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40,西陵來使  
   
140,西陵來使

台上,兩個人身手矯捷打的難解難分葉璃手中三尺青鋒宛如毒蛇一般每每攻向陳云要害,陳云也不甘示弱,一柄長槍舞得滴水不漏,兩人一時之間竟然僵持不下葉璃看著對面神色端凝的將,淡淡一笑,手中長劍順便化作寒虹直奔陳云面部而去陳云連忙揮槍格

擋,卻見原本直奔自己而來的長劍中途一轉貼著槍身順勢而上只是微微一愣神,陳云只覺得頸上一涼,葉璃的劍尖已經頂到了他的喉嚨上,另一只手卻牢牢地抓著他的槍身

葉璃挑挑眉,微笑道:"陳校尉?"

陳云放下槍,沉聲拜服道:"王妃劍法高深,屬下服輸"葉璃也不為難他,跟著收回了長劍隨手扔給站在台邊的卓靖,回頭對台下諸將領笑道:"還有哪個將軍不服?不妨上來一試?"眾將領對看了幾眼,一個長相魁梧手持雙锏的中年男子躍上了台來,一拱手道:

"屬下墨家軍池州偏將陸豐領教王妃高招"

葉璃輕輕點頭,向後推開了兩步這位陸將軍和陳云那樣身形修長身手矯捷的人不同,一看就知道絕對是以為力量型的對手只看他那一對雙锏,最少也有好幾十斤,被這種兵器砸上那麼一下可就不那麼舒服了葉璃不是愛逞強的人,所以她直接亮出了自己用的最順

手的匕首陸豐有些意外的看了看葉璃手里寒光閃爍的匕首道:"這就是王妃的兵器?"葉璃點頭道:"陸將軍,請"

"那末將得罪了,王妃心"陸豐完,一只锏夾著風雷之勢向葉璃掃來,葉璃飛快的讓開,手中的匕首在晨光下閃動著冰冷的寒光

台下的人都明顯的發現,當葉璃手里出現匕首的時候明顯比她手里握著長劍的時候加危險有好幾次葉璃的匕首都險險的從陸豐的要害處略過,若不是陸豐實在是力大無窮,每一招一式都蘊含著讓人難以抵擋的力道讓她不得不避其鋒芒,只怕陸豐早就傷在那一把

巧的匕首下了%&*";葉璃顯然很明白陸豐的優勢和缺點,所以她並不跟陸豐面對面的硬拼,而是利用自己的身形優勢不斷地消耗陸豐的體力,同時一邊伺機尋找出手的機會,雖然沒能成功傷到陸豐,卻還是成功的讓他受到了不的驚嚇又一次陸豐舉起雙锏齊齊的砸向葉璃

葉璃往旁邊一側,凌空一個側踢之後左手在地上一拍右手匕首直取陸豐左肩肋下陸豐見狀,連忙舉起右锏麾下,葉璃卻已經在瞬間翻到了他的身後,"陸將軍……"

陸豐身子一僵,冰冷的匕首正抵在他背後的背脊上征戰多年的陸豐自然見過各種各樣的傷,同樣也清楚葉璃這一刀若是紮實了,自己除了終身癱瘓就沒別的路好走了放下雙锏,陸豐轉身對著葉璃拱手一拜道:"多謝王妃手下留,末將服了"葉璃微笑道:"陸

將軍力敵千鈞,身手不凡本妃也很是佩服"

台下沉寂了片刻,突然爆出一聲喝彩,在場的將士紛紛叫起好來連勝兩場,眾將領對葉璃的身手可是心服口服,自然也沒有在再上場挑戰了葉璃已經連戰了兩場,在上去打就算是贏了也是勝之不武平白留的一群男子漢車輪戰打一個女子的名聲了

見葉璃走下台來,眾人連忙贏了上去,呂近賢拱手笑道:"王妃今日一展身手,真是讓屬下們佩服的五體投地咱們這些粗人不懂規矩冒犯了王妃,還望王妃不要怪罪"葉璃笑道:"呂將軍重了,些許事不必放在心上本妃城里還有些事要處理,軍營里就有

勞呂將軍多費心了"呂近賢連忙應道:"王妃盡管放心就是"葉璃點點頭,含笑看了云霆一眼道:"云校尉……"

云霆摸摸腦袋,苦著臉道:"王妃,屬下知錯"葉璃滿意的點頭笑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最近可有讀書?"

想起剛被王妃送入墨家軍那段日子還有自己房里那堆得比人還高的書山,云霆臉上的笑容苦了,"讀了,剛剛讀到《兵略》"葉璃笑的越發和藹可親起來,"進度不錯,正好本妃需要幾本兵略作為教材教導士兵就有勞云校尉抄給十本過來,三天後給我?"

"是,王妃"云霆兩眼發直,身體僵硬神色呆滯的望著葉璃轉身而去

"兄弟,怎麼了?"一邊的陳云看著他如喪考妣的模樣,拍了拍他的肩膀問道

云霆默默的看了他一眼,轉身而去爺再和你打架也就是豬

陳云疑惑的看著他失魂落魄而去的背影茫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不過是打了一架而已,不用這麼氣?鳳之遙走上前來,拿手中折扇敲了敲他的肩膀笑道:"你不用在意,那子真煩著怎麼抄書了陳校尉若是閑著沒事可以去幫他寫幾頁,保證他從此拿你當過命的

兄弟"

"抄書?"陳云臉色扭曲了一些,想起時候被自己的父親和先生追著抄書的景,連忙搖了搖頭,"還是算了我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吃的,等云校尉抄累了送去給他補補"至于抄書什麼的就免了,他那一筆字根本就不能見人

出城時行色匆匆,回去就沒那麼急了葉璃一行人漫步而行,也順道看看各處的關口和百姓的況雖然如今大戰在即,但是江夏的百姓卻似乎依然十分的安心有條不紊的過著自己的日子,仿佛和平時沒有什麼差別一般即使昨天剛剛經曆了一場血戰,甚至是差一

點就失守了一大早百姓們依然出門的出門,開店的開店,眼里完全看不到經曆戰爭的惶恐和不安

鳳之遙走在葉璃身邊,一邊搖著折扇一邊為葉璃解疑道:"這些百姓完全從心里信任墨家軍,他們認為只要有墨家軍在的地方,城池就絕不會失守,他們的家園絕對不會被敵人侵占"

葉璃輕歎一聲,不知道該贊歎還是該擔憂能夠讓百姓對他們有這樣的信心,墨家軍是足以自豪和驕傲的但是…當所有人都把所有的信任連同責任一起交托給墨家軍,依賴著他們的時候,這又是多麼沉重的一種壓力難怪定國王府的曆代主人始終無法放下一切功

成身退,因為定國王府和墨家軍早已經成為大楚精神上和實際上的支柱一旦有朝一日墨家軍不再是墨家軍,大楚又還會是那個大楚麼?

"啟稟王妃,西陵使者求見"剛走會府門口,元裴將軍已經在門口等著了見到葉璃等人回來連忙迎上前來稟告葉璃微微蹙眉道:"西陵使者?"

元裴肅然的點了點頭道:"剛剛西陵使者便在城外求見,屬下自作主張將他們放了進來,現在正在外院等候王妃召見"葉璃點頭道:"元將軍做的不錯咱們去見見這個西陵使者,現在這個時候還有膽子進江夏的想必不是普通人物請他們到書房"

"是"

葉璃換了一身衣服,回到書房不一會兒元裴將軍便帶著西陵使者走了進來為首的是一個面容平凡無奇的中年男子,身後跟著一個武將和三個隨從一行五人都是一身布衣,並不配刀劍,看起來似乎信心十足絲毫不畏懼于踏足這座被墨家軍掌控的城池

中年男子看了看葉璃,上前一拱手道:"在下西陵鎮南王坐下客卿莫非見過東楚定國王妃"

"莫先生請起"葉璃輕輕抬手,含笑道:"莫先生此行前來有什麼事?"

莫非看了看書房里坐著的眾人,笑道:"確實是鎮南王有些事想要請教王妃只是…不知是否可以與王妃單獨談談?"葉璃笑道:"並非不可,而是不必本妃身為墨家軍暫時的統帥,于敵軍使者私下交談于于理都不合,何況,事無不可對人,莫先生若是有事還是當面直"

一邊卓靖冷笑一聲道:"私下談?誰知道你們是不是想要伺機刺殺我們王妃?"

鳳之遙懶洋洋的笑道:"刺殺王妃只怕還沒這個本事,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

莫非臉色有些難看的想要發作,但是很快有忍了下去,抬頭對葉璃道:"既然王妃如此,在下也不強求,想必此處的人都是王妃和定國王府的親信了?"葉璃無所謂的點了點頭,莫非道:"我們王爺有封信想要給王妃,請王妃過目"

完從衣中取出一封信呈上卓靖上前接過信打開檢查了一番確定沒有問題才轉身交給葉璃葉璃打開信箋看了幾眼,抬頭看了看站在堂下一副悠然從容模樣的莫非淡淡一笑,低頭繼續看起來好一會兒才抬起頭來慢慢折起了信箋封入信封中,平靜的打量著莫非莫非含笑道:"王妃,不知王爺所的王妃意下如何?"

"意下如何?"葉璃笑道,慢悠悠的看著他漫聲道:"來人,將此人給本妃拖出去斬了"

上篇:139.切磋     下篇:141.鎮南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