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68.決戰  
   
168.決戰

洪州城外,依然是殺聲震天但是城內的人已經沒有人會為此感到驚懼的了葉璃難得悠閑的坐在一處已經空蕩蕩的茶樓上喝著茶水,推開的窗戶正好可以看到不遠處城樓上的士兵奮力守城的形卓靖林寒等人沉默的站在她身邊看著遠處的城樓,平日寸步不離的跟在身邊的秦風卻已經不見蹤影負責保護葉璃安危的墨華有些糾結的看著眼前的人沉默不語

"王妃,城北那邊只怕是頂不住了"衛藺匆匆而來,恭聲道葉璃低頭思索了片刻問道:"都准備好了麼?"林寒點頭道:"王妃請放心便是,一切都准備妥當了請王妃盡快起身離開洪州"葉璃淡淡道:"既然已經安排好了,就不必著急卓靖,你的成果?"卓靖沉聲道:"雖然時日太短,但是城中留下的都是墨家軍的精英,頗有成效,請王妃放心便是"精英二字卻讓葉璃臉色微變,良久才歎息道:"是啊…都是墨家軍的精英……"林寒看了看她,道:"若是讓西陵大軍邁過洪州城,留守西北的墨家軍也只得全部自刎謝罪了所以…王妃不必內疚"葉璃扯了扯唇角,笑容微苦就算再怎麼冠冕堂皇的理由也掩蓋不了她這個統帥能力不足這一條若是又和鎮南王旗鼓相當的將領或者鎮南王自己換到她這個位置是絕對不會用她現在的打法的——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這同樣也是因為墨家軍的弊端和缺陷所在軍中未必沒有比她適合統領墨家軍的人選,但是…底下的將領卻未必會服這些人只效忠定王一人的傳統造就了墨家軍如今的現狀,普通的能征善戰的將領不少,但是真正能成為一軍統帥的帥才卻難尋這也同樣是皇家為什麼忌憚墨家軍的原因一個國家,最驍勇善戰的不是朝廷的軍隊而是某一家的私軍……

飲下了杯中最後一口水,葉璃起身最後看了一眼城樓上高高飄揚的墨家軍旗幟,道:"走"

十月十六日中午,經過連續兩天兩夜毫無間斷的強攻,洪州城破

這一次,攻破洪州城之後西陵大軍卻沒有如上一次在信陽一樣蜂擁而入而是派遣了少量的士兵先行入城查探,很顯然是怕大楚再故技重施信陽一役,戰死的士兵遠遠沒有在那場大火中被燒死和悶死的士兵多先行探路是士兵一隊一隊的在城中每一條街道上穿梭著,很快發現城中的街道全部空空蕩蕩的,別墨家軍,就連普通百姓也沒有認真將城內都檢查了一遍發現確實沒有問題之後,才派人出城稟告

城外,鎮南王聽著士兵的稟告皺起了眉頭,"城里一個人都沒有?"

回報的士兵應道:"回王爺,卻是沒人而且洪州城的建築大都是石料結構的,只怕很難起火東楚人不太可能故技重施"鎮南王深鎖的眉頭卻依然沒有展開,攻破洪州城他當然高興,但是眼前的況卻明顯的不正常城池攻破之後,就算原本的軍隊匆匆撤離,總會有幾個來不及撤離的殘兵敗將但是眼前的況卻明了一件事,對方根本就是早就有意撤離了,比起這幾日那激烈的仿佛不死不休的抵抗,眼前的這座空蕩蕩的城池就顯得越發的詭異了葉璃…你到底打得什麼主意?

"王爺,咱們是不是先進城再?"身邊的將領問道好不容易攻破了洪州城,王爺卻站在城門前發呆,這讓眾將士們分外不解

沉默了片刻,鎮南王沉聲道:"立刻穿過洪州追擊墨家軍殘部,不得在洪州城停留抗戰之大國崛起"

"這…王爺,增援的大軍和糧草最少還要十天才能到來一旦入關萬一出了什麼意外…"跟前的將領心的勸道大軍出征,糧草先行他不他們如今只有區區十萬兵馬,進了關內給大楚的守軍塞牙縫都未必夠,他們的糧草最多也只能支撐半個月了若是和押運糧草的軍隊隔得太遠,萬一糧草不能及時送到……十萬大軍不用敵人,他們自己就能餓死了

鎮南王皺了皺眉,沉聲道:"進城"

很快,大軍源源不斷的從城門口湧入鎮南王立馬在城外,盯著眼前的巍峨的城樓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身邊的將士將王爺心不佳也不敢多少什麼眼看著軍隊已經進去了大半,城里突然傳來一陣喧嘩鎮南王心中一沉,厲聲道:"不對立刻退出洪州"

但是…明顯已經來不及了幾聲驚天的巨響之後,城門口一片煙塵滾滾待到能夠看清楚時,只見原本洞開的城門已經消失無蹤,眼前看到的是慢慢的堵住了城門入口的碎石和泥土整個兩人高的城門只剩下了最頂上不到半人高的孔隙再看看頂上已經坍塌了半邊的城樓,顯然有人早先就在城樓上做了手腳

"王爺?"跟在身邊的將領面無人色,已經有將近七萬的士兵入城了,現在留在身邊的已經不足三萬人了眼前的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仿佛印證了那句話,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就在城里想起震天的殺聲之時,幾道黑色的旋風從西南,西北兩面殺出,沖著城門前正換亂的西陵士兵席卷而來

此時的城中,卻已經是血流成河整個洪州的建築倒都是石料堆積兒臣,形成一條條深深淺淺的巷陌當原本的大街上幾道突然殺出的墨家軍將隊伍攪亂之後,大街兩旁的屋頂上突然出現了無數手持弓箭的黑衣士兵沒有人會認不出來,那些都是墨家軍最精銳的黑云騎傳,黑云騎的每一個士兵都是百里挑一的神箭手箭雨毫不留的向大街上的西陵將士傾瀉,這不是戰斗,這幾乎可以算是單方面的屠殺黑云騎居高臨下,先發制人,他們的箭術顯然也普遍都在西陵士兵之上西陵士兵根本沒有還手的余地,紛紛被逼入了那些狹幽深的巷然而,等待他們的同樣不是美好的命運,不是被房頂上突發射出的箭射穿了胸膛,就是被不知從何處閃出的人割斷了喉嚨原本空蕩蕩的洪州城在瞬間變成了人間煉獄

城外,鎮南王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事已至此…他終于想明白這些日子他一直覺得不對的地方到底在哪里了他們以為追趕著墨家軍退守洪州,但是誰能告訴他出現在他們身後的這一支騎兵是哪里來的?葉璃竟將一支近三萬人的騎兵神不知鬼不覺的藏在了他們的背後而這些日子的被勝利沖暈了頭腦的人們根本沒想過曾經號稱諸國之首的墨家軍到底有多少實力?

無數迎面而來的黑色旋風中,最前面那一道色的身影顯得尤為顯眼鳳之遙坐在駿馬上,猶如一道色的旋風席卷而過,所到之處的西陵將士無不避其鋒芒俊眉的容顏上寫滿了肆意和暢快,忍了這麼多日子,終于可以痛痛快快的打一場了論行軍布陣他不如鎮南王,論兵法經驗他也不如鎮南王,但是那有怎麼樣?三萬騎兵對三萬步兵,在這一馬平川的地方不需要兵法,不需要計謀,完全不妨礙他壓著西陵人狠狠地打幾乎是心愉悅的一槍劃過幾個西陵士兵的喉嚨,鳳之遙縱馬從鎮南王軍前掠過,遙遙的笑道:"鎮南王殿下,我們王妃要在下代問鎮南王安好"

此時的問候,絕對是一種嘲諷鎮南王臉色鐵青,冷笑道:"定王妃好算計只是…本王倒想知道定王妃燒了信陽又弄垮了洪州城樓,等到本王的援軍趕到,她要靠什麼守住洪州?"鳳之遙朗聲笑道:"有勞王爺擔心了,不過我們王妃也了,西陵士兵凡入西北者,斬盡殺絕一個不留"鎮南王輕哼一聲,"好大的口氣,本王區區二十萬大軍就疲于應付,居然還敢誇下如此海口本王縱然損兵折將,墨家軍也好不到哪兒去"鳳之遙揚眉笑道:"王爺以為墨家軍怕你西陵人麼?王妃所慮者不過是鎮南王殿下而已那三十萬援軍可沒有鎮南王坐鎮來不來得了洪州還要兩呢"

鎮南王臉色微變,面上卻依然力持平靜只是心底卻已經是驚濤駭浪了,這一場他輸了即使還沒有看到最後的解決鎮南王依然明白,榮馬半生,他前半輩子輸給了墨流芳,卻沒想到後半輩子居然輸給了一個女人十二大陸即使已經看到眼前的結局,他卻無法心服口服幾次交鋒,他已經心里有數葉璃並不是什麼驚世駭俗的驚世名將之才正是因為這樣,他才無法理解眼前的解決到底是怎麼造成的

"傳令金衣衛,不計代價抓住葉璃"許久,看著那長笑而去的衣身影,鎮南王神色猙獰的道

"王爺,現在這里……"

"殺"

"鎮南王之所以會上當,是因為他太輕視本妃了"洪州城靠近關內十幾里外的山坳,葉璃側耳聽著洪州方向依然沒有停止的厮殺聲,淡淡的對身邊一臉疑惑的卓靖等人道:"如果與他對陣的是修堯,他是絕對不會上這樣的當的"卓靖道:"王妃的一絲是…如果王爺如此行事鎮南王只會認為有詐而換了王妃他卻不會?"葉璃淺笑道:"無論鎮南王再怎麼認為自己心謹慎,但是…男人天性里對女人的輕視是絕對不會少的他最多也就是比別人少一點罷了"衛藺笑道:"相信這次過後,鎮南王絕對不會再輕視王妃了"

"王妃…城外的戰事結束之後,是否入城支援城內的兄弟?"林寒問道

葉璃沉默了許久,終于開口道:"不,他們立刻要去支援南侯"眾人沉默不語,城內有七萬的西陵大軍,卻只留下了一萬多墨家軍最後能夠走出來幾個誰也不准而隱藏在城外的三萬黑云騎在消滅了身下的三萬西陵士兵之後,則必須馬不停蹄的前往邊關支援南侯南侯和南侯世子已經云霆幾個將只帶著三萬人馬需要攔截西陵增援的三十萬大軍,能回來多少同樣的誰也不准並非是王妃心狠,所有的人都明白,他們沒有那麼多兵力,王妃已經做了最好的安排了

"王妃,該啟程了快一點今天晚上可以到達一座城歇息"葉璃回頭看了一眼遠處的城池,沉默的點了點頭

"啟稟王妃,前方有大批兵馬往洪州方向而來"前面探路的暗衛匆匆回來稟告

葉璃一怔,微微皺起了秀眉問道:"是什麼人?"暗衛道:"是鄰近洪州的地方駐軍"

"他們怎麼會現在來?"鄰近幾個地方的駐軍將領曾經上書皇帝想要支援洪州的消息她知道但是這些將軍到底都是忠于墨景祈的,她也曾派人前往請求借兵支援,但是沒有墨景祈的旨意這些將領卻都不願或者不敢借兵給她只是承諾了已經向京城上了折子請求出兵對于墨景祈的心態葉璃也有幾分明白,自然對這個承諾也就沒有抱什麼希望了

"會不會是來支援洪州的兵馬?"林寒問道

卓靖冷冷道:"時間趕得也太巧了一些王妃,屬下去看看"葉璃蹙了下眉頭,道:"去,心一些"

卓靖是葉璃親自訓練出來,辦事也乾淨利落不到一個時辰就回來了,但是臉色卻十分難看看了看葉璃,卓靖道:"王妃,他們不是來幫忙的"眾人一愣,墨華冷聲道:"難不成他們還是來幫西陵人的?"卓靖搖搖頭,道:"他們在十幾里外紮了營,我前進入偷聽了他們的談話他的打算手旁觀,若是咱們贏了他們就趁我們來不及休息來個黃雀在後若是西陵贏了就見機行事,退回駐地如果兩敗俱傷自然是好,正好讓他們撿了便宜"

"宮里那位到底在想什麼?難道洪州他不想要了?"林寒驚愕道

葉璃冷笑一聲道:"原本他就已經將西北三州送給西陵了這場仗輸或贏西北都不是他的了,自然是無關痛癢"

"真是個瘋子"良久,衛藺才吐出一句話來西北對大楚到底有多重要,就是他這樣對軍事毫無興趣的人都知道墨景祈為了對付定國王府竟然連西北都不要了……

"還有……"卓靖沉著臉道:"附近各地的駐軍都接到了皇帝的密旨,趁機消滅所有在西北的墨家軍最重要的是…抓住王妃,死活不論"

上篇:167.陰謀     下篇:169.追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