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54.落網  
   
154.落網

韓明月仔細的看著蘇醉蝶,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氣雖然消瘦了一些,但是看來並沒有收到什麼折磨額頭上的傷痕也並不是很明顯,就算以後留下了什麼傷痕也絕對不到會影響容貌的程度蘇醉蝶看到韓明月的到來,只有一瞬間露出了歡喜之色,很快就收斂起了笑意,道:"有沒有帶紫蕊露?"韓明月皺眉道:"定王妃沒有給你傷藥麼?傷口還疼?"一提起葉璃顯然觸動了蘇醉蝶的逆鱗,一拂冷怒道:"不要提那個賤人"

韓明月歎了口氣,從懷中取出一個精致的瓷瓶遞到蘇醉蝶手里,蘇醉蝶結果瓷瓶打來聞了聞,滿意的轉身進房里對著銅鏡抹起藥來

韓明月跟著她進了臥房,看著房間里稱得上樸素的陳設也明白蘇醉蝶剛才對那丫頭的怒氣是打哪兒來的了從嬌身冠養的她從來就不是能夠吃的了苦的,無論什麼東西稍微次了一點也是不肯將就的,卻被葉璃關在這個簡陋的地方,她心能好得了才怪抹好了藥,蘇醉蝶才有心轉過身來看向韓明月,滿意的從他的眼中看到一絲迷戀和傾慕這讓她這些天在這里受到挫折和打擊的信心瞬間回複了不少微微抬起頭,揚起一個美麗的弧度,蘇醉蝶輕聲問道:"明月,你是來救我的麼?"韓明月神色微動,輕歎一聲點頭道:"不是來救你我來這里做什麼?我安排了人在外面接應,再等一下咱們就可以離開這里了"

蘇醉蝶一怔,猶豫了片刻搖頭道:"不行,不能就這樣離開"

韓明月皺眉道:"你在這里還有什麼事?"蘇醉蝶咬牙道:"葉璃那個賤人…你去幫我殺了她"韓明月笑容有些勉強和苦意,深切的望著蘇醉蝶試圖和她講道理,"醉蝶,我承諾過…不會再對葉璃出手"不僅僅是因為墨修堯,是因為韓明晰韓明月再如何的迷戀蘇醉蝶不顧一切,韓明晰卻依然是他唯一的親弟弟,是這世上血緣最親的人弟弟對葉璃的感他心知肚明,雖然知道只是韓明晰一廂願,但是韓明月知道如果他真的對葉璃動手韓明晰絕對不會原諒他的他從來沒有真正的想過要和自己從帶大的弟弟成為敵人k";蘇醉蝶臉色一變,冷笑一聲道:"承諾又是承諾我就知道在你心底我根本算不了什麼,既然如此,你還管我的死活做什麼?我也不需要你韓大公子出手相救就算被葉璃殺了也是我咎由自取,你自己走便是了不用管我"

"醉蝶"韓明月沉聲道,"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我們現在能安全出去就已經不錯了,想要動葉璃根本就不可能這些天你也應該看明白,墨修堯不會站在你這邊的"

被戳中了痛處,蘇醉蝶窒了窒,也明白韓明月的在理但是就這麼放過葉璃卻又讓她心有不甘,媚眼兒一轉,她望向韓明月嬌聲道:"那你的意思是過後有機會幫我教訓她對麼?"

韓明月一怔,他的意思是想讓醉蝶不要再去招惹葉璃了但是此時顯然不是跟她講道理的時候,只得敷衍的點點頭道:"以後會有機會的"蘇醉蝶嫣然一笑,垂眸道:"我就知道這世上只要明月你對我最好了"她怎麼會聽不出來韓明月是在敷衍她的,但是沒關系,只要韓明月答應下來了,她總有辦法讓他照著她的話去做的對于韓明月,蘇醉蝶從來都有著無限的自信和手段

"想要對付本妃,何必挑時間?本妃不就在這里麼?"一個清幽的帶著淡淡的懶意的笑聲從外間傳來,韓明月心中一震暗暗警惕,自己竟然沒有發現有人進入了外間的花廳只聽葉璃淺笑道:"韓公子,廣陵一別許久不見,韓公子不出來敘敘舊麼?"

韓明月低頭看了一眼蘇醉蝶,安撫的對她笑了笑柔聲道:"別怕,不會有事的咱們出去看看"

穿過屏風出了房間,花廳里葉璃慵懶的靠著軟榻坐著,笑盈盈的看著眼前的兩人

看到韓明月,含笑道:"明月公子好手段,這信陽城和太守府看起來竟是任由明月公子進出如無人之地呢"韓明月此時若還不明白,他也就做不了掌控天下報網絡的天一閣主,苦笑道:"只怕是定王妃手下留了"定王妃手下有如此能人,又怎麼會任由他進入太守府這麼久都沒有發現呢只怕是早就張好了網等著他自投羅網了葉璃抿唇一笑,輕聲道:"明月公子深意重堪稱當世聖,本妃甚是佩服既然白貴妃再次,明月公子又怎麼會不來呢?"韓明月聽出了葉璃語中的嘲諷之意,淡淡一笑並不答話

葉璃以手支頤,淡淡的看著兩人道:"原本看在明晰的面子上,本妃不該為難韓公子但是現在況卻是有些特別,所以…不得只好得罪了"韓明月拱手,從容一笑道:"落到王妃手里,韓明月心服口服,任憑王妃處置"葉璃微微點頭,看著眼前文雅依舊的男子心中也不乏一絲惋惜家世,容貌,能力,手段,韓明月樣樣不缺,甚至優于尋常人很多也難怪少年時能夠成為墨修堯的好友,只可惜明明應該是個天之驕子卻只因為關難過而落到如今的地步韓明月在西陵的日子並不好過即使他擁有天一閣這樣一個足夠龐大的勢力,只要他能夠放得開蘇醉蝶無論到哪兒都足以讓他無所顧忌過的瀟灑寫意偏偏他要和蘇醉蝶糾纏不清,西陵皇室誠然需要他手上的勢力,但是卻加當他是個外人一樣的防備著甚至對他手上的勢力虎視眈眈,別人的東西總是沒有自己的用起來方便不是?

"帶韓公子下去"葉璃揮揮手輕聲道

韓明月含笑看著她道:"定王不出來見見老朋友麼?"葉璃淡然的看著他,"韓公子覺得王爺現在還有空抽出時間來見朋友麼?"韓明月沉吟了片刻,輕輕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皺了皺劍眉問道:"我明白王妃這般費心思是為何了如果我將王妃想要的東西給你,王妃打算拿什麼來換?"葉璃定定的看了韓明月許久,方才輕笑出聲,悠悠道:"韓公子以為本妃打算和你做交易麼?"韓明月挑眉,表示他正是這個意思葉璃惋惜道:"原本如果韓公子直接過來跟我做交易,本妃確實會同意不過現在,本妃費了這許多力氣才終于留下了韓公子,若只是等價交換本妃卻覺得有些虧了呢而且,不用和韓公子做交易,本妃也同樣可以拿到需要的東西"

韓明月凝眉,臉上寫滿了不信,"這根本不可能天一閣若是能那麼容易讓人掌握,本公子就不用混了"葉璃搖頭道:"老實,本妃對天一閣沒什麼興趣,那麼龐大的一個報組織,就算韓公子拱手送到本妃手上,公子覺得我敢用麼?"韓明月警惕的盯著座上優雅婉約的女子,似乎從第一次見面開始,他從來沒有猜對過這個女子的心思,這也加讓他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不安只聽葉璃淡淡道:"既然不能為我所用,那本妃的意見便是——毀了它"韓明月深吸了一口氣,俊雅的臉上終于露出了震驚之色,"你要毀了天一閣?"這天下間多少梟雄豪傑甚至帝王將相肖想不已的天一閣,掌握在手中就等于掌握著天下大半秘密的天一閣,眼前的女子居然眼都不眨的就想要毀掉它

"事實上,本妃已經在毀了"葉璃淡聲道

韓明月閉了閉眼,重睜開眼時眼中已是一片沉寂,"天一閣有你的人"

葉璃贊賞的微笑,輕輕擊掌,一名灰衣男子從門外走了進來,平靜的掃了一眼微微變色的韓明月和他身邊的蘇醉蝶,然後恭敬地向葉璃一拜道:"屬下暗四,見過王妃"葉璃微笑,點頭道:"起身,這些日子辛苦你了"暗四恭聲道:"未能達成王妃的命令,屬下失職不敢苦"葉璃道:"你做的很好,與卓靖林寒一樣,從今天開始你不再是暗衛"暗四重拜道:"屬下衛藺見過王妃"

一邊的韓明月臉色灰白,望著衛藺漠然道:"你是定王府的暗衛?"

衛藺起身,看著韓明月道:"正是,這些日子有勞閣主關照了"

韓明月笑容慘淡,可不是關照了麼?區區不到半年時間他將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提拔為自己最信任的左右手固然是因為對方曾經舍命救過自己一次,是因為自己欣賞對方的才華和能力有些無力的回頭看著葉璃道:"沒想到定國王府的暗衛已經如此了得了,還是王妃身邊的人尤為出眾?"他曾經和墨修堯相交甚篤,對于定王府的暗衛自然有過一些了解但是衛藺的能力和手段卻明顯過了暗衛太多最初的時候他也懷疑過衛藺是不是鎮南王或者西陵白家,甚至西陵皇甚至其他勢力派來的細作,但是最後卻證明了他與這些人完全沒有任何關系,所以他付出了自己的信任,卻完全沒有想到他會是定國王府的人

葉璃含笑道:"韓公子謬贊請韓公子下去,或許王爺有空了會與韓公子聊聊公子在西北的人…公子就不必費心了費心也沒用不是麼?"

韓明月啞口無,許久才道:"王妃高明,韓明月服輸"

葉璃淺笑不語,揮手讓人將他壓下

上篇:153.潛入     下篇:155.天一閣的存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