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53.潛入  
   
153.潛入

信陽城內一處普通的民居里,韓明月臉色陰沉的坐在竹榻上看著眼前單膝跪地的灰衣男子,"你什麼?"

灰衣男子面上毫無懼色,平靜的答道:"啟稟公子,我們的人無法完全無法接近蘇姐"韓明月隨手一揮,放在旁邊桌上的瓷器砰然落地摔得四分五裂,"廢物我就不相信短短幾天定王妃就能把太守府圍得滴水不漏,讓你們絲毫找不到破綻"灰衣男子沉吟片刻道:"定王妃似乎對防禦守衛安排有極其獨到之處前兩月,諸國各路人馬齊集京城也沒能徹底攻破定國王府屬下以為…只憑咱們現在的人手是絕對不可能從太守府里平安帶走蘇姐的"

韓明月沉聲道:"那就再調人來就算把西北所有的人都調過來,一定要把醉蝶救出來"

灰衣男子微微皺眉道:"請公子三思信陽城里若是突然出現太多的人,只怕會引起定王妃的懷疑到時候對蘇姐為不利"韓明月閉了閉眼,微微歎息一聲道:"罷了,你看著辦,需要哪些人手盡管去挑,一定要保證醉蝶的安全"灰衣男子遲疑了一下,點頭道:"屬下領命"

韓明月劍眉深鎖,問道:"太守府里可有什麼消息傳來?"

灰衣男子道:"除了一個服侍的丫頭,定王妃不許任何人接近蘇姐屬下派人接近過那個丫頭,那丫頭對定王妃極為忠心,根本不可能幫我們接近蘇姐不過也從她嘴里套出了一些話,蘇姐頭部確實受了傷,雖然請了大夫醫治,但是只怕會留下傷痕還有…這些日子蘇姐日日呼救,但是那個院被定王府暗衛團團包圍,蘇姐只怕過的……"韓明月眼中閃過一絲心疼,揮手道:"夠了盡快救出醉蝶葉璃…你若是傷了她莫怪我手下無"

西陵大營內,鎮南王看著手上剛剛收到的消息一改前些日子的陰沉顯然心很是愉悅

"韓明月怎麼還沒來?"看著手上的消息,鎮南王眼中閃爍著志在必得的光芒,側首問身邊的侍從道|i^侍立在一邊的人怔了一下道:"回王爺,韓公子早幾日就已經到了"鎮南王皺眉道:"到了為何不來見本王?"對于韓明月此人,鎮南王其實是不怎麼看得上的為了個女人背叛故國背叛朋友兄弟,這樣的人不僅難成大器,在鎮南王看來能賦予他的信任也是十分有限的若不是韓明月手里的天一閣確實是自己極為需要的勢力,鎮南王根本就不會理會他

"啟稟王爺,韓公子…韓公子沒來軍中,聽是直接去信陽了"

碰鎮南王拍案而起,滿是威壓的臉上怒意畢現,嚇得大帳里的侍從咚的一聲齊齊跪地不敢話鎮南王冷笑一聲道:"好個韓明月本王只當他恃才傲物也就罷了,原來是個蠢貨"

"王…王爺?"跟隨在鎮南王身邊的侍從自然都是他的親信,對于韓明月的身份也是心知肚明的王爺固然鄙視韓明月的為人,但是對他的才能素來是贊譽有加的,蠢貨二字又是從何起?鎮南王冷笑道:"他以為信陽城是那麼好進的?本王就怕他進得去出不來"侍從心中一驚,試探的問道:"王爺…是不是通知韓公子一聲?"鎮南王重坐了下來,垂眸沉思了片刻道:"韓明月此人……哼早晚被女人害死罷了,現在通知他只怕也來不及了派人去收拾天一閣在西北的人手,只怕要出事"侍從猶豫了一下,如實稟告,"天一閣一直是韓公子獨自掌握的,旁的人沒有韓公子的印信根本不知道天一閣的底細,咱們只怕…"

"混賬,派人進城去無論如何一定要把韓明月給我活著帶回來"鎮南王臉色一沉,冷聲道

"是,王爺韓公子貿然進城只怕是為了白…貴妃,萬一……"

"不必理會,本王只要韓明月活著回來否則他手下的天一閣可就廢了"白瓏那個女人,美則美矣但是在鎮南王這樣的人眼底美人的價值遠沒有權勢高既然白瓏已經沒有多的利用價值了,那麼自然要優先救回有價值的韓明月白瓏若死了…韓明月和墨修堯可就是死敵了這也同樣符合他所需要的利益

"屬下明白了"

信陽城

太守府里偏僻的院,蘇醉蝶一身素衣臉色陰沉的坐在窗前出神她自負花容月貌天下無雙,這麼多年來如花的嬌顏迷倒了多少英雄豪傑,權貴帝王她從大楚區區一個父母雙亡的官家千金,到定王府二公子的未婚妻,再到西陵白家的千金,最後成為權傾後宮的西陵貴妃她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美麗,但是現在,正是因為她對自己太過自信才導致了被囚禁在這的院里混沌度日她曾經以為就算墨修堯怪她當初在他重傷之際拋下他離開,但是只要她回來了只要她對他道歉,墨修堯一定會原諒她並且欣喜若狂的但是…想起那日在書房里,她撞向柱子的那一刻看到墨修堯淡然的神色,平靜的眼神里沒有絲毫的波瀾仿佛在他面前的不是有人要觸柱而亡而是一個普通的丫頭在回稟事一樣的平常那一刻,她才清楚的明白了一件事,墨修堯不在意她他不會為她的美貌所傾倒,也不會對她心生憐惜但是就因為如此,她那一直深藏在心中的愛意卻加濃重起來她心中瘋狂的嫉妒著葉璃,那個男人原本應該是她的,定王妃的位置原本也該是她的但是現在,她卻被葉璃關在這里動彈不得……

"姐,該用膳了"丫頭端著一份清淡的飯菜走了過來,心翼翼的道這位美麗的白姐並不好侍候,這些日子以來侍候她的丫頭已經深刻的認識到了這一點

"滾出去,告訴葉璃再不放我出去我就餓死在這里"蘇醉蝶厲聲道

丫頭抬起頭來看了她一眼,立刻又低了下去,聲道:"王妃了…就算白姐餓死了王爺也不會怪她的所以…白姐如果實在不想吃就算了白姐…你還是別跟王妃賭氣了……"

"不可能"蘇醉蝶起身狠狠地瞪著眼前心翼翼的丫頭道:"修堯不會這麼對我的我要見葉璃,你讓她出來見我"

看著眼前美麗而瘋狂的女子,丫頭被嚇得眼淚在眼眶里打轉,"蘇姐…王妃,王妃很忙你…你快吃飯奴婢放這兒了"完,將飯菜放到一邊的桌上,仿佛背後有吃人的鬼怪一般飛也似的跑了出去

蘇醉蝶側首看著桌上的飯菜,清清淡淡的四個菜一個湯和一碗飯沒有精致的食材,沒有高的烹飪,就連刀工都是普普通通,一看就是普通人家吃的家常菜蘇醉蝶這些年來一直錦衣玉食,無論什麼東西最好的永遠都是屬于她的,這樣的東西她怎麼看得上眼一揮手將方才全揮到了地上侍候的丫頭才剛剛跑出去,聽到里面的響動連忙又返了回來看著地上一片狼藉有些無措的道:"白…白姐……"

蘇醉蝶抬起下巴,冷聲道:"這種低賤的東西讓我怎麼吃?去換了重做"丫頭為難的道:"可是現在大家都是吃這樣的啊"

"放肆"蘇醉蝶怒道:"你可知道本姐是什麼人,居然敢讓我吃這種東西"

"可是…王爺和王妃也是吃這些啊白姐,這些飯菜做得可好吃了,你…太浪費了"現在西陵大軍圍城,雖然城中的糧食充足,但是蔬菜之內的卻漸漸地有些匱乏起來,就是王爺王妃每天只得也很是簡單沒有到底還要單獨為白姐做飯菜蘇醉蝶氣的臉色發青,這些日子的相處她已經有些了解這個丫頭了看著膽如鼠,幾句就要流眼淚,但是在某些時候卻固執的讓人抓狂而她甚至不能懲治她出氣,因為一旦她有過分的舉止守在門外的侍衛就會進來阻止

被氣的不輕的蘇醉蝶輕哼了一聲道:"滾出去"

丫頭心的看了她一眼,恭敬地退了出去白姐正在生氣,還是待會兒再進來收拾

房間里只剩下她一人了,蘇醉蝶看著地上狼藉的飯菜心里一陣煩躁她早上和中午發脾氣也沒有吃東西,現在確實有些餓了想到這些日子的憋氣,咬了咬牙一甩手回房里去了葉璃,最好不要落到我的手里,否則本貴妃必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醉蝶……"

一聲極輕的呼喚從角落里傳來蘇醉蝶一怔回頭望去,不知何時韓明月一身黑衣出現在窗戶背後的牆角里蘇醉蝶愣了愣,驀然回過神來驚喜的叫道:"明月…"韓明月搖了搖頭,示意她聲一點蘇醉蝶回過神來,警惕的看了一眼窗外,上前將半掩的窗戶全部關上,回過頭來朝韓明月怒道:"就怎麼現在才來?你知不知道我被人欺負的多慘"

韓明月看了一眼地上,有些無奈的苦笑道:"抱歉,讓你受委屈了"

上篇:152.明月蹤跡     下篇:154.落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