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66.交戰(2)  
   
166.交戰(2)

排兵布陣卻並不是可以一點百通的知識至少現在身在戰場上的葉璃實在是很難在這方面幫得上鳳之遙什麼忙就算她能看明白,能想出什麼點子,一時半刻卻絕對無法讓城下激戰中的墨家軍領會她的意圖何況,陣法只能算初入門的葉璃怎麼樣也不會自大的以為自己立刻就可以上去和有西陵戰神之稱的西陵鎮南王比誰能排兵布陣佇立在高處,葉璃目不轉睛的盯著下面的戰場,果然陣勢幾經變幻中墨家軍的陣勢漸漸的開始潰散,陷入了西陵大軍的包圍之中

"王妃……"秦風皺眉,有些焦急的想要些什麼他出身黑云騎,但是並不是黑云騎的最高統帥而且騎兵對于陣法的運用本來就不多,對這些也並不精通但是這並不妨礙他看出墨家軍漸漸落敗的事實

葉璃抬手阻止了他想要的話,垂首沉思了片刻道:"鳳三果然不是雷振霆的對手,今天就到這里"這一仗打的看似激烈,其實雙方都沒有出盡全力,不過是個試探罷了秦風道:"我軍已經陷入西陵的陣中,只怕沒那麼容易出得來王妃…王妃有辦法破陣?"仿佛習慣的,秦風將希冀的望向葉璃跟著王妃的時間並不算太長,但是不自覺中他們都將王妃當成了無所不能的奇才葉璃搖搖頭,微微一笑道:"對于陣法一道,本妃確實了解的不多"

聞,秦風也有些沮喪王妃再厲害也只才十幾歲,怎麼可能什麼都會?許多將軍花了幾十年時間也未必能將之專研透徹這次留在王妃身邊的都是年輕的將領,唯一比較有經驗的南侯還被王妃派出去執行別的任務去了而且,在秦風看來,就算南侯在只怕也對付不了西陵鎮南王葉璃若有所思的輕磨著指腹淺笑道:"既然…技術和智力解決不了問題,那就只能…*力解決了"秦風一怔,有些不能明白葉璃的意思,只見葉璃漫步走下高台,走到站在城牆邊觀戰的鳳之遙身邊在秦風還來不及思考的瞬間,一朵絢麗的色火焰升上天空,帶著尖銳的嘯聲然後一陣驚天動地的馬蹄聲從西南角響起,如一道黑色的龍卷風在一瞬間席卷整個戰場而同時,原本被西陵大軍分割的四分五裂的墨家軍也在極端的時間內連接起來,從敵軍的腹部往外突破,並且與周圍的戰友形成大的陣型如一把尖銳的箭尖將西陵大軍龐大的陣型劃出一道裂痕而剛剛到來的黑云騎並沒有記著厮殺或者離去,他們在戰場上來回穿梭,瞬間將原本整齊的陣型撕得四分五裂

西陵大軍之後,中軍佇立之處西陵將領看著這突如其來的黑云騎臉色驚變,"這是什麼陣法?"

鎮南王收起了臉上的笑意,若有所思的望著遠處的城牆道:"這不是什麼陣法"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什麼陣法都是空談墨家軍的實力論起來還要略勝西陵大軍一籌,所差的是兵力和真正高明的將領罷了嫡妃不吃素想要和墨家軍較量,早就做好了付出響應代價的准備此時再有黑云騎的生力軍加入,勝負自然難料身邊將領建議道:"讓後面的大軍壓上去,全部消滅城外的墨家軍?"鎮南王搖頭道:"來不及了,他們要撤了"

果然,只聽洪州城上想起了鳴金收兵的聲音洪州城門瞬間打開,而在黑云騎的掩護下剛剛沖出西陵大軍保衛的墨家軍沖入城中,後面斷後的黑云騎也同樣馳馬沖向城門迎接跟在後面追擊的西陵士兵的是守城的墨家軍的紛紛箭雨看到這一幕,鎮南王身邊的將領紛紛叫罵起來,"東楚人真卑鄙,打不過咱們就跑"鎮南王不怒反笑,道:"打不過最然是要跑得不過…葉璃這一出倒是讓本王看明白了一件事這洪州城里…確實沒有能堪大任的將領了單憑一個鳳之遙,再多磨礪幾年或許能獨當一面,現在還太嫩了"眾將領一想,可不是麼?兩邊兵力相當東楚人卻需要後來的黑云騎相救才能撤回城中,不是軍中無人是什麼?

"墨修堯在關內同時對抗三家聯軍,就算墨修堯再厲害也不顧上只怕墨家軍的將領都隨墨修堯入關去了"

"可不是麼?墨修堯居然將西北交給一個女人,可見墨家軍是真的無人了"眾將領議論紛紛之時,鎮南王重將目光投向了洪州城頭上那淡青色的身影這些日子,墨家軍連戰連退和今日一戰的勝利讓西陵將領們不由得升起了一些對墨家軍的輕視之心但是身為統帥的鎮南王卻沒有,不僅沒有反而讓他加重視起那個年輕的定國王妃來了這些日子確實是連戰連勝不錯,但是他們卻幾乎沒有在洪州得到任何實際的便宜一路行來,西北各地的成熟的糧食早已經被搶收完畢,就連實在少數無法搶收的也被一把火燒的干乾淨淨這些日子墨家軍是在抵抗倒不如是在阻攔他們的腳步好讓洪州的百姓搶收糧食,據他得道的報,葉璃甚至拍了墨家軍幫著百姓搶收糧食這加無形中加劇了他必須盡早攻陷洪州,因為再過一個月,西北就會真正進入嚴冬,到時候許多地方大雪封路,就算有糧食也未必能運得過來而他們的糧草軍需卻絕對不可能維持到明年開春去

越靠近洪州,鎮南王就越有一種預感,墨家軍是故意將他們引入洪州的但是他無法理解墨家軍或者葉璃的想法洪州背後就是一馬平川的關內,看這些日子葉璃的表現也不像是有那麼大的信心能將他拒在洪州城以外的實力,墨家軍中現在甚至連一個排兵布陣的高手也沒有其實,鎮南王不明白,他一直覺得自己對葉璃足夠重視,但是在他認為墨家軍中沒有獨當一面的名將的時候就已經是一種輕視了他不會想到,葉璃想要的並不是將西陵大軍拒于洪州城外,而是…將二十萬西陵大軍全數消滅于洪州

看著那城樓上仿佛對著自己點了點頭的青衣女子,鎮南王心中突然一跳一股奇異的不安瞬間懾住了他的心神,但是反複的推算之後卻始終找不到這種不安的來處想了想,鎮南王轉身回營,"快馬傳令,命駐紮在西陵邊境的三十萬大軍連同糧草迅趕往洪州"跟在身邊的將領一怔,猶豫道:"王爺,押運大批糧草大軍的行軍度……"駐紮在邊境的將士攜帶的是足夠四十萬大軍一個冬天的糧草,想要一路運來洪州,行軍度自然不會快到哪里去鎮南王輕哼一聲道:"趕得上入關就行了你們若是再慢一點,不定大軍已經到了你們還沒攻破洪州城"跟隨的眾將令不由得臉上一,紛紛露出不服之色他們若是連個女人都打不過也沒臉再回西陵去了,"五日之內,勢必攻破洪州"

"本王拭目以待"

洪州城里,鳳之遙一臉汗顏的望著葉璃笑道:"今天若不是王妃早有准備,出城迎戰的墨家軍險些回不來了我果然還是差的太多了……"葉璃含笑看著他道:"你雖然少年就征戰沙場,但是也有很多年沒有打過仗了論經驗比起征戰半生的鎮南王來自然是不足的今天的教訓就告訴我們,最好不要拿自己的弱項去和別人的強項比"鳳之遙無奈的攤手道:"面對面的厮殺,將就的就是排兵布陣若是直接讓將士們成群結隊的殺上去,死的看不過王妃的也沒錯,這種打法吃虧的只會是我們兩軍勢力相當,考的就是陣法"若是當初在南方墨景黎那些烏合之眾,誰管他什麼陣法?直接殺上去嚇也能嚇死那些蝦兵蟹將

葉璃也很無奈,軍中經驗最老的南侯被她派出去了而其他人論陣法只怕還不如從跟著墨修堯學習的鳳之遙她雖然看明白了一點意思,但是對于一個多接受現代軍事的人來,其實真的很難領會這些古代陣法的精髓寵妃逆傾城最章節即使讀了再多的兵書無法真正融入那個戰爭環境也是沒用的並不是每個人讀了孫子兵法三十六計就能成為絕代名將低頭想了想,葉璃道:"盡量避免這樣面對面的厮殺前些日子我的事准備的如何了?"

鳳之遙點頭道:"一切都按王妃的意思布置下去了王妃…"猶豫了一下,鳳之遙還是問道:"現在洪州城並沒有什麼重要的事了,王妃是否考慮先行入關?"

"入關?"葉璃挑眉,轉身看著跟在身後的鳳之遙年輕而俊美的臉上寫滿了擔憂

葉璃搖搖頭道:"我現在不能離開洪州如果我不在洪州,鎮南王很可能會察覺我們的企圖我在這里…就是要他相信,墨家軍一定會死守洪州的"

"可是……"鳳之遙不放心的道:"若是早先我自然不擔心,就算真的陷入亂軍之中以王妃的本事再加上麒麟最少也能夠平安脫身但是現在…萬一出了什麼意外…"雖然現在看不出來,但是王妃到底是有孕之身,戰場上瞬息萬變,誰也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意外葉璃沉聲道:"沒有以外,還有…派人將韓明月和蘇醉蝶送走至于麒麟…我另有用處"

鳳之遙臉色一沉,堅定的擋在葉璃前面道:"麒麟用來保護王妃的安危"

葉璃抬頭看著他,凝眉道:"本妃辛苦訓練麒麟出來不是用來當侍衛的沒有他們…這次的計劃最少有一般會失敗鳳三,想清楚一旦幾十萬西陵大軍進入關內的後果再來跟本妃話"完,不再理會鳳之遙葉璃轉身往城樓下走去鳳之遙無奈的歎了口氣,王妃考慮的他怎麼會不知道?不談西陵大軍進入中原對百姓的破壞,不談被西陵入侵中原對大楚江山的危害,只幾十萬大軍對關內墨家軍的威脅就足以讓他們拼盡全力將這些賊寇攔截在洪州城外但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讓王妃出現任何意外鳳之遙簡直不敢想象若是王妃出了事,墨修堯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鳳將軍?"身後跟隨的屬下低聲提醒道

鳳之遙揉了揉眉心道:"王妃身邊的侍衛在多加兩倍,他們什麼都不用做,一旦洪州城破立刻護送王妃出城"

"是"

而此時的大楚皇城,金碧輝煌的皇宮里比起平時加的陰冷幽靜禦書房里,墨景祁臉色陰騭的盯著跪伏在地上的人,寒聲道:"墨修堯轉戰關內,定國王妃統領二十萬大軍抵抗西陵鎮南王?"跪在下面的男子為那語氣中的陰冷打了個寒顫,顫聲道:"回皇上,西北傳來的消息是這樣的…定國王妃率領留守西北的墨家軍,一路退往了洪州只怕是打算與西陵大軍在洪州附近決戰…關內洪州附近幾位將軍都上書請求支援定國王妃"

"閉嘴"墨景祁冷冷道,因為急促的喘息心口不停地起伏支援定國王妃…打勝了這一場仗再成就定國王妃巾幗不讓須眉的美名?這麼多年好不容易廢了墨修堯,沒想到他不但重站起來了,還多了一個能打仗的王妃"葉璃……"墨景祁在心中無數次後悔,當初為什麼會將葉璃指給墨修堯心中一動,突然響起了什麼,"云州徐家現在況如何?"

地上跪著的官員心中一窒,悄悄看了座上的帝王一眼,心翼翼的道:"徐家…青云老先生還有鴻羽先生依然在驪山書院授課,並無任何異樣"心中猛跳,他突然有一種感覺,那高高在上的帝王不定已經瘋了徐家是天下文人之首,若是在太平盛世也還罷了,現在大楚內憂外患戰亂四起,皇上居然還想要對徐家動手要知道…天下官員至少有一半是清云先生的門生,而且在徐家完全沒有任何把柄可供皇帝抓的時候

墨景祁沉默了許久,終于開口道:"朕知道,你退下"

"皇上…關內將軍們的請戰書……"

"請戰?"墨景祁幽冷的嘯聲讓人心中生寒,"你去,朕自會處置"

"微臣告退"

上篇:165交戰     下篇:167.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