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21.月圓  
   
121.月圓

離開彰德宮時貴婦們看著葉璃的神色都變得有些古怪,那其中的意味是既羨且妒還帶著一些恐懼和幸災樂禍莫是大楚開國百多年,就是往上數上千年也沒有哪個女人敢在宮中當著太後和皇後的面拔刀要殺了所有想要給自己丈夫做妾的女人這份魄力和勇氣自然讓這些忍受著家中妻妾成群的貴婦們羨慕嫉妒,同樣的誰都知道定國王妃只怕是注定了要背上這妒婦的罵名了

"璃兒"葉璃剛踏出殿外,徐夫人已經在殿外等候了

葉璃淺笑著迎了上去,輕喚了一聲舅母徐夫人看著她,輕歎一聲搖頭道:"你這丫頭……"葉璃低頭笑道:"璃兒讓舅母丟臉了"

徐夫人拉著她的手一邊往外走一邊輕聲笑道:"咱們徐家哪兒真的在意這些虛名了?舅母也是女子怎麼會不明白女子的心思只是定王那邊……"璃兒今天在殿上實屬膽大妄為,但是以她定國王妃的身份倒也攤不上什麼嚴重的罪名所謂的娶妻納妾白了是家事,只要定王肯護著她自然沒事但是如果定王對她今天的行為不滿,那璃兒以後的日子只怕就不好過了葉璃眨眨眼睛,看著徐夫人擔憂的眼神,摟著徐夫人的手臂親熱的靠著她笑道:"舅母放心就是了,我不會有事的舅母回去可要在二舅舅面前替璃兒笑好話,免得二舅舅又要教訓璃兒"徐夫人抬手拍拍她,柔聲笑道:"你這丫頭太過大膽,難怪你舅舅想要教訓你剛剛在殿上可把我嚇得不輕"徐夫人出自書香門第,平生沒見過誰在自己面前舞刀弄劍,剛才在殿上看到那赫連惠敏一刀揮向葉璃,若不是平素的修養和極力自制,只怕當場就叫出聲來了

"璃兒知錯,以後不會了"葉璃摟著徐夫人的手臂撒著嬌

剛陪著徐夫人走出宮門,就看到定國王府的馬車簾子被人從里面揭開,一襲月白長衫的俊逸男子低頭踏出馬車,含笑看著宮門口的葉璃,"阿璃"

過往的貴婦們雖然不好駐足觀看,但是也看到了定王含笑對著王妃伸出的手她們可不相信定王現在還不知道宮里到底發生的什麼,看來定王果然是一心只有王妃了即使定王妃在宮里出如此霸道任性的宣,幾乎是讓定王顏面落地,定王也依然還是寵愛如昔徐夫人拉著葉璃上前行禮,墨修堯微微側身讓過,笑道:"夫人是阿璃的舅母,都是一家人何必禮"徐夫人笑道:"禮不可廢璃兒年輕不懂事,還望王爺海涵"墨修堯笑看著葉璃道:"夫人多慮了,阿璃很好"

"你怎麼來了?"葉璃不解的問道

墨修堯低聲笑道:"聽娘子在彰德宮里拔刀一怒震懾四方為夫不是擔心娘子的安危麼?"

葉璃忍不住對他翻了個白眼,擔心她的安慰不進宮去找她專門在宮門口等著演戲給誰看麼?

徐夫人看著兩人談舉止,眼中多了一絲放心只一眼就能看得出定王是真心不在意璃兒在宮中的舉動的,甚至可以還對此十分高興含笑向兩人告了別徐夫人便安心的走向自己府里的馬車去了

等到定王府的馬車也離開,宮門口漸漸恢複了平靜不遠處的城牆下,耶律野帶著赫連惠敏沉默了看著定國王府的馬車遠去,許久才聽見赫連惠敏有些不甘的道:"表哥,難道就這麼算了?"耶律野似笑非笑的掃了她一眼,道:"不算了你能怎麼樣?定王你勾搭不到,定王府你也對付不了還是你真的想去定國王府做灑掃的丫頭,別忘了十一被墨修堯整成什麼樣子了你以為他是心慈手軟之輩?"想起如此還癡癡傻傻的十一王子耶律平,赫連惠敏也不由得打了個寒顫她不敢去想一個人既沒有受傷也沒有中毒的況下要怎麼樣才會從正常人變成個癡傻的廢人,這其中耶律平又到底受了多少非人的折磨,而這一切只是因為耶律平在墨修堯的婚禮上了不該的話

"那…咱們現在該怎麼辦?"赫連惠敏有些擔憂的問道

耶律野不在意的道:"當然是等著迎接和親公主一起回北戎"

"可是我……"赫連惠敏皺眉道耶律野淡淡道:"讓你嫁入定國王府本來就是一時興起成功的可能低于三成,這三成還要看定國王妃如今看來只怕連半成的機會都沒有了,你還是會北戎去安安分分的做太子側妃"

赫連惠敏臉色大變,驚慌的道:"不…表哥,太子會殺了我的,還有…在大楚的事一定會傳回北戎的,太子不會要我……"太子側妃…北戎和大楚的規矩禮儀完全不一樣,太子妃以下的妾室全部成為太子側妃,但是卻全部都是太子妃的奴隸若是本身身份顯貴出身也高貴還好一些,向她這樣奴隸出身的女子,即使做了太子側妃也是不允許生育子嗣的,不許有自己的財產,沒有自*除了太子臨幸的時候平時跟一般的女奴沒什麼差別就算是被打死了,即使身為她義父的赫連真也不能什麼何況太子與耶律野一黨積怨甚深,被耶律野送進太子府的女人通常不到半個月就會被送出來,那慘狀讓赫連惠敏午夜夢回也忍不住顫抖所以這一次耶律野來大楚迎親她才想方設法的跟來,在耶律野出打算將她送進定王府的時候毫不猶豫的同意了有時候她甚至想只要不再回北戎,就算留在大楚做個丫頭以她的本事也不怕沒有出頭的一天而回到北戎,等著他的只怕就只有一個死字了

"別打什麼壞主意,赫連家養了你這麼多年總不能白費了?"撇了一眼垂首不語的赫連惠敏,耶律野淡淡道,"你放心,見過你的人沒有幾個容華公主沒有見過你,至于名字只要換一個就行了反正舅舅的干女兒也不止你一個你既然對付不了定王,那麼就乖乖認命去太子府里,本王子可是給過你機會了"赫連惠敏心中一顫,耶律野的手段她是知道的連忙顫聲道:"我知道了"

耶律野打量了她一番,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轉身而去若不是赫連惠敏是舅舅府里那些女子中資質最好的,此事計劃失敗她就已經沒有必要活著回去了不過,赫連惠敏聰明歸聰明,比起定王妃來還是遠遠的不夠的想起這些日子在楚京收集到的報,這個定王妃不僅出身清貴能文善武,甚至據在永州還率領黑云騎鎮守城池直到定王援軍趕到可是功不可沒一個能夠指婚黑云騎得女人……

北戎和定國王府的指婚不了了之,倒是定國王妃悍婦之名一夜之間傳遍了京城敢拿著匕首在太後面前表示妄圖想要進定國王府的女人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的女人,京城的貴婦千金們表示無人敢惹可怕的是,定王對于王妃的宣告不僅沒有半點生氣的意思,還不時的在公務之余陪著愛妻攜手同游京城那鶼鰈深的模樣清楚的告訴人們,若是非要進王府做的女子真的被定王妃給弄死了,定王殿下是絕對絕對不會為她們做主的一時之間定王定王愛妻如命,或者懼內的人都有,但是無論外面怎麼傳都依然半點也影響不到事件的兩個當事人此時的葉璃也無暇去管這些風風語,當滿月升上夜空的時候,葉璃一直就懸著的心加緊繃起來

剛用過晚膳沒多久,墨修堯的臉色就漸漸難看起來葉璃連忙請了沈揚過來,沈揚沉默了半天去只給了一個字:忍使用鳳尾草的後遺症發作,無藥可治只能靠自己硬抗過去

"阿璃,你去偏殿歇息"看著葉璃神色僵硬的嬌顏,墨修堯輕聲道發作起來並不好看,他並不想在她面前太過狼狽,也不想嚇到她葉璃平靜的坐在他身邊,堅定的道:"我陪你,別怕"

別怕……墨修堯忍不住想笑,心中卻似乎想哭**年了,無數次的在鬼門關上徘徊,無數次痛的幾乎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從來沒有人問過他到底怕不怕?定國王爺在厲害也只是個人,何況他剛受傷的時候也不過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年他當然也怕過每一次寒毒發作的時候他都怕自己再也醒不過來了,怕定國王府從此湮沒,怕兄長的仇,自己的仇,幾萬墨家軍兒郎的仇從此無人能報但是他卻不能在任何人面前表現出他的恐懼,他只能忍但是現在,他的阿璃,他的妻子坐在他身邊告訴他別怕……

"好,不怕"握著葉璃的手,墨修堯淡淡笑道

葉璃幾乎不願去回想這一天一夜是怎麼過去的,開始的時候墨修堯身上的疼痛還能忍受,她坐在一邊陪著他話分散注意力但是過了午夜之後,疼痛驟然加劇起來,即使如墨修堯那樣堅韌的人也痛的渾身發抖先一句完整的話也不出來任何止痛的藥物或者點穴銀針鎖穴都完全失效葉璃只能眼看著他因為劇烈的疼痛而痛苦的撕裂了床上的錦被,扯落了床上的錦帳

平日里沉穩優雅的男子痛苦脆弱的模樣讓葉璃終于忍不住淚下她從來沒有那麼痛恨過自己的無能為力信誓旦旦的要陪著他度過這樣的痛苦,但是事實上除了看著他不讓他將自己弄得重傷,她什麼也做不了

短短的一夜,葉璃終于體會到什麼叫做度日如年當墨修堯因為太過長久的疼痛而昏死過去之後,她只能心地讓他靠在自己身上甚至連碰也不敢碰他一下只希望他在下一波疼痛襲來之前能夠有短暫的歇息時間

果然,還不到半個時辰之後墨修堯在此醒來,隨之而來的是比前一次加劇烈的痛苦這樣的反複昏迷痛醒再昏迷一直持續到第二天上午將近午時才漸漸平息

墨總管和沈揚在午時之後推開房門看到的就是一室的狼藉,王妃靠在床邊的地上坐在,背倚著床邊滿臉疲憊的沉睡著王妃跟前,王爺頭枕在王妃膝上雖然睡的有些不安穩但是看得出也已經睡著了身上和手上的傷痕已經被人處理過了看著這幅景,兩個年齡合起來已經近百歲的男人也忍不住黯然歎息沈揚揮揮手跟墨總管一起退出了房間

剛剛經曆過一個月圓之夜,墨修堯再次躺在了床上這讓葉璃本就擔心著墨修堯身體的葉璃心中加沉重起來

"阿璃,在想什麼?"墨修堯躺在床上笑看著坐在一邊握著書卷默默出神的葉璃

葉璃抬起頭來看著他,皺眉道:"你的身體千里迢迢的去北戎行麼?"

墨修堯笑道:"一個月只有這一晚比起從前總是好了許多若是去年那樣,只怕是真的不行如今我的身體與常人並無差異有何不可?"

葉璃搖搖頭,這一次她全程配在墨修堯身邊,過程實在是讓她有些觸目驚心那樣的撕心裂肺的痛苦只怕是她這樣曾經受過專業的刑訊訓練的人也無法承受,何況是墨修堯本來身體就不好可怕的事這樣的痛苦每個月都要承受一次,只是這樣的心理陰影就足夠將人逼瘋了看著葉璃擔憂心疼的模樣,墨修堯淡淡一笑,伸手將葉璃拉到自己身邊低聲笑道:"曾經我以為我這一輩子都不能在起來但是現在你看看,不是好好的麼就算每個月都會痛一次又如何?我覺得很值得阿璃,我希望你的夫君是完美無缺的,只要這樣才配得上我的阿璃……"修長的手指輕觸著葉璃優美的菱唇,墨修堯低喃著

葉璃偏過頭去,不讓自己去看他手上還未痊愈的斑斑傷痕,忍去了眼中的淚意道:"就算你的腿永遠都不能好,我也不會嫌棄你的"比起那些所謂的四肢健全的青年才俊曠世梟雄,葉璃可以很自信的墨修堯比他們任何一個人都優秀太多了她從來沒有認為墨修堯一定要怎麼樣才能配的上自己

"我知道,但是我希望阿璃擁有的都是最好的"墨修堯柔聲笑道

葉璃怔了怔,還是忍不住濕了眼眶,"你若是把握慣壞了怎麼辦?"

墨修堯將她困入懷中,"只要阿璃想要,只要修堯有的都可以給你,就算沒有搶也會搶來給你"

請牢記本站域名:g.

上篇:120.驚嚇     下篇:122.啟程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