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69.追兵  
   
169.追兵

氣氛瞬間變得無比沉重起來,許久,墨華臉色陰沉的輕哼一聲,對卓靖等人道:"你們保護王妃舒璼殩璨"完,轉身就要離開葉璃皺了皺眉,問道:"你去哪兒?"墨家咬牙獰笑道:"我先帶人宰了那幾個領兵的主將,看他們怎麼趁火打劫"葉璃搖頭道:"不行,這麼多兵馬停在洪州附近,若是沒有人管制只會亂而且…現在領兵的那幾個未必是了算的人墨景祁不可能不派人過來"墨景祁不是能隨便相信臣子的人,他能下這樣的密旨絕對會派一個分量不輕的人親自前來

墨華轉身看著葉璃,"王妃有什麼打算?"

葉璃微微沉吟,輕聲道:"最少今天之內不能讓他們靠近洪州城卓靖,想辦法讓他們知道,本妃已經離開洪州了"

眾人齊齊看向葉璃,目光中寫滿了不贊同卓靖道:"王妃,這太危險了"葉璃輕聲歎息道:"現在只能如此了只希望…王爺能趕得及派人來接收洪州去"卓靖站在原地,不肯移動半步葉璃臉色微沉,道:"這是命令"無奈,卓靖只得轉身而去墨華沉默了片刻道:"王爺應該在來洪州的途中,王妃,我們抄道南下,也許能在路上遇到王爺"葉璃回頭看了一眼洪州城輕聲道:"只能如此,走"

一行人如墨華所,抄道南下而去很快的,停駐在不遠處的大楚駐軍也行動起來了,但是卻不是往洪州的方向反而是四散開來似乎在尋找什麼人于此同時,另外一隊精銳的人馬以極快的度越過了洪州城往關內而來

夜色下,一片山林里兵器碰撞的聲音源源不斷樹林里,十幾個暗衛將葉璃護在中央沉著的應對源源不斷圍上來的敵人,周圍的地上到處都是橫躺的死尸,濃濃的血腥氣彌漫整個樹林

"王妃,我們被包圍了"墨華站在葉璃身邊,沉聲道

葉璃點點頭,"顯而易見"他們一行一共不到五十人,而對人卻至少有七八百人而且看到早前對方發出的信號,她毫不懷疑還有多的敵人正源源不斷的趕來,"該墨景祁確實對本妃足夠重視麼?"林寒道:"只怕在他們眼里洪州早晚都是兩敗俱傷之象,自然是抓住王妃重要一些"最重要的是,他們從被抓住的某個將領口中得知,墨景祁的密旨中提到,抓住定王妃的人可賞黃金萬兩,連升三級殺死定王妃也可得到萬兩黃金相比起來,去參加洪州的戰事能夠得到的好處足以讓人無視墨華看了看四人,道:"你們護送王妃沖出去,我們擋住這些人"

葉璃有些無奈的苦笑道:"現在幾個人要沖出去難上加難,一起走"墨華頓了一下,他也明白王妃的是實話,現在他們被包圍在這山林中,幾個人想要沖出去根本就是找死何況定王妃是那些人重點關注的對象

低頭避開了一個士兵刺來的長槍,葉璃一轉身輕而易舉的捏斷了對方的喉嚨空氣中傳來的血腥味讓她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壓下了心中想要嘔吐的感覺

"定王妃,請出來話"林外突然傳來對方將領高聲的傳話周圍進攻的士兵顯然得到了命令也停了下來,只是警戒的盯著他們一行人葉璃站在暗衛之後,神色平靜,淡淡道:"閣下是那位將軍?"對方呵呵一笑道:"這個王妃就不必知道了臣等並沒有傷害王妃的意思,只請王妃出林來臣等立即護送王妃回京修養"葉璃冷笑,的真是好聽回京之後等待她的只會是無止境的軟禁和利用利用她跟墨修堯談條件罷了,何況如今她有了身孕,是絕對不能落在墨景祁手里以墨景祁對定王府的仇視和對墨修堯的嫉恨,很難想象他會做出什麼事來

見葉璃不答話,對方也有些急躁起來,沉聲道:"王妃,臣等也知道定王殿下如今正領兵往這里趕來呢所以咱們能給王妃的時間也不多一個時辰之後王妃若是來不能走出來的話,請恕臣下無禮了"衛藺冷笑一聲道:"既然知道定王快到了,還敢對王妃如此無禮,你們不想要命了麼?"對方沉默了片刻,才出聲道:"食君之祿分君之憂,臣等也是迫不得已,還請定王妃海涵"之後就是氣氛凝重而緊張的等待葉璃看著不遠處警惕的盯著他們的無數雙眼睛,輕輕撫了撫平坦的腹部笑容有些無奈和疲憊,"卓靖,這會兒…洪州城不知道怎麼樣了?"卓靖道:"先行到來的兵馬並

不多,只怕全部都用到追捕我們上面來了洪州的局勢只要不出意外,應該和王妃之前設想的不會有什麼差別"葉璃有些欣慰的點頭笑道:"那就好總算…有一邊贏了"林寒低聲問道:"王妃,我們現在怎麼辦?"葉璃平靜的抬起眼眸,低聲道:"往東南角

沖出去"

墨華擔憂的縮緊了劍眉,道:"王妃的身體……"

葉璃冷然一笑,"若是落到他們手里,你覺得會怎麼樣?"墨華不語,只是一個定王妃落到墨景祁手里也許不會會死或者被拿來要挾王爺但是一個懷著未來的定王府世子的定王府落在墨景祁手里…那絕對是一場災難,不僅是對王爺王妃,是對整個墨家軍的災難

深深地看了葉璃一眼,墨華對著葉璃前所未有的恭敬的一拜,"謹聽王妃吩咐"

東南角向著深山而去,地形也比別的地方加崎嶇險阻或許正是因為如此,守在這邊的人明顯比其他幾面要少的多,這也正是他們能夠沖出去的唯一希望葉璃一聲令下,所有的暗衛一起向那一處沖了過去,一路上毫不留可是神擋弑神,佛擋殺佛背後同樣也

傳來了林外氣急敗壞的怒叫聲,"給我殺死活不論,一個也不許放走"

正是憑著這樣一股所向披靡的氣勢,一行人竟真的殺出了重圍,向著深的深山里而去只是跟在身邊的暗衛也只剩下了七八個了,包括墨華卓靖等人在內都是傷痕累累,只有被他們護在中間的葉璃除了有些疲憊的神色以外倒是沒受什麼外傷

深山老林里人跡罕至,即使對方有數千人馬想要從那樣遼闊的山林里找出隱秘行蹤的幾個人也是不容易第二天早晨,一行人已經基本拜托了追兵,但是同樣的他們也深處茫茫深山之中不知前路只能憑著一個大概的方向前進加上前世今生,葉璃還從未有過這樣的

狼狽前世雖然經曆過許多比現在糟糕的環境,但是那前提是她的身體還十分健康但是現在,因為懷孕的關系即使還不影響行動但是精神體力方面都明顯的有些吃不消懷孕的前三個月本就是危險期,並不適合太過劇烈的活動雖然只是一天多的時間,但是葉璃也

隱隱有些不適她心里很清楚,如果再不心一點她很有可能會失去她的第一個寶寶

找了一處隱蔽的較平坦的地方停了下來,一行人吃了一點干糧和清水林寒道:"只要不在遇到追兵,我們從這里出去沒事了"衛藺搖頭道:"雖然不知道具體位置,但是以這片山脈的位置來看,無論我們從哪個方向出去都離王爺和墨家軍很遠而如果原路返

回…我們很可能會遇到追兵"葉璃想了想道:"林寒,你一個人回去,去找王爺"林寒不贊同的道:"回去求救的話,只要派個暗衛就行了屬下留在這里也能夠多幫上一些忙"葉離搖頭道:"不,回去的路上一定非常凶險你或者卓靖衛藺回去我才放心而

且如今我們在深山里,只要心隱蔽大規模遇上追兵的況很快去快回…若是回去的人路上出了什麼,可就沒人知道我們在這里了到時候……"衛藺伸手拍了拍林寒的肩膀,點了點頭林寒看了一眼眾人,只得點頭道:"是,屬下一定會盡快找到王爺的"

葉璃點頭,"路上心"

送走了林寒,所有人都在這片還算平坦的地方暫作歇息葉璃坐在一顆大樹下,背靠著樹干透過層層樹蔭仰望著天空唇邊掀起一絲自嘲的苦笑:還真是狼狽呢……在這個世界,==

她知道她其實並不夠強大這是一個冷兵器時代,比起那些絕頂高手她內力不夠強,輕功不夠好在戰場上,比起那些真正的絕世名將她所學的那些兵法理論根本就無濟于事她所依靠的不過是完全異于常人的思維罷了,這次與鎮南王交鋒她看似占盡了上風,但是她心里清楚,在兵力後備完全對等的況,最多在過三個月她就極有可能一敗塗地她也明白,其實…她完全可以選擇輕松舒適的方式生活,作為一個女子沒有人能她有什麼不對但是…她終究還是無法完全將自己看做這個時代的弱質女子看著男人在外面拼死拼活自己在家里享受心安理得的享受對方提供的錦衣玉食即使是現在這般狼狽的時候她也不曾後悔至少…她已經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而不是留在京城等著被墨景祈抓住用來作為威脅她孩子的父親的棋子

扶著樹站起身來,葉璃走向一邊的火堆,初冬的晚上已經很有幾分寒冷三個正忙碌著烤肉煮湯的暗衛看到葉璃過來連忙起身,葉璃擺擺手道:"大家都累了,別那麼多虛禮坐著"幾個暗衛顯然從沒有接觸過這樣的主子,有些遲疑的看了看坐在一邊樹上閉目養神的卓靖墨華帶人打獵去了,他們只能尋求曾經同樣是暗衛的卓靖的意見察覺到暗衛的目光,卓靖睜開眼看了他們一眼道:"聽王妃的吩咐"三人這才重坐了下來,沉默的做著自己手里的事,比起剛才神色顯得有些拘謹

葉璃淡淡微笑,伸手拿過一直樹枝撥了撥火堆,拿起放在火上已經烤熟的一串雀鳥的肉扔上了一邊的樹杈,正將自己倒掛在樹上的衛藺伸手接住,也不多話咬了一口吃了起來,看的另一邊樹上的卓靖直流口水,"王妃……"葉璃挑了挑秀眉,重拿了一串扔了過去,卓靖歡呼一聲這才美滋滋的吃了起來葉璃回頭看著看著他們的互動露出驚異之色的暗衛笑道:"都餓了先吃,等墨華他們回來了在烤他們的"卓靖一邊咬著烤肉,一邊模模糊糊的道:"我就…我出去覓食,肯定比…統領咳咳…墨華快……"

似乎因為葉璃和卓靖衛藺的互動,氣氛漸漸也和緩起來了葉璃忍著火烤的煙熏和油膩味,毫無食欲的吃著手里的烤肉一個暗衛看了看她,取出兩個拳頭大的彤彤的野果遞給葉璃,有些靦腆的道:"這是在路上采的,王妃不嫌棄的話吃這個"葉璃一笑,接過來隨手擦了擦咬了一口,帶了些酸澀的甜味的果子讓她頓時舒服了許多,對著那暗衛點頭笑道:"謝謝你"

暗衛臉上一,連忙道不敢

一邊吃著野果,看著幾個暗衛自以為隱晦而好奇的打量著她,葉璃淡淡微笑,輕聲問道:"這次連累你們了,怕麼?"

這些暗衛都是極為年輕優秀的青年,若是將來改組無論放在黑云騎墨家軍還是進入麒麟都是前途無量的然後這一次卻跟著她幾乎全部犧牲了

"不怕"給葉璃野果的暗衛朗聲道:"能夠為王爺和王妃盡忠而死,是暗衛的榮耀"

"胡"葉璃輕聲斥道:"不先求生,怎麼只想著盡忠而死若是都死光了誰還未定國王府盡忠?"三個青年疑惑的望著葉璃,王妃所的顯然和他們從接受的教育相悖,讓他們有些不能理解,"難道王妃的意思是我們應該貪生怕死臨陣脫逃麼?咱們雖然不是名震諸國的黑云騎和墨家軍,卻也做不出這樣的事來"三個青年顯然不認同葉璃的話葉璃笑道:"死,有重于泰山,也有輕于鴻毛若是為了一點事就放棄生機或是一點挫折就要抹脖子要死要活的,那就算是盡忠也是愚忠若是為了大局,為了理想為了信仰,已經竭盡所能的拼搏過了,最後卻只能舍身成仁,那就算死了敗了自然也是真正的勇士"三個青年若有所思其實這年頭的暗衛或者類似的人們都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比如重要任務失敗許多人都會以死謝罪他們身為暗衛自然也見過不少這樣的例子,甚至他們自己本身也同樣有這樣的想法所以,這一次保護王妃死去的兄弟固然讓他們難過,但是他們自己也有心理准備,如果王妃出了什麼意外他們全部都會以死謝罪但是聽了王妃的話,似乎王妃覺得他們這樣的做法並不正確

"王妃…犯了錯難道不該以死謝罪麼?"

葉璃望天翻了個白眼,問道:"犯錯的人以死謝罪了那個錯誤難道就不存在了?"

"那…應該怎麼辦?"

"當然是努力活下來,彌補自己的錯誤一死了之是懦夫的行為"葉璃堅定地道三個年輕人怔怔的想了許久,其中一個人有些心翼翼的問道:"王妃,那個…麒麟還會要人麼?"葉璃莞爾一笑,"你們也知道麒麟?"三人齊齊的點頭,麒麟並沒有完全在墨家軍和定國王府中隱秘,比起幾十萬各地分散的墨家軍,暗衛知道的顯然多一些,三個青年看了看不遠處的樹上一倚坐一倒掛的卓靖和衛藺眼中多了些羨慕和向往他們都是安慰出身的,有的甚至曾經還跟他們一起訓練成長過但是現在他們看起來卻是那麼的不同

葉璃偏著頭笑道:"當然,如果你們這次能活著回去,我不定可以跟秦風,讓他給你們一個機會不過…你們可要自己服墨華?"

三個青年大喜,年輕的臉上閃動著生機勃勃的光芒,一掃先前的疲憊和壓抑

"有人來了"樹上的卓靖和衛藺同時躍了下來,落到葉璃身邊神色警惕其他人也連忙站了起來做出戰斗的准備

葉璃側耳傾聽沉聲道:"兩撥人,一撥山下往上,離這里還遠一撥在上面往下來是墨華他們"身後的暗衛已經迅的將火堆熄滅,轉眼間墨華也帶著幾個暗衛到了跟前,墨華沉著臉道:"剛才在山上看到有人往山上來了"葉璃皺眉道:"下山肯定行不通,山下現在被圍得水泄不通,山上有路麼?"墨華道:"山頂有一處懸崖,懸崖對面的山峰和這邊完全分離如果能過去的話……"

"過得去麼?"葉璃問道

墨華微微點頭,"可以一試"

葉璃微微吐了口氣,沉聲道:"上山"

--

上篇:168.決戰     下篇:170.懸崖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