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55.天一閣的存亡  
   
155.天一閣的存亡

看著走向自己的兩名侍衛,再看看站在葉璃身邊的幾個人,韓明月輕歎一聲並沒有試圖反抗而是束手就擒在沒有涉及到蘇醉蝶的問題的時候,韓明月一向是個聰明人,他當然知道眼前的形勢就算是反抗也不過是徒勞而已有些歉疚的望著蘇醉蝶,韓明月輕聲道:"醉蝶,看起來我們還要在太守府再住些日子"蘇醉蝶咬牙,含恨的盯著悠然而坐的葉璃,瞪了韓明月一眼道:"你從來就沒辦成過一件事難怪王爺你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韓明月苦澀的低下了頭,葉璃看著眼前的兩人,歎息道:"值得麼?"

"既然已經選了,就沒什麼值不值得"韓明月淡然道,對著葉璃拱了拱手徑自轉身任由侍衛將他帶走

葉璃平靜的打量著眼前的絕色女子,過了最初的驚豔,再經曆了這些日子以來蘇醉蝶的種種形狀,漸漸地讓人對那絕美的容顏產生了一絲的淡然無謂葉璃看著她微微勾起唇角,大楚第一美人…也不過如此容貌上確實是得天獨厚,但是卻似乎缺少了一些讓人留戀不舍的感覺也許想望中的永遠都是最好的,世人都記得那名動天下的楚京絕色,而蘇醉蝶的過早離世是讓這樣的絕色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但是這樣的絕色人兒真的出現在眼前的時候,卻讓人不禁有些淡淡的失落天下第一美人…不過如此

蘇醉蝶明顯的察覺到葉璃打量的目光,如果剛開始她還有一些暗暗地得意的話漸漸地當她察覺到葉璃的打量里流露出一種不以為然時,就讓她不由得惱怒在心忍耐了許久,終于忍不住怒斥道:"你看什麼?"葉璃若無其事的收回目光,淡然道:"白貴妃還有事麼?沒事的話回房休息,本妃告辭了"

蘇醉蝶輕哼一聲,轉身回房去了

葉璃淡淡一笑,也跟著起身往外走去秦風等人跟在她身後,葉璃邊走邊問道:"外面怎麼樣了?"衛藺道:"王妃請放心,西北地區天一閣所有勢力已經一網打盡"葉璃滿意的點頭笑道:"雖然之前王爺也設法拔除了不少天一閣的暗樁,但是依然有不少的漏網之魚k";原本也沒什麼關系,可是如今兩國交戰之際西北存在著這一股勢力卻很讓人頭疼這一次多虧了衛藺了"衛藺低頭淡笑道:"這是屬下分內之事"卓靖一拍衛藺的肩膀笑道:"四,你就不用謙虛了王妃的沒錯,這次若不是你咱們要抓住韓明月可要費不少力氣不過最要緊的是你總算是回來了,咱們兄弟又能在一起了,要是老大回來就好了"

衛藺抬頭看了葉璃一眼,葉璃微笑道:"有話直"

衛藺道:"屬下兩個月前見過大哥一次"

葉璃微微挑眉,示意他繼續衛藺道:"屬下原本打算借天一閣的勢力調查閻王閣和病書生後來得到一些零星的消息,便借故去了一趟邊關,正好碰到了大哥不過依照王妃的命令,屬下並沒有和他相認,也沒有什麼話"葉璃點頭道:"看起來暗一做的不錯?"衛藺淡笑道:"屬下看著也不錯,有賴王妃教導,屬下當時看到大哥似乎已經是校尉了"卓靖嘖了一聲,道:"校尉的官銜雖然不大,但是老大才不過幾個月就能混到這個地步,不愧是老大啊不定再多兩年時間老大也能變成將軍呢"出身黑云騎的秦風嗤笑道:"別做夢了,從普通兵卒晉升到校尉有可能不難,但是想要從校尉晉升為將軍這其中跨越的可不止一步兩步,沒有個十年八年你別想了鳳三公子從十幾歲就跟著王爺出生入死,現在還只是個副將呢"

卓靖完全不在意,"副將也是將啊,你能兩三個月升到校尉?"

秦風默然無語,他確實不能

葉璃含笑阻止了幾個屬下之間的口水仗,笑道:"先不用去管暗一,韓明月那里的守衛安排好了麼?"秦風恭敬地答道:"回王妃,已經安排好了只是…屬下不明,為何不見韓明月和蘇醉蝶放在一處關押?分開兩處,憑空浪費許多兵力,現在咱們守衛太守府的兵力並不十分充足"葉璃清眸微彎,笑道:"放在一起讓人一鍋端了怎麼辦?你放心便是,我若是鎮南王我是不會派人來救蘇醉蝶的所以…蘇醉蝶那邊的人可以澈一些放到韓明月那邊設暗哨"看到屬下不解,葉璃笑道:"鎮南王若是真的將白貴妃放到心上,又怎麼會讓她獨身一人來信陽呢?白貴妃被咱們囚禁了這麼久,你們可看到鎮南王有什麼動靜了?"

眾人恍然大悟,"那韓明月那邊……"

葉璃笑得加愉快起來,"沒有救出蘇醉蝶,就算本妃現在放韓明月走,他也不會走的"秦風這才了然,"王妃是想要用蘇醉蝶牽制韓明月"葉璃有些無奈地歎氣道:"可以這麼看好了蘇醉蝶,她現在還不能死"

"啟稟王爺…韓公子失去聯系了"西陵大營大帳里,下屬恭聲稟告道

鎮南王手中的狼毫筆微微一頓,"天一閣如何?"

屬下猶豫了一下,道:"天一閣也在昨天晚上徹底失去了消息據屬下所見…只怕是凶多吉少"鎮南王閉了閉眼,似乎平息了心中怒氣,平靜的語氣中卻依然蘊藏著縷縷殺機,"傳本王命令,除了圍攻信陽的兵馬,其余所有兵馬給本王全力進攻西北所有的城池,本王要信陽變成一座孤城"

"屬下遵命"看著屬下退了出去,鎮南王平靜的臉色才陰沉了下來,咬牙道:"韓明月,你這個蠢貨"

比起怒氣騰騰的鎮南王,韓明月此時卻顯得各位的平靜和悠閑墨修堯踏入院子里就看到韓明月悠然的坐在窗下獨自一人對著一盤殘棋自娛自樂聽到腳步聲,頭也不抬的笑道:"阿堯,過來下盤棋如何?"墨修堯走過去坐下,執起黑子隨意的往期盼上一放,韓明月饒有興致的挑了挑眉,手中白子落下墨修堯神色平靜,執起一顆黑子落下,兩人你來我往的下了起來不過半柱香時間,原本難分難解的棋局卻已經是一面倒的俱是,棋盤上的白死傷大片韓明月歎氣道:"阿堯的棋有殺氣"

"你倒是越來越不長進了"墨修堯冷然道

面對昔日好友如此評價,韓明月也不在意淡淡一笑道:"我跟你不一樣,天生便不是能斷絕愛的人"斷絕愛?墨修堯冷冷一笑,對他的話嗤之以鼻他從不自詡為聖,但是也不是真正無無愛冷血無的人只不過那個能讓他細心呵護的人出現的太晚罷了,而重要的是他知道什麼叫做有所為有所不為,他明白什麼樣的人值得呵護什麼樣的人必須舍棄墨家的人從來不會毫無原則的付出自己的感,所以對于韓明月的癡墨修堯沒有半點感動,有的只是不屑

"本王以為你不是找本王來敘舊的?"墨修堯淡淡道

韓明月點頭,道:"你已經發現鎮南王的布局了?"墨修堯不答,只是淡淡的看著他韓明月笑道:"如今我就在你手里,你不用這般防著我如今整個信陽都在定王妃手里,那身為定國王爺的你自然要辦一些重要的事我想來想去也只有這件事比目前的信陽之圍加重要不過…我倒是有些奇怪,你既然已經知道了,為什麼還按兵不動?"看著沉默下棋的墨修堯,韓明月沉吟片刻恍然道:"是因為墨景祈?我原本以為鎮南王只是聯系了墨景黎和南詔,沒想到墨景祈也摻了一腳如此你倒是確實應該心一些了不定連北戎也會來湊熱鬧呢修堯,我都開始好奇你要怎麼破鎮南王這必殺之局了"

墨修堯冷冷一笑,道:"你既然知道這麼多,就應該知道我來找你不是為了下棋的"

韓明月懶洋洋笑道:"我沒把你已經知道了的消息告訴鎮南王,難道還不夠麼?"

墨修堯淡然的看著他,韓明月無奈的聳了聳肩,道:"天一閣在大楚的勢力被你整的七零八落,我這次回來正打算收拾一番呢你現在拿去也沒用"墨修堯冷笑道:"本王不需要天一閣"韓明月一怔,有些疑惑的看著墨修堯,只聽墨修堯漠然道:"叛國之人手里接過來的東西,本王不敢用"韓明月苦笑,"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和定王妃的話真是如出一轍那你想如何?"

墨修堯道:"本王要這世間再無天一閣"

韓明月一震,手中的棋子砰然跌落到棋盤上,打亂了原本的棋局抬起頭來,望著墨修堯冷淡而平靜的俊容,韓明月搖頭苦笑,"修堯,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就驚天動地你可知道天一閣一旦消失,會引出多少事端?"天一閣並不是籍籍無名的幫派,商會,而是號稱天下第一的報組織即使被墨修堯全力打擊之後在大楚的勢力受損頗重,但是依然不是一般的組織能夠比得上的一旦天一閣不在,就意味著這天下暗中的勢力將要重洗牌

很抱歉,今天又晚了公司電腦不給上網主要是沒膽子偷用公司的網絡…晚上回來的太晚了…

上篇:154.落網     下篇:156.蘇醉蝶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