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17.容華公主  
   
117.容華公主

之後的幾天,葉璃每天都會親自到黑云山崖下的山谷親自指導這幾個被她選出來的人一直跟隨在她身邊一起學習的秦風是受益匪淺,心中也越發佩服起葉璃的本事了秦風怎麼也想不明白,王妃明明才是一個十幾歲的年輕女子,怎麼會懂得這麼多他們這些人就連聽也沒聽過的東西秦風自詡聰明,但是卻不得不承認想要把王妃教授的東西都學精通,只怕他最少也要話十多二十年的時間了

對于這幾個被單獨選出來當作間諜培養的士兵,葉璃同樣注重他們的心理和想法所以在教導的時候還會特意加上一些改編過的前世一些傳奇特工的故事,雖然沒有具體的姓甚名誰,卻也讓這些聰明的士兵明白了他們將來所需要負擔的任務的重要性,以及作為細作…間諜並不是他們認為的那麼不堪,有的時候甚至能決定一場戰爭的勝負原本心中可能還有的淡淡的遺憾和不滿也在葉璃帶來的各種奇的知識和技能中被湮沒了

"王妃,這一批人你已經有了打算麼?"跟在葉璃身邊,看著葉璃伏案疾書秦風有些好奇的問道

葉璃抬頭看了他一眼,道:"他們也只能算是個實驗,真正能起什麼樣的作用我也拿不定訓練一個合格的間諜比訓練出一百個合格的精銳士兵困難,要耗費的時間也多何況我對這一塊也不太熟"秦風笑道:"屬下可看不出來王妃有不熟的樣子,這幾日聽王妃教授的東西屬下也覺得耳目一許多東西竟是從前連想都沒有想過的,真不明白王妃是怎麼想到的"葉璃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問道:"你真的想知道?"秦風一怔,忍不住縮了縮脖子連連搖頭道:"屬下笑罷了"徐家世代書香,大儒名家輩出,再出一個王妃這樣天才的女子也沒什麼對?看了看一邊桌上已經累的厚厚的卷宗,秦風皺眉道:"王妃,若是想要培養間諜的話,為何只選男子不選女子畢竟女子要加不容易引人懷疑一些"葉璃沒好氣的撇了他一眼道:"你以為我沒想過麼?哪有那麼好找合適的女子?女子不必男子,若是男子外貌才學盡管平庸一些也無妨,不容易讓人警惕但是若是女子,卻絕對需要絕頂的才華容貌手腕,不然的話就連敵人的身邊都近不了不用其他的了"

秦風點頭道:"王妃的是"

葉璃道:"以後這一塊大約還是要你來負責,你平時注意著一些有沒有合適的人選還有那個幾個,這兩天我就要回京了,這些都是他們還需要學習的東西,你自己也看看等到這些結束了我會另外請人單獨指點他們別的東西我這里有兩個驪山書院的入學名額,等到他們訓練結束你挑兩個送過去"秦風一愣,驪山書院可是許多大楚名門子弟想擠都擠不進去的地方而他們這些軍隊中底層的士兵家世都不見得多好,不管王妃想要做什麼,能夠前往驪山卻也是對他們極大的恩典了,"多謝王妃"葉璃擺手道:"謝就不用了,盡量選年紀一些的另外,若是他們自己過不了驪山書院入學的考試也是白搭"秦風笑道:"這幾個家里都是讀過一些書的,和軍中那些粗漢子還是有些不同的知道了王妃這樣的恩典,他們就是拼了命也會考過的i^"

葉璃滿意的點頭,正要吩咐一些別的,門外突然傳來一聲尖銳的叫聲,"葉璃,你給本郡主滾出來"

秦風不悅的皺眉道:"什麼人這麼大的膽子敢在大長公主的別院鬧事?"

葉璃一聽那尖銳的聲音就知道來著是誰了,莞爾一笑道:"都這麼多天了她才鬧上門來也不容易了不過現在只怕大家都容著她,愛鬧就鬧一會兒吩咐下去把她引過來別擾了皇姑母休息"

"是容華郡主?"

"是容華公主"葉璃糾正道,雖然她不住在京城里,京城發生的事卻是每天都按時的被送到她的案頭皇帝封了容華郡主為容華公主和親北戎這些日子昭仁公主府可是鬧翻了天了,容華郡主開始還以為自己的母親和姨母可以為自己撐腰,等到發現母親無能為力之後就開始撒潑吵鬧甚至是絕食,急的昭仁公主幾乎白了頭發只是容華郡主就是再胡鬧又怎麼拗得過皇帝的旨意?還是被宮里派去的女官押著每天學習宮中的禮儀容華郡主本身就是皇室出身,要求雖然不比宮中公主嚴謹禮儀方面倒也不差也沒受什麼罪只是不知道她今天怎麼會跑到這里來胡鬧?

聽著外面的喧鬧,葉璃擱下筆走了出去剛出門就看到容華郡主帶著人浩浩蕩蕩而來,一看到葉璃出來眼睛里面滿是仇恨和怒火,"葉璃你這賤人,我殺了你"看到葉璃容華郡主仿佛看到了幾世的仇人一般,不管不顧的朝葉璃撲了過去葉璃微微皺眉,跟在她身後的秦風錯步上前,將容華郡主擋在了離葉璃兩步遠的地方,淡聲道:"公主,請自重"公主這個稱呼讓容華郡主的俏臉頓時扭曲起來,怒斥道:"閉嘴,本郡主做什麼要你這個奴才來指責麼?"秦風淡淡挑眉道:"抱歉公主,在下是定國王府的屬下,不是你的奴才"

"你…你…"容華郡主一向跋扈慣了,本來就怒氣攻心沒想到定國王府的嚇人也敢對自己如此無禮,氣的半天不出話來跟在她身後的下人這才回過神來連忙沖上來安撫容華郡主被耳邊吵吵嚷嚷的聲音弄得心煩意亂,回身狠狠地給了身邊的人一個耳光道:"都給本公主閉嘴"院子里頓時一片沉寂,容華郡主身邊的人連忙噤聲不敢再惹主子生氣葉璃擺擺手對秦風道:"秦風,你先去忙"

秦風有些不贊同的皺眉道:"王妃,這只怕不妥……"

葉璃淡笑道:"不用擔心,容華郡主不會對我如何的"雖然不放心那個瘋子一樣的容華公主,不過秦風還是選擇相信王妃,畢竟現在是在大長公主的別院里,就算容華公主真的想做什麼也沒那麼容易至于要動手,秦風自己也不敢能勝過王妃,這個容華公主十個也不夠王妃收拾的

等到秦風退下,葉璃才回頭對容華郡主一笑道:"公主里面請"

容華郡主被她這樣和善的態度弄得有些進退不得,警惕的盯著她道:"你有什麼詭計?"

葉璃淡淡一笑道:"你不用擔心,我不會對你用什麼詭計對一個和親公主使詭計,我犯得著麼?"

"你"容華郡主氣了臉,葉璃微笑道:"公主還是里面坐下談"

最終容華郡主還是乖乖的進了花廳坐下,但是那一雙杏眼卻依然毫不客氣的凌遲著葉璃葉璃喝了一口茶,才問道:"公主今天來我這里鬧是為了什麼?只為了出一口氣麼?若是這樣我可以不還手,你愛鬧鬧愛罵罵,喜歡砸東西就砸東西,只要你高興但是…這樣有什麼意義麼,能改變現在的狀況麼?何況,公主真的覺得你和親北戎這件事是因為我?"容華郡主一愣,很快又理直氣壯的鼓起了俏臉道:"當然是因為你,誰讓你把本郡主加進去的?你敢你不是想要徇私報複?"葉璃挑眉道:"徇私報複?你要這麼認為也可以,不過命令是皇上下的,我只是選出了我認為最合適的人選最後選擇了公主你的可不是我"容華郡主怒道:"你為什麼不把我的名字劃掉?"葉璃有些好笑的看著她反問道:"我為什麼要把你的名字劃掉?"她跟容華郡主很熟麼,關系很好麼?

"本郡主不想去和親,北戎那些蠻子那麼粗俗,那麼難看……"

看著容華郡主驕傲的臉上終于流露出一絲恐懼和軟弱,葉璃在心中微微歎息,"誰想去和親?"

容華郡主愣住,半晌不出話來是啊,北戎可不是什麼好地方,出身名門世家的女兒誰願意去和親?葉璃跟自己又沒什麼交甚至還有些嫌隙,她憑什麼幫著自己把名字劃下去?看著容華郡主倔強的咬著唇角強忍著眼淚的模樣,葉璃心中輕輕搖頭,她雖然不喜歡容華郡主但是卻也並不算討厭容華郡主確實是嬌縱跋扈目中無人,但是同樣的也還算性率直,至少比起那些滿心滿眼的陰謀算計的女子好相處都多,"公主今天怎麼會出城來的?該不會就是為了來揍我一頓出氣?"

"你跟讓我打一頓麼?"容華郡主問道

葉璃含笑搖頭,手中的瓷杯應聲而碎,淡淡道:"你打不過我"

"你"容華郡主忿忿的瞪著她,覺得這個女人在把自己當猴耍葉璃平靜的看著她道:"和親之事已經不可改,公主有空跟我置氣還不如想想以後該怎麼辦?"

容華郡主眼中閃過一絲悲哀和無助,輕哼一聲道:"還能怎麼辦?等著被押上和親的,馬車去北戎等到哪年北戎和大楚翻臉了不是被打進冷宮就是被拿去祭旗罷了"她即使再嬌縱任性也是出身皇族,許多利益關系並不是不知道,只是以前不需要罷了葉璃眼神一閃,隨手將手里的破碎的茶杯放回桌上,道:"公主去了北戎便是北戎太子妃,只要北戎和大楚還沒有正是撕破臉,名面上誰也不會對你如何只要公主自己足夠聰慧,在北戎好好的活下來將來或許還有機會回到大楚也未可知"容華郡主自然不信,冷哼道:"回到大楚?你的容易,真到了那個時候誰還記得區區一個和親的公主?"葉璃皺眉想了想,取出一個精致的玉玨分開一半遞給容華郡主道:"公主收下這個,將來如果公主有性命之危,定國王府可以救公主一命這是信物"

"你想要我做什麼?"容華郡主也不是傻子,就如葉璃所她們的交還沒好到能夠讓葉璃幫她的地步

葉璃道:"擔負起一個和親公主和北戎太子妃的責任盡你所能輔佐北戎太子"

"我…輔佐北戎太子?你在笑麼?"容華郡主對自己的能力還是有一些自知之明的,要她當個普通的王妃還可以,輔佐一國太子…葉璃是不是太看得起她了?

葉璃淡淡道:"你不用擔心,我既然這麼了自然會幫你如果你信得過我的話將來有人拿著另一塊玉玨來找你,你只管信任他就是了另外,你一到北戎可以適量的透露一些消息給北戎太子,讓他相信你能幫他免得…一過去就被他弄死了北戎太子肯定不高興取給大楚的太子妃"容華郡主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葉璃,比起來自己從生在皇室甚至還比葉璃大兩三歲,但是自己卻從來沒有想過那麼多的事這就是定國王妃和一個普通郡主的差別麼?

"若是北戎太子知道了我與定王府有關系,又怎麼會信任我?"容華郡主問道

葉璃笑道:"想辦法讓他知道你可以幫他對付耶律野到時候修堯送你去北戎我會請他跟北戎太子溝通的而且…你要北戎太子的信任來做什麼?你真的以為北戎會接受一個大楚的未來國母麼?北戎雖然是蠻夷之地卻比其他地方看重血統,北戎數百年來從來沒有出國一個異國的王後,也沒有一個北戎王身體里有北戎貴族以外的血脈當然,如果你能夠真的吸引耶律泓為你改變一切的話,我也可以改變方案支持你"

想起傳聞中那些面無可憎的北戎人,容華郡主厭惡的皺了皺眉雖然那個耶律野長得還不錯,但是也只是不錯而已大楚比他長得英俊的男子沒有一萬也有幾千誰知道耶律泓長成什麼德行?之前那個耶律平就長得像頭豬一樣難看容華郡主沒好氣的結果葉璃手里的玉玨道:"這只是公平交易,你別想本郡主會謝你"葉璃抿唇微笑道:"不用謝,不過公主應該知道有些事不能讓太多人知道?"

"本郡主不傻"容華郡主冷哼道她當然不傻,她知道葉璃是在利用她,但是和親的公主自古有幾個有好命的,何況是北戎那樣的地方葉璃利用她,至少也提供了她能夠活下去的助力宮里那位高高在上的表哥做了什麼?除了派人教導她早就學過了的禮儀,就連一句叮囑都沒有只是將自己當成一顆可以隨時丟棄的旗子罷了既然如此就不能怪她幫著定國王府了,她也想要活命

葉璃點頭,"離啟程還有不少時候,公主這些日子最好是多去見見昭陽長公主和皇後娘娘"

容華郡主不解的撇她,葉璃笑道:"那兩位都是聰明人,公主若是誠心求教她們會教你不少東西我是不知道昭仁公主教了公主些什麼東西,不過這麼多年看下來也不必再學了?"對于葉璃明目張膽的嘲諷自己的母親,容華郡主並沒有生氣,反而認真的思考了片刻道:"本郡主知道了本公主走了,對了…你要是沒事的話還是早些回京城心你的定國王爺被人拐跑了"完容華郡主依然一臉驕傲的走了出去,留下葉璃一個人在花廳里愣了愣神,思索著容華郡主這話是開玩笑還是真的在什麼事

上篇:116.山崖下的訓練     下篇:118.赫連惠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