌餓"想起某個得寸進尺的男子,葉璃心中輕哼一聲,不生氣不代表她不記仇韓明晰回頭,看著身後女子眉宇間不經意的流落出從前沒有的嫵媚,心中一黯轉身往屋里走去,"那麼在下有幸請定王妃一起共用早膳"

選擇和親人選的事被葉璃往後推了一些,定國王府依然閉門謝客倒是免了預計中的喧鬧嘈雜但是每天源源不斷送進定王府的拜帖請帖依然絡繹不絕葉璃也只是隨意看看便放到一邊交由墨總管和孫嬤嬤處理去了暗二暗三在墨總管和韓明晰的聯手調教下進步神,韓明晰雖然從前從不管事,但是到底是商業世家出身,本身又聰明,就是從耳聞目睹的也比尋常人強上許多,不然韓明月只怕也未必敢那麼放心的把韓家交給他葉璃所謂與寒假的合作多的是葉璃出個主意在出一部分資金,而具體的操作就要全部由韓明晰來運作等到和韓明晰談的差不多了,已經是好幾天以後的事了葉璃想了想被她扔在山谷里不知道折磨成什麼樣子了的定國王府的精銳們,看看時間決定先去看看他們

這幾天秦風雖然沒有和同袍們一樣留在山谷里,但是日子過得也一點都不輕松畢竟王妃已經提出了最後那支隊伍訓練出來是要由他來帶的既然如此他身為統領的人自然不能比自己的手下差勁所以那日一回府便去請教暗二和暗三兩人正好暗三被滿屋子的賬冊弄得頭暈腦脹,秦風自己送上門來當出氣筒暗三半點也不知道客氣,每天繁重且花樣百出的訓練把秦風這個原本滿身傲氣骨子里隱約有些看不起暗衛的黑云騎統領折騰的沒有半點脾氣了

再次跟著葉璃來到黑云峰下的山谷,秦風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有些好奇那些精銳們被折騰成什麼樣子了等到下了崖底真的看到崖下寬闊的場子里在灰塵中摸爬滾打的同袍和戰友們時,秦風也不由得捏了一般漢這個樣子…實在是太丟黑云騎和墨家軍的臉了

葉璃依然坐在房頂上,耐心的等正在跑圈的人跑完直到眾人灰頭土臉的回到院子里才跳下了房頂笑容可掬的問道:"精銳們,感覺怎麼樣啊這幾天"

精銳們一臉土色個個面無表,他們能他們累的想死麼?如果是從前誰告訴他們只是跑跑步在做一點奇奇怪怪的運動就能累趴下,只怕打死他們也不會相信他們是什麼人?整個大楚最優秀的暗衛和軍人怎麼可能被這點事難倒?現在他們明白了,他們之所以覺得跑步不難,是因為他們從未正兒八經的跑過事實上最倒黴的暗衛在第一天只是跑步這一項就累的爬都爬不動了看看精銳們的臉色,葉璃滿意的點頭笑道:"我早就過,這個武功好不代表身體好,身體好不代表體力就一定好,就算體力好也不代表耐力就好經過這幾天的訓練,我相信諸位無論是體力還是耐力必然都有了長足的進步,希望繼續保持另外,跑步每天再加五里,其他的動作各加一百"這話一出,底下的隊伍里終于忍不住一片哀嚎葉璃不以為意,繼續道:"我不需要你們中多少人練成絕世高手,我只需要你們成為最強的軍人,你們將會是墨家軍甚至整個大楚精銳中的精銳"

"公子,你的意思是我們還是會回到軍中,依然是墨家軍的一員麼?"下面有人忍不住問道這同樣也是在場所有人的疑惑,大多數人傾向于王爺准備訓練他們成為另外一只比暗衛跟隱秘也加厲害的隊伍卻沒想到他們依然還是軍人,而且聽楚公子的意思他們將來還會回到墨家軍中葉璃淡淡微笑道:"現在我還不能告訴你們,不過我可以保證到最後你們會擁有光明正大的名號所有的職位晉級與黑云騎和墨家軍一樣甚至優到了不適合在留下的年限或者因為意外受傷的,平調到墨家軍或者定王府能力所及的地方"

眾人不由嘩然,這樣的待遇即使是黑云騎也是沒有的這也讓眾人加好奇他們將會是一支什麼軍隊了

"不過,這一切的前提是你們能夠順利的留下來雖然這七天你們完全沒有人掉隊讓我有點驚訝,不過…這只是一個開始秦風,這是下面半個月的訓練計劃"

秦風看著那一卷白紙黑字的紙卷的神色像是在看催命涵一般慢慢打開看了看,秦風的眉頭就結成了一團,"公子,這些…屬下都看不太明白"葉璃笑道:"不明白不要緊,從明天開始卓靖和林寒會輪流過來看著他們在他們沒來之前,校場上那些玩意兒你們可以自己研究看看事實上前一個月完全是體能訓練,我不會太管著你們明天那八位看著你們的高手也要撤走了,所以大家全憑自覺另外,閑暇的時候看看我帶過來的書,能看多少算多少這些會讓你們後面兩個月過的容易一點"

秦風將手里的紙卷穿了下去,讓大家自己欣賞一下順便在心里有個底這些天被折騰的不行的士兵們心中默默吐血,加上出現的一些內容,訓練量至少比之前多了五成這位楚公子其實是想要整死他們?要命的是之前只要求完成任務,現在這張紙上面卻連跑步都要求多少時間內完成經過這些天的磨練,大家心里多少還是有了個底兒,這上面的要求即使是對他們這些精銳士兵來也太過嚴苛了一些

"楚公子,這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站在前排的一個士兵不服的道

葉璃瞟了他一眼,挑眉笑道:"不可能?"

"不錯,不准用輕功根本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完成這麼多的任務"

葉璃臉上的笑容深,"黑云騎的?沒聽你們那麼依賴武功啊?喜歡專研武功的應該是暗衛才對啊如果有人做到了,你們打算怎麼辦?"士兵傲然道:"如果真的有人能做到,我們自然也能做到"葉璃滿意的點頭,"很好,校場集合"看著士兵們列隊出去,秦風有些擔憂的看了看葉璃低聲道:"王妃…你的該不會是你?"他相信有人能做到,王妃不會故意拿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來戲弄他們但是怎麼可能是看起來嬌滴滴的王妃本人?雖然他知道王妃很厲害,但是就像王妃的一樣武功好和體力好完全是兩回事,而這上面寫的東西明顯需要體力而不是武功要是王妃出了什麼事,王爺非砍了他不可

葉璃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衣服,為了應對諸如此內的突發事件葉璃特意穿了一身合適的衣服畢竟照舊有過不少訓練的經驗,這些個精銳們會有些什麼反應也基本上都是葉璃曾經訓人和被訓時經曆過的就算猜也能猜到幾分

負責建設這個山谷的工匠都十分敬業,院外的教場基本上完全符合葉璃的要求一群不服氣的士兵們站在校場上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個長得比他們挨了一大截,人也瘦弱的很的楚公子背著幾十斤的重物氣定神閑的跑步一開始也沒人在意,但是等到她繞著教場跑了五六圈依然還是連氣息都沒有亂的模樣時,眾人終于知道這位楚公子確實不簡單了十圈之後,楚公子並沒有停下歇息而是直接沖向了教場中間那一堆奇奇怪怪的東西,爬過掛滿了鐵蒺藜和各種銳利東西的卻壓得低低的網,攀過了高達兩丈多的網繩,翻過一丈多高的土牆,抓著繩子蕩過兩丈遠的的距離准確的落在一個還不到半尺寬卻有五尺高的木頭上在眾人驚怔的目光中如履平地的沖了過去最後沖到終點,那里已經擺好了弓箭葉璃拿起長弓,抽箭開弓,信手一箭正中心而放在一邊的沙漏里還有一點細沙正在慢慢的往外流淌

葉璃回頭,挑眉看著眼前一群呆頭呆腦的人心中卻是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其實昨晚這一系列的動作對于現在的她來還是有點勉強雖然她這些年來一直沒有停止對自己的訓練,嫁入定王府這一年是可以毫無阻礙的鍛煉自己甚至因為墨修堯是不是的指點在古武方面也頗有進步,但是這樣的一個系列的動作到底有好多年沒有完整的做過了幸好還是順利完成了,要是在這些家伙面前出了岔子以後可就不好教訓他們了暗地里動了動累的有些僵硬的身體,葉璃面上卻是含笑從容以對,"怎麼樣?"

"好"人群里沉寂了片刻,才爆發出一片叫好聲不過他們之前是怎麼想的,眼前這位楚公子輕易的做到了他們做不到的事,就是比他們強而他們毫無疑問的都佩服強者

"那麼…各位會好好聽從後面的教頭的教導並且在半個月後讓我看到你們的成績?"

"是公子"眾人異口同聲地應道

揮退了眾人,葉璃原本還笑容自若的神色頓時垮了下來靠著一邊的平衡木苦著臉直歎氣秦風看在眼里挑眉道:"屬下以為王妃做起來很輕松呢?"

葉璃無奈的揮揮手,"再輕松也經不住太久不練,手生啊…我剛才差點從上面掉下來果然還是托大了,回來之後也忙得很,連熟悉場地的機會都沒有不過也沒什麼…真上了戰場誰給你時間熟悉場地啊?"

秦風皺眉,不解的道:"王妃不必如此拼命"

葉璃笑道:"也不算,比起在京城里你來我往的試探這個揣摩那個,我甯願在這里呆著不拼命那些心高氣傲的家伙肯心服口服麼?這只是個開始,以後還得經常嚇嚇他們,免得一個個都目中無人了"

秦風忍不住撫額,您今天已經夠打擊人了,還要嚇嚇他們?

"會我快累死了,休息一會兒再打道回府"葉璃揉了揉手臂,轉身往院里走去,"對了,不用我提醒你什麼叫保密?讓王爺知道了今天的事你的所有任務就再翻一倍"

"是王妃"

上篇:102.唯你一人     下篇:104.燈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