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24.招供  
   
124.招供

./文字

124高品質

./文字

招供

"王妃"

書房里,葉璃放下手中未落的棋子抬頭看向門口的秦風,"怎麼了?"秦風道:"刺客招了"坐在葉璃對面的墨華眼睛一亮,也放下了棋子定定的盯著秦風秦風笑道:"王妃的法子果然有效,昨天中午那幾個刺客就有人受不了招了,不過那個刺客首領卻是撐到現在才招的"葉璃滿意的點頭,一邊將棋子棋盤收起來,一邊道:"把他帶過來,還有這些人的供詞一起拿過來"秦風點頭應聲而去

不多時,一個滿臉疲憊憔悴的男人被兩名侍衛一左一右押了進來只看那男人眼中猩的血絲和警惕的盯著葉璃的眼神就能看出這人已經到了極限,連續幾日幾夜的不吃不喝不睡,這人現在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都極度虛弱,就算她將他放出去他自己也會立刻睡死在定國王府大門外

含笑看著被押跪倒在地上的男人,葉璃淺笑道:"幾日不見,閣下可還安好?"男人猩的眼眸仿佛要噴出火來了一般,死死的瞪著眼前的青衣女子葉璃毫不在意,把玩著手腕上的玉鐲輕聲歎息道:"你也不必如此看我,用這種法子對付你們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我家王爺不在,你們這麼多人欺負我一個弱女子也算不上光明正大是不是?"

男人本就精神萎靡,此時還能打起精神瞪葉璃已經足以明他足夠堅韌了可惜對葉璃卻絲毫也沒有作用,很快的便偃旗息鼓,啞聲問道:"你到底想怎麼樣?"葉璃慢慢收起笑容,正色道:"告訴我幕後主使者是誰"

"我已經了"

葉璃冷笑一聲,隨手將手里的供詞扔到桌上笑道:"論做假供,你恐怕還稱不上高手卓靖……"

暗三點頭道:"屬下明白,審訊和報分析的課程再加一倍"

葉璃滿意的點頭,瞥了地上的男人一眼,"你還是不想?那就繼續回去休息你放心,我不會要你的命讓他休息一個時辰再重審訊"聽了葉璃的話,男人的臉色終于變了秦風皺眉道:"讓他休息夠了又要重開始,會不會影響效果?"葉璃笑道:"一個時辰,不用擔心,相信有過短暫的休息之後這位應該能體會出這種審訊的奇妙之處"

"不,我……"男人臉色灰敗的道

葉璃道:"很好,誰派你們來的別再告訴我是宮里那位,雖然你現在才招但是你手下那幾位也不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的江湖排名第三的殺手組織夜殺的首領?嗯?"男人臉色一變,有些無力的看著葉璃嘶聲道:"王妃果然是神通廣大"葉璃笑笑當做是他的奉承的回答,挑眉笑道:"答案?"

男人道:"我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誰,不過從外表和口音看像是西陵人"

葉璃沉思片刻,問道:"他還在什麼地方聯絡你的?"

男人道:"夜殺在南方,是在…永州附近對方來找我們的時候定王還沒有離京,所以我們並沒有打算接這一單生意但是對方信誓旦旦的表示最多不過一個月定王絕對會離開京城所以出重金請我們先潛入京城,如果定王沒有離京的話,我們不出手也可以十幾天前定王果然離京,我們又觀察了十天,發現進府行刺的並不知我們夜殺,所以才決定出手的"

葉璃淺笑道:"很好,你們的首領在哪兒?"

男人一驚,驚愕的望著葉璃葉璃淡淡道:"你們能夠觀察十日才出手就不是輕舉妄動之輩,本妃不信前幾天的各路刺客有去無回沒能讓你們好好評估一下定國王府的實力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那只能明,你…並不是夜殺真正的首領不是麼?"見男人低頭不語,葉璃也不在意扯過桌上的一張紙刷刷揮筆寫了一會兒,才抬頭遞給秦風道:"帶下去照著上面的問問看如果還是問不出來就不必帶他來回來了本妃沒有那麼就的耐性了"秦風掃了一眼手上的紙箋,對著侍衛一揮手帶著人走了出去

墨華定定的看著葉璃道:"王妃早就知道他不是真正的首領?既然如此為何還要在他身上浪費時間?"

葉璃無奈的笑道:"雖然直到他只是個探路的,但是我們確實不知道夜殺剩下的人在哪里不是麼?本妃覺得…如果不能快點找到這些人的話,咱們會有大麻煩"墨華咬牙道:"就算宮里那位沒有參與,也絕對知道這些人的計劃暗衛這幾日在京城尋人處處受阻,絕對是那位的手筆"葉璃淡然道:"暗衛已經到了能被宮中侍衛輕易阻撓的地步了麼?"墨華臉色鐵青,半晌不出話來許久才咬牙道:"不知王妃有什麼高招"

葉璃聳肩,笑道:"高招沒有,以不變應萬變"

半個時辰後,秦風再次送來了刺客的供詞臉色的神色比起之前多了幾分肅殺之意葉璃沒有急著看供詞,問道:"人死了?"秦風搖頭道:"沒死,昏過去了"葉璃點點頭,低頭看著手上的供詞,唇邊漸漸綻出一絲冰冷的笑意,"很好……"抬手將供詞遞給墨華和卓靖,兩人一看臉色也沉重起來,墨華起身道:"屬下立刻調京城附近所有的暗衛回府"

"站住"葉璃淡淡道

墨華有些憤怒的回頭怒瞪這葉璃,"王妃,各路人馬顯然已經聯合起來想要進攻王府,一旦讓他們……"

"他們一旦進來,本妃必要他們有去無回"葉璃冷笑道墨華一愣,似乎懾于葉璃此時毫無保留外泄的煞氣,皺眉道:"雖然王府守衛森嚴,但是要同時防守那麼多高手根本不可能不僅是王妃的安危,還有府中許多重要地方……"

葉璃笑容溫婉,卻讓聽的人不由自主的骨子里升起一絲寒意,"不用擔心派人告訴孫將軍,率領黑云騎守住進出京城的所有路口,一旦發現刺客出逃,殺無赦暗衛駐守京城各處,一旦發現逃竄的人,殺另外,看到定王府附近的暗衛看到府里的幸好之後立刻包圍定國王府,許進不許出"

"屬下遵令"秦風和卓靖恭聲道

墨華看看兩人也恭聲應下,葉璃點點頭,對秦風道:"你的人全部放出來練練他們的第一個任務,代號"滅絕""

秦風有些興奮的點頭道:"屬下明白,必不辜負王妃的信任"

葉璃揮揮手讓三人退下,抬頭看了一眼窗外明媚的陽光不由得歎了一口氣短短十幾天定國王府就已經變成一片血海了不過…無論如何她都要守護好這座府邸,這不只是一座宏偉的王府,這里還是她的家

自從定王離京,京城里的權貴們清楚的感覺到一股山雨欲來的沉郁氣息定國王府連連遇襲的事並非所有的人都蒙在鼓里,畢竟打打殺殺的動靜也不算但是宮里卻沒有絲毫的表示,人們便有些明白了宮里那位的心思只是偶爾心中也會隱隱的有些不安定國王府沒有出事還好,若是真出了事,定王回來可也是一個十分麻煩的事

之後幾天就傳出定王妃受驚臥病在床的消息,就連宮里的召見也全數推了定國王府閉門謝客讓無論是擔心的還是想要打探消息的統統無從知道定國王妃的真是消息許多人心中也暗暗信了定王妃重病的傳畢竟是個十幾歲的女子,就算再厲害沒有定王在側,接連十幾日遭到刺殺,莫是女子就算是一般的男人只怕也受不了了

"王妃,禦史府徐大人求見"墨總管恭聲稟告

葉璃手中的筆墨一頓,淡淡道:"不見,請徐大人回去待我身體好了改日再去禦史府向舅舅舅母請安"

墨總管猶豫了一下,道:"徐大人很堅持,而且還王妃如果執意不見的話,他立刻就要進宮面見皇上,痛陳近日定國王府被刺的事"其實並不是沒有人將這件事稟告給皇帝,只是所有的折子都被皇帝留中不發,完全當做沒有這件事一般這些人有的礙于皇帝的意思,有的被定王府暗中派人安撫了下來,所以如今雖然定王府被刺已經是個公開的秘密,但是表面上大家還是陪著皇帝當做不知道一般

葉璃沉默了片刻,終于道:"請舅舅進來"

徐鴻彥隨著墨總管進來,墨總管在門口告退請他一人進入書房葉璃放下筆起身相迎,"舅舅,你怎麼來了?"

徐鴻彥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道:"我不來就任由你在定王府生死不知?"

葉璃莞爾一笑,拉著徐鴻彥進書房坐下笑道:"什麼生死不知,璃兒好好的呢這幾日讓舅舅和舅母擔心了"

徐鴻彥淡淡的撇她,"知道我們擔心還把你二哥攔在外面,若是我今天親自來你是不打算給家里遞給消息了?"葉璃有些為難的看著徐鴻彥,道:"舅舅,這幾日我這府里……"徐鴻彥皺眉道:"這些日子京城里亂得很我們府上那幾個人是你派去的?"葉璃點點頭,道:"這幾日京城里只怕會有打亂子,舅舅和舅母還是心一些的好"徐鴻彥皺眉道:"皇上到底是什麼意思"

葉璃無奈的笑道:"還能有什麼意思趁著王爺不在借別人的手滅了定王府,就算王爺回來了也不能怪到皇上身上不是麼到時候,王爺要麼低頭將這個虧硬咽下去,要是王爺忍不住向皇上發難,那就是定國王府忘恩負義,璃兒只怕也要成為顏禍水了"

這些徐鴻彥怎麼會不知道,心底對皇帝的作為也越發失望了看著葉璃輕聲問道:"你也不能一直稱病啊,可是有什麼打算?"

葉璃垂眸淺淺一笑,"一網打盡,讓這世上再也沒有人敢打定國王府的主意"

徐鴻彥有些意外的望著葉璃,眼前的侄女似乎依然溫婉如昔,但是眉宇間那一閃而過的冷意卻讓人知道她並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麼無害徐鴻彥歎息一聲道:"你這府里留舅舅暫住幾日沒問題?"葉璃皺眉,不贊同的道:"舅舅,這怎麼成?"

徐鴻彥挑眉,"都娘舅如母,難道舅舅還享不得外甥女的福了?"

葉璃苦笑,往日里平平順順的時候請舅舅舅母都請不來,就怕給自己和定王府帶來什麼麻煩引來皇帝的忌諱現在府里亂糟糟,舅舅來了只能跟著擔驚受怕哪里能享什麼福?"舅舅,過些日子璃兒接您和舅母進府來好好享福還不成麼?"

徐鴻彥淡淡的看著她既不反對也不答應,葉璃無奈的摸摸鼻子低下了頭舅舅這個表她不陌生,這表示什麼都沒用,他已經下定了決心了葉璃只得退步道:"既然如此,璃兒讓人為舅舅收拾院子秦風,墨華"

秦風和墨華從外面進來,看了一眼徐鴻彥恭敬的行禮道:"見過王妃,見過徐大人"

葉璃揮手道:"虛禮免了,二舅舅要在府里暫住些日子,墨華你安排一下"墨華點頭,明白王妃的意思是要自己安排暗衛暗中保護徐鴻彥秦風問道:"王妃,徐家和葉家那邊是否再多派一些人過去?"葉璃道:"墨華再調幾個暗衛隨身保護徐夫人和徐二公子葉府那邊不用,京城里誰不知道本妃和娘家關系冷淡,派的人太多了反而會陷他們與險境"

"屬下明白屬下立刻去辦"墨華點點頭轉身而去

秦風看了看徐鴻彥道:"王妃,徐大人的院子安排在……"

葉璃道:"就安排在主院最近的院子便是了另外,派人去告訴鳳三,讓他動作快一點,這些事越早解決越好"

秦風精神一振,笑道:"屬下明白,立刻派人去通知鳳三公子"這些日子他們可被那些一波又一波仿佛永遠都死不完的刺客煩死了,能夠一次解決自然讓他心愉悅起來轉身出門,秦風心飛揚,王妃了代號"滅絕",所以,膽敢踏入王府的刺客,絕對一個都不能豎著出去

上篇:123.難安     下篇:125.待君入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