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26.大楚第一高手  
   
126.大楚第一高手

攬她蠻腰的手臂緊了些許,眉頭還是皺著的,若有所思,"你朋友的寶寶多大了?"

"兩個月了舒虺璩丣"

"都看了些什麼?"他有些失笑,但心里卻像是被什麼東西給軟化攤成一攤/溫水,有些脹,剛毅的下巴輕輕的蹭了下她烏黑的秀發

原來,他們的寶寶,硬兩個月了啊,不過,才兩個月,孩子都還沒成型就想著給寶寶買日用品了,她這個當媽媽的,很稱職,他們的寶寶有一個很愛他的媽媽呢

"看了很多,有各種品牌的奶粉,奶瓶奶嘴,衣服,鞋子,嬰兒車,育兒磁帶,孩子的故事書……"任紫優想起了那些充滿童趣的玩意,心里頓時柔軟下來,一邊著邊扳著手指頭數著,笑得明亮的眸子都眯成兩個彎彎的月牙兒,淺淺的梨渦若隱若現

看她這麼真實的高興的模樣,他心里也有一股難以喻的溫暖感覺充斥著胸間,血液湧動著,"看了這麼多東西啊?有沒有你喜歡的?"樓傾曦輕笑,扭頭過來和她面對面,高蜓的鼻梁蹭了蹭她巧的鼻頭

"程晗她買了一個米黃色的奶嘴,雖然很好看,但是我覺得粉粉的好看,孩子會喜歡,那胖嘟嘟的孩子咬著看起來肯定很好看,還有,嬰兒車相對于淡綠色的我喜歡天空藍的……"任紫優自顧自的給磨蹭著她耳際的男人訴著她喜好,正得起興,瞥見唯一的聽眾那嘴角翹起的美好弧度,頓時怔了下,

慢慢的臉僵住了臉上的笑容也漸漸的消退,身子僵住了,心里有很是忐忑

但是想到樓傾曦並不知道她懷孕的事,這才松了一口氣,但是,心里也多了一種苦悶,方才的喜悅與開心已經從眉眼間消失得差不多了,臉徹底的沉了下來,手動了動,想掙脫男人的懷抱

任紫優緒的變化,樓傾曦怎麼會不知道?他臉上的笑容依舊的低笑著,在她的耳邊輕輕的道:"既然喜歡,那我們也找個時間也買回來,好不好?就按你的喜好去挑,怎麼樣?"

"什……什麼?"任紫優一下子僵直了身子,但是很快的又顫抖了下,腦海浮現出一個想法,但是很快的就被她否決了,眼眸像是閃躲又想求證一樣的看著樓傾曦,心底的那一根弦繃緊到了極致的地步,卻還是裝作輕松的笑著打著哈哈的道:"你開什麼玩笑,沒事我買那些東西干嘛?我又不是孩子了,誰還會愛玩那些玩意啊"

聞,樓傾曦眯起了眼眸,犀利的眸子端詳著任紫優,注意到她極力的想隱瞞的心虛的神,手邊的動作頓了下,心里升起了一股怒火,但是瞥見她帶著些許委屈的眸子,心里翻滾的怒火全部都熄滅了,無的輕輕一歎,將她的臉扳正面對著他,陳述的道:"任紫優,你知道的,你懷孕了,你壞了我的寶寶"

"你"任紫優一驚,"你知道了?你怎麼知道的?"她的心是複雜的,但她也不能忽略掉一點就是,樓傾曦知道了她懷孕了,他沒有生氣,他還是高興的,想到這,她的心里就升起一股喜悅的甜蜜的感覺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到這,樓傾曦頓了下,眸子不悅的眯了起來,沉聲道:"這麼大的一件事,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難道你想一直瞞著我嗎?嗯?"

看著樓傾曦凜然的眸子,任紫優渾身一震,拳頭緊握,眼眶一下子就了,"他是我的孩子不許你拿掉他"

她她卻卻手"我知道,誰我要拿掉他了你最好也別想有這個想法"看著她忽然激動的反應,樓傾曦一怔,頓時輕輕的笑了起來,伸手的胡亂的抓了幾把她柔順的秀發,沒好氣的:"你想到的就只有這個?難道在你心里在你眼里我樓傾曦就是這麼一個人渣?"

"要不你以為呢?"任紫優抿著嘴,眼底沒有一絲的笑意,用力的想推開他,但是卻被他一把抓住,禁錮在懷里,她不依的掙紮著,***在他的大腿上胡亂的扭動著,感覺到耳邊傳來男人倒吸一口氣的聲音,與此同時,感覺到什麼東西抵在他的***,散發著異樣的熱潮,她怔了下,臉一下子爆得像個煮熟了的蝦子,嘴動了動,有些抽搐了,這都是什麼時候,還能發,雖這麼想著,但是卻不敢去看樓傾曦此刻的臉

不過,想起方才的話題,她立即來了神,掙紮著要自他的大腿上下來,"樓傾曦我不管你怎麼想的,反正,這個孩子是我的你不能跟我搶你要的話,你自己去生"

她知道,他和和琦琪過兩天就要結婚了,他們兩人根本不可能有什麼未來,雖然樓傾曦是要這個孩子的,但是,這個孩子現在長在她的肚子里,是在她任紫優的,是准備和她一起共同呼吸十個月的孩子,她的孩子只能有她一個媽媽,她絕對不允許他的孩子叫別人媽媽,就算是樓傾曦是她孩子的爸爸也沒有這個權利

任紫優的舉措無非是給他添加了一把星星之火,樓傾曦倒吸了一口氣,拍了一巴掌她的屁股,俊臉漲的吼道:"任紫優別動你給我乖乖的坐著再動自信不信我就在這里將你就地正法"

"你……讓我下來"感覺到股間的物件加的熾熱,任紫優感覺喉嚨有些干澀,的挪動了下屁股,想要甩開那股熾熱對她的干.擾,臉已經得不像話了,他倒是得輕巧,他都這樣子了,她還能乖乖的坐在他的大腿上不動,她又不是麻木不仁,怎麼可能做得到?

"都叫你別動了"要不是顧忌著她肚子里有了他們的寶寶,他肯定二話不的就將她在這里給辦了,他粗喘著氣,"你別動,就坐著,等會就好了"15174816

任紫優不敢動了,聽話的坐著,只是做得極為難受,但是又不能動,感覺很煎熬,而這時候,耳邊傳來了陣陣的酥麻的感覺,身子不禁的就顫抖了下,推開樓傾曦埋在她脖子間的俊臉,但是卻被樓傾曦的抓住了,"別動,讓我親親,親親就好"

任紫優是在床上清醒過來的,她看了眼身邊的攬著她的腰正在平息呼吸的男人,咬了咬嘴,又羞又怒的瞪了他一眼,轉頭看向窗外,天已經完全黑了,中午沒怎麼吃飯,她也餓了,肚子很應景的傳來了一陣叫聲

樓傾曦起身,拉住了要起床的她,"你先躺會兒,我先去叫餐"

"我不困,我想喝水,出去透透氣"她雖然累,但是並不困

這時,樓傾曦的手機恰好響了,任紫優起身穿上樓傾曦替她遞過來的睡衣,待他出去聽電話的時候,穿好衣服,拿上她的杯子去裝水喝

"別喝"水剛到唇邊,這時候後,樓傾曦急切激動的自客廳跑進來,大手一揮,將她的水杯一掃,任紫優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著了,整個人怔著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

"砰"的一聲喚回了任紫優的神智,惱火的瞪著樓傾曦,"樓傾曦你干什麼呀,莫名其妙?"現在是怎樣?水也不許人喝了?

樓傾曦現在手里還拿著電話,可能是方才跑過來時太急切了,也可能是憤怒或者是其他的,穿著單薄的睡衣的胸膛劇烈的起伏著,他的手抓著任紫優的,生怕她不聽話的亂動,他跟電話那邊的人一句話後,面對任紫優的時候,聲音已經放柔了,但是有些沙啞,"上一次喝這個水是什麼時候?"

"中午"掙紮了幾下,沒奏效,她也不想掙紮了,巧的眉頭不悅的皺了起來

"中午什麼時候?"看她現在沒事,他放心了些,但是,他還是想弄清楚事

"你打電話來的時候"

聽到這話,樓傾曦松了口氣,但是眸子的顏色卻變得加深沉了,不過他還是很耐心地對任紫優輕聲哄道:"聽話,先別喝,要喝的話,我下樓給你買,等我接個電話先"著,將任紫優拉到一邊去,遠離了飲水機,到書房去了

樓傾曦的書房任紫優第一次進來

書房的面積很大,和臥房差不多,里面有一個很大的書架,上面擺滿了各種的書籍,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木的辦公桌,一套沙發,一個茶幾,還有飲水機,雖是一個書房,其實也是一個辦公室的模樣

手被樓傾曦抓著,她的活動范圍很窄,只有眼睛不斷的往四處溜達,樓傾曦聽著電話,偶爾開口兩句話,大多數都是那邊的講,他聽,但是沒有卻一直沒有松開過,皺的很緊,雖然他那白希的俊美得過分的臉上無論出現什麼樣的表都很好看,但是,她喜歡他嘴角上翹的時候,眉宇微微的上挑的感覺,她很清楚的記得那種難以喻的美感

所以,任紫優看著,沒有也皺了起來,忍不住的就伸手撫了撫他濃密有致的眉頭,動作很輕柔,而這輕柔的動作卻讓樓傾曦頓住了動作,怔怔的看著他,眸子里聚集的都是她的身影

"呃……對不起"以為是她的舉動打擾到了他的談話,任紫優倏地收回手,臉微微的垂了下來,為自己失神的越界的舉措而懊惱

樓傾曦笑了,嘴角微微的上翹著,漾開了絕美的弧度,放開了她的手,"很無聊?這里有些書看.看有你喜歡的不?去看.看"他指了指身後的書架

看著這樣的笑容,任紫優胸口頓時漏跳了半拍,怔怔的看了他一眼,起身找書看

任紫優整體的看了一下,得出了一個結論,雖很多,種類也不少,但是總體的而,百分之八十都屬于商業性質的,也有些是古代名著,近代的著名的中海外的作者寫的一些散文集還有一些時尚雜志,其中,而其中,有幾本籍中看起來顯得有些突兀,因為就這個的架構而然,樓傾曦應該不會喜歡才對

這幾本書放在最底層的角落處,應該是不怎麼翻看的,有兩本她喜歡的《傲慢與偏見》,還有《席慕容的作品集》,畢淑敏的《女人之約》,這四本書,很奇怪的是,都是她的最愛

"優,去開一下門,我們的晚餐到了"就在她准本拿起這四本書的其中一本看的時候,樓傾曦的聲音自暑假的背面傳過來,穿透她的耳膜,她看了一眼這幾本書記住了它的具體位置後才起身走出去,樓傾曦坐在辦公椅子上,還在和人聊電話,很忙的樣子

"等等把衣服穿好一些再去開門"就在任紫優准備出去的時候,樓傾曦叫住了她,皺眉的看著她,起身走過來把她把衣服整理了一遍,替她把襯衫的扣子扣好

低頭見到敞開的衣領處那點點的密密麻麻的吻痕,臉一下子就漲得通了,任紫優拉開他在她的身上亂動的大手,"我……自己就可以了,你忙你的"完就出了書房

樓傾曦笑了笑,看她出了書房關上門後笑意便凝結了起來,握著電話的手緊了幾分,"她不肯?她要什麼條件?"

"和姐沒有,她只是要和你當面談"11ff6

"好,我會約她的,等會兒你把那水的化驗報告整理好後交給我"

"可是,她不在國外,你跟她怎麼談?"

"我會有辦法讓她在明天主動出來見我的"完,樓傾曦便掛了電話

他剛掛上電話,又有電話打進來了,是老宅的管家,叫他立即回家一趟,但是樓傾曦不急,而是和任紫優吃完飯後才回去

吃飯的時候,樓傾曦跟任紫優了一些話:"我今晚有事回家一趟,有事記得打電話給我"

"嗯"她低下頭扒飯,悶悶的吐出一個字來

樓傾曦夾了塊肉到她的碗里,被她臉上表現出來的類似于不舍的表逗笑了,臉上的線條加柔和了幾分,"不用露出這麼不舍的可愛的表來,放心,今晚我會回來的,會在晚上十一點前回來的"

"誰對你不舍了"任紫優正吃著肉,聞,被還沒嚼碎的那塊肉嗆了下,抬眸瞪了他一眼,"我,我只是想盡快的跟你把事清楚而已,我不想再拖下去,不過我會肯定的告訴你,從我任紫優的肚子里出來的孩子,絕對不允許叫別的女人當媽媽這一點,你給我聽好了樓傾曦"

樓傾曦有些失笑,但是她眼底的認真告訴他,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所以,他的態度也分外的認真嚴肅了起來,"你想太多了,我樓傾曦還沒這麼渣,我也能告訴你,沒人想要搶你的孩子,也沒人敢,我也不允許誰要是有這個豹子膽,我跟他拼命"

"樓傾曦你知道我的意思"聽著他的一番豪壯語,不高興不動容那是假的,樓傾曦會出這樣的話,是在她的意料之外的事,但是,這份動容和高興還沒在她的心間躺個溫暖便被現實給抽走了,眼神漸漸的變冷

就是因為這番語,她也差點就被他蒙過去了,他的話即使再漂亮也沒有切中要點,她知道他懂得她的意思,懂得她指的就是他,但是他還是避開了這個不談

"我,你怎麼就想到這些,不想一些好的呢?難道除了你想的那些,就沒有好的辦法了嗎?"樓傾曦的表很無奈,就像看著一個正在思考著數學題而轉不過彎的孩子一樣

"好的辦法?什麼好的辦法?"她皺眉,她當然知道是什麼,但是,依照現在的形勢,她知道那種況是不會出現的了,所以,她沒有提出來

"想要知道的話,就乖乖的等我回來,遲一些我會跟你個清楚明了的"放下碗筷,樓傾曦看了下時間,"時間差不多了,我得先回去去一趟,有什麼事記得打我手機"

樓傾曦出門了,家里只剩下她一個人了,刷好碗以後,任紫優開了電視,轉換了幾個台都覺得沒做什麼好看的,洗個澡准備好睡覺,但是,一個人躺在床上睡不著,腦袋瓜子想的盡是樓傾曦所的那個最好的辦法,她想了一遍,在腦子里,得出很清晰的結論後,就不敢想了,這時候,她的腦子越來越清醒了,了無睡意,不禁的就想起了籍,那幾本書因為她很喜歡,所以,她看了幾遍了,既然都睡不著了,再看一遍應該比躺在這里胡思亂想要來的好

書架上有兩本的《傲慢與偏見》,這一點讓她覺得奇怪,而兩本書都不了,但是也不上很舊就是了,看到這,她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那天在抽屜里看到的古惜溪的那本書

她抽出來一看,光是看書面,她都已經知道這一本就是古惜溪的,她翻了翻,里面還是那些她寫過的內容,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心里有些奇怪有些納悶,樓傾曦沒事收藏她的書是怎麼回事?

而她也看翻了翻其他的書,發現沒什麼特別的,放了回去,這時候有幾本本子因為空間過大而倒了下來

那本子的封面很精美,即使有一定的歲月痕跡了,但是也能看得出來被保管得很好,看起來像是日記,但是卻你沒有設置密碼,所以她正想猶豫著不想看樓傾曦私密的東西的時候,注意到這一點後,就沒有過多的猶豫了

7月19日星期三晴

一個月前的今天,媽媽心髒病發,離開我和景,還有爸爸

一個月後的今天,爸爸帶我回到了自己的國家,我已經很久沒有回來這個國家生活了,而景卻留在了美國,他今年高一,爸爸本來不同意,但是,景不肯回來,他要都醫學,那也是我最喜歡的科目,但是爸爸需要我,所以,我回來了

看到這,任紫優就知道這個是樓傾曦的日記,她心知不該看下去的,但是,她的視線卻不由自主的往下瞄,而且心里很迫切的想要知道多的關于樓傾曦的事,古惜溪認識他有幾年了,但是,她從來不知道他的媽媽是因為心髒病去世的,他提到的景,她只知道他是他的弟弟,她沒有見過面

7月25日星期三暴雨

我在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里沒有朋友

我很忙,這里的陽光不夠悶熱,景美國那邊很熱,我也想回去看看

8月6日星期一晴

今天我碰到了一個女孩,我感覺好像以前見過她,但是記不起來了

她很安靜,笑起來有淺淺的梨渦,眸子很乾淨,很溫和無害,一點攻擊性都沒有,讓人看起來很舒服

我和她隔著重重人牆,但是,我從她的眸子里看到了我心里的某些東西,後來我知道了她的名字,我也記住了她的名字,這是我第一次記住女生的名字

所以,這一次的酒會,讓我覺得,很美好,我沒有白來

3月13日星期一雨

我很少會期待和一個人話,但是現在我體會到了這種感覺,也體會到,原來,我也是這麼沖動的一個人呢

她話很少,卻不會讓人覺得站在她身邊會感覺壓抑,反而會讓人的心從浮躁中安靜沉澱下來,其實,春輝大地,鳥躍枝頭的感覺很不錯

我們能見面,是因為家族的各種宴會,所以次數不多,但是,她一般都是一個人坐著,所以,我以為她是一個人的,否則,她怎能如此的安然的獨坐?

但是,今天我知道她原來是有男朋友的

不喜歡日記形式的親別噴斯斯

被冰封的感覺,再次襲來

我想,如果這一次我沒有特意從美國從大學的弟弟的開學典禮上趕回來的話,多好

上篇:125.待君入甕     下篇:127.刺殺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