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57.出征  
   
157.出征

達成協議以後葉璃便大方的給了韓明月一定程度的自*同樣的,看在韓明月的面子上,也沒有再讓人寸步不離的盯著蘇醉蝶,將她限制在那的院落里韓明月是聰明人,自然知道怎麼做才是對他自己對蘇醉蝶最好的鎮南王確實很重視韓明月,但是那是因為韓明月手中握有的勢力和財富而現在這個一無所有的韓明月,只怕只會成為鎮南王發泄怒火的炮火而蘇醉蝶,韓明月同樣清楚無論是墨修堯還是葉璃都不會給予她太多的耐性,所以韓明月如果想要蘇醉蝶好好地活著,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好好地看著她

再一次在和鎮南王的對決中取得了勝利,葉璃的心並沒有因此而變得好一些因為她很清楚如今的局勢依然對定國王府十分的不利看著墨修堯的書房里每天進進出出的將領,葉璃心里清楚,再一次的分別就在眼前

三日後,江夏再次被圍的消息傳來墨修堯靜靜地望著坐在身邊的婉約女子,眼眸里帶著深深地歉疚和不舍墨家軍七十萬大軍已經枕戈待旦,但是他卻平生第一次在踏上征途之前猶豫了以來他從來沒有那麼厭惡痛恨過墨景祈那些自私卑劣的手段,如果可以,他多麼希望無論去到哪里都能讓他的阿璃跟在他的身邊葉璃有些好笑的看著眼前難得孩子氣的男人,伸手揉了揉他的俊臉輕聲道:"你該出發了,你放心,無論是信陽和江夏,還是整個西北,我都會替你好好守著的"

墨修堯伸手將她緊緊地攬入懷中,幾乎從未有過眼淚的男人眼睛有些潮濕和炙熱,但是他並不想讓他的妻子發現自己這片刻間的軟弱有些時候…愛並不需要用語出口,有的時候,有些話有些事比愛這個字本身能夠表達它的含義

"阿璃……"

葉璃抿唇淡淡淺笑,抬手回應他的擁抱,"你不相信我?"

墨修堯搖頭,"這世間,如果連阿璃都不能信,我還能相信誰?"

"既然如此,就放心去做你該做的事k";"葉璃扶住他的肩,抬起頭來正色道她天生不是喜歡纏纏綿綿的性子,即使不願分離心中卻明白有些事是必須去做的既然如此,她會為他守住西北這篇廣袤的土地,讓他再無後顧之憂上天壓在這個男人身上的擔子已經足夠沉重,她既然選擇了他那麼就讓她來替他分擔一些,"阿璃,等到這場戰爭結束了,誰也不能再讓你離開我的身邊"墨修堯咬牙道,狠狠地親吻著懷中的人兒清香的芳唇深切的親吻直到雙方都有些氣息不勻才分開,葉璃輕聲笑道:"我不會永遠停留在你的羽翼之下,墨修堯,如果我認定了一個人,就會希望與他並肩"墨修堯將她困入懷中,不滿的道:"你從來沒有躲在我的羽翼之下過不過…本王期待與阿璃並肩而行的人生"

送走了墨修堯,葉璃站在信陽的城樓上遠遠地眺望那遠去的身影墨修堯沒有帶走信陽的兵馬,因為信陽和整個西北地區同樣的面臨著數十萬的強敵跟隨他奔赴的戰場的只有呂近賢等幾個將領,而一直跟在他身邊堪稱心腹中的心腹的鳳三被留在了信陽

韓明月站在城樓的一角,看著那站在城牆垛邊遙望遠方的清麗女子,眼中閃過一絲極為複雜的神色似羨慕,似欣慰又似失落

"定王倒是放心"走到葉璃身邊站定,韓明月輕聲歎道

葉璃側首看了他一眼,淡然微笑道:"我是他的妻子,連我都不能讓他放心還有誰能?"韓明月挑了挑眉,含笑問道:"這次和永林那一次可不一樣,鎮南王也不是黎王,王妃真的一點都不怕麼?"葉璃轉身,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道:"如果害怕可以解決問題,那麼…我很怕"完也不再理會韓明月還想什麼,對站在不遠處的鳳三道,"派人支援元裴將軍另外,將大軍散入西北各處,信陽城里不需要那麼多人"鳳之遙劍眉微皺,有些不贊同的道:"王妃,若是分散兵力,只怕對防守信陽不利"葉璃淡淡道:"誰要防守信陽?我們要做的是將鎮南王和他的中路幾十萬大軍拖在西北,讓他沒有功夫去跟王爺攪和至于信陽…現在這城里除了墨家軍還有幾個百姓?大亂將起,又有幾個人會再將注意力關注到這個西北城鎮來?從現在開始…中原才是這天下重要的戲台"

鳳之遙沉默片刻,拱手道:"末將領命"

看著鳳之遙轉身而去,韓明月笑歎,"鳳三素來自傲,除了修堯的話誰也聽不進去,沒想到倒是對王妃心服口服"不僅是鳳之遙,即使是他也在心中驚歎著眼前尚不足二十的女子的氣魄和決斷也終于明白冷心冷清的墨修堯為何會這般的重視這位定王妃了這樣的女子,足以讓世間的梟雄豪傑沉醉傾倒

目送葉璃走下城樓,韓明月望著城樓的某處淡淡道:"你現在明白你和她之間的區別了麼?"

陰影處,蘇醉蝶沉默的走了出來絕美的容顏上寫滿了陰沉和不甘,不僅是因為墨修堯對葉璃的信任,是因為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沒有葉璃那樣的能力和魄力看著葉璃平靜從容的調度三軍,頒布命令是的氣度讓她羨慕甚至渴望自己也有著那樣的權利但是心底深處她也同樣明白,自己沒有那樣的實力,就像出身名門養在深閨斗遍宮闈的她根本無法理解葉璃所下的每一道命令一樣不甘的輕哼一聲道:"那又如何?"

韓明月無,沉默半晌道:"走,等到戰爭結束咱們就離開這里不要做多余的事,若是觸怒了定王妃我也救不了你"

蘇醉蝶咬了咬牙,瞪了韓明月半晌終究還是沒有再什麼

墨修堯的離去預示著信陽城原本短暫的和平不在城樓上,墨家軍的將士們嚴陣以待無比的警惕著城下虎視眈眈的西陵大軍依照葉璃的命令,鳳之遙將原本的大半墨家軍暗中遣出了信陽城鎮南王或許發現,或許沒有發現,也或許認為一個沒有多少人守衛的信陽符合他的利益幾乎每天,信陽城外都有著大大的交戰,但是之前勢如破竹的西陵大軍卻再也沒能如上次一般踏入信陽城的城門一部而西北各處傳來的消息,還有似乎突然間遍布西北地區的墨家軍讓鎮南王即使收到了墨修堯正被近八十萬大軍圍困的消息也依然展開深鎖的眉頭他已經明白了信陽城中那個不時出現在城樓上淡漠的望著城下腥風血雨的女子的真實意圖但是此時…他卻已經無法抽身而退不徹底攻下西北,他想要染指中原的意圖就只能折戟沉沙讓他大為惱怒的是,即使墨修堯陷入重兵包圍的消息也絲毫不能讓那城中的女子有絲毫的動容和方寸大亂在偶爾嘲諷墨修堯娶了一位狠心無的妻子之余也不得不暗暗揣測這到底是一位什麼樣的女子

城樓上,葉璃一如往常處理完城中的軍務和政務,登上城樓眺望著遠處旌旗滾滾的西陵大營

"王妃……"鳳之遙登上城樓,看著眼前的女子纖細柔美的背影心中不由得微微歎息只有他們這些親信的人才知道,這個年紀輕輕地女子到底承擔著怎樣的壓力和重擔同時,眼前女子的堅韌和決斷也讓整個墨家軍的將士們加的心悅誠服只因為她是葉璃,而不是因為她是定王妃

葉璃回頭淡笑道:"鳳三,有事麼?"

鳳之遙皺眉看著她有些蒼白的臉色,擔憂的道:"王妃這幾日身體似乎不太好,是不是讓大夫瞧瞧?"葉璃搖搖頭,道:"有些累罷了,西陵鎮南王若是那麼好對付就妄稱西陵戰神之名了我也很緊張啊"

鳳之遙看著她笑道:"屬下可看不出來王妃有緊張的意思咱們能夠將西陵不部分人馬和鎮南王拖在西北,至少替王爺減輕了三分之一的兵力,王妃可是功不可沒"

"三分之一…"葉璃沉思了片刻,問道:"王爺那邊現在怎麼樣了?"

鳳之遙猶豫了一下,還是如實道:"雖然墨家軍所有人馬都已經在王爺掌握之中但是如今西陵南詔還有黎王同時犯難王爺手中不過五十多萬人馬,三方應敵根本應接不暇何況,還要防著京城那位背後使陰招"

"現在王爺需要應付的人有多少?"

"至少八十萬"鳳之遙沉聲道

葉璃冷笑一聲道:"不是防著他使陰招,是他已經出招了南詔國,總兵力不會過三十萬人,南方墨景黎必須防著墨景祈最多也只能擠出二十萬人,至于西陵…雷騰峰所部也不會過二十萬人"

鳳之遙微微變色道:"目前還沒有大楚各地駐兵參戰的消息,也就是…墨景祈暗中至少就藏有數十萬人馬"

葉璃微微閉眼,輕歎道:"墨景祈是打定了主意要滅了定王府和墨家軍"

上篇:156.蘇醉蝶的價值     下篇:158.突來的喜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