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25.待君入甕  
   
125.待君入甕

深夜,定國王府一片寂然書房里,葉璃倚坐在燈下回頭看著坐在不遠處的鳳之遙,"鳳三,你確定是今晚?"

鳳之遙悠然的揮動著折扇,笑的讓人如沐春風,出口的話卻又讓人不寒而栗,"王妃盡管放心就是了京城就這麼大點地兒,他們今晚再不動手可就沒機會了今晚,必定讓敵人的獻血染整個定王府呵呵…這是美麗的讓人著迷的顏色,京城里好

多年沒有這麼熱鬧過了"這麼多天異動連連,如果定國王府的暗衛再找不到他們那還當著讓天下人覺得定王府的暗衛都是廢物了

葉璃點頭,"如此最好那麼我們最好恭候他們的大駕"

墨華看著神色從容淡然的葉璃,眼神有些複雜,猶豫了片刻才道:"王妃和徐大人是否先去安全的地方回避一下今晚來的人中不乏絕頂的高手萬一出了什麼意外……"葉璃側首看向坐在一邊淡定飲茶的徐鴻彥,有些擔憂的皺了皺眉,舅舅的性格他

還了解,如果自己不離開的話他是絕對不會走的但是現在要讓她離開也是不可能的…將她為難的神色都看在眼里,徐鴻彥放下茶杯道:"做你自己的事即可,我在這里略坐一會兒喝兩杯茶就行了"明白了舅舅的意思,葉璃輕輕點頭笑道:"既然如

此,璃兒陪舅舅手談兩局"

徐鴻彥點頭,滿意的看著外甥女處變不驚的神色身在其位須謀其政,既然嫁入了定國王府成為定王妃,那麼葉璃的命運就是定王是綁在一起的了也就注定了她一生也不可能過的平靜安然,既然如此,無論是徐鴻彥還是徐家都希望葉璃越堅強越好

如果向她母親那樣,縱然再怎麼才氣縱橫,在這個世道活不下去也是枉然

直到午夜時分,王府內依然是一片寂靜葉璃和徐鴻彥已經下了三盤棋了,一勝一負這一句眼看就要平了兩人殺的難解難分就連在坐在一邊的鳳之遙和膜總管也忍不住湊過去觀戰了鳳之遙還不時開口評論支招,葉璃回頭含笑看著他道:"鳳三公子

觀棋不語真君子"鳳之遙摸摸鼻子,"本公子是在幫你啊"葉璃默默翻了個白眼,你是在打擾我的思路

遠處傳來一聲極細的響動,葉璃手中的棋子微微一頓鳳之遙等人神色也是一凜,徐鴻彥雖然並沒有聽到什麼動靜,但是卻也明顯察覺到眾人的神色變化淡笑著放下棋子道:"今天就下到這里這一年多璃兒的棋藝大進了"葉璃含笑落下一子,

道:"不妨事,這一局下完也不遲墨華,你出去看看"墨華無聲的點點頭,轉身推門出去

等到他們這一句下完,外面的打斗聲已經漸漸的靠近了葉璃揮手讓一邊侍候的青鸞收起棋盤,起身走到窗口推開窗戶向外望去院子里依然平靜的籠罩在淡淡的月色中,只要院外的許多地方都亮起了火光,葉璃垂眸微微歎息道:"讓他們心一些,

別毀了定王府這百年的老宅"墨總管恭聲道:"王妃放心便是,早先已經吩咐過他們了"葉璃點頭,坐在窗邊背靠在窗欞微笑道:"如此便好,咱們就來看看今晚會來的到底都是些什麼人"看看,這大楚這天下到底有多少人欲將定國王府置之死

院外的打斗聲越來越近也越來越響,徐鴻彥扶窗而立,望著遠處天邊的火光歎了口氣,道:"看來皇上是真的打算手旁觀了"葉璃輕輕搖頭,輕聲道:"舅舅,皇上不是打算手旁觀,而是想要渾水摸魚你猜這些人里有多少是宮里出來的?"

京城才多大,這十幾天各方人馬連日不斷地挑釁定國王府損失了不下上百人如今還能潛藏在京城里的能有多少?若不是背後有能人提供便利,這麼多的高手哪里如此容易的潛入京城?若真的這麼厲害只怕各國的皇帝都該睡不著覺了徐鴻彥一怔,終究只是長長地歎息了一聲,"皇上這又何必……"

當第一個刺客越過主院的牆壁時,葉璃重站起了身向外走去身邊的幾個丫頭連忙跟上,葉璃擺擺手道:"你們不要出去了"青鸞道:"平時咱們也幫不上忙,如今在府里王妃也不讓咱們跟著,奴婢們都覺得自己沒用了青霜和青霞不會武功留在房里,還是奴婢和青玉跟著王妃"見她如此堅持葉璃微皺了一下眉也沒再多少什麼轉身踏出了書房

院子里,卓靖和鳳之遙迎了上來,看到葉璃出來鳳之遙道:"有幾路人馬往祠堂去了,應該是為了供奉在那里的攬云劍,其他人都往主院來了,不過有幾個去了38看書網那邊"

葉璃淡淡一笑道:"不管為什麼而來,全部留下一個也別想活著出去"

"是"鳳之遙朗聲一笑,對著葉璃拱了拱手飛身往院外略去,一襲衣在血色中隱隱帶去一絲陰冷的血腥氣息

漸漸地,厮打聲都隱隱聚集到主院外,定王府的侍衛似乎有些支撐不住了的模樣葉璃站在屋簷下,雖然看不到外面的景卻也能夠聽到那厮殺聲也能聞到夜風送來的濃濃的血腥氣息

突然,幾道黑影飛快的突破院外的圍牆躍了進來,幾乎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屋簷下一身白衣的葉璃幾個黑影有志一同的撲向葉璃,快如閃電的來勢讓人知道他們並不是一般的殺手,而是真正的一等一的高手葉璃文風未動,仿佛眼前洶湧而來的殺意根本不存在一邊待到黑影快到跟前的霎那,站在她身邊的卓靖突然動了他一抬手,一道寒光從底飛出只掃最前面的一個人而去,同時,陰影處,幾道凌厲的羽箭射過,一排整整齊齊的羽箭方向力道完全一致的插在地上,在兩方之間劃出一道白色的直線,警告著來著止步

為首的黑衣人站定,掃了一眼地上的羽箭抬起自己的左右,左臂的衣被劃開了一道長長的裂縫

"定國王府的侍衛,果然名不虛傳"黑衣人沉聲道

葉璃抿唇微笑,"閣下過獎了"

黑衣人凌厲的雙眼微微眯起,眸中展露出一絲寒光,"定國王妃?"

葉璃點頭淺笑道:"正是,閣下怎麼稱呼?"

黑衣人輕哼一聲,"你不必知道我是誰,只要知道我是來去你性命的人就可以了"對于他似威脅的話葉璃並不在意,挑眉笑道:"哦?正好本妃也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想要取本妃的性命閣下既然來了,就一道留下"一抬手,一道色的光芒夾著尖銳的響聲呼嘯而出射向夜空,在空著綻放出一朵巨大的色花朵詭異的妖瞬間鋪滿了整個定國王府的天空,讓抬頭仰望的人們心中驀地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黑衣人警惕沒有去看夜空,反而警惕的盯著四周黑暗中似乎多了一些什麼,黑衣人側耳想要仔細去聽,但是此時外面打打殺殺一邊,即使是內力深厚如他也是聽不出什麼東西的

牆頭上,鳳之遙衣翩然的擊飛了一名刺客,贊賞的望了一眼天空笑道:"王妃,這是什麼花兒,很是好看本公子回頭要做一件袍子就要繡上這種花兒"

葉璃嘴角不由得抽了抽,淡淡道:"這是曼珠沙華,又叫彼岸花黃泉路上唯一的風景,也叫死亡之花"

鳳之遙身子頓了下,險些從牆上掉下去干笑道:"王妃真會開玩笑"

"鳳三,你是來玩的麼?"墨華不知何時出現在牆頭上,居高臨下冷冷的盯著院子里的人

"哼,大膽宵竟敢闖入定國王府主院,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張起瀾一身戰袍,手握長槍佇立于房簷的一角,他本就身形魁梧戎馬一生是淬煉出一身的煞氣,此時站在屋簷上也頗有幾分橫刀立馬橫掃**之意

黑衣人很快的發現自己竟然已經陷入了定國王府高手的包圍之中一般況下本該立即上前捉住定王妃做人質以求脫身,但是看著定國王妃只帶著兩女一男悠然的立在屋簷下,他卻突然有些猶豫了往前真的是對的麼?會不會又是另外一個陷阱?

"定王妃好深的心計,這麼多天的隱忍竟然就只是為了引我等入彀?"黑衣人盯著葉璃道

葉璃脆聲笑道:"意思,比起各位我家王爺還沒離京各位就忙著勾連算計王爺剛走就接二連三的來欺負我一個弱女子,本妃覺得已經足夠厚道了這些日子,你們想必也玩夠了,現在…不妨看看我定國王府的手筆如何?"牆外,原本已經漸漸抵擋不住的定王府侍衛突然又變得加英勇起來,黑暗中有無數人重加入其中,外面的局勢似乎轉眼間便扭轉過來再也沒有刺客企圖躍上高牆闖入主院,多的是想要往外奔逃,但是往外的路口同樣出現了定國王府的精銳暗衛,兩頭夾擊一時間定國王府加熱鬧起來

明白自己被圍困在了里面,院子里的幾個黑衣人都開始焦急起來有幾個不及細想就舉起兵器朝葉璃的方向撲了過去,葉璃身邊卓靖和青鸞從容的迎了上去高牆上,鳳之遙皺眉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局勢,發現並沒有需要自己插手的地方,便回過頭去觀察院外的戰況來了看到某處幾個人影飛快地掠過只留下一地的黑衣死尸不由贊歎,"王妃好手段,若是墨家軍都有如此身手,何愁天下不定四海不平?"墨華站在他身邊,循著他的眼神望去,臉色微變默然不語

葉璃沉默的看著幾個撲上來的黑衣人死于亂箭之中,抬頭望向剩下的幾人那領頭的黑衣人嘿嘿的笑了兩聲,道:"好,不愧是定國王府,不愧是黑云騎不過…王妃以為我們只有這些准備麼?"

葉璃漫步走下屋簷,平靜的看著黑衣人道:"不管你們有多少准備,今天我都沒打算放你們活著離開閣下,應該是夜殺真正的首領?"

黑衣人一怔,很快又笑道:"看來我的人已經把什麼都告訴王妃了好手段既然如此…那就手下見真章"完,黑衣人突然飛身而起朝著葉璃撲了過來這期間甚至還避開了暗處射來的兩支羽箭卓靖皺了皺眉,抬手示意停止放箭葉璃平靜的看著黑衣人洶洶來勢,微微一側身讓過一刀,底翻飛一刀銀芒貼著打到直取黑衣人我到的手腕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手中大刀一轉,斬斷了葉璃的攻勢葉璃輕哼一聲,手中匕首在大刀上一格,隨之放手匕首飛快的換了一只手直刺黑衣人左肋葉璃的匕首本就是墨修堯尋高人以寒鐵精英按照她自己所畫的圖形打造出來的,不僅樣式奇特而且削鐵如泥與那大刀相撞的瞬間火光四濺竟然絲毫不落下方,在刀身上留下了一絲傷痕匕首本身卻是完好無暇依然寒光四射

黑衣人飛快的躲過葉璃的一擊,盯著葉璃的目光也加危險起來原本他並沒有把這個定國王妃太看在眼底,因為這定王妃的內力連高手都稱不上只能是還不錯但是只是短暫的交手,完全不依靠內力的定王妃卻幾乎讓他差點吃了虧,若是這個女子再有著高深的內力,黑衣人完全不敢認為自己能是她的對手

葉璃也沒打算與對方硬拼,見好就收飛快的推出了危險距離淡淡的看著黑衣人笑道:"夜殺首領,也不過如此拿下"

"是"卓靖點頭,對著夜色里打了幾個手勢

黑暗中幾個人影悄然出現在院子里,一不發的和黑衣人交起手來這些人的武功路數和葉璃很有幾分相似,認真算起來他們都遠不是黑衣人的對手,但是他們下手之很准快卻讓人不由得咋舌只要有一刀或者一掌一圈打在黑衣人的身上,必定會對對方造成不的傷害但是他們自己卻配合的十分默契,在加上有暗中的神箭手相助,只用了不到一刻鍾時間就拿下了院子里的所有刺客,而他們自己也只有兩個人受了不算重的傷

領頭的夜殺首領被人制住了穴道,又用繩索以一種奇特的方式綁了起來葉璃走過去淡淡笑道:"聽聞夜殺首領的真實身份十分神秘,就連號稱天下消息最靈通的天一閣也不知道看來今天本妃可以解開這個謎題了?"

卓靖伸手解開黑衣人臉上的面巾,露出一張四十來歲的神色堅毅的面孔葉璃平靜的看著眼前的陌生人,站在牆上一直注視著這邊的鳳之遙這回卻是真的從牆頭上跌了下來,瞪著黑衣人驚叫道:"沐擎蒼"

------題外話------

嘎嘎…還有人記得此人是誰不?那啥,鳳終于挪地方北上了不幸在火車上跌了一跤簡直是一段杯具的旅程重找工作什麼的最討厭了~

上篇:124.招供     下篇:126.大楚第一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