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4.耶律野來訪  
   
14.耶律野來訪

出了禦花園,墨景祁已經派人在出口處等著了宮里出了這麼大的事自然不可能就這麼簡單的散了大家回去洗洗睡了這次潛入宮中的刺客雖然不少,但是跟有著近千人的大內侍衛比起來也不過是九牛一毛只所以能搞出這麼大的陣

仗也不過是仗著出其不意罷了,不過由此可見宮里的守衛真的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森嚴也難怪定王府的暗衛私底下頗有些自傲的看不起這些禦林軍大內侍衛至少定國王府近百年來從來沒有被哪個刺客沖進去過

被刺客這麼一嚇,墨景祁自然是睡不著的帶著驚魂未定的臣子們移駕到了處理政事的龍騰殿葉璃和墨修堯剛走到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墨修堯的怒罵聲,明顯是在斥責侍衛們的失職葉璃挑眉,她記得現在的禦林軍統領似乎是冷皓宇

的大哥冷擎宇?

踏入殿中,果然看到一個和冷皓宇有三分相似的青年男子跪在地上垂首恭聽著墨景祁的斥責見到兩人進來,墨景祁終于忍下了繼續罵人的**若有所思的盯著攜手而來的兩人,道:"定王妃怎麼跟定王在一起?"葉璃淺笑道:"啟稟

皇上,葉璃擔心我家王爺的安危所以才帶著人去尋他倉促之間也沒來得及稟告皇上,還請恕罪"墨景祁眼神複雜的看了葉璃一眼,才扯出一絲笑意道:"定王和定王妃鶼鰈深實乃大楚佳話王妃擔心定王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朕怎麼

會怪罪?"葉璃仿佛安心的松了一口氣,笑道:"葉璃多謝皇上體諒"

"朕的珍甯公主可還好?"墨景祁將目光轉向墨修堯問道

墨修堯淡淡點頭道:"珍甯公主受了些許驚嚇,並沒有受傷"

"那就好"墨景祁笑道:"珍甯乃是朕的愛女,若是受了什麼損傷朕和愛妃都會萬分心疼的"雖然他在笑著,但是葉璃卻沒有從他的笑容中看出半分真實的喜色

"今晚的事定王怎麼看?"墨景祁盯著墨修堯問道

墨修堯凝眉,思索道:"臣不知,不過…應該不是沖著皇上來的"雖然當時大多數的侍衛都護在皇帝跟前,但是那些刺客卻完全沒有試圖沖破刺客的包圍去行刺皇帝要知道,就算他們真的樓上的大臣都殺光了最多讓皇帝生氣惱怒

實質上的影響並不至于真的大到哪里去大概也就是朝堂上要重洗一次牌換一次人罷了,"倒是…冷大人,請問禦林軍為何會這麼晚才趕到?"一轉身,墨修堯將槍口對准了依然跪在地上的冷擎宇

冷擎宇抬頭看了墨修堯一眼,沉聲道:"當時刺客兵分幾路還攻擊了宮中另外幾次,下官一時疏忽中了調虎離山之計,請皇上責罰"

"一時疏忽?"墨修堯冷冷一笑道:"看來冷大人根本已經忘了大內侍衛的存在是為了什麼了既然知道有人闖入宮中,不管當時摘星樓有沒有刺客,冷大人第一件事難道不是應該前往摘星樓護駕麼?堂堂禦林軍統領居然會被幾個刺客

調虎離山,本王看你這禦林軍統領之職是不是要換個人當了"冷擎宇本就冷漠的表變得加僵硬,卻也知道定王的沒錯今晚的事確實是自己失職了無論定王准備自己也沒有反駁的余地

"好了"墨景祁皺眉道:"今晚確實是擎宇失職,就罰俸半年宮里的侍衛也要好好整頓一下,下次再出了什麼紕漏朕決不輕饒"墨景祁這麼等于是不罰冷擎宇了冷家家大業大也不缺半年的俸祿,罰了等于沒罰原本這種事

若是別的人攤上了就算不掉腦袋估計也要丟官棄爵了但是皇帝既然已經先開了口罰了別人自然也不好再多什麼聽了墨景祁的話,墨修堯也低下了頭不在反駁

見墨修堯沒什麼,墨景祁滿意的點點頭問道:"今晚的事還是交給定王來查?想必定王一定會盡快給朕一個交代?"

墨修堯皺眉道:"皇上恕罪,還有一個月臣便要啟程前往北戎還有北戎王子那邊以及府中也有許多瑣事,只怕無瑕分身"

墨景祁愣了一下,倒也不再勉強點頭道:"是朕考慮不周,也罷此時朕交給柳丞相去查"

墨修堯對此沒有意見,事實上就算他有意見墨景祁也不會聽他的

出了皇宮,馬車上葉璃有些奇怪的看著墨修堯,"你在幫冷擎宇?"

墨修堯含笑看著她,挑眉道:"看出來了?"

葉璃撇撇嘴,"做的太明顯了"誰都看得出來,剛才在殿上墨修堯根本是故意針對冷擎宇但是同樣的,就算墨修堯真的看冷擎宇不順眼,也沒有必要在那個時候落井下石給他難看而以墨景祁的性格,墨修堯要貶的,他肯定要保如果不是墨修堯那一番刁難,就算墨景祁再信任冷擎宇也不可能只罰他半年的俸祿,"我怎麼不知道你和冷擎宇的關系那麼好了?是看在冷二的面子上麼?"墨修堯搖頭,"冷二不需要我給面子,何況…就算救路邊的乞丐他也不會求我幫他大哥的"

葉璃低眉思索了片刻,抬起頭看他,"你想里間墨景祁和冷家?"

墨修堯悠然靠在馬車上,笑道:"娘子真聰明這不過是一點手段而已,回頭墨景祁就能想明白過來不過,墨景祁那個人,只要有一丁點兒的懷疑,就算他自己心里清楚卻也還是會忍不住防著冷擎宇一些這樣以後咱們再想加把火什麼的也容易一些"葉璃明了,這是事先鋪路了若是將來墨景祁和定國王府相安無事,冷擎宇自然是安安穩穩的做他的皇帝心腹,若是真的到了不可避免的地步,墨景祁身邊的親信自然也在定國王府需要鏟除的范圍內想起一個多月後墨修堯就要遠行的事,葉璃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不知怎麼的心中總有一種隱約的不安

"阿璃怎麼了?"墨修堯低頭看著她秀眉深鎖的模樣,柔聲問道

葉璃抬頭看著他,"去北戎的事你有什麼打算?"

墨修堯笑道:"阿璃不用擔心,北戎人不會明刀明槍的跟我動手的暗地里的那些事雖然少不了,不過這麼多年定國王府怕過誰?"葉璃蹙眉道:"還是心一些的好"知道她是擔心自己,墨修堯將她攬入懷中柔聲道:"我知道了,阿璃你放心便是,我會平安回來的"葉璃沉沉的點了點頭,一只手不自覺地抓緊了墨修堯的衣襟而不自覺

次日一早,葉璃還在校場練武墨總管就匆匆來稟告北戎王子求見葉璃也知道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其實有點趕,不只是要選出合適的和親人選,重要的還要教習和親的女子皇室的禮儀規矩等等,這些本就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大楚建國以來基本上是沒有送公主到外邦和親的就算是真的和親前前後後准備下來只好也要將近一年的時間,這次墨景祁突然就答應了與北戎和親,雙方的條件放寬的相當于兒戲雖然誰都沒有真心把這次和親當成一回事,但是面子上的過場也還是要走的過去的

"王爺可在?"葉璃反手將劍擲入掛在一邊的劍鞘問道

墨總管道:"鳳三公子今兒一早就來求見王爺王爺出門去了"

葉璃點點頭,"請耶律王子到大廳,另外把前幾天整理的京城閨秀們的花名冊也送過去"

"王妃,這定王府的門可真不好進啊"墨總管還沒來得及答話,遠處耶律野的笑聲想起遠遠地往這邊傳了過來月形門外,耶律野眯眼看著擋在眼前的定國王府侍衛面上不動聲色,心底對于自己無法硬闖進去頗為遺憾不愧是讓那麼多的殺手密探們鎩羽而歸的定國王府啊防衛之森嚴比起大楚皇宮要好上何止十倍看著眼前神色漠然的侍衛,耶律野也不硬闖,只要這些人不肯讓自己是絕對無法在短時間內突破圍攻闖進去的何況…惹怒了佳人可是得不償失啊

"退下"葉璃帶著墨總管出現在侍衛身後輕聲道眾侍衛無聲的領命退下,耶律野挑起劍眉打量著眼前的女子與前幾次不同,這一次葉璃之穿著一身款式簡潔的白色勁裝,腰間系著翠色的腰帶一頭青絲也只是隨意的挽起沒有絲毫的妝點,不施粉黛卻跟顯出她眉目如畫,氣韻不凡

耶律野笑道:"在下可是打擾王妃了?"

葉璃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道:"王子若是真的擔心打擾有何必強闖入內?"

耶律野無辜的笑道:"在下只是想要欣賞一番定國王府的美景,誰知道定國王府竟然如此森嚴"

對于這種狡辯葉璃覺得沒有反駁的必要,淡淡一笑道:"王子請前廳喝茶,本妃先失陪了"

"等等"耶律野上前,站在葉璃身邊的墨總管同時也上前擋在了耶律野跟前,淡笑道:"王子請自重"耶律野朗聲笑道:"王妃剛才是在練武麼?在下很是好奇中原武藝,不知道是否有這個榮幸和王妃切磋一番?"墨總管道:"定國王府高手如云,王子若是想要切磋的話在下可以挑幾個陪王子過過招就是老朽也可以陪王子稍作消遣"

耶律野笑看著葉璃道:"本王子自然知道定國王府高手如云不過…在下卻是想領教一番定國王妃的高招"

葉璃淡淡道:"我以為昨天晚上與王子已經交過手了何況…王子本身的功夫也是習自我中原,既然如此又何談好奇?"

耶律野一怔,他的功夫確實是跟中原人學的,但是這幾次見面他都一直避免使用中原武功,卻原來根本沒有避過別人的眼麼?"王妃好眼力昨晚倉促之間略過了幾招,實在是有些遺憾不知今日可否有幸和王妃切磋一二?"葉璃垂眸轉身道:"既然如此,耶律王子請"罷率先轉身進去了看著葉璃的背影耶律野挑眉一笑愉悅的跟了上去

進入了圍牆後面的校場卻讓耶律野有些失望,這隱藏在定國王府後院深處外人禁入的演武場和別處的也沒什麼差別不過轉念一想又覺得理所當然,墨修堯殘廢了七八年根本用不到演武場何況定國王府就算有什麼秘密也不可能就這麼正大光明的放在隨時可能被人闖入的府中,雖然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人成功闖入過

他卻不知道,就在半個月前這里還是另外一副樣子只不過葉璃有了好的選擇以後就將府里的這些簡易版拔除了,至于日常的訓練也用不著這些

葉璃走到演武場中,回身看著跟在後面的耶律野,淡然道:"耶律王子請"

耶律野不由得皺眉,他現在才發現這個定國王妃真的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好對付他不信葉璃看不出來他並不是真的想要跟她切磋,但是她偏偏就當成不知道,一本正經的走到演武場里等著他動手甚至還擺出一副來者是客的表似乎打算讓他幾招以盡賓主之禮這讓耶律野有些哭笑不得,比武的時候還要一個女子相讓,要是傳回北戎只怕要被他那個太子哥哥給笑死了他北戎七王子身份尊貴相貌不凡,就是那些豪爽大方的北戎女子在他面前也忍不住要臉羞怯但是這個女子好幾次他刻意調笑,她卻半點反應也欠奉一個女人如果連被個卓然不凡的男人刻意示好的時候都能從容自若,那麼不得不這個女人真的不好對付

走向演武場,耶律野笑道:"王妃不取一件兵器麼?王妃是學劍的?"

葉璃淡然道:"王子也了我是學劍的,還在學的東西豈敢獻丑?"

耶律野點頭,"我也覺得王妃短兵器用的十分不錯"豈止是不錯,想起昨晚那出其不意的兩刺他還不由得心頭發涼呢,"王妃請"

"請"葉璃道

上篇:113.桃林密聞     下篇:115.告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