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52.明月蹤跡  
   
152.明月蹤跡

安撫下了鳳之遙,葉璃輕叩著纖指若有所思道:"上次咱們算計了雷振霆一回,看來他這次是鐵了心要找回場子了?"墨修堯搖頭道:"不管有沒有上一次的事,雷振霆都會不擇手段的對付墨家軍的"當年一敗,墨家軍早就成為西陵鎮南王的心病了今年鎮南王已

經年近五十,對于武將來勉強還可正當盛年,但是如果再拖下去,他這輩子也沒有機會大敗墨家軍以雪當年之辱了

葉璃看著墨修堯道:"最近你們只怕會忙得很,信陽就交給我"

墨修堯有些歉疚的看了葉璃,他們才成親不過一年多的時間,雖然自己一直著要讓阿璃過她喜歡的生活但是事實上幾乎從成親那天開始阿璃就沒過過一天的甯靜日子葉璃挑眉笑道:"大難臨走各自飛的不是人,是鳥兒,還是王爺不相信我的能力?"墨修堯莞爾

一笑,欣賞著眼前的人兒眉宇間流露的自信與傲然輕聲道:"那麼,信陽的防務和政事都交給阿璃了?"

葉璃點頭,"你放心我就好"

華國公送來的消息太過突然,但是墨修堯和葉璃都知道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把握,華國公是不會開這樣的玩笑的雖然現在還沒能看出什麼動靜來,但是墨修堯必須搶先一步布置墨家軍各處的兵馬以應對未來很可能發生的多方作戰而信陽,墨修堯確實是沒有太多的時

間過問太多命人將麒麟收集的資料繪制的各種地圖送了一份給墨修堯之後,葉璃讓人重整理出一件書房,迅的搬了過去

"王妃,白貴妃一直吵著要見王爺"葉璃正對著眼前的地圖沉思著,秦風進來低聲稟告道如今信陽所有事務都交由葉璃全權負責,其中也包括拱衛信陽城的數萬墨家軍兵馬墨修堯每天忙得昏天黑地,蘇醉蝶的事自然也只能交由葉璃獨自處理了葉璃皺了皺眉

道:"你不我險些將她給忘了可有韓明月的下落了?"秦風道:"西陵傳來的消息韓明月確實已經離開了西陵進入大楚,但是暫時還沒有找到他的行蹤"葉璃揉了揉眉心,道:"不愧是專職報的明月公子,我覺得他就在信陽附近"秦風點頭贊同道:"以韓

明月對蘇醉蝶的在意,他確實很有可能就在信陽附近可惜韓明月本人就是隱秘行蹤的絕頂高手,一時半刻只要他不露面,咱們很難找到他的行蹤|i^"

葉璃笑容極冷,"有弱點,就不愁抓不到他不過…本妃並不急于抓到韓明月此人而是…他身後的天一閣雖然大楚境內天一閣的據點已經被王爺大力鏟除,還有許多也跟隨韓明晰棄暗投明但是難免沒有漏網之魚,這樣的存在對現在的墨家軍來實在是個致命

的威脅"秦風抬眼,奇道:"王妃有什麼打算?"葉璃淡淡道:"就看韓明月對蘇醉蝶的感到底有幾分了暗中讓人放出消息去,本妃嫉恨蘇醉蝶和王爺之間的舊,日日刁難于她,甚至…打算背著王爺殺了她"秦風一怔,有些遲疑的問道:"韓明月會上當麼

?"葉璃抬眼,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你以為我是開玩笑的?"

秦風不解,"王妃的意思?"

葉璃笑道:"韓明月不來…本妃就拆了蘇醉蝶一塊一塊的送給他叛國求榮者,死"

"屬下遵命"

信陽附近某個鎮,毫不起眼的民房內許久不見蹤影的韓明月臨窗而坐,俊雅的容顏上多了許多的滄桑和疲憊,還有這深深地擔憂

"公子"一個灰衣男子推門入內,恭聲道韓明月回頭,問道:"有消息了麼?"男子點頭道:"蘇姐如今確實在信陽城的太守府里,但是…我們的人完全無法接近她"韓明月沒有意外,沉聲道:"她被定王軟禁了"灰衣男子搖頭道:"定王似乎對蘇姐並沒有什麼興趣自從蘇姐進了太守府之後定王基本上不會過問如今信陽城一切事務都交由定王妃處置了"韓明月一怔,側身看向他道:"信陽城所有事物都交給定王妃了?那定王在做什麼?"灰衣男子微微皺眉道:"屬下懷疑定王已經得知了鎮南王的計劃,很有可能已經在暗中布置了否則…如今信陽城外依然駐紮著十幾萬大軍,定王不可能不親自主持軍務公子,這事…是否稟告鎮南王?"

韓明月淡淡看了他一眼問道:"我們是為了醉蝶的安慰來的,墨家軍如何不管我們的事明白麼?"

灰衣男子微微一怔,立刻點頭道:"屬下明白了屬下什麼都不知道,既然咱們已經知道了蘇姐的下落,是否派人將她救出來?"

韓明月臉上閃過一絲猶豫,皺眉道:"救她出來…看在從前的分上,定王應該不會傷害她那麼…她留在信陽城反而安全一些"灰衣男子低聲道:"但是…從太守府傳回來的消息,蘇姐在太守府過的並不算很好前幾日還撞傷了額頭而且,定國王妃似乎對蘇姐從前的定王未婚妻身份很是不滿現在定王又完全不管太守府和信陽城的事,蘇姐只怕會…會不太好…"

"定王妃葉璃……"韓明月皺眉,對于那個出身名門的定王妃他其實只有那麼幾面之緣但是似乎每一次都不是那麼愉快,然後即使如此他也不得不羨慕自己曾經好友的好運氣定王妃是一個十分出色的好妻子,甚至遠比有大楚第一美女的蘇醉蝶適合墨修堯和定國王府聰明,敏銳,堅強,決斷,同時…有足夠的毅力和勇氣如果她想要為難蘇醉蝶而定王又完全不管事的話…蘇醉蝶是無論如何也斗不過葉璃的韓明月遠比別人想象中了解自己愛慕的女子到底是什麼模樣的人,午夜夢回他甚至會默默問自己做的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但是……"讓人盯著太守府,有什麼動靜隨時稟告"

"屬下明白了"灰衣男子恭敬的低下了頭韓明月想了想,歎了口氣道:"准備一下,我親自去信陽"灰衣男子一怔,有些不贊同的道:"公子三思,如今信陽城門緊閉,想要進出並不容易"韓明月堅定地道:"下去准備"

"…是,屬下遵命"

"王妃,這幾日西陵大軍依然屯兵在信陽城外二十里出,但是鎮南王世子暗中率領近二十萬人馬繞道南下似乎准備與南路軍會和屬下推測,西陵有可能想要繞到我軍背後,前後夾擊信陽"太守府蜿蜒的走廊上,葉璃一邊往前走去一邊聽著身後卓靖的稟告聽了卓靖的話,葉璃秀眉微蹙腳下去絲毫不停漫步而去,一邊道:"將消息給王爺送一份過去,城外的西陵兵馬可有動靜?"卓靖道:"城外這幾日都一直按兵不動"

"鎮南王在做什麼?"葉璃問道

卓靖劍眉深鎖,思索道:"這幾日西陵大軍一直按兵不動,鎮南王也沒有任何消息"

葉璃腳下微微一頓,思索片刻道:"讓人去查,鎮南王到底在不在軍中另外,告訴王爺最好江夏方面最好心一些,雷騰風帶兵南下未必是想要夾擊信陽"

"是"卓靖點頭應下,又道:"這幾日偏院那位鬧騰的厲害,王妃看該如何處置?"

葉璃往西北角的一處院望了一眼,走在走廊中並不能看到什麼不過這幾天蘇醉蝶一直在院子里吵吵鬧鬧的要出去,要這要那葉璃是知道淡然一笑道:"她喜歡鬧就讓她鬧去韓明月可有消息?"卓靖點頭道:"昨天傳來消息,在信陽附近的鎮子發現了韓明月麾下天一閣的蹤跡,不過趕去的時候已經人去樓空王妃推斷的不錯,韓明月就在信陽附近"

葉璃想了想笑道:"或許現在已經進城了只要他進來了就不愁找不到他,現在的信陽和從前可不一樣"原本信陽城人口眾多而且龍蛇混雜,但是現在,出了軍人信陽城根本沒有多少普通百姓,不用來往的商販了韓明月一行人想要隱藏蹤跡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太守府里一切心,可別被人闖進來將人劫走了一旦發現韓明月等人行蹤,立刻封鎖信陽城,許進不許出韓明月不會以為現在的信陽城當真這麼容易進來?"若不是留著想要讓某人自投羅網,信陽城連一只蒼蠅也別想飛進來

卓靖笑道:"王妃盡管放心,藏頭藏尾咱們或許不如韓明月,但是韓明月想要從咱們手上劫人只怕也沒那麼容易"

葉璃點點頭,站在了自己辟出來的書房門前對卓靖道:"去辦事"

卓靖躬身告退,葉璃踏入房中卻見墨修堯正坐在有些意外的問道:"你怎麼在這?"這幾天墨修堯忙得不行,兩人都有兩天沒碰面了墨修堯放下書輕笑道:"怎麼?阿璃不想看到我?"葉璃瞥了他一眼道:"我讓卓靖給你送了些東西過去,你卻在此處不是讓他白跑一趟?"墨修堯含笑起身拉著她一起坐下道:"還是本王的不是了,有什麼重要的事阿璃跟我就行了我可是難得偷一點閑來看看阿璃呢"葉璃揉著眉心,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桌上的卷宗折子道:"王爺還有工夫偷閑,可惜我卻忙得不行"墨修堯看著桌上的東西也直皺眉,有些擔憂的問道:"怎麼這麼多事?阿璃身邊的人還是不夠用,不如我再派幾個人給你?"

葉璃擺擺手道:"免了,你自己也忙得很,如今信陽城百廢待興難免忙一點,過段時間就好了估計再過幾日韓明月那邊也該有結果了,到時候暗四也該回來,我身邊的人足夠用了"

墨修堯將她攬在懷里有些不滿的低語道:"早知道阿璃這麼會調教人,當初就忘了應該給阿璃派幾個女衛"

葉璃挑眉,"王爺這是在吃醋麼?"

"娘子英明"墨修堯低聲笑道葉璃輕哼一聲道:"王爺越來越長進了,現在連我身邊的人都能吃醋了?"墨修堯有些哀怨的歎氣,他也不想把自己弄得像個怨夫一樣,但是阿璃卻越來越耀眼了,而自己和她相處的時間明顯的還沒有卓靖秦風幾個多最要緊的是,直到現在阿璃也沒有過愛他啊…回頭卓靖幾個也該成婚了…

"忙不過來的話,就讓二哥過來幫你"

葉璃翻了個白眼,"二哥是以大軍監軍的名義來的,跟在我身邊像什麼話?"

"二哥我放心麼"墨修堯默默道

上篇:151.驚聞     下篇:153.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