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11.夜宴{2)  
   
111.夜宴{2)

皇帝如此輕易的答應北戎王子這樣的要求,在座的群臣心中都很是不解畢竟當今皇上愛面子都性格親近的權臣們還是有所了解的,這樣可以是自降身份的事實在不附和皇帝一貫的行事別人如何不論,耶律野卻是十分滿意大楚皇

帝的好話的,回頭對著對面的也要遙遙一敬,朗聲笑道:"如此,以後還請定王妃多多指教了"

葉璃抬頭,從容一笑道:"指教不敢當耶律王子也是出身顯貴,想必是絕不會做出什麼唐突之事冒犯我大楚的閨秀們的"

耶律野笑而不語,徑自坐下飲酒

皇後坐在墨景祁身邊,側臉看了看身邊的皇帝和他旁邊一身雪衣清冷如梨花的柳貴妃秀眉微皺,輕聲道:"柳貴妃平日不愛管事,今兒這麼想起和親公主的事來了"柳貴妃垂眸看著眼前的酒杯,淡淡道:"臣妾逾越了,皇後娘娘見諒

"墨景祁左右看看妻子和愛妃,對皇後笑道:"貴妃也是關心兩國邦交,皇後就不要怪罪她了"皇後眉間閃過一絲怒意,很快又平靜下來,淡然道:"也罷,聽柳家這次也有一位姐在候選之列柳貴妃一心為國本宮也不是不知輕

重的人只是皇上…天香那丫頭這些日子在宮里陪陪我就不參與了如果皇上選定了她和親只要一道聖旨就夠了,華家和本宮都絕不會有怨的"

墨景祁一怔,他和皇後結發夫妻將近十年,皇後還從來沒有用這種帶著明顯的怒意的語氣跟自己過話轉念一想就明白了皇後是為了唯一的侄女的閨譽而生氣再想起十年來的雖沒有濃蜜愛,但是正妻到底還是不一樣的墨景祁

不禁有些懷疑自己想要華天香去和親的想法是不是太過了皇後只有這一個侄女,長樂也只有這一個表姐其實墨景祁心里也清楚,讓華天香和親北戎除了膈應一下華家根本沒什麼大用,就連挑撥華家和定王府的關系都做不到剛剛為了

柳貴妃打了皇後的臉,補償一下也沒什麼看著皇後含怒的端麗容顏,墨景祁神色微軟,拍拍皇後的手道:"你放心,回頭朕讓人將天香的名字刪去就是了"

皇後垂眸,露出一絲極淡的笑容,道:"多謝皇上"

殿下,葉璃漫不經心的收回了看著上面的目光,回頭對墨修堯低聲笑道:"看來不用擔心天香了"墨修堯挑眉,葉璃笑道:"皇後娘娘似乎已經幫天香服皇上了"皇後無寵無子卻能在強敵環視的宮中穩坐皇後之位多年,就連盛寵

如柳貴妃也不敢輕易冒犯,可見也絕對不是易于之輩這不,柳貴妃剛剛越過皇後貿然開口,這邊皇後只要稍微表示一點點不滿皇帝就松口了不過柳貴妃……葉璃清澈的眼眸劃過殿上的雪衣女子,若有所思的皺了皺眉

"皇後娘娘的智謀本來就不弱于任何人,只不過是無心罷了倒是阿璃,似乎會一些奇特的能力啊"墨修堯輕聲笑道雖然他們坐在最前面,但是距離殿上的龍椅依然有不斷地距離能看到上面的人神眼光,但是要聽見上面的人

低,在這人潮喧雜的大殿中墨修堯自認也做不到葉璃撇撇嘴,掃了他一眼大方的道:"沒錯,我會唇語不行麼?你想學?"

墨修堯笑道:"不用,娘子會就成了"

葉璃看了他一眼,低頭打量起自己跟前的酒水來她知道一直以來她在墨修堯面前露出的破綻太多了,開始是偶爾不經意的,她還能歸結于自己過了十幾年的平淡日子放松了警惕後來則是漸漸地不願在他面前掩飾,有時候甚至會刻意

顯露出自己與普通人不同的一面其實這也算是試探,但是墨修堯卻從來沒有對她的不同變現出任何的異樣來,仿佛她這樣就是天經地義的一般這讓葉璃既感到意外,又有一種隱秘的愉悅,畢竟不是誰都喜歡一輩子戴著面具隱藏著自己過日子的

因為是為北戎王子接風的宴會,所以夜宴並沒有在大殿的晚宴之後結束,而是由皇帝帶著所有的宮妃皇子公主以及大臣一起登上了宮中最高的摘星閣欣賞特意安排的煙火以及大型的歌舞表演坐在高高的樓上,葉璃看著前面一副興致勃勃的皇帝有些不以為然的挑了挑眉這種刻意的所謂盛大的接風宴想要給予一個野心勃勃的北戎王子什麼震懾的話根本就是癡心妄想,引發對方入主中原的野心還差不不多畢竟北戎可是四國中最貧瘠的一個,對于占著四國最豐饒的土地的大楚是絕對不會有類似敬畏的心的艱苦的環境和彪悍的性讓他們只會想要不顧一切的掠奪

"定王妃…王叔…"摘星樓上比大殿上要自*隨意的多,才坐了沒多一會兒長樂公主已經悄悄地摸到了葉璃身邊許多人的目光都落在空中的焰火和樓下的歌舞上,倒也沒多少人注意到她葉璃低頭看著她淺笑道:"公主怎麼來這兒了?"長樂公主眨眨眼睛,伏在葉璃耳邊悄聲道:"母後讓我告訴你,心柳貴妃喲"葉璃一怔,抬頭看向不遠處的皇後,皇後唇邊勾起一絲淡淡的笑意,微微點了點頭葉璃點頭謝過,摸摸長樂公主的腦袋笑道:"原來是來替皇後娘娘傳話的啊,謝謝公主了"長樂公主揮揮手,大方的道:"不用謝本公主也不喜歡柳貴妃"

"為什麼?"葉璃好奇道,柳貴妃個性冷漠,但是也不至于連幾歲的女孩也得罪之前柳貴妃也算幫過她兩次,對自己也並沒有什麼敵意,但是這一次…葉璃很清楚的感覺到似乎從上次一在宮里見面之後柳貴妃對她的態度就有些不一樣了這是一種很隱晦的改變,明面上完全看不出來有什麼,只能是一種直覺而葉璃也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覺,因為這曾經在戰場上救過她無數次的命

長樂公主撇撇嘴道:"她總是一副看誰都不順眼的樣子,但是父皇總是什麼都聽她的她一點兒也不好,珍甯哭了她都不理她,母後才不會這樣對我呢母後最疼長樂了"最後一句絕對是在炫耀

"珍甯?"葉璃不解的看向墨修堯墨修堯淡淡道:"皇上的二公主,珍甯公主,柳貴妃的女兒"

葉璃往前面望去,這才察覺白衣如雪的柳貴妃身邊似乎少了一點什麼皇帝恩典所有的宮妃皇子公主都可以來關上焰火,所以宮中只要有位份有孩子的宮妃基本上都把公主皇子帶在身邊了如果之前的晚宴處于禮儀不能把孩子帶在身邊的話,現在就連兩個一歲左右的公主皇子也被抱在奶娘懷里,那麼柳貴妃的兩子一女卻絲毫不見蹤影就有些奇怪了特別二公主今年應該也有七八歲了並不是不懂事的孩子真的如長樂公主所,柳貴妃不喜歡自己的孩子麼?

"公主經常和珍甯公主一起玩兒?"葉璃笑道

長樂公主搖搖頭,有些郁悶的道:"珍甯也不喜歡跟我一起玩兒她只喜歡和弟弟們玩兒,不過她也不許我跟去看弟弟們母後因為我還不會照顧弟弟可是…珍甯比我還啊"

葉璃捏捏長樂公主的臉,心中微微歎息著皇後真的把長樂公主保護的很好

"有刺客"突然一聲尖銳的呼聲,幾道黑影從暗夜中竄了出來直撲樓上而來葉璃有些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伸手將長樂公主拉到自己身側摘星樓上頓時一片混亂,大批的侍衛往前面的皇帝皇後和皇子公主們所在之處湧去下面的大臣們女眷們亂成一片各自找地方隱藏只是看了一眼葉璃就看明白了,這些黑衣人的身後可不是那天晚上見到的那幾個廢物可以比得上的每一個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一照面樓上的侍衛就吃了大虧一片血光嚇得女眷們放聲尖叫,整個樓上一片混亂

長樂公主躲在葉璃身邊,只露出一個腦袋來偷看葉璃拍拍她的腦門道:"別看,心嚇著"

長樂公主連忙縮了回去,有些擔心的問道:"定王妃,我母後和父王會不會有事?"

葉璃笑道:"你放心,就是我們這里的人全部有事他們也不會"那麼多的侍衛圍著還有事那這樓上的人就該被刺客殺光了群臣中會武功的也紛紛挺身迎上了黑衣刺客,這不僅僅是為了自己和大家的安全,同樣也是一個在皇帝面前表現的機會墨修堯安穩的坐在葉璃身邊,不知何時出現的暗衛穩穩地守住他們所在的周圍,即使偶爾有一兩個突破防守的,也被侍立在一邊的青鸞和暗二暗三解決了一片混亂的樓上他們這邊顯出一種詭異的平靜

"我,王爺要不要上前去護駕啊?"葉璃略帶調侃的看著墨修堯輕聲問道墨修堯挑眉笑道:"現在過去皇上不會以為我是想要護駕,只怕要當我想要刺駕了"

葉璃側首抬眼望墨景祁的方向望去,無趣的搖了搖頭按據當年皇帝也算是文武兼備的人物,這得有多怕死才能讓整個樓上一般的侍衛都圍著他啊?一邊盯著刺客居然還一邊分神盯著他們這邊,只怕不僅是墨修堯,現在任何跟定王府相關的人拷過去都會被當成刺客了

"喲,這麼混亂的地方王爺和王妃這麼悠閑不太好?"不遠處,耶律野輕松的對付著刺客,一邊還有空分出時間來對墨修堯和葉璃笑道

墨修堯淡淡笑道:"區區幾個刺客都對付不了,還要宮中侍衛有何用?"

耶律野朗聲笑道:"王爺的是,區區幾個毛賊確實不值得定王親自出手對付"

"耶律王子,麻煩你往旁邊去一點刺客都被你引過來了"站在葉璃前方的暗三隨手收拾了一個刺客,面無表的道耶律野挑眉,目光再暗三跟前倒下的此刻身上頓了一下笑道:"不好意思,本王子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刺客總喜歡纏著本王子定王府的侍衛果然身手不凡"倒在地上的此刻身上沒有一絲傷痕,只出了脖子上一道極細的傷痕,就連血都沒有流出來太多,但是那刺客卻連掙紮都沒有就直接倒地氣絕了這樣的手段,就算是專職的殺手也未必能夠做得好眼前的男子只穿著普通侍衛的衣服,在血性混亂的人群中卻顯示出完全的悠閑和從容

看著眼前的混戰,葉璃挑了挑秀眉,低聲問道:"刺客是沖著耶律野來的?"這些刺客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朝著耶律野來的,這固然有可能是因為耶律野看起來實力最強,但是耶律野和大楚截然不同的裝束這些刺客不可能認不出來

墨修堯盯著眼前總是若有若無的靠近他們的俊挺男子,道:"可能跟他有點關系,不過…刺客都是中原人無論是耶律野本人還是耶律泓都不會派北戎人來宮里鬧的耶律野故意把刺客往這邊引應該是想要探探你的實力"墨修堯的實力天下皆知,根本不必靠幾個刺客來印證耶律野當然也不可能指望靠幾個刺客能殺了他,所以只能是為了坐在他身邊的葉璃了

葉璃莞爾一笑道:"這種況我需要出手麼?"

前面暗三輕聲回道:"當然不需要,區區幾個刺客還要王妃親自出手豈不是表示屬下等人沒有絲毫存在的作用"葉璃抬眼看了一眼暗三笑道:"你現在是本王妃的左右手,不是暗衛,麻煩不要急著沖鋒陷陣好麼?"聞,暗三立刻垮下了臉,他還是喜歡當暗衛的日子啊,有敵人來了沖上去揍得他落花流水就是了,哪像現在這樣,非要等暗衛們手底下的漏網魚才輪得到他們偏偏定國王府的暗衛十分合格,基本上不會有什麼漏網之魚

墨修堯笑道:"我覺得他不是想要試探阿璃的功夫,而是想要試探阿璃的膽量呢"

上篇:110.夜宴(1)     下篇:112.刺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