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170.懸崖生死  
   
170.懸崖生死

一行人往山上走去,途中葉璃發現有幾個暗衛在墨華的示意下離開了他們的隊伍葉璃知道他們是要去設法引開後面隨時可能跟上來的追兵看了一眼悄無聲息的離開的暗衛,葉璃沒有多少什麼只是沉默的跟著前面開路的暗衛的足跡往山上走去追兵似乎來的很快,沒過多久遠處就傳來了人潮聲和短兵相接的聲音,但是漸漸的又遠去了,顯然是被人給引向了相反的方向墨華回頭看了看遠處已經聲音越來越遠的地方,皺眉道:"王妃,上山來的不像是朝廷的追兵"葉璃默然的點了點頭,那群人剛才還在山下能有那麼快的度追上來的,絕對不會是普通的士兵很顯然,對方個個都是高手,"雷振霆的人"

卓靖道:"鎮南王府有一支秘密的私人衛隊,名叫金衣衛人數大約有一千多人左右,平時守衛鎮南王府,鎮南王每次出征都會隨行左右正是因為他們的存在,鎮南王好幾次在戰場上死里逃生包括當年鎮南王敗在老王爺手下,就是這支金衣衛拼盡了將近全數的人將他搶了回去的金衣衛救了鎮南王一命,雖然被打的幾乎全軍覆沒,但是事後鎮南王又重組建了"一邊往山上走,葉璃一邊問道:"暗衛似乎沒有收到過這個消息"卓靖道:"自從當年金衣衛為了救鎮南王被老王爺幾乎全滅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在人前過了幾乎所有人都以為他們已經不存在是明月公子臨走的時候告訴屬下的"行走在山林中,葉璃若有所思,"金衣衛與麒麟想必如何?"

幾乎沒有怎麼思考,卓靖答道:"不及金衣衛只訓練武藝,他們只需要負責鎮南王的安全偶爾聽從鎮南王的命令處理一些人明月公子的意思,他們的功夫不會比暗衛差"

眾人心都有些沉重,現在的形不要不比暗衛差了,就算是一般的精銳士兵來一兩百個他們也未必受得了

一路疾行,一行人終于來到了半山腰上的懸崖邊上雖只是半山腰,但是西北一帶的山卻著實不低,而且現在又是初冬,夜色下往懸崖下望去只有白茫茫的一片云海,下面什麼也看不見看著跟前的懸崖,葉璃回頭問道:"到對面有多遠?"墨華沉思了片刻道:"十五六丈的樣子"葉璃想了想,點頭問道:"大家輕功如何?能不能過去?"墨華點頭,在場的人出了兩名輕功差一點的暗衛,剩余幾人都能過去葉璃對兩名暗衛道:"你們一起或者分開下山去,心一點不會引起追兵的注意如果山下圍的太嚴了,就等一段時間"兩名暗衛怔了怔,有些無措的望著葉璃葉璃輕聲歎道:"快走,只是兩個人而已,我們馬上要過去,你們留下也為什麼意義"身後,墨華無聲的點了點頭兩名暗衛對著葉璃一拜,轉身離去很快的隱藏入黑暗中

"好了,准備過去墨華之前看過地形,你先過去"葉璃轉身對墨華道

墨華也不耽擱,腳下一點往對面的懸崖飛了過去落地之後站在這邊幾乎只能看到墨華在霧氣中一個模模糊糊的影子,葉璃揮揮手讓幾個暗衛一個個過去等到卓靖和衛藺時兩人卻誰也不肯先動葉璃挑眉道:"你們這是想干什麼?"卓靖沉聲道:"王妃的輕功屬下和衛藺都見過,你過不去"葉璃一愣,終于無奈的苦笑起來如果早知道有這麼一天,她就是累死了也要練好了輕功她原本的輕功就只能算是二流,現在腹部是隱隱傳來一些不太舒服的感覺,想要自己飛過去根本是百日做夢.!~;葉璃斜睨了卓靖一眼,道:"你們能帶我過去?"卓靖低頭,咬牙道:"不能"十五六丈的懸崖,想要過去本身就需要一流的輕功,而要帶著一個人過去,那需要的不僅僅是輕功還需要絕頂的內力支撐衛藺淡淡的笑道:"屬下也不能,所以我們留下來陪王妃一起"

遠處已經隱隱傳來了喧鬧聲,葉璃沒好氣的掃了兩人一眼道:"胡鬧陪我等死麼?"

對面,一個黑影凌空而來,落到地上皺眉看著三人道:"怎麼還不走?"目光在葉璃身上停頓了一下,墨華頓時想起來,王妃修習內力輕功才一年多時間,這樣的距離根本無法靠輕功躍過,"屬下考慮不周,請王妃恕罪屬下帶王妃過去"葉璃含笑看著他,問道:"你有幾成把握?"墨華默然不語,許久才沉聲道:"兩成"如果是白天的話或許還能多兩成把握,但是現在天色以沉,又生氣了濃霧,他最多也只有兩成把握葉璃搖頭笑道:"那就是我們有八成的機會摔下懸崖尸骨無存?你們先過去,我自有辦法"卓靖幾個怎麼會肯?衛藺道:"那就請王妃先過去,橫豎我們也要不了多少時間"墨華皺了皺眉道:"追兵已經接近了,如果他們真的都是武功高手,被他們發現了蹤跡就算過去了我們也逃不了"

三人都是一般的固執,葉璃只得道:"墨華和衛藺先過去,卓靖留下"從身邊的包裹取出收好的繩索,遞到衛藺手里衛藺沉默的接過,縱身躍向了對面的濃霧卓靖看著葉璃將繩索在崖邊的大樹上固定好,問道:"王妃……"葉璃無奈的笑道:"其實這個…我也只有五成把握"兩邊的懸崖顯然很有些不給面子,他們這邊的低一些,對面的地勢還要高一些也就表示葉璃無法用省力的方法滑行過去,而必須自己拉著繩索慢慢的移過去因為肚子里的寶寶,她甚至不能用太過危險的動作固定好了繩索,葉璃剛剛想要動手,一只羽箭從樹林中射了出來,插著她的身邊劃過很快,一群黑衣男子從林中沖了出來,將兩人包圍在了懸崖邊上

"定王妃?我等並不想傷害王妃,請跟我們走一趟?"為首的黑衣男子盯著葉璃,陰鷙的眼中充滿了惡毒和貪婪的意味葉璃放開繩索,淡然道:"西陵鎮南王,金衣衛?"男子眼神一縮,冷笑道:"王妃知道的當真不少既然王妃已經知道了咱們的身份,還請不要做無謂的反抗,若是傷了王妃,我等也不好向王爺交代"葉璃挑眉,輕聲問道:"我若是不聽又如何?"男子獰笑道:"洪州的事王爺心很是不好,王妃到時候若是有什麼不好,想必王爺也不會怪罪的我們王爺乃是當世豪傑,對定王妃也是真心傾慕王妃何必一心跟著墨修堯那個廢物,我們王爺也了,只要王妃肯跟我們回去,必許以鎮南王妃之位至于墨修堯那個殘……"

嗖嗖兩聲破空之聲,兩縷勁風夾著銀光疾射而至,一高一低在話的男子臉上和脖子上各留下了一道血痕葉璃冷眼望著對面的人,寒聲道:"你若是找死,本妃成全你"那人一摸脖子上的傷痕,不由得吸了一口涼氣聽到葉璃冰冷的話語,心中一寒一時竟不敢接話

"既然王妃如此不識時務,就別怪咱們無禮了"為首的男子臉色一沉,揮手道:"抓住定王妃"

周圍的金衣衛一擁而上,卓靖擋在葉璃身邊將人擋開對面墨華和衛藺等人也明白了這邊的狀況紛紛反了回來加入戰團金衣衛確實不愧是韓明月所的戰力可與暗衛媲美的精英,以一擋十的況下,暗衛根本無法招架葉璃看著本就不對的暗衛一瞬間又倒下了兩個,葉璃深吸了一口氣高聲道:"墨華,帶著人立刻撤"墨華手上毫不停滯,一劍刺穿了一個金衣衛的胸膛,一邊道:"暗衛以王妃的安危為重,無法奉命"葉璃一手割斷一個金衣衛的喉嚨退到了一角,一手按住隱隱抽痛的腹部,道:"你覺得現在還有意義麼?撤"

墨華不搭,手下的動作加狠辣了起來,表明了要違抗命令葉璃只覺得心中一酸,正要開口夜空中一道人影掠過,向著她的跟前撲了過來葉璃舉刀揮出,那人往旁邊一讓,一把抓住葉璃的手臂道:"是我"

葉璃一怔,"韓明月,你怎麼在這里?"

韓明月外表有些凌亂,不複從前的風度翩然抓著葉璃道:"快走鎮南王來了"看到韓明月,卓靖和衛藺一喜,默契十足的隔開了跟前的金衣衛擋在他們前面道:"韓公子,你帶王妃先走"韓明月點點頭,抓住葉璃的箭頭腳下一點就要往對面飛去

"韓明月,你好大的膽子"樹林里一道厚重的男聲夾帶著怒意傳來同時一道宛如實質的勁風襲向韓明月,韓明月身在半空又帶著一個人有些狼狽的躲開了這一道勁風內力確是窒了一下,原本騰空而去的身形只能重落回了地上,肩膀上白色的衣衫被劃開了一道裂痕染上了淡淡的色鎮南王從樹林中走了出去,身邊跟著的是與韓明月一起離開洪州的蘇醉蝶此時那絕色的容顏上寫滿了得意和幸災樂禍,笑吟吟的盯著葉璃

鎮南王一到,原本的厮殺立刻聽了下來墨華等人退到葉璃跟前圍成一個半圓將她護在身後鎮南王看著站在人群後面,臉色有些蒼白的葉璃,眼中閃動著複雜的光芒再看看地上的尸體,點頭贊道:"不愧是定王府暗衛,本王的金衣衛果然還是差了一些"卓靖冷笑道:"王爺過謙了,定王府的暗衛身兼多職豈能和金衣衛相比"一出口,便諷刺鎮南王膽怕死,不然怎麼會專門訓練上千人的隊伍只為了保護他一個人鎮南王卻並不動怒,看著葉璃笑道:"你很好,完全出乎本王的意料之外只要你過來,之前的所有事本王皆可以既往不咎"

"王爺……"蘇醉蝶不贊同的嬌嗔道,卻被鎮南王一個冷淡的眼神給嚇得將不滿吞了回去葉璃看著眼前的一臉志在必得的鎮南王,微微一笑道:"王爺好快的腳程,葉璃佩服想必洪州城里城外的事王爺都處置妥當了倒是…王爺竟然半點也不關心西北邊境的幾十萬援軍麼?"鎮南王臉色微沉,很快又笑道:"本王確實有些擔心援軍的事不過…擺在女人手下還是本王平生頭一遭所以…本王覺得還是你比較重要一些況且…不知為何,本王突然覺得失去了王妃或許要比丟失了西北讓定王覺得痛苦呢而且…如果這個定王妃成為了本王的鎮南王妃……"似乎越想越覺得這是個十分絕妙的主意,鎮南王忍不住仰天長笑起來原本因為洪州失利臉上還帶著的一絲陰霾也消失無蹤了站在他身邊的蘇醉蝶聽了他的話確實變了顏色,狠狠的瞪著葉璃卻礙于鎮南王的威嚴不敢多一句話

葉璃冷笑一聲道:"只怕王爺想得太多了"

鎮南王悠然道:"是不是本王想的太多了馬上就知道了璃,乖乖等著做本王的王妃"

"嘔……"終于忍不住胸中的不適,葉璃側身對著一邊的大樹干嘔起來懸崖邊頓時一片寂靜,鎮南王臉色鐵青的盯著對面扶著大樹嘔吐不止的女子韓明月隨手處理了一下手臂上的傷痕,笑容可掬的道:"王爺,看起來定王妃對鎮南王妃之位並沒有什麼興趣王爺何必強人所難呢"衛藺嗤笑道:"有的人就是懶蛤蟆想吃天鵝肉,癡心妄想麼"金衣衛那邊卻是誰也不敢貿然開口定王妃一定要做鎮南王妃就吐了,可見是真的對這個提議厭惡到一個程度了他們也不敢開口萬一馬屁拍到馬腿上也是不好受的

鎮南王鐵青著臉,冷哼一聲笑道:"你們以為這樣就可以拖延時間麼?放心,本王會留你們一條命回去…告訴墨修堯來參見本王的立妃大典抓住定王妃"

懸崖上的厮殺再一次展開,鎮南王並沒有打算在一邊觀戰反而毫不猶豫的朝葉璃的方向撲了過去卓靖和衛藺欺身上前想要攔住他,卻只是兩三招便被掃到了一邊韓明月和墨華一左一右攻向鎮南王,鎮南王雖然只有一只手臂但是那縱橫開闔之間掌氣如刀,壓得幾乎用盡了全力才勉強擋住不後退鎮南王輕哼一聲笑道:"所謂的少年英傑,連墨修堯十幾歲的功力都沒有還想攔住本王?去"一掌照著韓明月的胸前拍了過去,韓明月心中一驚連忙在空著一個側翻避開了這一掌落到了一邊地上卻立刻被幾個金衣衛纏住了解決了韓明月,鎮南王以同樣的方法避開了墨華,從他出手到來到葉璃跟前一共也不過才用了七八招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花俏的招式都沒有任何意義

葉璃手中匕首一翻,飛快的刺向鎮南王剛剛那番劇烈的嘔吐和這幾日的勞累不僅僅是讓她臉色發白,重要的是她明顯的感覺到體力在以不慢的度流失著鎮南王側身讓開,心頗好的跟她過了幾招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笑道:"功夫不錯可惜內力差了點若是從習武,憑你的資質也可位列世間高手之列可惜現在…等等,你"扣住葉璃手腕的人頓了一下,鎮南王臉色一變厲聲道:"好一個定王妃,你倒是當真對墨修堯一心一意本王絕對會讓這個孽種……"

"賤人,去死"不遠處的蘇醉蝶神扭曲的看著眼前的一幕,抬手接起衣露出綁在手腕上的暗器對准葉璃射了出來一叢銀針如驟雨一般射向葉璃,正與金衣衛糾纏的韓明月臉色大變,"醉蝶,不要"可惜已經來不及了,銀光一閃暗器出匣,韓明月根本無暇多想,一劍掃開身邊的金衣衛飛身撲了上去同時,鎮南王也聽到蘇醉蝶的聲音,側首看去葉璃趁機一翻手腕,匕首在鎮南王手上留下一道血痕鎮南王受傷一痛放開了抓住葉璃的手葉璃腳下一滑,身子瞬間往懸崖邊上倒去

"葉璃"

"王妃——"

鎮南王反應極快,伸手變向崖邊抓去,然而迎接他的卻是葉璃唇邊淡淡的笑容和手中寒光熠熠的匕首毫不留的匕首讓他只能以比伸出去快的度將手收回鎮南王是獨臂,這一下的放手就意味著他根本無法再次抓住葉璃有些出神的望著下墜的女子唇邊的微笑,還有她無聲的話語:你…休想傷害我的孩子…

一道銀梭從崖下射了上來,鎮南王的胸口綻出一朵妖豔的血花,仿佛被這突如其來的疼痛驚醒,鎮南王低頭看著胸膛的匕首因為勁力不足,並沒有真正傷到要害,抬手握住胸前的匕首,"葉璃……"

"王妃"

至此,女主角已死本文完…咩哈哈,別砸我,開玩笑拉拉~本卷基本介紹是真滴雖然掉下懸崖神馬滴很狗血,但是某鳳寫的時候很帶感啊璃璃不會有事滴,我正在考慮是不是要給她一個奇遇做補償?

上篇:169.追兵     下篇:171.大亂之象