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62.悔無可悔  
   
162.悔無可悔

整個西北,特別是洪州境內幾乎每一天都在發生著各種大規模的戰斗,而這一次葉璃不在身先士卒的親自上陣,而是坐鎮在洪州城內遙遙指揮因為她現在已經不再是一個人了,她的腹中還住著一個還的幾乎讓人無法察覺的寶寶這是她和墨修堯的第一個孩子,雖然沒有做過母親,但是她知道身為母親的自己一定要保護好他

"楊大夫,怎麼樣了?"把完了脈,葉璃收回手腕看著眼前的年輕大夫問道

楊大夫恭敬地道:"沒什麼大礙,只是屬下還是那句話,請王妃盡量不要太過勞累,不然的話就算沒有危險對腹中的世子也不好"葉璃點頭道:"我會記住大夫的話的,有勞了"

"如此,屬下下去調整一下王妃的膳食"楊大夫完低頭告退了

等到大夫出了門,一邊的卓靖等人才抬起頭來有些擔憂的看著葉璃,卓靖皺眉道:"王妃,為了世子著想,王妃還是多多休息才好"其他人也連連點頭,葉璃有些無奈的苦笑道:"如今哪里容得了怠慢?不過你們辛苦一些,早點能夠獨當一面我到時可以稍微清閑一點"卓靖懺愧的低頭,"屬下無能"葉璃擺擺手,笑道:"不是你無能,任何人想要在區區兩三個月獨當一面都是難事你們已經做得很好了"卓靖無,看了葉璃一眼他們幾個從一開始就跟著王妃,似乎王妃從最初開始就沒有任何事能夠難得到她比起王妃來他們這幾個大男人怎麼還能稱得上不無能?許多時候他也不由得在心中懷疑到底是王妃天縱奇才還是真的是徐家教導有方

"啟稟王妃,府外有位韓公子求見"門外的侍衛進來稟告道

"韓公子?"葉璃一怔,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韓明晰?快請他進來"

不多時,韓明晰已經踏進了書房依然是一身華麗的暗色長衫,幾個月不見原本邪魅的面容倒是有了一些改變,多了一絲上位者的銳氣和決然k";只是看到葉璃依然習慣的掀起一絲邪氣的笑意,聲音低沉纏綿的百轉千回,"君唯…許久不見讓我很是想念呢……"葉璃看著眼前俊美的男子,輕聲歎道:"明晰,你怎麼來了?"

韓明晰走進書房,似乎頗為無奈的笑道:"聽聞君唯以定國王妃的身份領兵出征,打得西陵鎮南王灰頭土臉,可不是威風八面麼?我怎麼也該來見識見識定國王妃的風采不是麼?"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盯著葉璃,毫不掩飾眸中的點點怒意知道他是關心自己,葉璃莞爾一笑道:"什麼威風八面,我這也是迫不得已罷了還有…不是我打得西陵鎮南王灰頭土臉,最近西北局勢並不輕松,你若是來的晚一些,指不定灰頭土臉的人就是我了"韓明晰輕哼一聲,瞥了一眼書房里看似忙碌實則支著耳朵偷聽的卓靖幾人,道:"你家定王哪兒去了,不是號稱戰神麼?把老婆丟到戰場上沖鋒陷陣算什麼本事"

"明晰……"葉璃含笑看著他,"我知道你關心我這個朋友,如今這勢修堯就算再厲害也是分身乏術"

韓明晰嗤笑一聲,撇過頭去不理她只是聽到葉璃為墨修堯辯解,清俊的眼眸微微黯了黯

韓明晰的黯然葉璃並非沒看見,只是有些事既是注定的那就不該多做糾纏當斷不斷,最後反而是傷人傷己站起身來,笑盈盈的道:"你來的是時候,洪州如今還算不錯不如先歇息一番有什麼事咱們明日再對了,明月公子此時也在府中,你去見見"提起韓明月,韓明晰又是一怔,神色複雜難辨每次想起這個從將自己養大的哥哥韓明晰心中又是生氣又是無奈養育之恩教導之並不是一句恩斷義絕就能夠了結的韓明晰對兄長的敬重絕對比對早逝的父母甚當初之所以那麼竭力的反對韓明月對葉璃動手,固然有與葉璃的交在里面,但是多的卻是因為他看的明白,兄長為了那樣的女人背叛兄弟甚至和定國王府作對根本就不值得,甚者是一條死路而如今…同樣的韓明晰之所以千里迢迢的趕來洪州,除了因為葉璃在這里,也是因為他已經得到了韓明月被抓了的消息此時聽葉璃這麼一,便知道韓明月過的還不算差,同時也明白葉璃能如此輕易的放過韓明月也是有幾分自己的原因在里面,心中不由得一暖,"君唯,多謝了"

葉璃淺笑道:"謝什麼?韓明月自己和修堯做了交易,既然修堯留下他的性命,讓他過的好點壞點有什麼差別你們兄弟許久不見,去看看"

韓明晰點點頭,轉身出了書房

院里,韓明月悠閑的坐在走廊下望著院中已經快要凋零的只剩下幾片花瓣的菊花出神但是他的神色卻沒有他的坐姿那麼輕松,俊朗的劍眉微微皺起,時不時的往不遠一扇緊閉的窗戶望去,俊雅的容顏上寫滿了擔憂

"大哥"韓明晰的聲音從拐角處傳來韓明月怔了一下,回過頭去看著許久不見弟弟不由苦笑,"明晰的輕功倒是越發的好了,我都沒有察覺呢"韓明月看著他,好一會兒才緩緩道:"大哥,我沒用輕功是你沒聽見我的腳步聲"順著他的目光望去,雖然才剛剛進洪州城,但是一路上韓明晰早就將韓明月被葉璃抓住的始末弄清楚了,自然也知道此事能讓自己的兄長牽腸掛肚的是什麼人厭惡的皺了皺眉,道:"大哥還是執迷不悟?"韓明月靜靜地看著他,許久才輕笑出聲道:"若是能悟又怎麼叫迷呢?倒是明晰,這段時間不見,你長大了"

韓明晰臉上一赫,有些不自在的偏過了頭,心中卻是五味雜陳從他就調皮任性,總是看到兄長無可奈何的對著自己搖頭如今乍然聽到他的稱贊有些回不過神來,又有許多的欣喜但是想起自己長大了的代價…這些日子韓明晰過的並不如外人想象中那麼舒服風光初初接掌韓家,又是在天下皆知韓明月叛逃西陵的當口,即使有定國王府的維護想要穩住韓家的基業同樣花費了他不少的精力和心思而定國王府能人輩出,又怎麼會輕易的服一個剛剛臣服與定王府的黃毛子,這段日子可是韓明晰二十幾年來過的最充實的日子了

韓明晰受的苦韓明月自然不會不知,雖然愧疚卻也同樣欣慰弟弟能夠挺過來了,並且擔起了整個韓家的擔子沒有被自己連累到伸手拍了拍韓明晰的肩膀輕聲道:"辛苦你了,可是還在怪大哥?"韓明晰眼睛一熱,卻固執的轉過了臉去等到心緒平靜下來才回頭凝視這韓明月問道:"君唯已經跟我過你和定王的交易了,大哥以後打算怎麼辦?"韓明月淡淡微笑道:"大楚和西陵只怕已無我們容身之地,等到這一切都結束了,我會帶著醉蝶去南詔隱居"韓明月定定的看著他,問道:"你就這麼確定蘇醉蝶會跟你走?大哥,實話選女人的眼光你和定王差了不止一點半點"

韓明月笑道:"我若是和定王一個眼光,現在的日子難過所以…明晰,可以的話離定王妃遠一些男人吃起醋來可是不講理的"被大哥道破了心思,韓明晰有些尷尬轉念一想覺得大哥的還真有幾分道理大哥看上蘇醉蝶,若是真的想要未必沒有法子弄到手但是葉璃那樣的女人卻是……恨恨的瞪了轉移話題的韓明月一眼,道:"我的事我心里有數,倒是你給你一個忠告蘇醉蝶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你我心知肚明,你若是真的想要讓她安安分分的跟著你,不如用我的法子試試看"

韓明月好奇的挑眉看著他,韓明晰冷笑一聲露出個惡意的笑容道:"你若是把她那張臉毀了,她自然會乖乖的跟你走不過大哥,你是真的愛蘇醉蝶還是只愛她那一張臉?"

韓明月沉默不語,他是愛蘇醉蝶這個人還是愛那張臉?他自己也未必得清楚愛那個人…這麼多年他還不清楚那性子那心腸根本就不是他喜歡的愛那一張臉?誠然,蘇醉蝶很美但是天下之大真的要找一兩個能和她媲美的女子也未必找不到他只知道,那年…桃花林里當他第一次看到那落英之中的絕色女子他就沉入了一個深沉的迷夢中,從未清醒……

看著韓明月兀自出神,韓明晰暗暗歎了口氣他曾經引以為傲的兄長,怎麼就栽到了蘇醉蝶那種空有容貌的女人手里,想起當初在廣陵大哥決絕而去,想起當年被蘇醉蝶拋下大哥回來時的失魂落魄,想起現在的一無所有身陷囫圇,韓明晰微微眯起的眼眸中溢出點點殺氣韓明月微微皺眉,看著韓明晰道:"明晰,不要傷害她算大哥求你…"

韓明晰望著兄長懇求的臉,心中只覺得一陣悲哀明月公子人如皓月風流無雙,如今卻為了一個女人如此懇求他這個聲名狼藉的風月公子紈绔子弟這一刻韓明晰終于知道了一件其實早已成定局的事,世人再也看不到曾經那個溫文爾雅,風度翩翩的明月公子了

"大哥,你當真不後悔?"韓明晰問道

韓明月淡淡微笑沉默不語如今…他早已經無法後悔了

良久,韓明晰終于放棄了點了點頭轉身道:"好,我明白了大哥自己保重若是哪天你被那個女人害死了,弟弟殺了她替你殉葬便是"

上篇:161.換將     下篇:163戰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