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28.驚天之秘  
   
128.驚天之秘

這日,沐陽侯府突然出現了一位以往絕對不會出現的客人剛剛接到管家通報的沐陽侯愣了一愣很快的臉色僵硬起來站在他身邊的沐揚有些憔悴的俊顏皺了皺,露出幾分不解的模樣還有幾天他就要大婚了,但是年輕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喜色,看到父親僵硬灰敗的神色,沐揚原本還有幾分怨懟的心頓時軟了許多,沉聲問道:"爹,怎麼了?"

沐陽侯抬頭看了他一眼,強扯出一絲笑意道:"沒什麼…爹出去見見定國王妃"

沐揚皺了皺眉,看父親的臉色實在是不好,便道:"還是孩兒陪父親一起去見定國王妃孩兒正好也和定王妃有過幾面之緣"沐陽侯一愣,為兒子顯而易見的關心動容,搖了搖頭道:"不必了,定王妃大約是有什麼正事要找為父,為父去見見她就行了"見他如此堅持,沐揚也不好多少什麼

沐陽侯府書房里,葉璃負手而立悠閑的欣賞著牆上的名畫,卓靖恭敬地站在一邊肅手而立沐陽侯推門進來看到背對著自己而立的有些纖細的身影不由得一愣,很快又反應過來拱手行禮,"見過定王妃"葉璃回身一笑,道:"候爺免禮,冒昧而來打擾了候爺的安甯,還請侯爺見諒"葉璃淡淡的嗓音十分悅耳,安甯二字卻似乎特意咬重了一些,這兩個字對沐陽侯卻不輸驚天巨雷,不由得在心里一個咯噔勉強笑了笑道:"王妃笑了,王妃能夠駕臨沐陽侯府,沐陽侯府蓬蓽生輝王妃請坐"葉璃也不客氣,在沐陽侯對面坐了下來,等到丫頭上了茶,沐陽侯才看了看葉璃和站在他身後的卓靖有些猶豫道:"這位……"

"侯爺不必客氣,屬下不過是王妃一下人而已"卓靖淡淡道

卓靖自稱下人,沐陽侯卻不敢真將他當成普通的下人雖然沒人知道這個卓靖的原本的身份來曆,但是這兩個月以來,定王妃的大多數事務都是卓靖和林寒出面處理的可以,這兩個人完完全全的定王妃私人的親信

葉璃對卓靖笑道:"卓靖,坐下來話一會兒和候爺話你總不能讓我和候爺一直仰望著你不是麼?"

卓靖道了聲不敢,在末位上做了下來

書房里似乎有恢複了平靜,三人安靜的喝著茶,仿佛在比誰有耐性沐陽侯的目光若有若無的落在葉璃和卓靖身上,面上雖然依然笑容滿面心底卻是暗暗叫苦難怪皇上如此忌憚定國王妃明明知道定王不在府中,就算把這個定王府夷為平地也無濟于事,卻依然……定王妃年紀就有如此氣度,將來必定不可限量

許久,沐陽侯輕輕一歎,望著葉璃道:"定王妃大駕光臨可是有何指教?"

葉璃淡笑道:"指教不敢,本妃其實是受人之妥來向侯爺大廳一件事"

沐陽侯擱下茶杯,道:"王妃盡管便是,本侯定然知無不"

葉璃淺淺一笑道:"如此多謝侯爺了本妃只是受人之托想要問王爺一句話,王爺可記得一個叫沐擎蒼的人?"

沐陽侯手一抖,險些碰翻了放在手邊的茶杯,卻很快穩住了卓靖坐在一邊挑眉,清楚的看到沐陽侯一只垂在身側的手緊緊地握了兩下,顯然是在強迫自己放松下來沐陽侯強笑道:"本侯自然知道,沐擎蒼號稱大楚第一高手,天下排名猶在定王殿下之上,天下誰人不知?"葉璃低頭喝茶,淡淡笑道:"侯爺的是,起來沐擎蒼和侯爺還是同姓,不知侯爺可認識他?"

沐陽侯沉默了片刻,終于沉聲道:"雖然久仰大名,可惜卻是幸未識荊"

"侯爺當真不認識沐擎蒼?"卓靖突然開口問道

沐陽侯皺眉,有些不悅的道:"卓公子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在懷疑本侯撒謊不成?"

卓靖劍眉微挑,並不答話仿佛是默認了沐陽侯的話眼見沐陽侯想要發怒,葉璃放下茶杯笑道:"侯爺勿惱,實在是前幾日咱們府里抓到一個刺客,他自稱是沐擎蒼,而且是侯爺的舊識,所以本妃才多事想要來問問侯爺罷了若是侯爺真不認識便也罷了,橫豎不過是個刺客,既然落到了定國王府手里還能翻出天了不成?"沐陽侯凝眉道:"刺客?可是定王府移交給大理寺的刺客並沒有……"了一半沐陽侯便不再了,定王府交給大理寺的刺客有多少分量其實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就如同定王府明知道各方刺客的幕後主使者身份卻不曾公開定王府必然留下了多了身份重要的刺客也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秘密只是那晚定國王府一役實在是讓各路人馬有些膽戰心驚,短時間內恐怕是沒有人有膽子到定國王府劫獄了

葉璃面帶歉意對沐陽侯笑道:"既然侯爺並不知,本妃打擾侯爺了,本妃府上還有不少事,這便告辭了"

沐陽侯心中一急,沖口道:"王妃打算如何處置那個沐擎蒼?"

葉璃唇邊勾起一絲極淺的笑意,清淡而幽冷,"一個刺客而已,殺了就是"

沐陽侯心中一冷,卻眼睜睜的看著葉璃起身帶著卓靖走了出去卓靖跟在葉璃身後,走到門口時突然回頭看了看還兀自出神的沐陽侯,開口道:"王妃已經決定今天晚上處決所有的刺客為這次守衛定王府犧牲的將士祭奠侯爺若是想見什麼人最好快一些"沐陽侯眼神一閃,強笑道:"卓公子笑了,本侯並沒有什麼人要見"卓靖可有可無的點了點頭,轉身跟了上去

直到兩人的的腳步聲完全消失在走廊的盡頭,還僵硬的維持著起身送客的姿態的沐陽侯突然仿佛全身的力氣用盡了一般跌回了椅子里,蒼老卻內含精芒的眼中閃過一絲疲憊和愧疚,多地確實某種不顧一切的堅定和決然

"爹"沐揚不知何時出現在門口,神色複雜的看著眼前極少見的頹廢的父親,"爹,可是定國王妃了什麼讓你為難的事?"

沐陽侯擺擺手笑道:"沒什麼,揚兒你馬上就要成親了,先別管這些事這些瑣事爹自然會處理妥當的你只要好好地當個郎官就足夠了"

沐揚皺眉,看著沐陽侯沉聲道:"爹,孩兒也是沐家的子孫有什麼事不能告訴孩兒麼?"

沐陽侯道:"當真並沒有什麼事揚兒你想的太多了"

沐揚道:"孩兒不是傻瓜爹,那晚定王府刺客的事和咱們府里到底有什麼關系不然定王妃怎麼會……"

"住口"沐陽侯突然厲聲吼道,眼神凌厲的盯著沐揚神色森然,"你記清楚了,定王府的事和咱們沐家沒有絲毫關系"

其實這種反應本身就已經明了問題,模樣有些頭痛的看著父親歎息一聲道:"爹,你知道你在做什麼麼?"沐陽侯一愣,垂眸道:"爹也是為了沐陽侯府的世代昌隆,揚兒,你盡管放心不會有事的下去"沐揚還想再些什麼,但是看到父親的臉色終于還是將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默默的退出了書房

回到定國王府,葉璃回頭看著跟在自己身後的卓靖淡淡道:"這個結果可滿意?"

卓靖沉默了半晌,突然抬手往臉上一抹一層薄薄的皮質面具被他從臉上抹了下來,露出下面滄桑而悲哀的容顏其實沐擎蒼易容的和卓靖本人並不是十分相像,但是原本見過卓靖的人就不多,至少沐陽侯就從來沒有見過卓靖,而卓靖一貫在外人面前喜歡維持面無表的模樣,所以就連沐陽侯也沒有發現神色僵硬的沐擎蒼有什麼不對勁沐擎蒼垂首,漠然道:"願賭服輸"

葉璃並沒有得意的意思,只是道:"交易而已,現在告訴本妃你所知的報"

"你就不怕我毀約?"

葉璃冷笑道:"你毀約,本妃殺了沐陽侯"

沐擎蒼疲憊的閉了一下眼,道:"我知道了我會告訴你我知道的你問"

葉璃收起臉上的笑意,神色肅然的望著跟前的人沉聲問道:"前定王墨修文是怎麼死的?"

沐擎蒼一怔,沒想到她一開口就會問出這樣的問題,倒也爽快,從容的開口道:"是我殺的"

葉璃挑眉,沒有話沐擎蒼道:"當年是我奉命前往與北戎交戰的邊境,將毒藥投入墨修文的水里,造成他病死的假象的"葉璃冷冷的盯著他,冷笑道:"沐先生可真是什麼都敢"

沐擎蒼渾不在意,淡淡道:"我既然答應了王妃自然會遵守承諾王妃若是覺得不敢聽那就當在下沒便是"

葉璃輕哼一聲道:"沐先生這話一半留一半,我自然不敢聽"

沐擎蒼垂眸道:"以王妃的聰慧和才智,剩下的一般難道還需要在下細麼?"葉璃閉了閉眼,深吸了一口氣道:"好,本妃不問沐先生幕後主使者,請沐先生將你知道的都一遍還有…本妃不保證沐先生的生命安全"

沐擎蒼淡然道:"無妨事已至此是生是死對我已無區別"

上篇:127.刺殺之後     下篇:129.西陵出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