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35.信陽告破  
   
135.信陽告破

信陽城

城牆上,冷擎宇沉著臉望著遠處的旌旗滾滾信陽被大軍包圍已經十來天了,如果還不能解圍的話就算不被西陵大軍攻破很快也會自己從內部崩潰的再加上剛剛到達邊關支援的人馬剛到邊關就損傷大半,身為副將的南侯世子是在戰場上失蹤,是讓守城的士兵士氣低落若不是信陽城的守將陣亡,信陽無人主持大局,他現在還能不能站在城牆上還是個未知之數

"冷將軍,朝廷支援的兵馬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到?"一名滿臉疲憊的將領急匆匆而來,沖著冷擎宇毫不客氣的問道原本這些將士對這個年紀輕輕就高居一軍主帥的將軍很是不滿,何況他人還未到就被西陵鎮南王打的狼狽不堪,就讓眾人瞧不起他了偏偏他又是鎮國大將軍的兒子,皇帝親封的大將軍信陽城守將陣亡,他就是信陽最高的指揮著眾人表面上雖然恭恭敬敬,但是心底在想些什麼就沒有人知道了至于那些信陽城的高級將領是連表面功夫都懶得做了冷擎宇冷峻的臉上閃過一絲狼狽和惱怒,他從一帆風順,憑著自己的能力成為京城禦林軍統領,楚京里數一數二的青年俊傑但是一到變成卻是接連碰壁,不禁讓他原本自信滿滿的心里變得有些猶疑和懷疑

皺了皺眉,冷擎宇道:"該到的時候自然會到,將軍安心等待便是"

那人臉色一沉道:"末將倒是等得,但是信陽城等不得冷將軍看看這城下,看看城中,你覺得信陽城還能撐幾日?"

"住口"冷擎宇沉聲吼道,目光如利箭一般射向跟前的人冷聲道:"信陽城不會破"

那人被他殺氣騰騰的眼神弄的一怔,回過身來輕哼一聲道:"既然冷將軍有此信心,末將拭目以待"完一甩衣轉身疾步而去看著對方毫不猶豫遠去的眼神,冷擎宇的眼神加陰鷙,但是回頭看看遠處黑壓壓的仿佛望不到邊際的敵軍卻只能硬生生的壓了下來

城下的鼓聲突然震天的響起,冷擎宇精神一震往遠處望去,原本靜止不動的旌旗人群開始移動起來深吸了一口氣,冷擎宇提起高聲道:"守城"

城上城下,兩軍又一次激烈的爭奪開始了而守城的一方已經明顯的表現出了疲憊和弱勢,是讓城下的將士們興奮的往上撲去

信陽城里某處高樓,斜開的窗外傳來城門方向震天的喊殺聲窗內,一個面目平凡的男子沉聲道:"信陽城守不住了,准備一下,咱們撤%&*";"

另一名男子皺眉道:"是不是請元將軍再從外圍支援他們一下,王妃和支援的大軍已經在半道上了"

男子搖頭道:"沒用了,你沒發現麼這兩天西陵軍隊的攻勢明顯猛烈得多鎮南王只怕是不計一切代價也要拿下信陽城冷擎宇壓不住信陽城的將士,就算這幾日元將軍一直帶人在外圍騷擾也阻礙不了多少時間,還很有可能讓元將軍他們一起陷進去"

"好,立刻傳信出去請元將軍脫離戰場返回江夏你們先走,我留下處理信陽城的事宜"

"好,一切心"

送走了同伴,男子轉身下樓往信陽城主官的府邸快步而去

西陵軍營中

鎮南王神色平淡的一座在舒適的大椅子里,一手支撐著下巴一邊閉目養神一邊等待著外面的消息今天之內絕對會傳來信陽城告破的消息,信陽城里的那個子雖然有些本事卻還是太嫩了一些,在這種況下根本無力力挽狂瀾一想到信陽城里數不清的糧食布匹黃金白銀都會成為他將來攻打大楚的物資,他的心就不出愉悅

"元裴那里准備的怎麼樣了?"想起一事,鎮南王睜開眼問道

底下同樣安坐著等待消息的將領立刻起身道:"謹遵王爺的吩咐,我軍已經暗中階段了返回江夏的道路雖然咱們一時之間找不到元裴的人馬,但是一旦信陽告破他必然會返回江夏,到時候咱們不愁抓不住他"

鎮南王滿意的點頭,"很好"

帳外傳來鳴金收兵的號聲,鎮南王臉上的笑容加深,起身笑道:"信陽破了"

眾將領臉上都滿是喜色,"恭喜王爺"鎮南王搖頭道:"不,是恭喜我們大家有了信陽,進攻大楚咱們就能立于不敗之地這一次,果然是天佑我西陵"眾將領齊聲頌道:"天佑西陵"

帳外傳來通訊士兵匆匆的腳步聲,"啟稟王爺,信陽城告破"

"很好,守城的那個子呢?"鎮南王問道

通訊兵遲疑了一下,道:"信陽主將冷擎宇並沒有找到"

聞,鎮南王不由得皺眉,揮手道:"再去打探,有消息立刻傳來"

"是"

一個時辰後,前去攻城的將士都已經回營,大帳里一片喜氣洋洋卻唯獨鎮南王皺起了眉頭,底下人見狀不由問道:"王爺,可是有什麼不妥?"鎮南王搖了搖頭道:"不知道,本王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啟稟王爺,大事不好"帳外有人高聲求見,鎮南王心中一沉,冷聲道:"進來,信陽城怎麼了?"來人道:"啟稟王爺,原本信陽城里應該有的糧草不知為何只剩下不到兩成"

"什麼?"

眾人大驚,"難道東楚人知道必敗,事先轉移了糧草?"

"不可能,信陽被圍之後連一只蚊子也飛不出去,何況是那麼多的糧草"

鎮南王臉色陰沉,沉聲問道:"還有什麼事?"

士兵看了看鎮南王的臉色,有些戰戰兢兢地道:"還有信陽城府庫的庫銀,幾座錢莊的現銀和銀票全部失蹤如今信陽城里能拿得出的銀兩前兩不足原本的三成"

大帳里一片沉寂,眾將領偷看著鎮南王的臉色誰也不敢開口話信陽不是東楚最富庶的大城,但是確實大楚儲藏軍需最多的地方以及大楚商業貿易前五的城市,雖然他們的交易對象是西陵原本所有人對這種城市垂涎三尺就是因為這里數不清的糧草和黃金白銀,而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好"許久,鎮南王突然冷笑道:"好一個定國王府"

眾人一愣,有人懷疑道:"王爺,你是定國王府干的?"

鎮南王笑道:"除了定國王府還有誰能有這麼快神不知鬼不覺的將糧草全部藏起來?"

"可是,定王不是在北戎麼?"

"那就明定國王府還另有高人"

"啟稟王爺,鄭將軍剛剛下令屠城"一個士兵匆匆到門口稟告道

"混賬"鎮南王拍案而起,厲聲道:"誰下的命令"

士兵被他嚇得一抖,連忙道:"鄭將軍…鄭將軍帶人從一家當鋪拿東西時和城里的百姓起了沖突,然後…然後鄭將軍就下令屠城了…"

"立刻去傳本王的命令,停止屠城膽敢違反就地處決命鄭汴立刻來見本王"

"是"

大帳里,眾將士面面相覷,"王爺,那些東楚人殺了也就殺了,留著那麼多人平白的浪費糧食"

"就是啊王爺,信陽破了咱們什麼都沒撈著,干脆殺光那些東楚人,給他們點顏色看看"

"愚蠢"鎮南王冷聲道:"東楚有多少人,你們殺的盡麼?現在只有東楚的軍隊會抵抗咱們,一旦東楚的百姓知道了屠城的事,所有的百姓都會一起抵抗我們"

許多人不以為意,"東楚的軍隊都奈何不得咱們,區區幾個老百姓能有什麼用?"

鎮南王沉聲道:"總之,沒有本王的命令,不准隨意殺戮東楚的百姓"

"啟稟王爺,元裴帶著數萬墨家軍突圍出去了,往江夏去了"

聞,鎮南王皺起了眉頭,"怎麼回事?"

"世子派出阻擊元裴的人馬遭到了伏擊,全軍覆滅而且元裴似乎十分清楚我軍的布置和地形,帶著人兵分幾路從我軍的縫隙中穿了出去,雖然損失了一些人馬,但是墨家軍的主力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傷"

"啟稟王爺,剛剛收到南路軍消息,三天前世子遇襲,世子受了重傷"

鎮南王猛地起身,"騰風怎麼樣了?"

"世子已經沒有危險了,只是傷勢頗重,短時間內只怕無法帶兵"

鎮南王低頭沉思了許久,一面將心中的怒氣慢慢的壓了回去,揮揮手道:"本王知道了,先下去"

原本一片喜慶的大帳里,因為這接二連三的消息氣氛低靡起來許久,才聽到鎮南王低笑出聲,"好,定國王府果然是高人倍出,這一場,本王果然是沒贏"

"王爺?"

"罷了,派人告訴騰風,南路軍本王會另外派人接受,讓他盡快感到信陽來"鎮南王揮揮手平靜的道,"不管怎麼,信陽終究已經是咱們的了讓他過來主持大局那些糧草和金銀本王就不信能飛了,一定還在城里"

"是"

上篇:134.出征(3)     下篇:136.江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