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50.南侯府之危  
   
150.南侯府之危

很快,葉璃和墨修堯就沒有心思在理會蘇醉蝶的折騰了,因為京城傳來一個讓人震驚的消息皇帝以南侯和南侯世子通敵叛國的罪名將南侯府滿門打入天牢,即日處斬並且已經派人前來邊關押解南侯和南侯世子回京聽到這個消息,南侯頓時驚倒在地,半天不出一句話,良久也只是深深的長歎了一聲他一生低調謹慎,謹慎微,卻沒想到依然逃不過皇帝的猜忌和疑心

南侯世子起身便要往外沖去,正好被聯袂而來的葉璃和墨修堯攔在了門口葉璃問道:"世子哪里去?"

南侯世子道:"都是因為我南侯府才受此牽連,我這就進京向皇上請罪"

葉璃和墨修堯還來不及話,門里傳來了南侯厲聲的怒斥道:"孽子你給我回來"看著失神的南侯世子,葉璃輕歎一聲道:"先回去,聽聽侯爺怎麼,世子某要一時沖動"南侯世子苦笑道:"我如今還算什麼世子"皇帝將整個南侯府下獄的同事,也就罷黜了南侯的侯爺之位,南侯世子自然也不再是世子了

踏進花廳,南侯迎上前來拱手道:"王爺,王妃,見笑了"這一個多月,對南侯來的打擊實在是太多了出征在外又是長途勞累,雖然南侯世子回來之後有所好轉但是南侯現在看起來依然顯得有些虛弱,原本有一些灰發的雙鬢如今是幾乎全白葉璃輕聲道:"侯爺保重"南侯搖搖頭,苦笑道:"自古伴君如伴虎本侯雖然竭力不願涉足其中,卻也免不了……"話未完,只余一聲長歎墨修堯沉聲道:"是本王連累了侯爺"南侯通敵叛國,別墨修堯不信,只怕此時坐在皇宮里的墨景祁自己也不會相信只不過南侯世子被定國王府救回來了,在皇帝眼里以後南侯府和定國王府只怕就是一路人了何況這些年來南侯始終裝聾作啞不遠相助皇帝對付定王府這本身對皇帝來就是一種不忠此時皇帝怎麼也不會再相信南侯府了

南侯苦笑道:"王爺何出此本侯生性懦弱,凡事只想著置身事外此番若不是為了犬兒只怕也不肯踏入這些是是非非之中妄圖左右逢源之人…今日之報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侯爺不必如此自貶"墨修堯搖頭道南侯年輕時候也有過揚鞭縱馬意氣奮發的時候之後那些年,攝政王墨流芳死的不明不白,先帝有突然辭世之後墨修文同樣突染惡疾,數萬墨家軍魂喪邊關南侯是個聰明人,凡事看得清楚想得多看多了想多了自然也就怕了,所以才出現了這樣一個不問世事的南侯南侯搖頭不語,葉璃皺眉看著南侯眉宇間一片灰暗無光,眼眸中也是一片荒蕪心中一驚,南侯是怕是存了死志了

"侯爺,只要還活著就有希望莫忘了南侯府還等著侯爺去救,世子也還需要侯爺扶持教導萬望侯爺保重"

南侯一怔,看了看站在他身邊的南侯世子,臉上閃過一絲堅毅的神色道:"本侯這就啟程回京,犬兒…還望王爺和王妃照拂一二"

"侯爺三思"葉璃皺眉道如果南侯帶著南侯世子一起回京,結果可能是九死卻總還有一線生機,但是如果將南侯世子留在軍中,自己獨自回京的話,只怕就是有去無回了南侯抬手阻止了葉璃,道:"多謝王妃好意但是…當今皇上…也算是老夫看著長大的,比起王爺和王妃,老夫只怕對他的了解還要深一些王爺,定國王府世代忠于大楚,這話老夫原本不該…不過現在,也沒差了皇上那里…王爺還是早作打算"花廳里一時無,南侯已經擺明了明知道回京是死路一條也還是要回去了大隋皇朝南侯世子沉聲道:"爹,孩兒陪您一起回去"南侯橫了他一眼道:"胡鬧你爹若是這一去不回,你要我南家從此斷子絕孫?"

"爹"

"啟稟王爺,京城來人了,是押解南侯和南侯世子回京"門外侍衛稟告道

墨修堯站起身冷笑一聲道:"本王才剛收到消息京城的人就到了,皇上長進了來的人是誰?"侍衛道:"回皇上的話,是大理寺卿王敬川"墨修堯皺眉,"王敬川?"定王日理萬機,上不了台面的人物自然不會有什麼映像南侯苦笑一聲道:"是宮里王昭容的兄長,王家的嫡次子"墨修堯微一皺眉便想明白了,南侯府雖中立,卻並不是完全的沒有仇家,剛好這王家就和南侯府十分不對付皇帝派這麼一個人來押解南侯父子回京,其中的刁難和羞辱之意不而喻墨修堯輕哼一聲道:"讓他進來"

不多時,一個穿著從三品官府的青年男子走了進來這人長相可稱得上不錯,但是眉宇間卻多了幾份戾氣讓人覺得不是善類他身後跟著一個穿著七品官府的青年男子,葉璃看著那人微微挑了挑眉

"臣,大理寺卿王敬川見過王爺王妃"王敬川總算還是知道輕重,進門之後立刻向墨修堯和葉璃行禮他身後的青年男子也跟著一拜,"臣,大理寺主簿周煜見過王爺王妃"

墨修堯安坐在座上,垂眸看著地上的兩個人淡淡道:"起身,王大人所為何來?"

王敬川起身,眼中閃過一絲得意的神色,道:"啟稟王爺,本官奉聖命前來押解叛賊南冶和南峻飛回京"

墨修堯挑眉,"叛賊?南侯是本王的副帥,南侯世子先前雖然兵敗不敵被俘,卻也安然回來了之後數戰屢立戰功,王大人的叛賊是誰?證據何在?"王敬川顯然沒想到墨修堯居然會如此一問,愣了一下才道:"王爺,這是皇上的意思難不成王爺想要抗旨?"墨修堯冷笑道:"抗旨?聖旨何在?本王聽王家和南侯府頗有些恩怨,本王懷疑你矯旨意圖謀害南侯"

"王爺請你慎本官就算和南侯府有仇,也不敢行此大逆不道之事"

"聖旨何在?"墨修堯淡淡問道

王敬川一哽,面對墨修堯咄咄逼人的目光只得道:"皇上下的是口諭"

"口諭?"墨修堯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的有些不安的男人不再話

王敬川低著頭不安的站在大廳里,整個大廳似乎突然顯得異常的甯靜在定王的目光下王敬川仿佛聽到了自己的心髒要從胸腔里跳出來的聲音,背後的衣服悄無聲息的濕了一大片就在王敬川以為自己將會在定王的威壓下軟到在地的時候,站在他身後的周煜走了出來,對著墨修堯一拜恭聲道:"王爺息怒,微臣等也是奉命行事,請王爺行個方便"

"奉命行事?"墨修堯玩味的笑道,王敬川很明顯的感覺到定王的目光從自己身上移開,心中不由得悄悄籲了一口氣抹了抹額頭上細細的汗珠,王敬川心里甚至是感激自己這個有些沉默寡的年輕屬下的只聽墨修堯笑道:"好一個奉命行事,原本本王也不該為難你們不過,想必你們也聽過一句話"

"請王爺指點"王敬川不是傻子,不管他心里有多麼高興南侯府倒黴既然現在定王不高興他就沒必要表現出他的得意來誠然,皇上必定會站在自己這一邊的,但是萬一定王一怒之下宰了自己,天高皇帝遠王家最後大概也不能捏著鼻子認了墨修堯含笑看著兩人,漫聲道:"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王敬川一愣,有些為難的道:"王爺,微臣奉旨而來還請王爺不要為難才好"

墨修堯神色淡然的看著他,王敬川心中發苦暗暗後悔起自己當初想要看死對頭落難搶來的這趟差事別他區區一個三品官,就算是當朝一品定王想要為難誰又敢誰個不字?但是若是帶不回南侯父子,回京之後自己的好日子只怕也就到頭了上位

"如今我軍正和西陵對陣,貿然撤掉副帥只怕與軍心不利王大人回京就這麼跟皇上若是皇上怪罪下來,王大人也盡管推到本王身上便是"墨修堯顯然也沒有興趣為難王敬川,淡然道

王敬川搖頭道:"王爺見諒,南侯私通叛國罪不可赦,皇上已經震怒命微臣半月之內務必將南侯父子押解回京,否則…微臣等人也只能提頭去見了請王爺高抬貴手,給微臣等一條活路"

墨修堯挑眉,冷笑一聲道:"好一個私通叛國,這個結果…是大理寺的判詞還是各部會審的結果?證據何在?"王敬川還沒想明白怎麼答話,站在他身邊的周煜開口道:"啟稟王爺,皇上收到消息頓時雷霆大怒,命臣等先將南侯押解回京再行審訊"墨修堯輕哼一聲,還沒審訊,甚至連個像樣的證據都沒有就將南侯府滿門打入天牢滿門抄斬…輕哼一聲道:"這麼,倒是本王失察了南侯就在身邊居然連他私通敵國都沒有看出來王大人不如先帶一份本王請罪的折子回去?至于南侯,等到西北戰事一了,本王親自押解他回京"

"這…"王敬川有些不甘的遲疑著墨修堯淡淡道:"王大人這是不相信本王?"

王敬川一驚,連忙道:"不敢,實不相瞞王爺皇上有旨十五天內若是沒有看到南侯父子回京南侯府無論男女老幼,一概人頭落地"

一邊,葉璃心中輕歎一聲,皇帝是下定了決心要制南侯府于死地了只怕還等不到南侯回京南侯府的家眷的性命就要不保了,就算現在他們想要人趕回去救人大概也來不及了,最重要的是,以定王府如今的立場,根本不可能暗中救人明里要請皇上刀下留人的話就只能是墨修堯親自回京但是如今的戰事加不可能了正想著,南侯突然從里間走了出來,神色從容的道:"本侯隨你回京便是"

王敬川看向墨修堯,若是定王不同意就是南侯自己願意跟他走他也把人帶不走南侯轉身對著墨修堯拱手一拜道:"王爺,本侯此去不知再見之期一切…就拜托王爺了"

墨修堯沉默片刻,歎息道:"本王對不起侯爺"現在他根本無法返回京城去處理此事南侯搖頭道:"時也命也,與王爺何干本侯這就告辭"罷,轉身對王敬川道:"王大人,請"王敬川看看南侯,眼睛一轉道:"南侯,本官沒記錯的話,令公子也在此處"南侯淡然一笑道:"本侯不知道大人在什麼"

"你"墨修堯面前,王敬川終究不敢太過放肆,吸了一口氣對著墨修堯道:"既然王爺不在干涉,還請王爺將南侯世子也一起請出來微臣也好告辭回京"

葉璃淡淡道:"本妃沒見過南侯世子"

王敬川一愣,皺眉道:"王妃何必自欺欺人?南侯世子被西陵所俘,後又被王妃所救王妃怎麼會沒見過?"葉璃淺笑道:"王大人剛從京城來,居然知道的如此仔細,果真是消息靈通的很不過…王大人的消息可能有點偏差,本妃確實沒見過南侯世子或者…王大人想要搜一搜這太守府和信陽城?"王敬川飛快的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神色冷淡的定王,連忙搖了搖頭就算南侯世子真的在太守府中,他也沒那個膽子去搜何況,這信陽城,太守府甚至是西北幾個城池如今都在定王的掌握之中,誰敢肯定南侯世子此時就一定在這里?萬一找不到人還惹怒了定王…王敬川再次肯定自己這次確實接下了一個燙手的山芋

"王妃所不錯本王沒見過南侯世子既然你要押解南侯回京,本王就不留你了另外,既然你趕時間,本王派兩名暗衛送你們回京"

王敬川心中一顫,只得道:"如此,微臣告退…"

看著南侯毫無留戀的轉身而去,葉璃心中微歎,起身相送,"侯爺保重"

南侯笑容里難得的多了一絲灑脫,笑道:"多謝王妃,王爺王妃保重"

上篇:149.尋死     下篇:151.驚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