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51.驚聞  
   
151.驚聞

送走了南侯,南侯世子從里面沖了出來早已是淚流滿臉卓靖和林寒跟在他身後都是滿臉無奈,若不是他們拉著南侯世子早就沖出來了見南侯世子出來就朝門口沖去,葉璃起身道:"你去哪兒?"

南侯世子一頓,卓靖和林寒一左一右早已封住了他前面的去路南侯世子回頭道:"為人子,為人夫,我怎麼能看著父母妻兒含冤入獄?何況這事本就是因我而起"葉璃走到他跟前,淡淡道:"你現在沖出去有什麼用?出了多一個人被投入天牢押赴刑場以外?還是你想要去禦前辯解,你覺得皇上會給你這個機會麼?"南侯世子痛苦的掩面,葉璃的這些他怎麼會不懂但是現在他出了陪著父親一起回京,陪著家人共同面對這些,他還能做什麼?

"南侯此去,也未必就沒有生路"看著他們,墨修堯淡淡皺眉道

南侯世子驚喜的望向墨修堯,墨修堯蹙眉道:"華國公手中有高宗皇帝賜予華家的鐵卷丹書,即使是死罪也可免"

"可是……"南侯世子遲疑,鐵劵丹書他聽過,但是本朝卻只有當年對高宗有過救命之恩的華家被賜過一份就連世代護國的定國王府也沒有這樣東西但是這麼貴重的東西,華國公府……墨修堯垂眸道:"華國公必不會吝惜死物本王只怕……"只怕墨景祁下定決心要南侯的命,就算鐵劵丹書救了他只怕也難逃一死葉璃顯然也想到了墨修堯的顧慮,微微點頭側首對林寒道:"傳信給墨華,盡力護南侯周全"

南侯世子也漸漸冷靜下來了,對著兩人一拜道:"南峻飛多謝王爺王妃"

葉璃搖頭道:"世子何必多禮"南侯世子苦笑道:"在下草字峻飛,以後王爺王妃還是直稱姓名我如今哪還是什麼世子"

"啟稟王爺王妃,剛剛那位周大人留下一封信給王妃"門外侍衛呈上一封密封的信函葉璃挑眉,有些奇怪的取過信函看了看沒什麼問題,"周大人?"侍衛點頭道:"剛才臨走的時候,周大人私下將信函交給屬下,請屬下轉交王爺王妃"墨修堯皺眉道:"阿璃認識周煜?"剛剛周煜一進來的時候葉璃的神色有一絲意外,雖然一閃而逝不過一直關注著她的墨修堯還是看到了葉璃搖頭道:"應該是今科的進士去年有過一面之緣"葉璃記性就算不是過目不忘也不會差的太遠,周煜一開口話她就想起來了,正是去年在慎德軒賣畫的那個書生沒想到他不僅考上了進士,如今還成了大理寺的主簿雖然官職不高但是確實一個實缺只要能力運氣不是太差,將來應該有個不錯的前程

打開信函,葉璃低頭一看立刻變了臉色沉默的將信函遞給墨修堯,墨修堯一看,原本就不怎麼和悅的臉色頓時陰沉起來拍案而起厲聲道:"來人立刻追回南侯,膽敢阻攔者,殺無赦"卓靖林寒臉色一凌,齊聲應是快步走了出去南峻飛也知道出事了,臉色一變也跟著卓靖和林寒奔了出去

大廳里只剩下墨修堯和葉璃兩人,氣氛卻加沉重起來看著墨修堯陰沉的臉色,葉璃也不多話,無聲的坐在一邊看著他許久,墨修堯似乎終于從極度的很怒中清醒過來眉宇間多了一絲疲憊和無奈重拿起放在桌上的信,墨修堯看著葉璃苦笑道:"阿璃,我好累

……"葉璃無的靠在他肩頭上,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墨修堯伸出一只手摟住坐在自己身邊的人兒,汲取她身上傳來的淡淡的暖意,卻怎麼也無法抵禦心底升起的陰寒看著手里寫滿了熟悉字跡的信函,定國王府果然已經遭人恨到了如此地步麼?只是皇上…你如

此作為就不怕大楚江山從此毀于一旦?

信函,並不是周煜寫的而是華老國公的筆記,沒有人知道華老國公是在什麼樣的況下才只能找周煜這個入朝為官才不過半年的吏來送這封信的密十三信中提及的況才真的讓人心寒墨景祁答應將西北三州十一城的土地割讓給西陵,而條件就是與西陵里因外合消滅

整個墨家軍同事參與行動的還有盤踞南方的墨景黎和南詔國也就是,很有可能此時…南詔已經揮兵進入碎雪關了

"墨景祁瘋了"葉璃輕聲道積三國之力對付墨家軍,或許能行但是墨景祁有沒有想過一旦墨家軍湮滅西陵和南詔真的還會按照約定退回去麼?這與讓人將吃到嘴里的肉吐出來有什麼差別?墨修堯沉聲道:"他確實是個瘋子阿璃,你似乎嫁了一個永遠麻煩不斷地夫君"葉璃無奈的笑道:"現在才知道也晚了"

南侯等人回來的很快,卓靖和林寒截到他們的時候一行人也才剛出了城門口不過一刻鍾功夫就從回到了太守府王敬川臉色很是難看,沉聲道:"定王殿下,你這是什麼意思?"南侯也是一臉疑惑的看著墨修堯,但是他也明白無緣無故定王不會讓人將他們攔回來墨修堯神色冷淡的盯著王敬川,淡淡問道:"王大人是否還有什麼事忘了告訴本王?"

聞,王敬川心中一涼不知為何突然覺得現在神色平靜淡然的定王比剛才刻意釋放出威壓的定王加可怖強笑道:"王爺這是什麼意思?請恕下官駑鈍"

墨修堯冷笑道:"好一個駑鈍本王倒不知道皇上會派一個駑鈍的人前來西北既然王大人不記得,本王不妨提醒王大人兩句比如…在回京途中暗中處決南侯的事想必王大人是不會忘記的?嗯?"王敬川震驚的睜大了眼睛,這道密旨是他出京的前一刻才親自在皇上跟前接到的可以這世上出了他自己就只有皇上知道接旨之後他是快馬加鞭的趕到西北,王敬川實在想不明白定國王府的探子就算有通天本領又到底是怎麼得到這樣的絕密消息的?聽了墨修堯的話,南侯一怔隨即苦笑起來站在他身後的南峻飛卻是目眦欲裂,若不是被林寒拉著只怕就要沖過去把王敬川給撕了

王敬川也知道,落到定王手里自己是無處可逃了身子一軟跪倒在地上,"王爺恕罪,微臣也是奉旨行事求王爺饒命"

墨修堯連看都懶得再看他一眼,葉璃揮手道:"帶下去"

王敬川很快被兩個侍衛拖了下去,葉璃這才看向沉默的站在一邊的周煜淺笑道:"周大人,你不怕麼?"

周煜神色從容,拱手道:"微臣相信王妃不是濫殺無辜之人"葉璃淡淡微笑,點頭道:"此事還要多謝周大人只是周大人此舉…回京之後恐怕有些不好交代"皇帝和西陵的交易消息是華國公請周煜送來的,但是關于南侯的事卻是周煜自己揣摩出來之後加進去的王敬川自以為消息隱秘,卻不知道周煜跟在他身邊這些天,只從他平時行事和神態中就推測出了皇帝對南侯一家的處置周煜沉默了片刻道:"去年多虧王妃援手,微臣才能夠及時籌到銀兩請大夫為家母診病前些日子家母壽終正寢,微臣本該請旨丁憂為家母守孝,卻被派來跟隨王大人來了西北可見是機緣巧合要微臣報答王妃大恩微臣如今孑然一身,並沒有什麼顧忌"

墨修堯若有所思,點了點頭道:"既如此,周大人可願舍棄功名暫時留在西北?"

周煜一怔,他雖然不怕死但是並非想要尋死定王此舉顯然是有意保下自己,看了一眼坐在一邊含笑已對的葉璃,周煜很快做出了決定,"多謝王爺收留"

"南侯還有王大人該怎麼辦?王爺可有什麼主意?"葉璃含笑問道

墨修堯笑道:"阿璃這麼問想必是已經有了主意了"

葉璃莞爾一笑,"西北正值戰亂,西陵人四處為虐,王大人一行不幸遇到賊寇或是西陵士兵全軍覆沒也不足為奇王爺以為呢?"墨修堯贊道:"阿璃所極是"南侯上前拜謝道:"多謝王爺王妃"葉璃搖頭道:"侯爺安心住下便是,只是要委屈侯爺一些時日了南侯府……"南侯淒然一笑道:"聽天由命,只盼著皇上聽到了我父子倆喪命的消息能夠高抬貴手放過一家老大唐綠帽王最章節"

從安置了南侯父子,林寒領命去布置王敬川一行遇難的場景雖然南侯父子還有周煜是假的,但是王敬川至少是貨真價實的林寒也是葉璃親自訓練出來的偽裝高手,自然不會在現場留下可以的破綻,只是南侯父子短期內免不了必須隱姓埋名了這些事現在也只能算是事,葉璃和墨修堯的注意力全部放到了華國公送來的密函上面了

得到消息,即使是平時總是一副漫不經心的鳳之遙也忍不住怒火三丈,從椅子里跳起來就要領兵殺回京城,卻被墨修堯叫住了鳳之遙沉著臉道:"已經到了如此地步,王爺還要護著墨景祁?還要護著大楚?這江山他墨景祁都不在乎,咱們這些人多什麼事兒?"墨修堯神色漠然,沉聲道:"本王要護的從來都不是墨景祁,墨家軍要護的也不是大楚的千里江山而是…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黎民百姓鳳三,這個時候和墨景祁決裂,不必管西陵南詔北戎,大楚自己就會戰亂四起狼煙滿地"

鳳之遙冷聲道:"那現在怎麼辦?就算咱們什麼都不,墨景祁就會這麼算了麼?如果咱們在前方與西陵交戰,王爺能保證他不會在背後捅咱們刀子?"墨修堯默然,他無法保證墨景祁能和西陵簽下這樣的協議,就表示他本身就已經准備好了隨時隨地的在背後捅墨家軍刀子但是現在……一雙溫暖纖柔的素手輕輕握住了他的手,墨修堯抬起頭來對上葉璃含笑的眼眸葉璃看著從未有過的暴怒中的鳳之遙道:"現在不公開是對的,我們沒有證據這些年墨景祁培植的勢力並不在少數墨家軍一共只有七十萬大軍,鳳三可還記得大楚統共有多少人馬?"

鳳之遙一怔,漸漸地冷靜了下來,思索片刻道:"過兩百萬而且…墨景祁是皇帝,暗中甚至還可能有我們不知道的軍隊存在"

葉璃點頭道:"一旦撕破了臉,其實大多數時候老百姓還是信皇家的多一些就算普通百姓都相信咱們…長遠來卻是有利,但是短時間內沒有任何益處而我們,卻很有可能要同事面對過兩百萬的軍隊墨家軍…便是再如何英勇善戰也無法在這麼多軍隊中站到上方"鳳之遙不甘的道:"難道就這麼忍了?"

葉璃搖頭道:"不是就這麼忍了,而是我們需要時間"

鳳之遙沉默良久,齊聲道:"我明白了,但是王爺王妃,我要回京一趟"

墨修堯皺眉道:"你回京能做什麼?"

鳳之遙苦笑道:"王爺,這消息如今連京城的暗衛都還沒有得到是從哪兒傳出來的你我都心知肚明我不放心……"墨修堯道:"你回去對她危險,鳳三,你從來就不是能隱忍的人"鳳之遙頹然道:"沒錯…這些年若不是王爺攔著,我……"墨修堯看著他,挑眉道:"你在怪我?"鳳之遙搖頭苦笑道:"不,我知道…無論我怎麼做她都不會跟我走的王爺…救了我們兩個人的命"墨修堯道:"安心在西北待著本王保證就算楚京的人都死光了她也會活著的"鳳之遙猛然抬頭,目光湛然的望著墨修堯,"王爺有安排人……"

墨修堯道:"我們也算是從一起長大的,何況這些年她也幫了定國王府不少本王豈會不顧她的死活?"

鳳之遙眼中閃過一絲安心,重坐了下來,"多謝王爺"

墨修堯淡淡道:"本王不是為你"

鳳之遙笑道:"我知道,我為自己謝王爺"

------題外話------

大家都討厭皇帝哈,木辦法,皇帝也很無奈他很想變強很想讓自己流芳千古,奈何他很腦殘表認為皇帝不能那麼腦殘,事實上咱們看曆史書的時候,總會想這昏君咋會這腦殘呢…很多行為別皇帝根本是普通人也明白做了不對滴嘛~至于定王府,他們並不是死忠愚忠,現在這況不撕破臉皇帝只能暗中搗蛋,撕破臉墨家軍馬上就可能面對西陵,南詔,大楚,甚至是北戎的圍攻墨家軍和周邊各國的仇接的太深了,除了你死我活,沒別的路走~

上篇:150.南侯府之危     下篇:152.明月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