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36.江夏  
   
136.江夏

大雨過後的道路上,葉璃策馬走在大軍的前頭卻是秀眉緊蹙沉思不語南侯等人跟在她身邊,見她如此好奇問道:"王妃怎麼了?"葉璃搖搖頭道:"沒什麼,有些擔心信陽那邊的況"南侯不解的挑眉,信陽城失守已經是定局了,還有什麼好擔心的?葉璃皺著眉看了看路邊,因為走得不是官道,一路上到處都是源源不斷從西北逃難過來的百姓看著這些百姓拖家帶口狼狽不堪的模樣葉璃心中只覺得五味雜陳其實戰事會出現如今這樣一面倒的局勢多半還是因為朝堂上那些明爭暗斗,若是早作准備及時派出援軍又何至于此任何一個時代,戰火中最受傷害的永遠都是老百姓葉璃有些恍惚的想起了前世老師教過的一句話——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王妃"卓靖從後面策馬追了上來,騎到葉璃身邊落後半個馬身低聲道

葉璃稍稍勒了一下缰繩慢了下來,側首看著卓靖卓靖沉聲道:"剛剛傳來消息,信陽破了"

葉璃點點頭,神色如常信陽失守本就是所有人意料之中的事,沉吟片刻問道:"元將軍如何?"

"元將軍已經帶人撤回了江夏但是…"卓靖猶豫了片刻,"剛剛收到的消息西陵軍隊…屠了信陽城"

"什麼?"葉璃臉色一沉,原本清婉的眉目瞬間染上了一層肅殺的冷霜離他們最近的南侯明顯也聽到了卓靖的話,手中的缰繩一抖很快又穩住了只是定定的望著卓靖並沒有開口話,卓靖低聲道:"西陵大軍入城之後和城里百姓發生沖突,之後帶頭攻入城中的將領鄭汴下令屠了信陽"

"西陵鎮南王什麼意思?"

"鎮南王沒有到前線,等他下令阻止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信陽…至少有三分之二的百姓死于非命……"卓靖的聲音有些干啞,大楚開國以來,一個城池被屠殺的事還是第一次發生這讓許多的將士都無法接受

葉璃冷笑一聲,一提缰繩縱馬往前奔去南侯愣了一下,有些不解的看看一邊的卓靖卓靖遲疑了一下,跟了上去i^葉璃並沒有走遠,而是停在路邊望著路過的逃亡百姓沉默不語卓靖低聲道:"王妃"葉璃回頭看了他一眼,一手漫不經心的把玩著馬鞭,一邊道:"曾經有人對我過,讓普通百姓親身經曆戰爭,是軍人和國家的恥辱"

卓靖勸道:"這並不是王妃的錯"

葉璃搖了搖頭,冷冷笑道:"鄭汴是麼…他的人頭定國王府定下了本妃要他的人頭來祭奠信陽城百姓的英靈"

"屬下明白,保證十天之內鄭汴的人頭掛到信陽城城牆上"

七天之後,鎮南王已經兵臨江夏的時候,留守信陽的雷騰風派人送來一道密信同樣留守信陽城的鄭汴被人殺死在自己的房間里,人頭卻被掛在了信陽城的城頭上,人頭旁邊還留著一個飛龍走鳳的定字清楚的明了殺人者是定國王府收到雷騰風的密信,鎮南王面沉如水,沉思了片刻之後回了雷騰風一封信,然後下令加緊進攻江夏

江夏城,距離信陽不過二百余里的距離城池面積不足信仰的三分之一大,三面環山面積狹然而就是這座城,西陵耗費的兵力卻相當于之前攻克數座城池的總和原本一路勢如破竹,仿佛戰無不勝的西陵大軍終于在這種的城池前見識了大楚軍隊真正的實力就連攻克信陽這樣的大城也沒有親臨戰場的鎮南王這次親自站在了大軍背後,站在山崗上親眼看著城下兩軍士兵不停地糾纏厮殺,你死我活看著城樓上身著黑衣的戰士仿佛永遠不知疲倦一般不停地打落妄圖攀上城牆的敵人

"王爺,沒想到區區一座五萬人城居然這麼難纏咱們是不是應該想想辦法?"站在身後的將領低聲問道,望向那城樓上黑色身影的眼神也充滿了挫敗和陰影這是百年來,墨家軍用無數的鮮血和生命深深銘刻在每一個敵人心底的印記

鎮南王輕歎一聲道:"幸虧大楚皇帝並不十分信任定國王府"

身後的將領沒有人問為什麼,因為他們也同樣的慶幸著如果大楚君臣相知,互相信任,何愁天下不平?

"日夜不停,加緊猛攻一定要在定王府的援兵到來之前拿下江夏"鎮南王厲聲道

"末將領命"

遠處城牆上,一頭灰發的老將元裴將軍緊盯著城下似乎永遠不會退去的敵軍劍眉深鎖一雙洞悉世事的眼眸滿是色的血絲和疲憊,但是他的背脊卻挺得直直的,盯著城下的眼神寫滿了與江夏共存亡的堅決

"元將軍"冷擎宇匆匆而來從出征還不到一個月時間,冷擎宇冷傲漠然的年輕臉龐上已經滿是滄桑和挫敗元裴看著他搖了搖頭,輕歎一聲道:"冷將軍,有事麼?"

冷擎宇掃了一眼遠處旌旗飄動的地方,皺眉道:"元將軍,咱們這樣一直閉城不出只怕太過打擊士兵的士氣了"

元裴道:"冷將軍盡管放心,墨家軍的士氣絕不會因為區區這幾天就被打壓的大家都清楚,我軍現在根本就沒有和西陵一拼之力,固守待援是我們目前唯一能做的事"冷擎宇看了一眼堅守在城上的士兵,眼中一暗元裴的沒錯,真正被打擊到的不是墨家軍的士氣,而是他從信陽城里帶出來的不足一萬的守城士兵的士氣經過這一場大敗,這些殘兵敗將早就已經徹底垮了這幾日西陵士兵毫不間歇的攻擊是讓他們恍若驚弓之鳥,在這樣下去不用等到江夏被破這些事只怕就要出亂子了

"這里是戰場,老夫的任務就是保住江夏冷將軍,一時的意氣之爭不會給現在的局面帶來任何好處西陵士兵也不是膿包,咱們這區區幾萬人一旦進入幾十萬大軍中,跟水入大海沒什麼區別只能被他們給吞了"元裴語重心長的道冷擎宇沉默不語,元裴的他並非不懂,而是他實在有些無法忍受目前的困局平生第一次領軍便落得如此地步,其實這一場戰爭的勝負與他已經沒有太多的關系了可以預見,在不久的將來等待他的即使不是皇上的懲治,也必定是一世的閑置,此生他將再也沒有機會領兵出征了攻城,守城

雙方的戰士不知疲倦的日夜厮殺著,城樓下積尸成丘血流成河自己人的尸體,敵人的尸體早就已經無法分辨了所有人仿佛只靠本能一般的厮殺著然後,江夏的兵力只有五萬,這其中還包括了在支援信陽時戰死的人數實際上人數不到四萬人,即使加上從信陽退出來的殘兵敗將也不足五萬人而他們的敵人卻足足有二十多萬眾的精兵這些士兵都是這十幾年來鎮南王花費了無數心血培養出來的兵馬,同樣也是精銳中的精銳江夏守城的兵力越來越少,每一次仿佛下一刻城門就會被攻破,但是時間卻一刻一刻的過去,而城樓上掛著的卻依然是屬于大楚和墨家軍的旗幟

西陵大軍後面,鎮南王神色肅然的盯著遠處的緊閉的城門

"王爺,他們撐不住了"

鎮南王沒有話,眼中卻寫滿了對敵人的敬意整整五天十二時辰好不間斷的猛烈攻擊只有區區數萬人馬,即使是他自己也未必敢保證能夠撐到現在這不是主將有智謀有能力就能夠做到的,還必須整個軍隊都有著無與倫比的信念和決心半晌,鎮南王沉聲道:"繼續一個時辰攻下江夏"

一個多時辰後,江夏城的大門終于沉重而緩慢的倒下城樓上,渾身浴血的元裴隨手扔開身上的戰袍,掃了一眼城樓上已經的戰士厲聲道:"給我殺"

所有的士兵都了眼,墨家軍守護的城池被敵軍踐踏是他們的恥辱而他們必定要用敵人的鮮血洗刷這樣的恥辱所有的士兵不顧一切的撲向離自己最近的敵人,城樓上,城門口,街道上,厮殺無處不在

冷擎宇站在街角的一處,看著眼前的厮殺眼睛得仿佛要滴出血來一般他的身後是一群殘兵敗將,從信陽逃出來的他們已經無法再戰斗了,也沒有人再要求他們重拿起兵器冷擎宇回頭看著他們,沉聲道:"看到了麼?他們和你們一樣都是大楚的將士同樣城池告破,他們做了什麼,我們做了什麼?是本將軍無能沒守住信陽,你們好自為之"完,拔出劍沖了出去

殘兵們面面相覷,許久一個人握住手里的刀跟著沖了出去然後又一個,有一個……

一群與黑色的墨家軍完全不同的士兵從街角沖了出來,撲向從城門口湧入的敵軍西陵士兵入城被阻加激起了心中的獸性,嗷嗷直叫著撲向每一個大楚的士兵瞬間鮮血然後了街道

"轟隆隆——"

驚天動地的響聲由遠而近的傳來,所有人都忍不住為之一愣幸存的墨家軍的士兵臉上綻放出狂喜和生氣,"黑云騎黑云騎來了援兵來了"

寬闊的街道上,黑壓壓的人群夾著千鈞之勢和精悍的煞氣直撲過來為首的一名衣男子馳馬疾奔而來,清越的聲音里滿是殺氣,"阻斷城門,入城的賊兵一個不許放出去左右兩翼,上城牆"

"是"

上篇:135.信陽告破     下篇:137.退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