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61.換將  
   
161.換將

"本妃敢燒了信陽,就不怕再多殺兩個無用的官員"

此一出,在場迎接的眾人心中皆是一震,猛然抬頭看著眼前容顏清麗神色卻冷如冰霜的青衣女子,被那仿佛實質的殺氣所懾,心中不由的一寒,原本還存有的幾分輕視刹那間蕩然無存孫行之臉色一白,很快又漲得通信陽的消息他們確實還沒有收到,就是前來城門口迎接葉璃也是剛剛接到消息匆匆安排而來的此時聽到葉璃火燒了信陽,心中雖然震動,卻不願在洪州城大官員商戶面前丟了面子,怎麼他也是朝廷委派坐鎮西北的一方大員在西北,他是品級最好的官員

微微變色,孫行之道:"定王妃信陽乃是我西北第一大城,你連和本官商量都沒有就放火燒城,你可有將朝廷和皇上放在眼里?"

葉璃淺笑道:"商量?本妃倒是想找個人商量來著植物制卡師傳奇最章節不過…不知道那時候孫大人在哪兒?"

"這……"孫行之有些慌亂了轉了下又理直氣壯的道:"本官乃是西北巡撫,自然不可能一直坐鎮信陽"

葉璃冷笑道:"可是本妃卻聽孫大人是在信陽城破的頭一天離開的孫大人可知道信陽城破有多少百姓慘遭殺戮?"

"這……"不待他搭話,葉璃道:"信陽城百姓十不存一,死傷達十數萬孫大人既然身位西北父母官,自當與西北百姓同甘共苦他們死了,你為何還活著?"一席話,的孫行之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他終于察覺了跟在葉璃身邊的墨家軍眾人散發出來的凜冽殺意,心中一顫不敢在多什麼齊安榮連忙上前來道:"王妃息怒,王妃還請先入城稍事歇息……"葉璃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成功的讓他閉嘴才抬足往城門里走去跟在葉璃身後的卓靖停在齊安榮面前,冷著臉道:"各位大人該干嘛都干嘛去,王妃只怕沒時間參加洗塵宴"完,也不管齊安榮是什麼臉色,轉身跟在葉璃身後進城去了

齊安榮愣了一愣,有些無措的看向孫行之,"孫大人,這……"

孫行之輕哼一聲道:"這西北總還是皇上的"一拂也跟著進城去了

進城之後,洪州城的景象卻讓墨家軍眾將領無法不生氣整個城里不上歌舞升平,但是只看城防和守城的將士,誰也看不出來這是一個即將要面對強敵入侵的軍隊和城池稀稀松松的城池防禦,毫無警惕之心的士兵和將領跟在葉璃身後的一干將領臉色都難看起來洪州如今還沒有被西陵人占領實在是老天眷顧了還沒來得及進太守府,葉璃寒聲道:"把洪州城守將給本妃帶過來"

"遵命"

進入太守府,立刻成群的婢女奴仆迎了上來,當先的幾個衣著華麗的貴婦帶著幾個同樣是珠環翠繞的少女上前來拜見,"妾身恭迎王妃大家……"葉璃隨意的掃了一眼,只看領頭的貴婦身上的華服品級便明白了這是孫行之和齊安榮的女眷孫行之的巡撫府邸原本在信陽,自從帶著妻兒逃到洪州之後就一直暫住在太守府里有些厭煩的看了一眼眼前打扮的珠光寶氣的女眷們,葉璃一揮手道:"帶她們下去"完,直接越過那群呆立的女眷往大堂而去

墨家軍辦事的度自然不容置疑,當葉璃一行人到達太守府大堂的時候,信陽城的守將已經被帶到了門口葉璃看了一眼,發現此人並不在剛才在城門外迎接的人群之中踏入大堂,葉璃走到案後坐下,孫行之和齊安榮也一前一後走了進來看到高踞堂上的葉璃,孫行之微微變色道:"王妃,來者是客何以以客欺主"葉璃秀眉緊皺,對這個不怕死的孫行之很有些厭煩了難不成他以為仗著是墨景祁的人她就不敢對他如何?

"孫大人,若是沒事就先到一邊做著,本妃處理完事再和孫大人敘敘"

孫行之不滿道:"王妃一介女流,自當安于後宅為王爺打理定國王府,憑什麼高踞公堂還讓人抓了王將軍?"

"憑什麼?"葉璃冷冷一笑道:"憑本妃現在是墨家軍在西北的最高統帥"

孫行之瞪大了眼睛,不信道:"開什麼玩笑,墨家軍統帥怎麼會是一介女流?就算你是定國王妃…也無權在洪州城指手畫腳"葉璃懶得再理會此人,對著一邊的秦風使了個眼色,秦風意會一揮手兩名侍衛上前一左一右的挾住孫行之按到一邊的椅子里孫行之一介文人,就算再怎麼奮力掙紮也抵不過兩個年輕力壯的青年侍衛,被壓制的動彈不得憤怒的瞪著葉璃,葉璃淺酌了一口茶水,淺笑道:"孫大人若是執意打擾本妃,莫怪本妃唐突了朝廷重臣"孫行之咬牙道:"本官一定會向皇上彈劾定國王府的"

"隨意"如今這樣的勢下,彈不彈劾又有什麼差別?葉璃將目光轉向一邊同樣被人押著的武將身上,"王將軍?洪州守將王鐸?和宮里王昭容是什麼關系?"

王鐸掙紮了幾下無果之後,抬起頭來瞪視著葉璃道:"王昭容是本將軍的堂妹逆道神錄最章節王妃這是什麼意思?還不放開本將軍,別忘了本將軍才是洪州城的守將"

葉璃翻了翻桌上的卷宗,隨手扔下堂去剛好落在王鐸跟前,道:"從現在起,你就不是洪州守將了自己看看"

王鐸沒去撿地上的卷宗,而是怒氣騰騰的道:"王妃這是什麼意思?本將軍的官職是皇上和朝廷親封了,王妃以為只憑王妃一句話就可以撤得了麼?"葉璃含笑取出一塊玉佩在手里揚了揚,笑道:"那麼這個有權利撤了你麼?太祖皇帝遺命,大戰危機之時,持定國王府睚眦玉佩者可節制大楚所有大將軍以下將領還是,王將軍不是大楚將領?"

"這……"王鐸當然知道當年太祖留下的這道旨意,雖然現在忠于皇帝的將領對此未必真的買賬,但是在皇帝明令廢除太祖這道旨意之前,他們最多只能陽奉陰違缺絕對不可以當面相抗

葉璃收回玉佩,對鳳之遙道:"鳳三,洪州的防務交給你了"鳳之遙笑容可掬的看了一眼有些失神的王鐸,點頭道:"末將領命末將立刻從調整洪州防禦"完,一揮手帶著幾名將領轉身出門去了等到鳳之遙等人出了門,葉璃才再次看向王鐸等人,淺笑嫣然,"好了,現在王將軍還有孫大人有什麼話可以直了"王鐸不甘的道:"洪州的兵馬不會聽一個連朝廷正式的品級都沒有的將軍指揮的"他的是鳳之遙雖然在墨家軍鳳之遙是公認的魔修堯的左右手,但是鳳之遙卻確實是墨家軍唯一一個沒有正式品級的將軍葉璃微笑道:"能不能讓人聽指揮是鳳三的事,就不勞王將軍擔心了"王鐸輕哼一聲無話可

葉璃側首看著坐在一邊的孫行之,笑道:"孫大人有話要?"

孫行之冷笑道:"王妃如此威視,下官哪里敢話?"葉璃抿唇笑道:"既然不敢,那就不用了孫大人安安心心在洪州住著等到戰事結束本妃自會派人送孫大人回京若是不幸…洪州失守本妃也會給孫大人一個于洪洲共存亡的機會的"聞,孫行之的臉色一陣扭曲,咬牙切齒道:"多謝王妃"

送走了孫行之和王鐸,大廳里只剩下齊安榮一人,有些戰戰兢兢的望著座上的女子帶著諂媚的笑容道:"王妃……"

葉璃看著他,似笑非笑的道:"齊大人,你這洪州太守當的真是分外的舒適啊別是本妃只怕就是王爺也要羨慕十分了"

"不敢…不敢…"齊安榮賠笑道葉璃翻著手上的卷宗,道:"就任六年,家產百萬一妻十二妾,四子六女……難怪本妃聽人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齊大人這一年賺的不止十萬?"

"王妃…下官,下官…"齊安榮不停的插著額頭上的汗珠,葉璃隨意將卷宗往旁邊一方笑道:"齊大人不必緊張,本妃對齊大人的財產妻妾子女並沒有什麼興趣"聞,齊安榮眼睛一亮,期待的望著葉璃,葉璃垂眸淡淡道:"與西陵交戰在即,洪州城……"齊安榮很是上道,連忙道:"配合王妃共抗西陵賊寇是下官的職責,還請王妃盡管吩咐"葉璃抬眼,挑眉笑道:"不會讓齊大人為難?"

齊安榮笑道:"怎麼會?只要洪州平安,對誰都有好處不是麼?請王妃盡管吩咐就是了"

葉璃滿意的點頭,"很好,齊大人給本妃方便本妃也不會讓齊大人為難,只要齊大人管理好洪州城就行了,別的事本妃自然會處理好的"

"下官明白,下官一定不會讓王妃失望"

"很好,齊大人先請回"

送走了齊安榮,卓靖不屑的看著那消失的背影道:"王妃,真的就這麼輕易放過這個齊安榮?"葉璃笑容清冷,"放過?那就要看他識不識趣了咱們初到洪州,總不能一次把人都得罪完了?"

"屬下明白了"

上篇:160.火燒信陽     下篇:162.悔無可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