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06.北戎七王子  
   
106.北戎七王子

台上,瑤姬手捧著一個五彩的繡球含笑望著台下台下的男人們無不激動的盯著那顆的繡球,只要搶到它就能和京城第一舞姬共度一夜這對于這些平時就連見瑤姬一面也是望向的普通百姓男子來絕對是一個天大的誘惑瑤姬目光落到葉璃身上,對她挑了挑眉嫣然一笑葉璃皺眉,心中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還沒來得及想明白,只見瑤姬舉起繡球朝著自己的方向用力拋了過來人群里一陣驚呼,離得遠的只能挫敗的惋惜咒罵離得近的無不全神貫注的盯著那空中飛來的繡球,高高的舉起雙手想要接住這從天而降的豔福

從瑤姬的手舉起來開始的時候葉璃就看明白了她想要拋出來的方向瑤姬當然不是想將繡球拋給自己,而是站在她身後的墨修堯繡球脫手之後瑤姬還朝著她挑了挑修眉,無聲的動了動嘴唇雖然沒有聲音,但是卻難不倒擅長唇語的葉璃,她的是,"你猜他接不接?"葉璃心里低咒一聲,回頭想要拉開墨修堯如果是平時,以他們二人的身手自然不愁避不開一個的繡球,但是現在兩人前後左右都擠滿了人,連摞一下腳都困難不要閃開了墨修堯低頭看了一眼拉著自己衣襟的葉璃低笑一聲,一抬手對著朝著自己本來的繡球拍了一掌,繡球立刻換了個方向往另一邊飛去了

隨著繡球的方向偏離,人群呼啦一下又往另一邊湧去墨修堯將葉璃攬在懷中護著免得被人群擠到,一邊笑問,"阿璃剛才是在緊張麼?"葉璃輕哼一聲抬頭去看台上,瑤姬見自己的繡球被拍飛臉上卻並沒有失望的神色,反而對著葉璃笑得加嫵媚妖嬈,無聲的笑道:"恭喜"葉璃微微點頭,算是收下了她的祝賀

五彩的繡球在人群中被爭來奪去,往往一個人還沒搶到手就被身邊的人拍走或者抓走了,搶奪的戰況之激烈讓人歎為觀止只是一個的繡球,就算再多人搶也不可能一直永無休止的爭奪下去就在一個仗著自己高人一等的彪形大漢拔得頭籌伸手要抓住繡球的時候一個卓然的身影踩著眾人的肩頭飛掠而至,一腳踢開了那大漢的手同時將繡球往台上站著的女子踢了過去

在所有人失望的驚呼中,一道迅捷的身影飛快的掠上台去,在繡球落到瑤姬身上之前接到了手里台上,一個穿著褐色錦衣的青年男子悠然的站在瑤姬身邊,俊挺的臉上棱角分明,比起大楚的男子多了幾分粗獷豪爽的氣息,但是也一雙似笑非笑的眼睛里閃爍著的鋒芒卻讓人知道他並不是那些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武夫男人漫不經心的把玩著手里的繡球,對這台下已經落在人群中的男子笑道:"這位公子既然看不上瑤姬姑娘只在一邊看著就是了,這般將人家的繡球踢回來未免太過無禮了都大楚是詩書禮儀之地,公子這般未免太過…唐突佳人了"

人群中的男子,沐陽侯府世子沐揚沉著臉,飛身上台一不發的朝褐衣男子一掌拍了過去褐衣男子顯然早有准備,輕而易舉的側身讓過褐衣男子顯然早有准備,輕而易舉的側身讓過兩人就在台上你來我往的打了起來,台下的人們也紛紛叫好既然搶不到美人恩澤,看一場熱鬧也沒什麼損失普通百姓得到的擁有的不多,所以也不容易產生太多的執念

葉璃倚在墨修堯懷里,好奇的打量著台上和沐揚打斗的男子只看外貌就能看得出來,這位絕對不是大楚人,"這是…北戎人?"葉璃對北戎人的印象不太好,上一次還是去年大婚的時候,那位北戎十三王子給她留下了非常惡劣的印象,這一次這位倒是好雅興跑到這種地方來玩兒墨修堯笑道:"之前傳來消息北戎來迎親的人提前來了大楚,倒沒想到他這麼快居然已經到了京城了"葉璃挑眉,回頭看他,"你認識?"

"耶律野,北戎七王子"墨修堯沉聲道,"沐揚恐怕不是他的對手"

葉璃微微點頭,只是幾招之間她也看出來了沐揚功夫的確不錯,但是到底比不上耶律野那樣明顯是從戰場上磨礪出來的這也怪不得沐揚,大楚雖尚武卻也崇文,而一般的權貴之家趨向于讓子女走仕途而不是上戰場畢竟戰場上刀劍無眼不定什麼時候就丟了性命沐揚年紀輕輕能夠文武兼修在武功方面能有這樣的成就以屬不易而北戎卻大楚完全不同,化外之地雖然受了不少中原文化的熏陶,卻依然民風彪悍強者為尊而耶律野身為北戎王最優秀的幾個兒子之一,自然是十幾歲就在戰場上拼死出來了

不過上百招,沐揚就開始落了下方而耶律野卻顯然正到興頭上越戰越勇,一陣猛攻打得沐揚左支右拙節節敗退葉璃看了看墨修堯忍不住皺起眉來,她不想讓墨修堯上台不管輸贏最後必然是一陣風波,但是同樣的無論是她還是墨修堯都不能眼看著沐揚被耶律野傷了瑤姬原本有些失神,在看到沐揚快要落敗時終于回過神來,有些氣急敗壞的道:"要你多管閑事我跑我的繡球干你什麼事"

耶律野朗聲笑道:"瑤姬姑娘的不錯沐世子,你既然將繡球踢回來了,現在這又是什麼意思?"

沐揚看了瑤姬一眼,依然一不發的應對著耶律野源源不斷的攻勢只是台下即使不懂武功的人也看得出他有些辛苦,耶律野冷哼一聲,似乎終于失去了耐性笑道:"既然世子無話可,就不要打擾在下一親芳澤了去"低叱一聲,耶律野一掌拍向沐揚的心口,這一掌氣勢雄渾,顯然又開山裂石之威站在一邊的瑤姬忍不住掩唇驚叫起來,"不要"台子本身就不大,瑤姬離兩人也近眼見沐揚遇險瑤姬驚呼一聲拼盡全力撲了上去她從習武,身體靈活並不輸一般的習武之人,這急之下全力一撲竟真讓她插入了沐揚和耶律野之間眼看耶律野這一掌就要拍到瑤姬身上了

台下觀戰的眾人都忍不住閉眼不敢再看,剛才這兩人動手時台上的東西被打的四分五裂,這一掌要是搭在瑤姬身上,一個嬌滴滴的美人只怕立時就要香消玉殞了

"嗖——"一道瑩光飛快的劃過,耶律野只覺眼前瑩光一閃連忙收回了掌力往後疾退數步站定瑤姬臉色慘白正好跌落在模樣懷里,原本閉目待死卻發現那一掌並沒有打在自己身上睜開眼睛正好望見沐揚隱含擔憂和怒意的眼眸,再想想兩人如今的處境,心中一黯站起身推來了模樣

耶律野負手而立,側首看了一眼釘在一邊的柱子上的珍珠花簪雖然只是及其普通的珍珠銀簪,但是整個簪子入木三分只留下一個珍珠珠花在外面,可見對方功力只高深若不是及時撤回了掌力,耶律野相信這只簪子絕對會穿透自己的手腕回頭望向暗器的來處,入眼的是一對衣著低調素雅的青年男女女子清麗婉約,眉宇間卻流露出不同于一般大楚女子的大氣和清貴,男子面具覆面,月白的衣袍卻將人襯得宛如皓月,溫文爾雅其實非凡揚了揚眉,耶律野笑道:"這位公子已經有佳人在懷,難不成還對瑤姬姑娘有興趣不成?"

墨修堯淡淡笑道:"耶律王子笑了,我家娘子生性純善,最見不得血腥王子一時興起下手沒個輕重不要緊,要是嚇到我家娘子可就不好了"聞,沐揚有些驚訝的回頭,看到人群中的墨修堯和葉璃不由得愣了愣,微微點頭並沒有開口揭穿兩人的身份耶律野沒想到被人一語道破了身份,眯了眯眼打量著墨修堯和葉璃,半晌才笑道:"原來是…沒想到居然會在這里見到王爺和王妃,真是幸會"墨修堯淡然道:"本王也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見到耶律王子"

耶律野笑而不語,避開了墨修堯對他私自潛入楚京的質問,指著瑤姬笑道:"既然王爺並沒有打算來爭奪瑤姬姑娘,那麼是不是表示瑤姬姑娘依然是屬于在下的?"

"你休想"沐揚沉聲道,走到瑤姬跟前將她擋在自己身後耶律野不屑的嗤笑一聲,似笑非笑的看著沐揚道:"沐世子何不問問瑤姬姑娘的意見呢?也許瑤姬姑娘願意選擇強的那一個呢?"瑤姬沉默的從沐揚身後走了出來,在沐揚驚怔的目光中走到了耶律野的身後,"瑤姬你……"

瑤姬淡淡一笑,表卻有些苦澀,輕聲道:"今天的規矩是瑤姬自己定下的,瑤姬自然要要遵守有勞世子特意跑一趟,也算全了你我這些年來的交世子請回"

沐揚盯著她絕豔的容顏,許久也沒有出一句話來瑤姬臉上的笑容漸漸地開始有些僵硬,終于還是轉過身去不在于他對峙此時天色已晚,已經將近宵禁之時,台下的人們看著沒有熱鬧可看的,有些掃興的紛紛離去台上耶律野朝下面葉璃和墨修堯一笑道:"王爺,王妃,今日一見也是有緣,不如找個地方喝杯酒敘敘如何?"

墨修堯牽著葉璃走了過去,淡笑道:"耶律王子佳人在懷,還有心和本王敘舊?"

耶律野眼中閃過一絲銳氣,笑道:"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去年不慎得罪了王爺幸而王爺寬宏大量不予計較讓他平安回到了北戎,王正想親自向王爺致謝呢"墨修堯大方的點頭道:"來者是客,本王並非無量的人,一點事耶律王子不用記在心上"對于把本來就傻的耶律平弄得傻墨修堯可沒有半點愧疚,事實上能讓他活著回去墨修堯就覺得自己這些年修身養性的果然不錯了耶律野心中一哽,只恨不得把墨修堯給一掌拍死墨修堯若真的直截了當殺了耶律平他或許還沒那麼生氣但是他卻將耶律平送去給自己的死對頭太子,不僅如此他還讓人對自己透露了消息他擔心耶律平對太子泄露什麼己方的機密只得費盡心機將他從太子手上弄回來誰知道救回來的卻是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傻子當然他絕對相信墨修堯在弄傻耶律平之前絕對把他知道的事都掏得一干二淨了定國王府的人有半個留在這世上都是禍害,父王誠不欺我

"這位便是定王妃麼?在下北戎七王子耶律野,王妃有禮了"知道扯嘴皮子扯不過墨修堯,耶律野也不為難自己干脆利落的改變了對象對葉璃笑道

葉璃站在墨修堯身邊,輕聲淺笑道:"耶律王子有禮了"

耶律野有些放肆的打量著葉璃道:"來楚京的路上就聽王妃巾幗不讓須眉,原本來以為…原來竟是以為如此婉約佳人麼?定王真是好福氣"墨修堯38看書網的掠過一絲煞氣卻又極快的消于無形,對耶律野笑道:"耶律王子謬贊了這里不是話的地方,耶律王子看是不是移駕到寒舍坐?"側首看了看台下,此時離宵禁不過一刻鍾左右了,街上的人群早已散去布置的熱鬧喜氣的台上只剩下他們幾個人看上去有些古怪和詭異

耶律野不動聲色的笑道:"定王相邀是王的榮幸,不過今天天色已晚,貿然拜訪定國王府實在是有些失禮改日王一定親自上門拜會王爺和王妃"這個時候去頂王府坐,耶律野相信只要腦子沒問題的人都不會做這個決定見他拒絕,墨修堯也不勉強,"既然如此,本王和阿璃就先告辭了耶律王子和沐世子……"

耶律野笑道:"王也要回客棧了至于瑤姬姑娘,剛剛不過是一場玩笑,還請瑤姬姑娘和沐世子不要介意"似乎沒想到他會如此輕易松開,沐揚先是一愣瑤姬也有些驚異的望著耶律野,耶律野混不在意,揮手道:"在下看到沐世子身手了得一時技癢,多有冒犯還望各位見諒"

人家都如此了,沐揚自然不會再計較點點頭道:"耶律王子技高一籌,見笑了"

耶律野挑眉一笑真要話,街角處一道寒光閃過,幾個黑衣人朝著這邊撲了過來耶律野側首避開了迎面而來的刀光,隨手一掌將刺客拍開,一邊回頭對墨修堯笑道:"王爺,原來楚京的夜晚竟是如此的危險啊"墨修堯一手摟著葉璃,一只手扣住一個刺客握到的手輕輕一用力,深夜里骨頭碎裂的聲音清脆入耳,"或許是因為游客從遠方來?畢竟本王記得之前京城夜晚都十分安甯"耶律野朗笑一聲也不反駁

另一邊沐揚一邊護著瑤姬一邊應敵,瑤姬身子有些僵硬,雖然她不願讓沐揚再碰到自己,卻也知道現在並不是任性的時候,只能一動不動的任由沐揚將自己摟在懷里臉上的神色卻是黯然憂傷躲過遇到刺客的恐懼

刺客們顯然也發現眼前的三個男子都是高手,但是墨修堯和沐揚都各自護著一個女子,只有耶律野毫無牽掛自然放手大殺刺客們暗中對視了一眼紛紛轉身圍攻起墨修堯和沐揚來,只要解決了這兩個男人,剩下的那一個自然容易解決被撇到一邊的耶律野見狀揚了揚眉,看看墨修堯這邊應付自如轉身便撲向沐揚那邊的戰團

葉璃有些無奈的被墨修堯摟在懷里,雖然知道墨修堯完全可以應付眼前的刺客,但是在這種形下被人護在懷里實在是讓她有些不習慣但是墨修堯摟住她腰間的手告訴她墨修堯並沒有打算放開她,葉璃只得無奈的歎息一聲,心的注視著周圍的刺客以防萬一

也不知這些刺客是什麼人,看起來實在不怎麼樣閑著無聊插不上手,葉璃有些無趣的想著嫁入定國王府別的不用刺客肯定是遇到過不少的這些刺客在葉璃眼里的水平實在可以得上是平平看著三個男人幾乎沒費什麼力氣就將刺客擺平了,葉璃微微皺起眉來這些人是刺殺還不如像是做一場戲給誰看的別是這三個人在場,還有定王府暗中的暗衛還有耶律野出門在外也不可能真的不帶侍衛就是這三個男人中的任何一個都不是這幾個刺客能應付的

"心"那邊最後一個刺客被耶律野放到,瑤姬立刻就推開了沐揚退得遠遠地沐揚看著遠離自己瑤姬愣了愣只是微微苦笑,回過頭去要跟耶律野致謝身後一個漏網之魚卻趁機向瑤姬射出了一枚暗器葉璃驚呼一聲,隨手拽過墨修堯腰間的一塊玉佩掙了過去噌的一聲暗器被大飛出去,玉佩也跌到到一邊地上摔成了幾塊

------題外話------

正寫著電腦重啟有夠坑爹的~四川又地震了,望所有人安好祈福雅安,天佑四川

上篇:105.瑤姬     下篇:107.當斷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