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48.傷感  
   
148.傷感

信陽城太守府,是現在墨家軍臨時的指揮部包括葉璃和墨修堯在內墨家軍所有的主將都暫住在這里經過那一場血腥屠殺,原本幾十萬人口的信陽城十不存一,整個信陽城幾乎可以全部都是軍人,也進入了軍事化管理之中寬闊的大街上沒有來來往往的行人,沒有熱叫賣的販,只有來來往往整齊肅然的士兵即使偶爾有百姓經過,臉上也充滿了悲傷和木然

葉璃和墨修堯走在信陽城最大的玄武大街上,看著空蕩蕩的街道不由得歎了口氣墨修堯低頭看到她黯然的神色,無的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葉璃抬起頭,對著他微微一笑道:"我沒事,只是看著這西北第一大城變得空蕩蕩的,心里突然有點失落罷了"墨修堯輕聲道:"等到這場戰爭結束,過不了幾年這里還會再次繁榮起來的"葉璃搖頭道:"再如何繁榮那些人們也不是原本在這個城里生活的人們"墨修堯眼眸中掠過一絲黯然,"打起仗來,總是免不了尋常百姓受傷死亡"

"是啊…一將功成萬骨枯……"葉璃輕聲歎道

"一將功成萬骨枯……"墨修堯若有所思,墨家曆代祖先戰功顯赫威震天下,墨家軍的赫赫威名又何嘗不是千千萬萬的血肉之軀鑄就的?定國王府從來自詡守護大楚百姓安甯,但是站戰爭中無辜死去的百姓,包括他自己在內有何嘗真的為他們惋惜不安過?葉璃走在前面,回眸看著墨修堯淡淡微笑,眼眸中帶著他從未有過的懷念,悠悠道:"你知道麼?曾經有人告訴我軍人的職責就是保家衛國,守護百姓安甯而軍人最大的恥辱,就是讓自己守護的百姓在家門前經曆最真實的戰爭"墨修堯默然,眼前的阿璃懷念的神色讓他覺得飄渺而悠遠,卻又美麗的讓人覺得心中隱隱作痛他突然覺得心中有些慌亂的想要抓住眼前的人兒,仿佛不這樣做下一瞬她就會消失不見一般于是,他順應自己的心意,伸出手將她扣入懷中,英挺的下巴支著她的頭頂,沉聲道:"這次的事,確實是墨家軍的恥辱"

葉璃輕聲一笑,搖頭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就當我胡霸道這次的事…不是你的錯"

墨修堯柔聲道:"不是你的錯,阿璃,你已經盡力了%&*";"

葉璃點點頭,正要站直身子退出墨修堯的懷抱,背後傳來一個帶著驚喜和淡淡幽怨的悅耳的聲音,"修堯,你在這里?"兩人回過頭,看著站在不遠處一臉歡喜的望著墨修堯的絕色女子葉璃心中歎息,蘇醉蝶不僅僅是一個容貌絕色的女子而且還是一個非常懂得利用自己的優勢的女子信陽城中百業蕭條,她這位客人明顯也不受王爺和王妃待見,自然沒有人會特意為她准備華服美飾了但是看看眼前的女子,只是一身最普通的白衣,卻能讓她穿出九天仙女入凡塵一般的出塵脫俗一頭烏黑的青絲隨意的披著,只拿一根白色的絲帶松松的系住,蘇醉蝶今年已經二十有五,但是此時盈盈的站立在街道中央,看上去竟然比才十五六歲的葉璃大不了兩歲

"你在這里做什麼?"墨修堯微微皺眉,神色淡然的看著她

蘇醉蝶掩在中的手拽的緊緊地,搖了搖唇角語帶哀傷的望著墨修堯,"你不願意看到我麼?"墨修堯面色不改,眼神犀利的盯著她沉聲道:"本王問你,在這里做什麼?"

蘇醉蝶一怔,慘笑一聲哀怨的望著他道:"我知道了,你果然還是恨我,還在怪我當年丟下你一個人走了是不是?可是…我也是迫不得已的啊,你為什麼就不能原諒我?你還像防備敵人一樣的防著我,難道我連出來走走透透氣都不行麼?你若是這麼恨我,為什麼不干脆殺了我?"墨修堯皺眉,不再理會蘇醉蝶,對著空曠的街道道:"來人"

兩人人影很快出現在街角,恭敬地等候吩咐墨修堯一指旁邊掩面哭泣的蘇醉蝶,冷聲道:"帶她回去,若是再讓本王看到她出來,你們自己去領罰"

"屬下遵命"兩人齊聲道

蘇醉蝶震驚的望著魔秀要,滿臉不信的道:"你要軟禁我?修堯,你好狠…我爺爺不會允許你這樣對我的"

墨修堯淡聲道:"你想要讓蘇老知道你還活著?"

蘇醉蝶頓時啞口無,以爺爺的脾氣若是知道她這些年做了什麼,一定會殺了她的看了一眼依然雙手交握的墨修堯和葉璃,蘇醉蝶雖然不甘卻也不能跟著連個暗衛回去了,若是被人強行押解回去那加丟臉

葉璃含笑手下蘇醉蝶臨去時透過來的怨恨的眼神,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再怎麼絕色的美人,看多了就習慣了她一向認為真正的美人應該美的恰到好處,美得太過了…有的時候也是一種缺陷呢,

陪著墨修堯一起在城中四處走動查看各處的防禦,安撫城中幸存的百姓之後兩人才回到太守府剛一進門墨修堯就被鳳之遙請走了,葉璃也回到書房處理需要自己處理的事務

書案上已經放好了卓靖和林寒整理過的各種資料卷宗和折子見到葉璃進來原本還在忙碌的林寒和卓靖連忙起身行禮,葉璃揮揮手示意他們不必行禮,兩人這才又坐了下來專注與手中的卷宗經過這兩個月的教導,卓靖和林寒已經基本上能夠符合葉璃對助手這個職位的需要了特別是卓靖,因為比林寒多了跟在葉璃身邊的時間,所以也加能明白葉璃的意圖,許多時候不需要話,一個動作一抬手卓靖就能明白她需要什麼這讓葉璃從每天繁忙的工作中解脫了出來,只需要注意一些比較重要需要她下決斷的事務就可以了

"暗二那邊有消息麼?"葉璃坐下來,一邊拿起手頭需要處理的折子,一邊問道

林寒起身呈上一封折子,道:"這是盡早收到的,暗二讓人快馬送回來的"葉璃接過翻開一看,折子上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跡內容全部是和蘇醉蝶有關的包括蘇醉蝶如今在西陵的身份地位,以及她身後的家族西陵白氏的所有況還有許多蘇醉蝶在宮中的事,和在宮中與西陵皇與後妃與公主們的關系看到後面葉璃心中嘖嘖稱奇,沒想到這個蘇醉蝶不僅僅是西陵皇的寵妃,而且據還和鎮南王關系很是曖昧蘇醉蝶與西陵皇後白氏關系十分惡劣,曾經有好幾次險些被白皇後弄死,都是托了鎮南王的福才化險為夷之後鎮南王是直接出壓白皇後,如今白皇後在西陵宮中像是個傀儡,西陵皇宮里幾乎是蘇醉蝶一個人了算了葉璃有些不解,這樣幾乎可以是權傾後宮的蘇醉蝶,千里迢迢的跑回大楚來干什麼?她就不怕墨修堯真的還記恨著當年的事一劍砍了她?還是她對自己的容貌真的是太過自信了,確信墨修堯一定會拜倒在她的裙下?

看完了像是野史傳奇的蘇醉蝶的生平,葉璃有些無趣的撇了撇嘴角道:"待會有空了給王爺送過去"

林寒點頭,收起折子放到一邊准備忙完了手里的事就給王爺送過去

"醉蝶求見葉三姐"門外,傳來蘇醉蝶輕柔的聲音葉璃皺起了眉頭,想了想道:"白貴妃請進"

門外,蘇醉蝶俏臉含怒的掃了門口的兩個侍衛一眼,挑眉道:"現在我可以進去了?"可惜美人含怒的嬌媚模樣看在兩個忠心耿耿的侍衛眼里卻仿佛是石頭木偶一般,恭敬的道:"王妃請白貴妃進去"

白貴妃這個稱呼讓她心中又是惱怒又是難堪墨家軍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墨修堯的未婚妻,但是墨修堯和葉璃身邊的人卻都稱呼她為白貴妃這樣的稱呼讓她總是不由得懷疑這是不是故意在諷刺她其實這完全是蘇醉蝶自己想太多了,墨家軍大多數人都知道王爺曾經的未婚妻是天下第一美人蘇醉蝶,但是知道的是蘇醉蝶已經死了即使她自稱蘇醉蝶只要王爺沒有承認在這些人眼里那就不是真的何況王爺和王妃都稱呼她為白貴妃,屬下們自然也要跟著叫了

輕哼了一聲,蘇醉蝶舉步踏入房就看到葉璃坐在書案後看著手里的折子書房的另一邊不遠的地方,兩張拼在一處的桌子上同樣堆滿了各種賬冊,折子卷宗林寒和卓靖端坐在桌邊各自忙著手里的事,連一個眼神都沒有分給第一美人過不是他們不愛看美人,而是這位美人這幾天總是時不時的跟王爺巧遇巧的是王爺大多數時候都在王妃身邊,而他們大多數時候也跟在王妃身邊所以見到美人的次數難免就多了一些世人喜歡美人是因為高不可攀,如果這位美人總是在你眼前各種倒貼各種死纏爛打,再美麗的美人都難免要失色幾分了

看著葉璃忙碌的樣子,蘇醉蝶心中的不甘加隆重了當年她還在墨修堯身邊的時候,別是幫著處理事務,墨修堯連書房都不許她進但是現在,葉璃卻大搖大擺的坐在墨修堯的位置上處理著定國王府的事務自己曾經沒有得到的東西,卻被一個不如自己的人得到了,這樣的差距讓蘇醉蝶怎麼能甘心?

時隔一個月,終于又上班了雖然不知道能不能上的長久趁著中午下班時間偷偷碼字…

上篇:147.蘇醉蝶     下篇:149.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