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09.商議  
   
109.商議

葉璃頂著滿頭的天雷讓人把瑤姬送回去安置,剛回到府里孫嬤嬤就來稟告有人送了一件東西特意指明了送給王妃的葉璃打來盒子一看,是一塊只是稍稍處理過還未經雕琢的翡翠但是只看那翠綠無瑕的色澤就知道這是一塊品質極佳的極品翡翠凝眉一想,對于送禮的人葉璃心中也有數了抬頭看著孫嬤嬤問道:"對方可有留下姓名和住址?"孫嬤嬤笑道:"王妃不必擔心,王爺已經派人送了回禮去了王爺了王妃看著喜歡就收下不喜歡的話隨便處理了就是了"

葉璃點頭,道:"先收起來,回頭再王爺在哪兒?"

"王爺在書房,鳳公子回來了"

葉璃點頭,轉身往書房去了

之前鳳之遙和他們在雍州兵分兩路帶著黑云騎一路北上,倒是比他們晚了將近半個月才會到京城葉璃剛走到書房門口,里面就傳來了墨修堯的聲音,"阿璃麼,進來"葉璃推門進去,鳳之遙站起身來道:"見過王妃"葉璃點頭淺笑道:"鳳公子不必多禮"鳳之遙看看葉璃又回頭看看墨修堯,總覺得這兩位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樣了,"王妃叫我鳳三就行了"葉璃含笑應了下來,走到墨修堯身邊坐下道:"沒打擾你們?"墨修堯搖頭道:"沒什麼大事,阿璃有事?"葉璃將出門遇到耶律野的事了一遍,看著站在旁邊的鳳之遙,只是稍微提了一句遇到瑤姬和沐揚的是,倒是沒有提瑤姬懷孕的事這種事還是當事人決定要不要告知別人的好

墨修堯對于耶律野明顯的刻意接近葉璃皺起了眉頭,冷笑一聲道:"看起來是耶律泓給他的壓力還不夠大,所以他才能夠如此悠閑的在楚京逛大街鳳三,回頭把耶律野已經到達京城並且要參與選擇甄選和親人選的消息散出去"鳳之遙揚眉一笑,點點頭無聲的應了下來這消息一傳出去,楚京的權貴們對耶律野的感官怎麼都要下降一個層次不知提前秘密到達楚京沒人會去理會,但是參與選擇和親人選就絕對太過了沒錯,大楚確實沒有送貨真價實的公主和親,但是大楚的閨秀也不是任由你北戎東挑西撿的

"阿璃,只怕你要開始忙起來了之前拿給你的花名冊都看完了麼?"墨修堯回頭看著葉璃輕聲問道葉璃點頭,墨修堯道:"你也不必確定下具體由誰去和親,只要推薦出兩三個人選交給皇上就可以了最後的人選還是由皇上定"

葉璃有些不解的蹙眉道:"這樣一來,豈不是得罪的人多?"墨修堯笑道:"宮里那位把這種事交給你做,哪里會給咱們不得罪人的機會?如果我們擔心得罪人而隨意選一個家世不好的女子的話,別北戎那邊會鬧,宮里那位不定還會以你辦事不利推翻重選,到時候得罪的人多既然如此阿璃就不用考慮那些得不得罪人的問題,選幾個你覺得合適的人送上去至于皇上選哪一個是他自己的事,如果他一個都不滿意的話好,讓他自己再另外選好了"

葉璃點頭,"明白了,我會仔細看看這些閨秀們的家世才智各方面的況"撇開一切感立場方面的原因,單以身份和個人條件的選擇人選,自然要好辦的多

鳳三的辦事度不慢,當天下午北戎七王子到達京城的消息就傳的滿城皆知了就連耶律野下榻的客棧也一清二楚,原本來有意拖延幾日再去見大楚皇帝的耶律野只能放下手里的事先進宮去覲見去了心中一邊暗罵墨修堯一邊也有些後悔那晚貿然出現試探墨修堯的行為也一樣暴露了自己

次日一早,宮里為北戎王子舉辦洗塵宴的帖子就送到了定國王府正陪著葉璃在後院的校場練武的墨修堯挑了挑眉揮手讓人下去,回身繼續教葉璃劍法

"王妃,韓公子冷公子求見"青霜過來稟告道

墨修堯有些不悅的道:"他又來做什麼?"現在墨修堯有些深刻的懷疑其當初把韓明晰和韓家劃給阿璃的決定是不是有些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了雖然不用擔心對方的忠誠問題,但是自從韓明晰到了京城就三天兩頭的來見阿璃,現在已經搬出定王府另覓住處了依然還是不見收斂醋意橫生的定王殿下理所當然的忘記了一同求見的還有冷皓宇這個已婚人士

葉璃歸劍入鞘,回眸笑道:"明晰這幾日不是忙著和冷皓宇討論合作的事麼,大約是有什麼的想法想要問問我"對韓明晰來,冷皓宇可是個大財主這位表面上一無是處的紈绔子弟卻掌握著定國王府大半的產業有了他的加入,韓明晰的生意自然可以做的大一些,一想到此處韓明晰就仿佛看到了無數的金元寶在自己面前飛來飛去,這些日子也忙得腳不點地所以…其實韓家的人天生都有喜歡斂財的屬性,並不是韓明月獨有的

"本王也去聽聽,阿璃歡迎麼?"墨修堯問道

葉璃低頭忍著笑,假裝沒看見某人滿臉醋意的模樣,笑道:"既然冷皓宇都參與見來了,對王爺還能有什麼秘密不成?"其實葉璃偶爾也覺得像現在這樣她的人和墨修堯的人分得清清楚楚可能不怎麼利于運作,同樣卻也清楚這是因為定國王府前途為定,墨修堯想要為自己留下一些勢力萬一將來出了什麼事也有個倚仗所以對于墨修堯的這份心意她還是十分心領的

書房里,見到墨修堯和葉璃攜手進來冷皓宇和韓明晰都起身相迎,墨修堯點頭淡笑道:"免禮,都坐"

葉璃笑看著氣色好了不少的韓明晰笑道:"明晰,這麼早過來可是有什麼事?"韓明晰點頭,挑眉笑道:"確實有點事,這幾日我與冷二已經商量的差不多了大楚這邊冷二負責,過些日子我打算去一趟南詔和西陵至于北戎那邊可以

緩緩再"論商業價值,四國中北戎可以是最不發達的國家,中原的許多商業在北戎那邊根本就行不通也賺不了什麼錢葉璃側首想了想道:"據北戎境內有不少金銀礦脈"冷皓宇點頭道:"確實,北戎雖然偏遠苦寒,但是卻多

生金礦銀礦只看那些北戎貴族就知道"北戎稍微有點頭臉的貴族無論男女都喜歡使用大件的金飾,把自己裝飾的跟個移動的金器多寶格似地中原人固然鄙夷塞外蠻人粗鄙庸俗,但是誰又能沒有羨慕人家把金子當銀子用的豪氣?

"王妃的意思是?"冷皓宇有些遲疑道,都不會嫌金子多了咬手不是?"不過北戎大一點的礦脈都控制在王族手里,而且北戎人非常排外,咱們想要插手這一塊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葉璃搖頭笑道:"不,我沒打算染指人家的金礦北戎值錢的可不知金礦還有他們的戰馬"

韓明晰皺眉道:"北戎的戰馬限制的比金礦嚴重"北戎的戰馬名震天下,而大楚境內剛好不產良馬現如今大楚的騎兵用的馬匹大多是大楚的馬和北戎,甚至番邦一些馬匹雜交而成的比起純種的北戎馬多少還是差了那麼一點的,也幸虧大楚境內不是一馬平川的草原,騎兵的作用遠遠比不上北戎重要,不然馬匹這方面還真是一個大難題知道葉璃問這個問題肯定是為了,墨家軍和黑云騎打算的,明知道自己沒有立場什麼卻還是忍不住心里酸澀瞥了一邊靜坐旁聽他們話的墨修堯一眼道:"無論我們出多少錢北戎都不會賣我們馬匹的,就算買了也都是一些劣等馬何況…馬匹這種問題不是應該由朝廷或者掌管軍隊的人解決麼?君唯打算插手這方面只怕驚動了朝廷反而不好"

葉璃笑眯眯道:"光明正大肯定沒有人肯賣不過不是有一種生意叫做…走私麼"

"走私?"

葉璃笑道:"私密交易,不經過關口不用交稅一本萬利"

冷皓宇揉揉腦門,笑道:"王妃的意思是咱們暗地里派人去買馬?在北戎販賣良馬給別國人是死罪"

葉璃淺笑道:"無論是哪一國的人都有愛錢的,商人重利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就可以鋌而走險;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潤,他們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而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即使是死罪也不乏有人前赴後繼的以命相搏的"如果死罪有用,這世上就不會有那麼多的犯罪了"也不用太過心急,北戎地廣人稀而且物產稀少糧食,布匹,瓷器,茶葉,他們要什麼我們給什麼如果能夠順便收一些藥材皮毛之類的回來當然就好了時間久了自己會有渠道弄到我們想要的東西"

韓明晰眼睛一亮,笑道:"我明白了北戎的況和我們以及西陵南疆不同,我們自然不能按照同樣的想法處理北戎的問題但是我們既然准備將生意做到西陵和南疆去,完全也可以順道再把西陵和南疆以及大楚的特產送到北戎去那些北戎貴族一個個都腰纏萬貫要從他們身上掏錢實在是太容易了原本也不是沒有人做這個生意,只是路途太過遙遠,草原上也十分危險所以都是一些本的行商但是如果是我們的話自然不用擔心安全的問題就算不能打出定王府的名號,只憑定王府的武力,隨便改編一直隊伍就足夠保護那些貨物的安全了"

對于北戎的戰馬墨修堯當然也很感興趣,淡笑道:"這次和親就是個不錯的機會完全可以派人跟著和親的隊伍一起去北戎看看回頭我會上書皇上,准許商旅與和親的隊伍一同前往北戎,也算是為兩國的邦交做一些貢獻"另外三人默默無,是為定國王府的金庫和墨家軍未來的戰力做貢獻?

見墨修堯也贊同,冷皓宇笑道:"既然如此就這麼定了韓兄去西陵和南疆,北戎就又在下去一趟好了里出發還有一個多月,大楚這邊也還來得及處理"

韓明晰無所謂的點點頭,葉璃取出一塊隨身的鐵令牌扔給韓明晰道:"大哥現在應該還在南疆,你若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去找他這是閻王閣的閻王令你帶著以防萬一在西陵遇到什麼難辦的事凌閣主看在閻王令的份上應該會出手相助"閻王令的來曆韓明晰自然清楚,接在手里看著葉璃有些欲又止葉璃擺擺手示意他不必多,"誰有用就給誰我在楚京帶著大概也勞煩不到凌閣主若是一直這麼欠著豈不是浪費了至于病書生…他能來大楚的機會也不太大"暗四前些日子傳來消息,剛找到被病書生帶回西陵的梁老爺在沒有找到碧落草之前病書生的危害實在是有限當然如果他堅持出現在楚京的話,她也不介意動手就算不殺了他也要廢了他想必凌鐵寒也怪罪不到她頭上來

冷皓宇驚歎道:"王妃可真大方,連閻王令都這麼輕易出手"著還瞄了墨修堯一眼,他以為閻王令是王爺給王妃護身的,眼看著王妃親手送給了別的男人回頭王爺指不定會把怒火發泄在誰的身上呢當然最好是罪魁禍首風流公子韓明晰自己,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麼何況這是他自己惹來的

葉璃挑眉笑道:"凌閣主白送的,不花錢"其實就算最後凌鐵寒不出現她也不會真的要的病書生的命誰知道凌鐵寒會不會太重兄弟之傾閻王閣之力為病書生報仇?不過當時廢了他的武功什麼的是免不了的,只要她留病書生一口氣在,看在大哥的面子上凌鐵寒也不可能找她麻煩冷皓宇摸了摸鼻子低頭喝茶,閻王令是用錢來衡量的麼?那是多少人甯願一擲千金也買不到的東西好麼?擁有閻王令只要你不惹上西陵皇室,基本上就意味著你可以在西陵橫著走

完了正事,韓明晰看著葉璃皺眉道:"昨天一大早耶律野派人搜刮了整個京城上好的玉,不知道做什麼用的沒聽北戎人喜歡玉器啊"雖然耶律野是分批派人匿名去買的,但是錯就錯在他不該去了韓家名下的鋪子一連兩三家店的上好的玉都被陌生人買走了,掌櫃的自然不會忘記稟告給主子而韓家雖然現在天一閣在大楚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韓明晰還是收攏了不少人在麾下,查查京城里各個玉器古董首飾店的銷路以及買主的身份自然不是什麼大問題葉璃當然知道耶律野買那些玉做什麼去了,淡然冷笑道:"看來北戎確實很富有"

想起自己昨天的行程因為某個王子的炫富行為被破壞,葉璃心就好不了特別是那人還特意送了一塊過來膈應她眼睛一轉,葉璃笑道:"幫我把消息放出去,本王妃想要尋一塊最極品的好玉給王爺做生日禮物"冷皓宇看看墨修堯在看看葉璃,有些不明白葉璃的意思

韓明晰先反應過來,搖著扇子笑道:"所以咱們盡可以把手里囤積的好玉統統拿出來賣了,只要這個消息一出,想必就算價格再翻一倍也有人買的而且…王妃得對,北戎人不是有錢麼,我一定會把消息最先送個耶律王子,免得他落于人後了"至于最後北戎王子打算把那些玉拿來做公主的聘禮還是全部搬回北戎去就不關他們的事了冷皓宇贊同的點頭道:"起來外面來沒傳過王妃喜歡什麼東西呢,也讓咱們少賺了不少錢正好我手里確實還有不少東西想要清理,就便宜賣給北戎王子好了不過…嗯,王妃需要留一塊好的給你麼?"要是真的被財大氣粗的北戎王子搶完了,王爺的生日禮物怎麼辦?別看王爺平時好脾氣大度的模樣,氣起來是個人都受不了這些年他和鳳三可是深有體會的

葉璃瞥了墨修堯一眼,抿唇笑道:"不用了,我就是那麼而已"

韓明晰挑了挑眉,有些傷感的歎息,"原來定王的生日快到了,起來真巧…我也是六月生的呢往年都是和大哥一起過的,如今卻……"

冷皓宇身子一僵,警惕的瞪著韓明晰這家伙不想活了也用不著拖他下水啊,他才剛剛婚燕爾啊

葉璃笑道:"明晰也是六月生日?那就在京城過完生日在走"

韓明晰眨眼,"君唯會送我禮物麼?"

"當然,你喜歡什麼告訴我回頭我去准備"葉璃點頭道,以她和韓明晰的交過生日不送禮物也不過去何況韓明晰如今的況她和墨修堯也沒少出力氣韓明晰笑容明豔,"那就好,無論君唯准備什麼我都會喜歡的"完還不怕死的對著墨修堯揚了揚眉

墨修堯神色平靜的眼中閃過一絲精光,淡笑道:"阿璃的不錯,這麼巧韓兄也是六月的生辰,本王和阿璃自然要表示一番你放心,本王一定會給韓兄一個驚喜的禮物的"最後一句,墨修堯的聲音幾乎可以得上是溫柔,不過聽的人心中卻是拔涼拔涼的

冷皓宇一把拽去韓明晰朝著墨修堯干笑道:"雖然我和韓兄認識不久,但是也算一見如故韓兄,咱們先去討論一下你想怎麼過生辰"也不顧韓明晰反對,抓住人直接拖了出去輕功一流武功三流的韓明晰連掙紮都不行就被看似三流實則一流的冷皓宇給拖了出去

上篇:108.決裂     下篇:110.夜宴(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