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19.宮中拒婚  
   
119.宮中拒婚

"赫連姐,你是嫁不出去了麼?"

大廳里的氣氛在瞬間凝重起來,赫連惠敏霞未褪的容顏上寫滿了無法掩飾的驚愕這句話無論對任何一個未婚女子來都絕對是一種深刻的羞辱葉璃有些驚訝的看著墨修堯,墨修堯脾氣並不好她是知道的,但是他從來不會刻意去羞辱一個女子就連去年西陵那位放肆的凌云公主他也沒有過這樣刻薄的話來但是作為女人和一個妻子,葉璃不得不承認在墨修堯這樣無的對待赫連惠敏時,她的心里卻是泛起一絲淺淺的甜意

"定王,你太過分了"耶律野沉下臉盯著墨修堯道

墨修堯抬眼撇了他一眼,淡笑道:"耶律王子這話從何起?"

"惠敏是為了兩國邦交才願意嫁入大楚的,王爺就算看不上我北戎貴女也不該如此出羞辱此事本王子會稟告貴國皇帝,勢必要為惠敏討一個公道"耶律野義憤填膺的道

"公道?"墨修堯挑眉,語帶嘲諷的道:"本王還想要討一個公道呢金鑾殿上本王已經親自拒絕了賜婚的旨意,本王也再三表明了定國王府只有一個當家主母,耶律王子和這位赫連姐卻接二連三的上門打擾,甚至當著本王愛妻的面詆毀離間我夫婦耶律王子難道不知道定國王府當家主母何等重要?若是阿璃因此和本王生了嫌隙,本王找誰理去?若是我大楚女子,被人含蓄的拒了自然會知難而退,但是兩位這幾日不僅日日到訪,還四處放流敗壞阿璃的名聲讓本王不得不懷疑赫連姐是在北戎嫁不出去了才硬塞給本王的定國王府只會有一個女主人,赫連姐若是執意要留下的話,做個灑掃的粗使丫頭倒是沒什麼問題一等丫頭赫連姐是做不了的,定王府上的一等丫頭最差也都是知書識禮的清白女子"

"定王,你……"赫連惠敏似乎這才從剛剛的打擊中回過神來,又聽到墨修堯這麼一番話,頓時氣得滿臉通就連一雙美眸里也滾動著晶瑩的淚珠,但是她卻並沒有因此而退卻或哭泣,反倒轉過臉對上了葉璃,"王妃既然得定王如此厚愛,難道不想些什麼麼?還是定國王妃只會躲在定王身後坐享其成?"

葉璃在心中輕歎一聲,這姑娘果然是不簡單尋常女子被男人如此明目張膽的羞辱,就算不立馬淚奔而去只怕也要哭的泣不成聲了但是這位赫連姐不但沒有被打倒居然還有攻擊力眨眨眼睛,葉璃笑的無辜極了,"赫連姐,男人保護女人不是理所應當的麼?凡事有王爺王爺在本妃自然不用操心了本妃與王爺兩相悅,並不想讓別人插入其中還請赫連姐成全"

"男子三妻四妾本就是常理,你們大楚也要求女子賢良淑德,王妃出這樣的話來就不怕被人非議麼?"耶律野道

葉璃笑道:"咱們大楚要求女子要懂禮義廉恥,主動求嫁的女子是萬萬不能要的何況…本妃偏偏就不喜歡王爺納妾,誰愛非議盡管非議就是了"

赫連惠敏顯然沒想到葉璃絲毫不同于一般的大楚女子,竟然在這種問題上也這般難纏,咬牙道:"王妃難道不怕皇上怪罪定國王府麼?"

"怪罪?"葉璃秀眉輕蹙,就在別人以為她要動搖的時候,輕咬著貝齒道:"待會本妃便進宮請罪,赫連姐…不,任何人想要嫁入定國王府都可以,本妃一劍抹了脖子把王妃之位讓出來就是了到時候王爺想娶誰都可以"罷,抬頭看了墨修堯一眼問道:"王爺,你可好?"墨修堯原本臉上的陰鷙在瞬間淡去,絲毫不顧忌跟前還有兩個外人將葉璃攬入懷中笑道:"愛妃千萬不可若是愛妃傷了絲毫本王都會感同身受到時候,本王只好將那些傷了愛妃的雜碎都碾碎了才好消心頭之恨"

葉璃滿意的點頭,回頭看著赫連惠敏道:"赫連姐你看到了,就算本妃死了王爺也不會娶你的"赫連惠敏還想要什麼,卻被耶律野攔了下來耶律野起身道:"既然如此,今日打擾王爺和王妃了在下先行告辭"

"不送"墨修堯淡然道

送走了礙眼的兩人,葉璃回頭打量著墨修堯,似笑非笑的道:"有如此佳人垂青,王爺真是豔福不淺"

墨修堯無奈的看著她,"對本王來只有阿璃才是佳人,這一個…憑空飛來的麻煩罷了"

葉璃皺眉道:"這個所謂的和親之前北戎怎麼完全沒有提過?"兩國正式和親需要准備的有多少只看這兩個月禮部有多忙碌就知道了哪有像赫連惠敏這樣直接就送上門來了的,是和親像是兒戲墨修堯道:"北戎和親使者到了京城之後耶律野才提出來的,應該不是北戎王的主意,而是耶律野自己臨時起意的"葉璃不解,"臨時起意?若是想在定王府安插眼線如此做也未免太過明顯了一些"墨修堯笑道:"安插眼線?耶律野不會做這種明知不可為的事就算要做也不會做的如此沒有水平,他就是要這樣大張旗鼓的鬧一場給本王添一點堵罷了反正那個赫連惠敏不過是赫連真的干女兒,誰知道到底是什麼出身?不管是廢了還是死了對他都不會有什麼損失"

葉璃輕哼一聲,道:"既然如此,王爺不妨解釋一下如今京城里的流是怎麼回事?"

墨修堯含笑道:"是阿璃不賢的流麼?那是本王讓人放出去的"

"原來王爺對我已經不滿很久了?"葉璃斜了他一眼,淡淡道

墨修堯笑道:"怎會?本王可是愛極了愛妃的不賢"

葉璃挑眉,"回頭宮里該找我去話了?"

"阿璃盡管去,有什麼不妨都推給我好了本王就是要全天下人都知道定國王妃就算不賢善妒也是本王唯一的愛妃"輕擁著葉璃纖細的腰,墨修堯沉聲道

葉璃默然,靠在墨修堯胸前慢慢平息心中湧動的波濤

宮里的消息來的極快,甚至等不到第二天當天下午宮里就來人傳葉璃入宮正在花園里賞花的兩人也不感到詫異,既然弄了這麼一出賜婚的戲碼,宮里怎麼也不會毫無表示的墨修堯放下正在作畫的筆,起身准備和葉璃一起進宮,卻被葉璃伸手按了回去,"太後招我進宮,你去做什麼?"墨修堯笑道:"難不成太後不召本王還進不得宮了?"葉璃冷笑道:"人家想找我話,你非要去湊熱鬧,這次她們不出來不是還要費心找下一次既然如此還不如讓她們一次完算了本王妃倒要看看她們到底有什麼話想"起這一點葉璃就萬分郁悶,她以為她嫁了一個沒人會來搶的丈夫,結果你看看這一年…先是那個凌云公主,還有那個被墨修堯丟到城外去的表妹柳貴妃,現在又來一個赫連姐,這些女人是吃飽了撐的還是墨修堯的臉果然毀得還不夠?

發現葉璃目光不散的瞄著自己的臉,墨修堯無辜的揉了揉眉心笑道:"既然如此,阿璃萬事心還有,里那個耶律野遠一點"

葉璃有些詫異的眨了下眼,不解的看著墨修堯墨修堯被她看的有些窘迫,輕哼一聲將她摟入懷中低頭輕咬了一下那嫣的朱唇道:"總之,你離他遠一點"

葉璃莞爾一笑,"王爺這是在吃醋?"

墨修堯也不掩飾,點頭道:"沒錯,所以王妃要和他保持距離嗯?"

葉璃退出他懷中掩唇偷笑道:"王爺,吃太多醋對身體不好"不待墨修堯反應,她已經轉身快步而去墨修堯無奈的低笑一聲,有一個太優秀的妻子怎麼能不經常吃醋呢?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希望阿璃哪兒也不去什麼也不用做每天只待在府里陪著他就是了可惜他知道這不可能,不僅是局勢和定國王府的地位不允許,阿璃也不是任何人能夠真正束縛的住的人看著葉璃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墨修堯臉上的笑意漸漸淡去,慢慢的染上了一層肅殺和親,賜婚?耶律野以為他不知道他在打什麼注意麼?耶律野,得罪本王可不是一個好主意呢看來耶律平的教訓並不足以讓你銘記于心,"來人"

"王爺"

"回複耶律泓派來的人,他的提議本王答應了"

"是,王爺"

彰德宮依然華麗如故,但是葉璃卻知道自從黎王叛亂之後太後在宮中的勢力處處被皇帝打壓制掣,早已經大不如前只是太後雖然偏向黎王卻到底是皇帝的生生母親,大楚以孝道為先,即使母子離心皇帝也必須給予太後表面上的尊重再次踏入彰德宮,葉璃的心態卻是比從前平靜了許多

"葉璃見過太後,見過皇後娘娘"踏入殿中,葉璃輕輕屈膝一福向太後和皇後行禮

"定王妃免禮,賜坐"皇後輕聲道

葉璃謝過走到最前面的空位上坐下,略帶疑惑的看著此時做了一殿的朝中貴婦以及坐在她對面一臉平靜的赫連惠敏葉璃也不得不佩服此女,此時臉上已經完全沒有了在定國王府離開時的狼狽和怨恨,即使是看著她的眼神也是十分平靜端莊的,"今兒是什麼日子,怎麼大家都在這兒呢倒是本妃來晚了?"身份到了一定的程度,起話來就不用那麼拘束了葉璃的身份只要她沒有腦殘到要謀反,就算錯了什麼等閑人也不敢她不對皇後笑道:"不晚,本宮就在宮里不也剛剛來麼?北戎使者前兒送了一些北戎特產給母後,母後就想著邀大家一起嘗嘗只是你一直都不在京城,可不今兒個回來了母後才下旨讓咱們到彰德宮聚聚罷了"

葉璃含笑道:"多謝太後惦記了,我去皇姑母那里住了幾日罷了"皇後看似沒什麼,葉璃卻明白了她的意思幾不可見的點了點頭,皇後微微一笑騙過頭去和身邊的妃子話

太後淡然笑道:"你尋常也不愛進宮,哀家也只得趁著這個由頭請你進來和大家聚聚大長公主可還好?"

"皇姑母身體康健,勞太後掛念了"葉璃淡笑謝過

一道溫暖的目光落在落在葉璃身上,葉璃淺淺一笑給了眼含擔憂的徐夫人一個安慰的笑顏心中卻是冷冷一笑,這些人倒是打得好算盤,以為舅母也在自己就會顧忌身份同意她們的要求麼?淡然的收回目光葉璃抬頭看向落在自己身上的另一道目光,和徐夫人的擔憂不同,這道目光是極其複雜的打量和怨恨不用看她也知道是坐在太後另一邊的柳貴妃這些日子,不僅是太後變得憔悴蒼老了不少,就連柳貴妃也變了許多原本如冰雪一般的冷漠里似乎多了一些其他的東西,讓那梨花般清冷的女子變得有些讓人有些琢磨不定葉璃對著她淡淡點了下頭,她也只當是沒看見一般只是定定的看著葉璃,那目光讓葉璃有些不舒服的皺起眉來

"定王妃,赫連姐以後便是定國王府的人了赫連姐從北戎遠道而來,定王妃可要好好待她"果然,落座還沒跟人上幾句話,太後就開口笑道那模樣那語調自然的仿佛根本沒發生過定王當場拒婚而去的事一般

葉璃也沒打算客氣,她可不想以後三不五時的替墨修堯打發別人送上門的妾放下手中的茶杯,葉璃眨了眨眼疑惑道:"赫連姐?太後是赫連姐同意到定國王府做灑掃的丫頭麼?太後放心便是,定王府從不欺壓下人,本妃也不會隨意和下人計較的"

"灑掃丫頭?"即使經曆頗多的太後也不由得楞了一下不解的道

葉璃笑看了赫連惠敏一眼,疑惑道:"難道不是麼?之前王爺當著我和和耶律王子和赫連姐都清楚了,同意赫連姐進府做個灑掃丫頭呀太後現在提起難道的不是同一件事,是本妃誤會了麼?"

太後一哽,正色道:"定王妃笑了,赫連姐的身份豈能做什麼粗使丫頭"

葉璃不解道:"身份?是赫連將軍的干女兒麼?這身份做個粗使丫頭確實是糟蹋了不過我們王爺是這麼的,我雖然身為王妃卻也不能忤逆了王爺的意思只怕赫連姐和咱們定國王府沒什麼緣分了"

太後自然看得出來這是葉璃的推脫之詞,皺了下眉道:"定王妃,皇上當殿賜下的婚事豈容你胡剛剛皇上還請哀家詢問王妃,定國王府打算什麼時候辦喜事?最好是趕在北戎和親使者離開之前,你有什麼打算"

葉璃抿唇一笑,淡然道:"啟稟太後,定國王府沒打算辦喜事"

上篇:118.赫連惠敏     下篇:120.驚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