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49.尋死  
   
149.尋死

"葉姐…"蘇醉蝶看著眼前依然有條不紊的忙著自己的事的妙齡女子,不悅的皺了皺眉,"你難道一點也不懂得待客之道麼?"

葉璃抬頭瞥了她一眼,輕聲道:"這世上葉姐多了去了,定王妃卻只有一個白貴妃若是有一點為客之道本妃自然會懂得什麼是待客之道白貴妃請坐,上茶"蘇醉蝶輕咬了一下櫻唇,確定了葉璃確實完全沒將自己看在眼里,輕哼了一聲轉身在旁邊坐了下來門

外不多時就有人送來了茶水放在蘇醉蝶面前,無聲的告退

葉璃在手里的折子上寫下最後一個字才放下了筆抬頭看著蘇醉蝶道:"白貴妃可是有什麼事要找本妃?"蘇醉蝶看了看坐在一邊的卓靖和林寒,道:"醉蝶有些事想要和王妃私下"葉璃抿唇笑道:"不必如此,他二人不僅是本妃的得力助手,同樣對定國王府和王

爺也是忠心耿耿無論白貴妃想要什麼,都無需避諱他們"蘇醉蝶心中對葉璃的油鹽不進很是惱怒,卻也無可奈何因為葉璃表現的明顯是對她想要的事沒有絲毫興趣無奈,蘇醉蝶只能盯著葉璃道:"王妃難道不想知道我的身份?"葉璃挑眉,微微一笑對林

寒道:"林寒,將剛才的折子給白貴妃瞧瞧"

林寒應聲,起身將折子送到蘇醉蝶跟前,蘇醉蝶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葉璃才翻開手中的折子,越看下去臉色卻越是蒼白折子上將她這些年在西陵的事查的一清二楚,畢竟,蘇醉蝶在西陵就算是改名換姓也不算太過張揚但是到底還是西陵皇最寵愛的妃子,怎麼可

能完全泯然與眾人的眼前只要知道了白瓏就是蘇醉蝶,再想要查她的底細再容易不過了有些頹然的放下手中的折子,蘇醉蝶看了一眼神色平淡的葉璃心中只覺得加難堪,"這些…這些修堯都知道?"葉璃道:"正准備一會兒送過去給他"

"我不許你給他看"蘇醉蝶尖聲叫道,旁邊的卓靖和林寒不約而同的皺了皺眉看著終于失態的絕色美人眼中多了幾分不以為然,他們王妃從來不會做出如此失態失禮的舉止

葉璃端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微微有些苦澀的涼茶讓她微皺了一下秀眉,抬眼不解的問道:"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總之我不許你給他看"蘇醉蝶強硬的道葉璃淡淡道:"白貴妃誤會了,本妃的是,白貴妃為什麼以為本妃會聽你的話?"

"你……"蘇醉蝶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過了好一會兒似乎才終于平靜了下來重坐了下來,甚至還頗為優雅的抬手拂了一下身上的白衣,對著葉璃嫣然一笑道:"我知道王妃是嫉妒我是麼?也是,畢竟我才是和修堯從一起長大的就算我從前不懂事離開了他,

現在我已經回來了,修堯早晚會原諒我的你怕了是麼?"葉璃默然的看了蘇醉蝶一眼,低下頭繼續看桌上的折子蘇醉蝶掩唇呵呵一笑,道:"我和修堯從便在一處長大,他從來都舍不得我勞累做什麼事看在你這麼辛苦的份上,以後我和修堯和好了也會給你留一

處容身之地的"

葉璃揉了揉眉心,看著眼前自導自演的不亦樂乎的女人撇了撇嘴角,道:"去請王爺過來,就白貴妃得癔症了"

卓靖神色扭曲了一下,飛快的起身飛奔而去

墨修堯來的很快,進來的時候蘇醉蝶正在瞪著葉璃發呆蘇醉蝶現在有些相信鎮南王的話了,葉璃絕對是她這輩子見過的最難對付的女子無論是曾經在楚京幾乎和她並駕齊驅的柳貴妃,還是在西陵皇宮里差點弄死她的前皇後甚至是現任皇後,都跟葉璃完全不一樣

蘇醉蝶自詡這輩子見過不少人,但是從來沒有見過像葉璃這樣的女子無論是挑撥離間還是激怒對她都完全沒有用處,她仿佛根本就不會生氣,不會嫉妒一般面對著她,蘇醉蝶甚至覺得自己像個丑

"修堯……"看到墨修堯進來,蘇醉蝶眨了眨眼睛迎了上去墨修堯站在門口,目光淡淡的從她身上掃過,很快就落到了依然坐在書案後面的葉璃身上,輕聲問道:"阿璃,怎麼了?"葉璃隨意的用下巴指了指站在一邊可憐楚楚的望著墨修堯的蘇醉蝶,墨修堯走到

葉璃身邊坐下道:"阿璃看著辦就行了,本王正和呂將軍他們議事呢"葉璃挑眉一笑,道:"不敢,白貴妃可是和王爺從一起長大的,再怎麼著也有幾分誼在"墨修堯揚眉道:"本王幼時身為定國王府二公子,怎麼會和西陵白家的姐一起長大?"葉璃眯眼看

著他,"那麼白貴妃……"

"白貴妃不是咱們抓到的俘虜麼?話回來,讓俘虜在府里隨意亂跑,可是阿璃你的失職"墨修堯笑道

"修堯,你…你將我當成俘虜?"蘇醉蝶身子一顫,神色淒楚的問道

墨修堯淡淡道:"你身為西陵貴妃,不是俘虜難不成是本王通敵叛國私藏敵國皇室中人?"

"你…你好狠…"蘇醉蝶神色幽怨的望著眼前並肩而坐的兩人,淚如雨下墨修堯冷笑一聲,淡然道:"把你這些模樣收起來,用在本王身上純屬浪費本王以為,韓明月轉告過你本王過的話還是…你以為本王是開玩笑的?"蘇醉蝶一顫,沒錯,韓明月是

過但是她對自己的容貌太過自信了,總是認為那是因為墨修堯太久沒有見過她了只要墨修堯見到她本人,一定會原諒她的墨修堯笑道:"你自己出現了也好,本王正愁沒有地方去找韓明月呢這幾天乖乖的在府里帶著,等韓明月到了,本王一塊兒找你們算賬"

蘇醉蝶怔了片刻,才問道:"在你眼里,我還沒有韓明月重要麼?你就這麼恨我,無論如何也不肯原諒我?"

墨修堯道:"韓明月是天一閣主,細作探子遍布天下你是什麼?"

這一次,蘇醉蝶真的相信墨修堯不在意自己了韓明月是天一閣主,無論是做朋友還是做敵人都是墨修堯不會忽略的人,但是她是什麼?天下第一美人?墨修堯如果真的能為她的美色所迷,當初她又怎麼會狠心離開他?

"我愛你啊……"蘇醉蝶低聲輕喃道無論她有過多少個男人,就連她自己也無可否認的是,真正能讓她愛戀的只有眼前的男子一人

墨修堯有些遺憾的看了一眼坐在身邊撐著下巴看戲的葉璃一眼,阿璃從來沒有過愛他啊如果這句話是阿璃出來的……只是憑空想想,墨修堯就覺得自己的心被滿滿的幸福欣喜的感覺充實的滿滿的心中的歡喜仿佛就要從心口迸出來了一般

"修堯……"見墨修堯出神,蘇醉蝶以為他有所松動,欣喜的上前想要拉他墨修堯垂眸,連眼都不太的格開了蘇醉蝶的手,道:"既然阿璃你得了癔症,就去看大夫卓靖,回頭把大夫請到白貴妃的院子里去"卓靖起身應道:"屬下遵命白貴妃請"蘇醉蝶咬牙,一手揮開了卓靖的手回頭瞪著墨修堯,幽怨的道:"我知道了,你永遠也不會原諒我是不是?既然如此,我還不如就這麼死了算了"

罷,翻身往旁邊的柱子上狠狠地撞了過去卓靖就在離她一步之遙的地方站著,原本一抬手就能拉住她但是卻不知道卓靖在想什麼,原本抬起來的手還沒碰到蘇醉蝶的衣擺又放了回去于是,只聽砰地一聲柱子上留下了一片血痕,蘇醉蝶身子一軟慢慢滑到在地上,額頭上的鮮血順著臉頰流了下來蘇醉蝶抬眼看著依然坐在葉璃身邊文風未動的墨修堯,咬牙道:"你…你好狠……"

著暈死過去的蘇醉蝶,葉璃在心底歎息一聲,如果不是真的知道蘇醉蝶是什麼樣的人,這樣的一幕葉璃真的要忍不住可憐她了蘇醉蝶對自己夠狠,但是同樣也很倒黴她算錯了墨修堯對她狠心的程度定國王府的第二順位繼承人,現任的定國王爺,怎麼可能是個心地善良,以德報怨的人墨修堯這樣的人,葉璃不敢知之甚深,但是至少還是有一點了解的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如果她是蘇醉蝶的話,這輩子絕對不會選擇再出現在墨修堯面前有些惋惜的看著那張染上了幾分血色的嬌顏,輕歎道:"也不知道會不會破相"墨修堯含笑看著她,"阿璃在擔心她麼?"

葉璃睨了他一眼,冷笑一聲道:"不,本妃在幸災樂禍"

墨修堯點頭,很是理解的道:"本王明白,阿璃醋了阿璃盡管放心便是,在本王眼里這時間的女子除了阿璃以外皆不入眼"葉璃輕哼了一聲,不在理會墨修堯不過從她微微掀起的唇角還是能看出一點點的歡喜愉悅的墨修堯心底微微歎氣,思索著如何才能拐到阿璃親口承認愛自己

一邊的林寒和卓靖很識趣的退下去找人來將昏死在地上的絕色美人送回自己的院子里去醫治王妃沒興趣理會她,王爺看起來也沒心理會她,雖然額頭上的傷看起來不太要命,但是萬一她倒黴呢,這世上又要少一個絕色了

蘇醉蝶暫住的院子是太守府里一個有些偏僻的院落太守府比起京城那些王府和高官權貴的府邸本身就不算大,原本住著太守一家人自然顯得很是寬闊但是現在信陽城的太守早不知道跑哪兒去了,住進來的不僅有墨修堯和葉璃,還有南侯等人以及駐守信陽城的大部分高級將領這樣一來,蘇醉蝶還能在後院偏僻的角落分到一個單獨的院子已經算是優待了

從昏睡中醒來,蘇醉蝶反射性的摸了摸額頭額頭上厚厚的紗布和清晰的痛感讓她又恨又悔,很墨修堯的無,墨修堯的功夫有多高她是清楚的,只要墨修堯不想自己死自己是絕對撞不到柱子上去的悔自己的一時沖動,若是因此毀了著絕色的容顏…想到此處,蘇醉蝶連忙從床上下來撲向放在桌上的銅鏡這個院或許是太守府哪個不受寵的妾居住的,雖然女子的用品一樣不缺但是卻和蘇醉蝶平時用慣了的完全不同這些物品半點也不精致,就連銅鏡也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蘇醉蝶看了半天也只能看到銅鏡上模模糊糊的影子和額頭上纏著的厚厚的一圈白布一時著急,蘇醉蝶伸手想要解開頭上的白布

"啊呀…白姐,不能解"侍候蘇醉蝶的丫頭從外面進來,正好看到她的舉動連忙上前拉住她

"放肆"養尊處優這麼多年,何人敢對她如此無禮,蘇醉蝶厲聲叱道那丫頭被嚇了一跳,連忙道:"大夫交代過,傷還沒好姐千萬不能碰,萬一留下疤痕就不好了"聽了丫頭的話,蘇醉蝶終于冷靜了下來,盯著她問道:"你是我臉上不會留下傷痕?"那丫頭遲疑了一下,點頭道:"只要白姐好好養著,應該…不會的"

得到丫頭再三的肯定,蘇醉蝶終于放下心來了,坐在銅鏡前就著不清晰的銅鏡一邊打量著自己的容顏,一邊問道:"是誰送我回來的?"丫頭道:"是卓大人和林大人派人送姐回來的"蘇醉蝶手中一頓,"王爺沒有來看我?"丫頭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依然恭敬地答道:"回姐,王爺沒有來過"聽到蘇醉蝶啪嗒一聲將手里的梳子扔到桌上,丫頭謹慎的往後退了兩步她原本就是太守府的丫頭,雖然在戰亂中逃過一劫卻已經無家可歸了幸好王妃仁慈將她留在了府中,她被派來伺候這個美麗的白姐本來還有些歡喜的,畢竟這樣的美人兒能夠看到也是一種福氣但是過了幾天她就覺得這個白姐實在是奇怪得很原本聽王妃稱呼白姐為白貴妃,她雖然不知道她是哪個貴妃卻也依然恭謹的稱呼,卻不料白姐大發雷霆一定要她改口叫蘇姐但是卓大人過,客人姓白所以她只得退一步稱呼白姐了而且白姐總是時不時很親昵的提起王爺,她雖然只是個沒見識的丫頭,卻還是看得出王爺對白姐還不及對王妃萬分之一的溫

"可惡我才不信你心里真的一點都沒有我"怔怔的望著銅鏡里有些模糊的容顏,蘇醉蝶厭惡的皺了皺眉道:"去換一副好的鏡子來"

上篇:148.傷感     下篇:150.南侯府之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